第1390章:噎鸣遗迹,时间主宰(二) - 最强妖孽

第1390章:噎鸣遗迹,时间主宰(二)

贪婪地呼吸了好几口,无限之真自动发挥,仿佛在这股可怕的外力下,调整着他体内的符箓基因。但是仅仅过了数秒,他再次睁开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树冠如海的密林。 沙沙沙……有东西拨动密林,他微张着嘴,嘴角挂着不可思议的笑容,手一挥,树叶完全打开,随着一声巨大的怒吼,一个庞大的生物猛地跳了出来! 巨大的头颅,短小的前肢,粗壮的后退,长长的尾巴,坚韧的外皮上布满了红绿相间的条纹,满嘴尖锐的牙齿,正对着他流下涎水。 “我艹……”他忍不住骂了句粗话,目光中没有丝毫害怕,反而走了上去。 这东西……太他妈熟悉了。 这是……霸王龙! 这里封存了至少几百万年前的空间,不知道哪一片空间!甚至……达到了洪荒时代! 一人一龙,高矮对视,霸王龙看着这个从未见过的生物,半米大的眼睛眨了几下,随后……悄然退走。 在对方身上,它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匹敌的威压。虽然没有灵智,但是有本能。 徐阳逸没有动手,他的根是地球人,也经历过后修行时代的现代文明,看多了电影,对于这种老美电影中的恐怖主角,一直抱着好奇的心态,如今看到了一头活的,也舍不得下手。 “侏罗纪?白垩纪?”他目光闪耀,化为流光冲上天空,将所在的位面尽收眼底。 入目之处,苍翠满眼,有巨大的湖泊倒映着阳光,泛起点点金翠。绿茵满地,鲜花如织。乳白的灵气已经形成雾霭,在仙境一般的地面上缓缓流动。 而就在湖泊之间,小山之下,一群群的迅猛龙追着不知名的兽群飞奔,溪流之旁,一只庞大的霸王龙正咬断猎物的喉咙,茂森的树林中,不时有一只只长颈龙的脖子抬起,啃噬着旁边的树叶,湖泊之中偶然可以看到扬起巨大的尾鳍,溅起漫天水花。 “真是想不到。”他无比感慨地看着这一幕,惊叹连连,即便刚和掌宝使战过,也不禁心胸完全打开,戾气全消。 这是放到地球上足以让地球人震撼乃至尖叫的一幕。 这是科学都难以解释的奇景,恐怕独步都做不到宇宙奇观! 不等他惊叹,眉头忽然一抬,朝着下方落去。 就在下面,楚昭南已经醒了过来,掰了掰自己的脖子,卡卡作响,疑惑地看着周围,和自己的身体。 “是不是感觉身体完全好了?”徐阳逸落到他面前,笑道:“你感觉一下周围的灵气,然后……我再带你去看看侏罗纪公园。” 谁才是小孩? 楚昭南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记仇的家伙牢牢记得妙蛙种子的时候对方鄙视的眼神,现在对方居然还记得侏罗纪公园……这特么本来就是一个时期的东西好吧! “欠你一次。”楚昭南伸出拳头,徐阳逸笑着怼了怼:“婆婆妈妈。” 两人的关系无需多言,放下心思,楚昭南闭目调息了一下,随后猛然睁开眼睛:“这灵气……” “就算不老山,广寒宫最高等级的修炼圣地,也绝对不如!” “太精粹了……这里……甚至都不需要呼吸,躺着都能到元婴!跨过尊圣只要看个人机缘……这里有没有人类?” 徐阳逸哈哈大笑,拉着对方飞起,数秒后,楚昭南神色完全不比徐阳逸好多少,大张着嘴,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艹……”他也骂了同样的话:“这他妈……是真的?” “当然。”徐阳逸平复下激动的心情,舒了口气:“这是真正的洪荒,不知道多少个修行文明之前,我们突兀前来,却没有修士问询,证明这里没有人类。” 楚昭南也深呼吸了好几口,沉吟道:“确实,但是你感受到了没有,这些妖兽……至少元婴。” 他的目光看向一处深山:“而且,我在那里感觉到了尊圣中期的波动。实力不弱。” 也只是不弱而已。 这种修行圣地,就算闭着眼睛都能元婴----这是没有修行功法的情况下!这里的生物终其一生,因为没有修行功法,全靠本能吐纳,能元婴就顶天了,至于尊圣,纯属基因突变。 换句话说,这些可以说是恐龙,也可以说是妖兽。在灵气如此恐怖的地方一代代生下来,他们早就不是纯粹的恐龙了。 没有想招惹那只尊圣,他们也感觉到了,对方并没有灵智。神识散乱而不凝练,空有境界而不会用,两人随便谁,一只手就可以撂翻对方。 “洪荒之前,传说天材地宝满地。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楚昭南问道。 徐阳逸没有开口,楚昭南以为他没听到,正要问第二次,徐阳逸忽然皱起了眉头:“大楚……我刚才看了一下,这里一共十二个位面,形状却很奇怪,十个位面围绕着中心两个,而中央那两个……” 他顿了顿:“你看看,我应该没有看错。” 楚昭南点了点头,神识扩散开去,一点点蔓延,两人的身形也渐渐突破虚空,朝着中央飞去,数分钟后,楚昭南目光一闪,骂了一句:“艹……” “看样子我没看错了。”徐阳逸平静开口:“这里……恐怕有主了。” 就在刚才,他看清楚了,中心两块位面之上,居然有一块巨大的琥珀! 高何止千米,可谓顶天立地,但是……琥珀是破开的。而且,琥珀之旁,隐于雾中,有一片五彩斑斓之色,半透明,看得不太清晰,却依稀可以看到,仿佛是什么……蜕? 虫蜕。 或许七界不清楚这是什么,但是徐阳逸和楚昭南都知道,在很久之前,有些昆虫会被包裹在琥珀中,形成罕见的虫珀,而这些虫珀中的物种,甚至有亿万年前的洪荒遗种! 有什么东西,在这个独立的,不和七界交接的位面中,在浓郁灵气的包裹下,日积月累挣脱了琥珀,甚至蜕下了自己的皮。 两人若有所思,齐齐飞了过去,实在是到现在都感觉不到有挑战性的灵力,他们虽然警惕,却并不紧张。 冲出大气层,进入虚空,两人齐齐一震。 “这是……”徐阳逸愕然看着四周,周围是一片星穹,仍然深邃,幽暗,不知深远。但是……他却感觉和自己看过的星穹不同! 四面八方浮动着巨大的石山,没错,不是位面,是石山,大约数百米大小。这些石山不知道存在于这里多久,分散地分布于这里,好像宇宙中的珍珠链。 说不出来的感觉,除却石山,其他明明一样,但就是…… “归宿感?”两人异口同声说道,都带着一抹难言的惊讶。 归宿感,这是一种很难说明的东西,元婴以下的修士都感觉不到,直到元婴追寻因果,点燃因果之灯,才会隐隐有所明悟。 或者说,这就是能感到什么东西和自己有因果。而这片天空,带给他们的归属感无比浓郁,仿佛到了这里,就如同回到母体一般。 让人安宁。 “地球的星河?”楚昭南皱眉说道,除了这个,他再也想不到别的解释。但这个解释更加诡异。 徐阳逸没有开口,继续看了过去,目光越来越高,就在神识升到尽头的时候,他抬了抬下巴:“大楚,你看那里。” 楚昭南看过去后,目光倏然一缩。 就在上方不知道几十万米处,有一个巨大的孔洞。 不是云洞,宇宙中是没有云的,这就是宇宙的裂口,生生被撕开一个大洞,很突兀,里面时时刻刻都有无数符箓闪耀明灭,却只留下一片苍白雾霭。 “这是?出口?” 就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一声哀嚎,响彻星穹,不知所起,不知所踪。 “吼……”不知道是怎样的生物,这一声哀鸣传达数千里,而且……是从裂口之外响起!就像他们被吞进了鲲的肚子里一样。 响声刚刚熄灭,徐阳逸脸上竟然有了一些湿润之感,他愕然抚摸过去,随后不敢相信地看着手中晶莹:“雨?” 两人大眼瞪小眼,这里太诡异了,即便尊圣之尊,他们看过太多东西,这片异域星空也足以名列前三。 楚昭南沉吟许久,沉声道:“是否……这就是那个蜕皮的生物?或者……蜃?” “你是说海市蜃楼?我们被吞到了肚子里?噎鸣……其实是活的?”徐阳逸皱眉沉思,随后摇了摇头:“不太可能,如果是活的,体内自成宇宙,你觉得这是代表什么?” 楚昭南眨了眨眼,也不开口了。 一旦自成宇宙,孕育生物,不管多小,哪怕就是一个村的大小,那也是踏足了造物的范畴。堪称创世神的存在,掌握了宇宙大部分规则! 称呼一声雅威绝无不妥。 这样的生物可能在腾龙口一呆数万年?他不修行?他不做别的事?而且,徐阳逸很肯定,噎鸣达不到这种地步。他……怎么说呢,给徐阳逸的感觉,更像是时间的掌管者,就是说,有至高的雅威拨出了时间法则,让噎鸣掌控,他可以随便使用,却并非真正掌握。 时间的执法者,并非时间之神。 也就是他见过三位雅威,大母神,欲望第一柱神,狼酋位面不知名的雅威,体内又有卡俄斯之种,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对于其他修士,恐怕只能感觉神威如狱,根本察觉不到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