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章:灭仙种 - 最强妖孽

第1401章:灭仙种

泥? 徐阳逸心跳加速,掩去眼中精光:“您怎么知道……您是一块泥?” 空虚尊者笑了,笑的很惨,最后仰天大笑,有些疯狂的笑声回荡在虚空,许久,才看着虚无的星穹缓缓道:“求道一世,最终发现不过白云苍狗,转瞬即逝,名字都留不下,更非人形……” 不想表达什么,只是徒然感慨,数秒后,他低下头看向徐阳逸,不答反问:“本王回答了你一个问题,你也该回答本王一个。那个地方……有什么?” 他没有问在哪里,因为他知道对方不到最后不会回答。 徐阳逸沉吟片刻,缓缓开口:“有超越独步的存在,以及……真实。” “好!”空虚尊者喝了口酒:“走吧,这里太过显眼,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完,他朝着附近一个残破的位面飞去,凌波仙子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仿佛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化为流光跟了上去。 二十分钟后,徐阳逸也抵达位面,太虚时间已过,他恢复了人形。 “你的太虚是有时效限制的么?”凌波仙子正在一张青藤椅子上铺着柔软的皮毛,仿佛一个安静的侍女,空虚尊者站在一旁,带着微笑复杂地看着这位女子。感觉到徐阳逸的灵气靠近,凌波仙子头也不回地说道。 “您想试试?”徐阳逸微笑着回答。 无人回答,凌波仙子扶着空虚尊者坐在椅子上,素手轻挥,另外两把椅子和一张古色古香的桌子出现。 “来,本王的酒,七界能喝到的可不多。”三人落座,空虚尊者舒了一口长气,哈哈大笑,手一拍葫芦,一道酒龙飞出,又凭空一抓,抓出一只碧玉杯,酒龙飞入其中,顿时异香扑鼻。 徐阳逸也不推辞,伸手接过,一口入腹,只感觉整个生命都旺盛了起来,就像冬日的野花,开遍了夏日的山丘。 “这是……”他愕然看着酒杯,这酒已经不能用好不好来形容了,而是延缓生命的宝药! “九九还阳酒,不老山特产,千年百斤,酒不断,人不死。大圣亲赐,神奇吧?”空虚尊者微笑道。却换来旁边凌波仙子的一声冷哼。 她摩挲着手中的碧玉杯,清秀的面容上涌上一抹杀气:“若不是你识人不清,怎么会落到用还阳酒续命的地步?” 一只宽大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凌波仙子脸色微微一红,没有挣脱。也没有再开口。 “你以为我不想一剑了结了他?”空虚尊者抿了一口酒道:“他为我虚无大乘门的道子,谁来接这个班?虽然他心性狠毒,但不得不承认,他更适合在修行界生存,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虚无大乘门乃是我毕生心血所在,人非草木,谁又能没个牵挂?” “可惜,人心也最是善变。”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借酒消愁……果然是最蠢的做法……”他话锋一转,淡淡道:“到了现在我才知道,人啊……有时候还是得为自己活。” 徐阳逸没有接话,大致的事情他已经明白了,空虚尊者被徒弟所害,不过他并不关心。 “你不是问我怎么知道自己是泥吗?”他微笑着拉开衣襟,徐阳逸一眼看去,只见一个手指大小的晶体,正死死刺入他的胸口,散发出漆黑的光华。而随着这片光华,空虚尊者全身的生命都在飞快流逝----包括刚才还阳酒带来的。 而胸口附近,已经完全化为泥土。不……不止胸口,这片泥土已经一直没入对方的衣襟,下摆,而且出现了干裂的痕迹,动弹之间,黄色的土块沙沙落下,即便空虚尊者再怎么隐忍,脸上也露出无比痛苦之色。 “你……”他愕然看了一眼对方,终于明白,对方不是爱喝酒,而是这个东西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生命!他必须灌酒! 什么东西这么恶毒?就连太虚都无法避免? 空虚尊者寒声笑道:“灭仙种……我查了无数典籍才看到它的名字,早在十万年前就已经绝迹。它泯灭一切虚相,只留下真实。换句话说,它磨灭肉身,只剩下灵魂,最后被收入灭仙种之中,回到掌管人的手里。就算仙人也得死,何况是我?” “而当虚无消散,我这才发觉,我……竟然是一块泥,不知道谁捏出来的泥?这是真仙造物,不会骗我,谁能想到血肉之下居然是平时踩在脚底的泥土?而且内视都看不到?” 他颤抖地拉起衣衫,声音中带着敬畏:“何等神威……” 徐阳逸理智地没有问下去,虚空尊者会变成这样,这有一个答案----他本身就是娲皇捏出的泥人! 这个答案让他简直不寒而栗,他想到了,结合蝶母的话,娲皇将七界搬运到这里,但是……同样也没有人。 她可能做了和地球上一样的事情,再造一次人,赋予灵性,自我繁衍。但究竟是谁,竟然能破除娲皇的神通?破除对方的世界?居然能将不知道几十万,百万年的神通返本归元!让一位五王看出了倪端! 他再次想起了天地之桥。 谁炼化了它? 谁在娲皇死后动了她的骸骨? 谁能得到娲皇的首肯,用自己的天地之桥炼成七界的脊梁? 他不能问下去,这件事牵涉太深了。然而对方却不想给他推脱的机会:“你知道……这是谁刺入我的体内么?” “不想。”徐阳逸皱眉道:“前辈,我们还是谈正事的好。” 空虚尊者没有说话,深深看了他许久,仿佛没听到那样,继续说道:“当然是我的好徒弟了。从他出生,我一把手把他带大,当时是看出了他时间神则的天赋,成长期间拼命帮他隐瞒,到最后他认为有足够的实力冲上太虚了,就把本王一脚踢开,过河拆桥。” 徐阳逸刷一声站了起来,磨牙道:“你这又是何必?以为说给我听,我就会为你报仇?” 两位太虚都抬起了目光,幽深地看着他,许久,空虚尊者忽然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泥?” “不知道!” “不……你知道!”凌波仙子也站了起来,浑身灵力按而不发:“你在拒绝,拒绝听到这件事。这件事里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让你不能听,不想碰。七界能让你这种修为感到恐惧的东西已经太少了。但是……我刚才确实在你身上看到了心有余悸的感觉。” 空虚尊者死死摁着桌子,想要站起来,凌波仙子轻咬红唇,转过身扶起对方。空虚尊者双手撑在桌上,呼吸粗重,目光带着一丝绝望中的光芒:“我不问你为什么……” “但是……请你告诉我,我……还有救么?” 说完,他竟然推金山倒玉柱,深深一躬。甚至头都触到了桌子上。 一位五王二后的下拜。 一位七界顶尖当权者的乞求。 徐阳逸目光微微闪烁,这一瞬间心中权衡了无数次,空虚尊者保持那个姿势一动未动,足足过了五分钟,徐阳逸才开口道:“很可能没救了。” “很可能?”凌波仙子目光霍然抬起:“那就是还有一丝可能?” “告诉我,道友,只要你说出来,无论行不行,我凌波仙子代表幽海龙王宫承你一个人情!并且,这次大争之世,我曼陀罗幽海龙王宫退出竞争!全力助你登基!” 徐阳逸没有立刻回答,他想过了,南华蝶母在敲打他,告诉他七界无所不知,她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那么他难道不能敲打敲打对方么? 实力并非永恒,他经历过太多了。如果单相信实力,丹霞宫他就死了无数次。虚空金字塔面对整个宇宙黄昏的源头,他只怕也灰飞烟灭,步新路雅德的后尘。 然而,他都活了下来。 他擅长的是细致入微的观察,敏锐的第六感,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剑走偏锋。 南华蝶母固然强到没边,只不过……她能出来么? 两人实力完全不对等,却是隔空试探,没有直接杀伤手段。他又为什么不能垫垫对方的底,尝试寻找一下对方在隐瞒什么呢? 一个被破除娲皇“道”的修士,一个返璞归真成为泥人的修士,如果她真的是隐藏了“七界还有娲皇的人,而且很可能是比她更受信任的人,以至于可以移动娲皇骸骨”这条信息,送过去空虚尊者,就是代表他猜到了一丝。 而急于登基大道的蝶母,看到这份无声的试探会怎么选择? “我可以告诉你。”徐阳逸目光深邃了起来:“不过,我首先得说明白,你身上的天道已经被这枚灭仙种完全弄坏了,活下去几乎不可能,然而却能让你朝闻道,是不是夕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 “妾身谢过道友。”从刚才,凌波仙子就道友相称了,听到这句话,立刻一个万福。 空虚尊者也直起了身,看得出来,他的神色轻松了一些,应该会死吧……他听出了对方并没有救他活下去的心态,因为已经没救了,但是…… 至少能死个明白!

下一篇   第1402章:十二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