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女娲化道,泣血补天 - 最强妖孽

第1395章:女娲化道,泣血补天

没有人能比女娲更清楚补天石的用法,而当时迫在眉睫,昆仑已经孤注一掷。 女娲……不仅仅可能参与了恶魔烘炉,更参与了神王的融合!亲自见证了那历史性的一幕!改写整个星河历史的一幕! “不过,娲皇大人也提出了一个条件,这一点本宫却是知道的。” 徐阳逸和楚昭南眉头一动,他们同时猜出了女娲的条件。 “她难道要……”楚昭南颤声道:“搬走昆仑圣山?” 徐阳逸看了他一眼,对方仿佛已经从世界观颠覆的心态中走了出来,开始理智地分析。不得不说,心理很强大。 南华蝶母点了点头:“没错,她的条件就是一旦战事结束,立刻搬走昆仑圣山,让它回到应该在的地方。” “不仅仅是昆仑圣山,还有它附近的天域,海域,换句话说……” 她没有说下去,徐阳逸和楚昭南只感觉心中沉甸甸的,沉声开口:“地球……分裂。” 南华蝶母幽然长叹:“那时候,整个地球几乎都被黄泉淹没,要搬走昆仑……等于搬走了九成九的地球……从此,地球分为长生海附近的七界之链昆仑旧址,和太阳系的地球。” “两方老死不相往来,并且断绝所有信息,她要成为这里至高的雅威。成为天道。” “这,就是她的条件。” 死寂。 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这个结果虽然料到了,然而真正被证实,仍然感觉无比复杂。 错了么? 谁错了? 不得而知。 从娲皇的角度讲,她没有错。从两位初代雅威的大局观上,他们也没错。 最后却造成了这种无法接受的后果,分道扬镳。 结果显而易见,雅威接受了,或者说昆仑接受了,就连昊天和卡俄斯都没有异议,当时的局面之危急,徐阳逸早已从鸿蒙契约之书上看到过。 长达数十分钟的沉默,谁心中都思绪万千。最后还是南华蝶母率先开口:“我甚至不知道有什么战争,作为娲皇的下人,我伴随了她很久很久,我甚至知道永恒精金的炼制方法和使用方法。为了让我不说出去,为了让始母神她老人家确实达到父母魂归故里,就是在那时候,她给了我一个承诺。” “永远保守永恒精金的做法,她会在昆仑应允我,在我境界达到之后,荣登雅威。她册封的雅威。” “我答应了。” “她将我带到了昆仑联盟,我这才知道,战争又开始了。之后的事情我并不清楚,因为我当时的境界不过尊圣,只是悟性不错,再加上她老人家用得顺手,我不知道是谁和谁在开战。我就在七界一直炼制永恒精金。” “很快,战争结束了,没有人预料到会这么快,但是,娲皇并没有回来,她只是用意志通知我,好像要去炼制一尊叫做恶魔烘炉的宝物,远在无数光年之外。而……离开她的庇护,为了保证永恒精金的绝密性,我从那时候起,就被封印在这里。” 她轻轻舒了一口气,仿佛吐出无数年来的浑浊,看向这片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星空:“我该庆幸,我还活着。在全程参与了这种绝密的情况下,竟然还活着。” “而且,他们并没有限制太死,作为封印的补偿,我可以用化身行走除开七界的位面。” 徐阳逸叹了一声。 曾经羡慕蝶母穿梭梦境,无所不在,对于锦瑟迷影没有炼成被打断而懊悔,不过现在,他竟然提不起丁点兴趣。 这是以自由为代价换取的神通。 再次沉默,南华蝶母幽幽道:“所幸,娲皇大人并没有放弃我。很久以后……我已经记不得多久了,大概几千年,一万年,她终于回来了。也进入了这个悲剧的尾声。” “她非常疲惫,开始重新修复这方天际最后的漏洞。但是……她太心急了。当日的只差一步,却被雅威们答应条件,挪移到了最前线的七界,我能理解,她是彻底和两位初代雅威离心,不想在她眼中的‘他乡’也就是太阳系的地球待下去了。” “但是,造成的后果就是经历了战火的结界,却再也无法弥补上了,这个空间漏洞,一直一直遗留在这里,并且越来越大。” “一旦不能修复,以她二代雅威的实力,还无法保护这个位面,这可是不归仙界绝大部分的洞天福地,雅威之间一旦开战,导火/索点燃,谁知道下一次战争又是多久?到头来只会为他人做嫁衣。所以……” 她闭上了眼睛,胸口微微起伏着:“绝望,后悔之下,她做了一个决绝的决定。” 停顿了数秒,她忽然岔开了话题:“你们或许听说过女娲补天的故事,无论怎样,她也是一方正神,是做出过巨大贡献的雅威,她的存在不容质疑,关于雅威的传说,都一代一代,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地流传了下去。但是……” “你们听说过这个传说的另一面么?” 徐阳逸皱眉,又是该死的知识死角……他已经开始后悔当年在天道为什么没有仔细听了。 不过楚昭南显然会让他更加后悔,闻言愣了愣,倒抽一口凉气:“您是说……娲皇泣血补苍天?这个……几乎没有人知道的传说?!只是小范围流传的传说?!” 徐阳逸恨不得一巴掌封住他的嘴。 被朋友证明无知是最可怕的,这种学霸属性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他们的神色,徐阳逸的尴尬被南华蝶母瞬间捕捉,忽然的轻松让她难得地笑了笑,勾起嘴角:“小范围,不等于不存在,很多时候,真实往往被掩盖在虚假之中。掌握真实的也往往是最小的一部分人。” 楚昭南紧锁双眉,咬牙道:“这个传说……难道是真的?” 南华蝶母沉默了数秒,坚定地点了点头,声音似叹似述:“是……真的……” 她直直看向那个黑洞:“盘古开天、洪荒伊始。共工头撞不周山,使天体倾斜,三界大乱。上古四大神兽-各霸一方,逞凶作乱。四大神兽秉性各异,龙族高傲、白虎鲁莽、玄武阴毒、朱雀残忍。娲皇用补天遗留的十二块五彩石铸造镇妖瓶,平定天地。” “然而,不周山的碎片……有多少?” “你们可能不清楚,但我知道,一共三万六千五百块。之前的修补已经用去大一半,再加上在昆仑联盟的炼化,娲皇炼制恶魔烘炉的时候又带走太多,剩下的……已经不够用了。” “她……以身化道,泣血补天,彻底泯灭在了这片天地。唯余元神不毁,长期沉眠。” 她从黑洞上收回了目光:“这……就是娲皇遗骸,她用她的身体修好了最后一片裂缝,从此,七界形成,昆仑不朽,长生海隔断阴阳,她在陨落的时候达成了创世,真正步入了初代雅威的境界。” “可惜……没有以后了。” 她的语音似乎萦绕天际,两人全都呆住了。 看向前方的巨大黑洞,再看了看周围,他们不约而同地飞了上去。 然而,那个黑洞仿佛就在残破位面的边缘,却怎么也碰不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娲皇遗骸……”徐阳逸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复杂,惋惜,等等,交汇为难以名状的河流,逆流而上。 女娲创造了人类,最后抛弃了他们这个自己创造的纪元,回到七界,恐怕她永远无法想象,现在的地球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惊艳?后悔?遗憾? 可能都有,可能都不是。 许久,两人齐齐叹了口气,他们也不知道,娲皇是对是错。或者说,在这场风云变幻的星河棋局中,可能已经没有了对错。 “你们先下去吧。”南华蝶母看着那片黑洞,神色晦涩,但两人都感觉到,对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无数年来第一次对人倾诉心中的秘密,那种解脱感,枷锁断裂的声音,即便是以她的境界,都无法镇定。 她不想让两人看到她的失态。 徐阳逸点了点头,拉着楚昭南朝着诺亚方舟飞去,他们也没有说话,心中沉甸甸的。 蛟龙看到他们过来立刻埋入水中,两人落在诺亚方舟之上,坐在茶桌旁,有一口每一口地品着茶,极远之处,南华蝶母矗立虚空,如同石雕。 两人的目光都看向那里,一日,一夜,第二天,楚昭南终于开口:“她还是没说,她要请我们做什么。” “很快了……”徐阳逸差不多也调节好了心情,叹了口气:“应该是……她快要步入雅威了,却找不到娲皇元神,她真身也无法外出,只能当看不见的无冕之王。只有这个可能。” 楚昭南端起茶杯:“要……帮吗?” “再说。”徐阳逸收拾好心情:“如果和我的利益不冲突,而且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好歹……娲皇也是我们这个纪元的开创者,我们真正的祖宗呢……” 就在这时,虚空中,南华蝶母朝着黑洞深深一拜,仿佛作别昨日的,也是数万年前的自己,化为遁光朝着诺亚方舟飞来。

下一篇   第1396章:天地之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