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气海(二) - 最强妖孽

第14章:气海(二)

“咚……咚……”徐阳逸甚至能听到心脏在耳边跳动的声音。他的心情非常复杂,如同石头一样,深深地往下沉。 实力……这种东西,一旦得到,无人愿意失去。 他更不愿,因为,自己的大仇未报,天道任何人都在组织的帮助下找到了凶手,就他没有!他比任何人都需要实力! 没有回答,他整个人的思维,已经完全沉定了下来,并且,立刻进入了自己的气海。 内视。 脑……胸……灵识一路向下,直奔气海。他非常清楚,气海一旦开始单独扩张,他不用灵力则以,一旦开用,他的经脉将面临随时随地爆炸的危险! 经脉尽废,还有一个称呼:废人。 从天道渔阳市第一名变为废人? 从前途无量的毕业生变为残疾? 从腾云驾雾的修士变为普通人? 他绝不甘心! 看见了……他看见了一片苍茫的白色,如雾腾,如霞蒸……那就是自己的气海所在,也是修士绝对死守的命门! “刷!”就在这一刻,一道金色的霞光从自己眼前闪过,穿透那一片雾气,本应该是更加深邃的白色海洋,这一刻,却让他的灵识完全愣在了原地。 “这是……” 他死死握住自己的拳头,这才强压住倒抽一口凉气的冲动。 练气期,或者叫做凝气期,就是引气入体,在体内构建一片灵气的“海洋,”这是代表生物是从海洋衍生的地球准则,筑基期,则会发生其它变化。但是,现在他的气海中,却旋转着一个小巧的盒子。 纯金打造的盒子,巴掌大小,制作异常精细。采用的镂空雕刻,在盒子上勾勒出了一个精雕细琢的莲花花纹,盒子边缘,刻着一圈他根本不认识的图案或者文字。 莲花分五瓣,却只有一瓣上雕着图案。 那是一个豹头人身,穿着古代袍服的人的图样。 衣服就是普通的麻衣,左手持玉简,盘腿坐在一头头部是野猪,身体是骏马的奇特坐骑上。 它占据了五分之一,另外四个,只留下了四个生硬的孔洞。 整个盒子,可谓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但是,只有上半部分,下半部分,已经不翼而飞。 “嗡嗡……”就在徐阳逸看清它的一刹那,气海的天地都微微振动起来,与此同时,就在这一瞬间,一股让他几乎膜拜的冲动,毫无预兆地从心底升起! 那是最纯粹的……最原始的……对于更高次元,更强大生命力的崇拜。 仅仅是一个图腾,已经让他感觉灵识如同狂风中的落叶,即刻就将被吹散! 不等他反应过来,那个小巧的盒子轻微地一个抖动,下一秒,就冲到了他的面前! 现实空间,徐阳逸一咬自己的舌头,鲜血立刻从他嘴角流下,他猛然睁开了发红的眼睛。 这一瞬间,他全都明白了。 这个东西的目标……根本不是什么气海!从一开始,就是他的灵识! 如果说,气海是修行的根基。那么灵识……就是活着的根基! 换做以前的说法,这是魂魄。包含着人的记忆,精神,等等,用科学的术语来说,是一种波长。如果失去了这种波长…… 死路一条! 这一刻,他想通了。那条蛇妖,恐怕早就发现了这一点,能在人类社会活到寿终正寝的妖族,没有省油的灯,所以气海快被扩爆了都不敢放灵识进去给自己“看病。”这个奇诡的盒子在对方气海中拼命扩张,就是为了引诱对方灵识下来“观看,”因为它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灵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根本没有多一秒思考的时间,他立刻指挥着自己的灵识,开始疯狂后退。思维,可能是除了光之外最快的速度。理论上,它的速度是……无限! 竟然以人的精神为目标……这还是不是物体? 比起物体,它更像个具有高智慧的生命体! 但是,就在这一刻,他胸膛猛然震动了一下,死死咬紧了牙。 被“拒绝”了…… 从他大脑发出的“命令,”让灵识“后退”的“思维,”无限接近于极速的指令,在他自己的气海内,被“拒绝”了。 灵识……一动不动。 不管他的大脑如何指挥,气海中,他的灵识生根了一样,不动分毫。 “小,小白脸,你怎么了?你,你可别吓我!到底怎么了?”猫八二吓了一跳,它一直在旁边陪护,几秒前,徐阳逸都好好的,脸色都没有变。但是就在刚才,它的心“扑通”跳了一下,无缘无故地,就像危险突然来临的征兆一般。随后,就看到徐阳逸汗出如浆,嘴里吐血。 徐阳逸没有回答它,只是死死抿紧了自己的嘴。因为,就在同时,他的灵识,和那个盒子,完全碰撞在了一起! “刷!”一片耀目的金光!照亮了整片气海!就连蒸腾的灵气,在这一刻都仿佛归为宁静! “小白脸!小白脸你怎么了?!”猫八二立刻跳了过来,在它面前的徐阳逸,一言不发,抱着脑袋就倒在了床上。 剧痛,突如其来的剧痛。 就像有人用手把一堆东西放到了他脑海里一样,那种胀满的痛楚,让他以为头部都会就此裂开! 无数把锥子在刺着自己的脑海,他感到大脑中心有个自己都说不出来的地方,成为了疼痛的中心,而这阵疼痛,又像网络一样,遍布了自己的大脑皮层,就像整个大脑都通上了电流一般! 但同时,无数的金色字迹,随着这一阵剧痛,疯狂地冲入他的脑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分钟,十分钟,或者一个小时,这阵剧痛才停歇了下来。 “呼……呼……”胸口拉风箱一样起伏,剧烈的疼痛,让他早就满手冷汗。猫八二趴在床边,紧张地看着他:“小,小白脸,你可吓死本宝宝了……第一次好歹还有预兆,第二次完全没有任何兆头……我还以为你就这么去了……你都没指定遗产……你没事吧?”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大脑中撕裂一般的疼痛已经让他痛出了浑身的白毛汗。但是,现在根本不是喊痛的时候! 他一寸一寸地“扫描”过自己的每一处地方。手……胸……腹……四肢……大脑……然而,没有任何变化! 再次扫描到气海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磨了磨牙。 上半边盒子……消失了! 仿佛从未出现过那样! “刷”他睁开双眼,一次,两次,三次,扫描身体,事实却证明,确确实实没有任何变化,刚才明明感觉无数东西冲入了自己脑海,现在却什么都回忆不起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足足过去了三个小时,他才开了口。 “没事。”身体中风暴一样肆虐的疼痛终于减轻了一些,他长长舒了一口气,深深看着猫八二:“记住,这几天的事情,绝对不能向任何人透露。” “为什么?”猫八二焦急地说:“你身体出了这种状况,不回天道全面检查?不找教官商量对策?” “那也必须在我搞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之后!”徐阳逸斩钉截铁地说道。 抿了抿嘴唇,有些发干,沉声道:“人性从不缺乏令人赞服的光明,更不缺乏让人发指的黑暗。” “华夏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数千年的历史长河,留下了多少未解之谜?猫八二……”他盯着对方的眼睛:“你想,如果有人说,这是什么古代的金丹,这是一柄厉害的法宝自动认主……就算有法律约束,就算仅仅是‘疑似,’那些只差一脚就能踢开下一个境界,已经老的快死的修士们,会怎么想?” 猫八二愣住了。 “不用猜……”他冷笑着舔了舔嘴唇:“不到一周,我就算躲到天涯海角,都会被找出来切成碎片。” “修行……本就是万人争渡。”他躺了下来,看着天花板,有些感慨地说:“如果我到了那种时候,就算冒着被终身监禁的危险,照样会大开杀戒。” 猫八二扫了他一眼:“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正派还是反派……看起来挺正派的,我却总觉得你心里藏着一些比妖还可怕的东西。” “我只是实用派。”徐阳逸笑了笑。 “小白脸。”猫八二一爪子跳到了他身上,沉声道:“但是……我觉得还是早回分部毕业的好。你有没有想过,分部代表着什么?” 徐阳逸扫了他一眼:“真实。” “世界的真实。历史,书本之中潜藏的真实。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代表的真实。只有修行,才能真正看清楚这个世界。” “那你有没有想过。分部又是什么样子?”猫八二炖了蹲肥大的屁股:“那里,就是真实的钥匙……通向真实大门的真实之间……我觉得,只有到了那里,才能真正剖析你气海变化的原因。我不想因为一个猜测而毁了你的前途。” “前途……”徐阳逸眯了眯眼:“和没命比起来,你觉得谁更差?” 跳过了这个话题,他挥了挥手:“帮我拿点镇痛剂来。” “不如找多宝阁贷款十万买一只黑玉断续膏?”猫八二眯了眯狗眼,诱惑性地提议:“无色无味无油腻,立刻消除任何疼痛……” “如果我没听错,多宝阁的经理正在门口。”徐阳逸冷笑了一声:“别以为我没听到……多宝阁给你五千,让我用他们的药品……方便他们提高三水市多宝阁的品级……我他妈就值五千?” 猫八二见了活鬼一样看着徐阳逸,一听到徐阳逸说没事它就花见花开了起来,一只爪子震惊地捂住嘴:“还有一袋多宝阁独门狗粮……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怎么知道的!” “他在门口都闹八遍了……你去不去?”徐阳逸揉着太阳穴,越来越痛了。 “这不可能!”没想到,猫八二一下子跳了起来,死死盯着徐阳逸:“门口没有一个人说话!我敢发誓!而且我是犬类生物!我的听觉嗅觉比人类敏感太多了!好歹我也是练气初期刚入门!比听觉嗅觉你怎么是本宝宝的对手!我都没听到你怎么听到的!”

下一篇   第15章: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