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4章:地球正史(三) - 最强妖孽

第1394章:地球正史(三)

楚昭南没有说话,手撑住额头,太阳穴突突跳动,世界观被砸碎,重组,就算蝶母早就打了预防针,也无济于事。 他想到了当日和徐阳逸相同的问题。 我是谁? 一直以为七界对地球的打压,其实他们才是血脉纯正的“地球人?” 一直以地球人自居,最后发现其实只是移民? 经历过万界大战的他们,眼看着无数地球修士倒下的他们,根本无法接受。 许久,一片沉默中,他终于声音嘶哑地开口:“不是地球被移走了吗?为什么留下了大部分?只剩下最后一点点到达地球?” 南华蝶母幽幽道:“这是娲皇的意思。” “为什么?”楚昭南现在是条件反射地拒绝,拒绝听到的一切,拒绝一整套全新的世界观,他立刻追问道。 “因为雷泽和华胥。”话音刚落,一个声音沙哑响起。回答他的不是南华蝶母,而是徐阳逸。 他坐在椅子上,捧着茶杯,也没有喝,仿佛神游物外,喃喃道:“因为……这里是她的故土。叶落归根,故土难离,这是对自身的认同,是她的因果所在,她无法抛弃。就像你现在拒绝‘我是谁’这个问题那样。” 他看向南华蝶母:“所以……你一直在提醒我们昆仑,也所以,你让我们了解华胥和雷泽的脚印。” 南华蝶母不置可否,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翩飞的蝴蝶,柔声道:“有的时候,前人种下蝴蝶的因,收获的是暴风的果实。这就是现代地球所谓的蝴蝶效应。”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因为这场仙界的搬迁,会引发一个难以想象的结果。” 她收回目光,轻启朱唇:“娲皇大人也一起来到了太阳系,一直没有离开。而那时候,因为末日审判的爆发,可以居住的洞天福地几乎全数覆灭。她们那个修行纪元的修士数量绝非现在的地球可比,这些人蜗居地球已然不现实,越来越多没有修炼洞府的修士选择了离开地球,前往其他位面暂居。” “开始是单独的修士,后来是整个宗门,有的说是暂离,有的……则再也没有回来。”她眼中带着一抹沧桑,缓缓道:“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地球上的修士越来越少,从人声鼎沸的仙界变为门可罗雀的孤岛。终于,娲皇不甘寂寞,用泥土捏出修士的形体,并赋予人形,成为了你们这个修行纪元的开端。” 没有人开口。 女娲造人……原因是因为这个? 不是因为怜悯?而是因为寂寞?怀念? 南华蝶母仿佛说出太久的心结,神色明朗了许多,看着轻咬着嘴唇,手死死捏紧的楚昭南,柔声道:“你不相信?但很可惜,这就是真实,真实永不畏惧质疑。哪怕和你所知有太多不同。我没有义务解释这个问题,这本就是这段历史中的旁枝末节。” “来吧,跟我来……踏上曾经的星穹古路,我会让你们知道地球在遥远的岁月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一个符箓亮起指尖,紧接着是第二个,然后化为一圈一圈,如同灵蝶飞舞,密布虚空。一扇空间传送门无声打开,她率先走了进去。 徐阳逸和楚昭南立刻跟上,眼前光影交错,很快,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虽然没有噎鸣遗迹中的浓郁,不过绝对是顶级。 就在刚刚出现的时候,徐阳逸和楚昭南都轻轻“嗯”了一声。 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时间忽然转动了那样。仿佛噎鸣圣境和这里不属于同一个时间段。 不过谁也没有心情关心这个,他们马上看了过去。 桃花岛,青莲海,破碎虚空的尽头,一轮巨大的黑洞,不停旋转。一艘磅礴的方舟徜徉海面。 “这里是……”楚昭南愕然道。 “以后告诉你。”徐阳逸微皱眉头,不明白为什么蝶母将他们带到了自己的老巢,但他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心急如火,长久的追寻终于得到了解答,这是他寻宝图的最后一块。南华蝶母的身影掠过长空,化为流光直奔黑色旋涡,他们马上跟上,下方诺亚方舟上的生物感觉到蝶母的气息欢欣不已,不过谁都没有停。 就在这时,徐阳逸目光一闪,他看到了诺亚方舟下一只蛟龙,正在优哉游哉地拍水,看到他的出现,蛟龙倒抽了一口凉气,立刻没入水中。 “我让它去给你传话,不过好像出现了一些小小的意外。”南华蝶母的声音传来:“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真身甚至投影,意志出现七界。不必在意。” 徐阳逸收回了目光。 遁光如虹,直破长空,整整三个小时,他们终于达到了海洋的尽头,他这才发现这片海是如此之大。 能将这片海种满青莲,南华蝶母被困的时间也是如此之久。 轰隆隆……磅礴的黑色旋涡吞噬着一切,一道道灵气被染为黑色,没入其中。三人站在面前,只感觉难以形容的伟力,超越他们见过的一切,扑面而来。 就像龙卷风中的树叶,根本无法保持站立。 一片七彩光华闪过,两人顿时感觉身上压力一松。南华蝶母的目光复杂无比,看着旋涡说道:“严格来说,无上天道正神结界并非两位初代雅威构筑,它从地球诞生之初就笼罩上空。两位初代雅威只不过是将它合拢在一起,所以,对于它的破碎,就连初代雅威都毫无办法。只有始母神大人,因为父母的缘故,坚持要修补结界。” “恐怕没有人知道……女娲补天并未完成,或许你们听说过,只不过当做一个传说。” “而这,就是最后一道裂缝。” 无人开口,她继续说道:“补天,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仅仅准备就消耗了整整六万年。始母神大人尝试了无数材质,都无法做到。最后,她忽然有了个想法,既然天道结界是以不周山支撑,那么为什么不用不周山的碎片来试试呢?” 这句话说得很轻松,不过是旁观者清,无人可以想象女娲为了修补天穹尝试了多少材料。 她轻轻合上眼睛,长翘的睫毛微微颤抖,仿佛扑闪的蝴蝶:“娲皇大人六万年来第一次踏出星穹,前往昆仑遗址。本来,她老人家已经不抱希望,然而没想到,不周山的某些碎片,和无上天道正神结界完全契合!但是……同时也诞生了一种禁忌的材料。” 徐阳逸目光眨了眨,忽然倒抽了一口凉气:“永恒精金?!” “对!”南华蝶母缓缓睁开眼,声音无悲无喜:“也正是因为这份被鸿蒙契约之书写作‘神明禁忌’的材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包括……地球的分裂。” 徐阳逸微张着嘴摇了摇头,完全是下意识反应,又来了……又是一个神明一笔带过,却隐藏着厚重历史的事件。 鸿蒙契约之书上只记录了“发现了一种神奇的材料,名为永恒精金。”但是绝对没有提过,永恒精金是怎么发现的!被谁发现的! 它……居然来自于始母神! 而且不是宇宙造物,而是人为炼化! “娲皇大人踏出星穹搜寻昆仑遗址,这才发现第二次诸神黄昏已经开始,这时候,银河中出现两大势力,一方是欲望七柱神为首的神创王朝,另一方是雅威联盟的昆仑。而地球的昆仑遗迹,赫然成为第一道战线。” 她沉默了数秒:“你可以想象父母坟冢原址成为战场的愤怒。” 两人点了点头,蝶母的声音继续响起:“我虽然这一次没有随行,但是也能感觉到娲皇大人回来之后的震怒。这一刻……她彻底和两位初代雅威离心。我这才知道,她不赞成加入任何一派,想保持中立。” 徐阳逸和楚昭南都是无声苦笑。 这可能么? 在那场生灵的浩劫之中,独善其身会有怎样的下场? 只能说,娲皇是个重情重义的女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其他雅威……显然不会答应她。 收敛心神,她继续说道:“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永恒精金具体能做什么,我不清楚,始母神大人没有告诉我。不过……某一次,昊天大人意志降临,征召不归仙界剩余中三境以上的修士前往昆仑会战,之后,他的意志并没有离开。” “就算是我,都能感觉到大人意志中显而易见的震撼----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雅威的震惊,那种超脱他预知,掌握的震惊。” “他看了补天池很久很久,随后悄然离开。因为始母神大人此刻已经对他极其不满,所以并没有留。” 徐阳逸长叹了一声,他知道,这个故事到了这里,恐怕就要进入高潮了。 在当时那种全面被压制的情况下,昆仑联盟能战胜,全都是靠的永恒精金。从这一点来说,女娲被称为独一无二当之无愧。 南华蝶母的神情有些萧索,她指着前方巨大的黑洞说道:“当时……只剩下这里没有修补,然而就在这时,一共来了十几位和昊天大人同等强大的初代雅威。他们的实力是如此可怕,就算娲皇大人也根本不能抵挡半分。” “他们……提出了一个条件。”她深吸了一口气:“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一年以后,娲皇大人就离开了。” 徐阳逸却知道。 那就是……创造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