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噎鸣遗迹,时间主宰(三) - 最强妖孽

第1391章:噎鸣遗迹,时间主宰(三)

两人沉默地站在雨下,这些雨的柔丝从孔洞中飘飞下来,越来越绵密,最后化为倾盆大雨,笼罩这十二位面。 这个世界,确实是以一种他们所不理解的规则运行着,在这个被时间遗忘的空间中。 “有趣。”片刻后,徐阳逸淡淡道,化为一道金光,直冲中央位面而去。 沿途没有阻拦,很快他们就到了位面之外。神识扫过,这里和其他位面一模一样,同样的繁茂,同样的灵气浓郁,有一点不一样的…… 这里充满了虫。 和恐龙不同,恐龙起码和以前没什么差别,但是这些虫大了太多,可惜,实力都不超过金丹。 “这是巨脉蜻蜓。”楚昭南眯着眼睛看着从他们头顶飞过,足足有十米大小的蜻蜓皱眉道:“在地球的文献中,他们最大不会超过四米,现在体积几乎大了一倍……” 一条如同巨蟒一样的蜈蚣从洞穴中爬出来,蜿蜒爬行到一颗百米古树之上,楚昭南沉声道:“这是远古蜈蚣,体积和巨脉蜻蜓差不多,但是这一只……恐怕有十几米了。” “还有那里。”他抬了抬下巴,对着湖泊边缘一个个圆锥形,足足五六米高的东西说道:“钟塔螺,最高可以达三米,这里也大了不少。” 徐阳逸若有所思:“或许正因为这样,才有了那个虫珀中的东西。不过话说回来……” 他怀疑地看了看楚昭南:“这些东西我都不记得,你居然有印象?你的成绩不错啊?” 楚昭南嗤笑:“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只长肌肉?” “嗯……难怪还记得妙蛙种子。”“……你可以不提这个梗吗?” 太久没有回到地球的时代了,两人闲谈中找到了一点感觉,开了开玩笑,随即收敛笑容,楚昭南问道:“不太对……这里太安静了,这些东西号称史前巨型生命体,是称霸了多个世纪的洪荒遗种。攻击性极强。但现在……” 两人目光看去,这里一片祥和,连半分争斗都没有发生。 就像……有什么诡异的秩序在维持着这里一样。 “这里……产生了属于自己的主宰?统领者?” “无需担心。”徐阳逸摇了摇头:“就算有,能让我感觉不到,实力绝对在太虚以上。担心毫无意义,或许,那里能给我们答案。” 说完,他率先冲向破开的虫珀,楚昭南立刻跟上,越靠近虫珀,灵气形成的雾霭越重,甚至已经到了轻轻呼吸一口,就能让人经脉发胀的地步。眼前也模糊不清起来。 “灵识被隔绝了。”徐阳逸微微皱眉,挥手之间,扫荡开前方雾霭。不过很快再次凝聚,形成无声无息的苍白世界。 十几分钟后,他们已经飞到虫珀上方,楚昭南手一压,顿时一股磅礴的风压扫荡开来,瞬间清空虫珀周围的氤氲灵气。 “这……”两人目光同时一闪,巨大的虫珀他们早就看过了,晶莹剔透,折射着阳光的璀璨,然而……在虫珀周围万米,无数的巨型昆虫膜拜于此,贪婪地呼吸着。 二十多米长的蜈蚣,铠甲铮亮,浑身斑斓。十米大的甲壳虫,外壳就像黑钻石一样闪耀……各种各样,而且灵气全部都在元婴之上,形成万米昆虫的海洋! 就在这些虫中央,一个六七百米大的躯体匍匐于此。 他就像毛毛虫一样,整个体表散发着一种玉质光泽,每一节身体都有一对眼睛。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仍然散发出一种让人心惊的威压。 但是,它是死的。 身体从背部剖开外翻,里面光滑如镜,不……或许不能说死,而是蜕,蜕变,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 不过,这具巨大的蜕也引不起他们的注意,因为就在蜕的头上,一株摇曳的七彩花,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米高,正吞吐着灵雾,绽放出令人迷醉的华彩。 花有九层,每层九瓣,九九归真共八十一之数,每一片的颜色都不相同,如同万彩宝石,根本让人移不开眼睛。 随着花瓣的每一次抖动,周围灵气就荡起一圈浑厚的涟漪,渐渐扩散,只是轻轻吸一口,身魂俱爽,如同剥开一切,将灵魂放在灵气中浸泡一般。 不用看都知道,这一定是一件至宝,两人闭目感受数秒后,楚昭南睁开眼睛,颤声道:“九品莲台?还是什么……混沌花之类?” “不知道。”徐阳逸也完全没见过这种东西,这简直是聚集了整整十二位面,封印了无数万年的世界所有灵气之精。 对视一眼,徐阳逸踏前一步,直奔那朵花而去,下方的虫群仿佛感受到了什么,齐齐抬起头,朝着他发出凶厉的嘶鸣,他轻轻一哼,灵气爆发而出,瞬间大山一样压得再没有一丝声音。 毫无阻碍,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那朵花的时候,一根金色的锁链陡然自天外而来,在突兀插到了虫蜕头顶。紧接着,一个怒极的声音响起:“何方小贼!敢入本宫化道之地!” 轰隆隆……就在这个声音出现的瞬间,整片虚空嗡鸣起来,十二位面齐齐共鸣,两人同时闷哼一声,体内灵气翻涌,立刻警惕地暴退数百米。 那个声音的回音响彻四周,所有灵雾都在一喝之下退散,一斥之威,竟然引起天地共鸣。楚昭南深吸了一口气:“这是……” “太虚之上。”一滴冷汗从徐阳逸鼻尖泌出,声音所化的音浪让他们宛若置身狂风。他咬牙道:“我见过不少太虚……没有一个能达到言出法随的地步……” 话音未落,虚空中骤然打开八十一个漆黑的旋涡,每个旋涡中都有星图萦绕,将他们环绕其中,一种令人窒息的威压海潮一样喷薄而出。十二位面,所有树木尽皆颤抖,风神之手横破虚空,无论是恐龙,还是虫群,这一刻全都低下了头,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好似迎接真主的降临。 这就是那个从虫蜕中蜕出的生物…… 两人心有所感,脊背相依,无比凝重地看着那些空间裂缝。下一秒,漫天灵蝶飞舞,一道裂隙中,一个不高的人影缓步踏出。 “哦?”意外的,身影只看了他们一眼,漫天怒气瞬间消失,化为一片惊讶:“可谓无巧不成书,你们居然能来到这里。” “蝶母?”徐阳逸眨了眨眼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罗衣何飘摇,轻裾随风还。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凭虚御风,绫罗飘摇,不是南华蝶母还是谁? 南华蝶母没有理他,扫了一眼九层花朵,微笑道:“此乃洪荒三乘花,整个长生海仅此一株。本宫已经温养数十万年,真正的天道至宝。乃是本宫突破大道机缘,你们却是拿不得。” 楚昭南深吸了一口气,数十万年……这老妖女到底是谁? 感受到他情绪波动,徐阳逸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楚昭南会意颔首。在对方面前,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抵御的能力。这朵花既然属于蝶母,他们也没有任何得到的机会。 但是蝶母并没有义务照顾他们的想法,轻摇团扇,目光深沉地看着他们,居然继续说道:“三乘,乃三乘佛教之意。别说整朵花你们消受不起,就连一瓣的一丝,也只有你可以消受,他还差了点。” 她是对着徐阳逸说的,不等他们开口,又道:“一丝花朵,是现在早已绝迹的‘清虚太昊丹’的主材,此丹只有一个效果,就是晋级太虚之时破除天道阻碍,元神成虚晶,真正开启雅威之路。而且……这方丹方恐怕走遍七界长生海,也只有本宫这里有。” 楚昭南的目光立刻看向了洪荒三乘花,无比炽热。 太虚……无数人的朝思暮想,最难的一步就是化神成晶,一旦凝结虚晶,精气神会迅速合一,可以说,这朵花直接可以将突破太虚的几率提高四成不止! 何等可怕的数字! 就算一成,不,半成,面对成为七界巅峰的诱惑,无数老怪物都会全力以赴,以大半身家换这一成,而这个机会就在自己面前! 他这才注意到,花朵下,有无数枯萎的花瓣残片,这些残片虽然枯萎,却透露出一种金黄之色,看起来神圣无比。 “别说话。”徐阳逸的声音适时传来,他深深看了一眼蝶母,有些……不对劲? 急了点。 如果说,上一次蝶母是温润如水,不着痕迹勾起他的欲望,这一次……却有些着笔过重,太刻意了。 她有所求。 上一次只是开始,这一次才是正题。这个老妖怪太清楚人心了,回想上一次,他世界观被颠覆,地球的历史统一在一条线上,那时候自己是茫然的,无措的,如果对方提出要求,以人类的本能,对于不可控制之事,拒绝太正常不过。 她没有提出任何要求,而是留下了让他回味接受的时间。这也证明,她所图甚大,甚至一丝丝的差错都不愿有。 数十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她已经不知道复盘过多少次。 看到两人沉默,南华蝶母微笑:“你很谨慎,我喜欢这种性格。不过没必要怀疑我,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利益交叉点。如果有,你们不可能活着出去。” 她轻轻撩起长袖,露出如纤纤皓臂,轻柔如云地捻起一片花瓣,柔声道:“想要么?” 徐阳逸终于警惕地开口:“真的……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