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7章:杀通天(一) - 最强妖孽

第1407章:杀通天(一)

他大喊一声,用上了灵力,顿时传遍四面八方。紧接着管都不管,朝着远处飞去。 这里没有直达参天城的传送阵。 因为……这里就是参天城的护城河。 就在他前方数百万米,一座星空巨城,正在星穹之下散发着灵力的光辉。 难以形容的恢弘。 难以形容的伟岸。 一片片银白色的光芒从巨城身上溢出,周围虚空颤抖,彰显着它的禁制是如何强大,一颗颗银白的圆球悬浮虚空,珍珠链一般环绕着这座堪比地球三分之一大小的无限之城,每一颗都带着一种恐怖的灵压。 歼星之门,而且处于完全打开状态。 即便太初消失,参天城并未放松警惕,随时可见行星带一样的修士队伍,不知道有多少,在参天城周围环绕,形成一条条璀璨的星云。 它是建立在两座山峰之上的城市,并非一座,山峰之间极细,仿佛一把造型诡异的剑。有无数隐约的荧光虹桥串联其中,一面面金色的巨盾不时泛起虚空,又消失黑暗,周围星域都被这座雄伟的巨城映照出五颜六色的华彩。 它,就是这方星域唯一的星穹,唯一的太阳。 然而徐阳逸根本没有继续欣赏,全速冲了过去,更不会管身后的人如何反应。 大战在即,不进入参天城,死无全尸! 看到他的流光飞走,身后的人眨了眨眼睛,随后一位年老修士倒抽了一口凉气:“太初……太初来袭?!” “立刻侦测空间通道!”他脸色铁青地朝着周围大喝道。顿时,数十位修士飞出,手中捧着一块晶莹的眼球状法宝,手一挥之下,化为遁光冲了进去。 刷……一片圆柱形的光幕出现传送法阵周围,开始模糊,随后越来越清晰,然而越清晰,现场的人脸色越来越僵硬,最后……化为了无边的恐怖。 就在光幕之上,通道之中,数不尽的黑潮风驰电掣,一排排数据急速闪现光幕之上。 那是足以让人绝望的数字。 “二十亿……三十亿……三十五亿……三十七亿……”周围的修士完全呆滞,死死盯着光幕,为首的年老元婴眼睛都红了,当光幕上升起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点时,他头发都根根竖起,呼吸都差点停滞。 “五亿五千万……这是……九尾蝎王!!” “迎敌!!!”他嘶哑的怒吼立刻响起,对方过来最多还有十五分钟!他们只能,也必须在这里拦住对方! 否则……里应外合,外面一圈的基地没有一个能保存下来!参天城数万年的防备将毁于一旦! 刷……一颗光弹升空,炸开为巨大的符印,整个基地无处不可见。紧接着,“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天穹,咚咚咚的战鼓震荡得人血脉沸腾。这里的修士显然经过了长久的训练,反应非常快速,刹那就有上万人响应,而各栋建筑之间,数不尽的流光正拼命传递信息。 “太初大军来袭!三十七亿以上灵力军团!来人为副军团长九尾蝎王!各位,奎五十三号基地生死存亡,我等荣辱与共!” 一个个元婴的声音飞快传播着,为首的元婴老者一边让人发送信息,一边拼命指示:“快!立刻向参天城传讯!!告诉他们大军来袭!全城戒严!任何人不得出入!” “二,马上关闭空间传送法阵!立刻炸毁!” “三,奎五十三号基地,所有修士,全体迎战!无论筑基或者练气!后退者死!” “四……”他正要说话,忽然愣了愣,疯了一样抓着身边的修士,说出的话,却颤抖不已,声音都沙哑了:“马,马上……马上联系内圈所有基地……” 被他抓住的金丹修士愣了愣,紧接着瞳孔针尖一样缩了缩,大张着嘴,浑身都抖了起来,话不成声:“您……您……您是说……” 没有人开口了,现场的修士全部都泥塑木雕一样站在原地,这里出现了死寂的空白。 参天城的护城河,内圈三十二个基地,奎五十三号遇袭,太初深入腹地,但就算四十亿的太初也无法在参天城面前打下任何基地! 不老大圣坐镇,传世家族十二位掌宝使亲临,宋家所有支脉家主,主家家主参战。流火之川传世家族令狐家,小雷音传世家族天音寺参战,还有墟昆仑数不尽的势力,还有高高在上的十一位正牌太虚…… 谁敢在这种庞然大物眼皮底下进攻这里? 谁能打的下来? 但是,对方这么做了,为什么? 只有一个答案。 一个让他们毛骨悚然的答案。 所有基地……同时遭到了攻击,这是太初的全面进攻!消失一个月后的反戈一击! 金丹修士疯了一样冲过去,两分钟,传送法阵外的符箓已然全部亮起,而金丹修士绝望的声音同时传回。 “大人……大人!三十二个基地有两个已经完全失去联络!其他……所有传送法阵中,全都发现了灵力数亿的波动!而且……而且……” “说!!”元婴修士目光赤红,巨大的恐惧让他化为无名的愤怒,爆喝道。 “而且……”金丹修士失魂落魄地说道:“其中……七个通道的灵力……都在三十亿以上……” 哗啦……元婴修士倒退数步,身体神经质一样抽搐着,脸上只剩下一片灰败。 七大副军团长……全部出动…… 腾格巴尔……就在外面的星河…… 晚了……也完了……这条护城河,根本守不住! 参天城之战将以一种完全没有想到的方法爆发! “还等什么!”他目光忽然清明了一下,大喊道:“炸毁传送……” 话音未落,他的声音已经卡在了喉咙里。 不仅是他,所有人……传送法阵周围所有修士,全都呆滞地看着传送阵。 就在那里,数百条触手,燃烧着因为极快的摩擦带来的火焰,布满虚空吞噬的血液,伤痕累累,却魔鬼一样从传送阵中冲出,将周围所有修士卷在半空。 啪啪啪……十几声闷响,这些修士齐齐化为肉泥。 九尾蝎王…… 所有人脑海中都出现了这个震慑七界的名字,下一秒,通道中响起一片劲风,一根巨大的蝎尾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出,瞬间刺穿数十人,挡路的人立刻化为碎末,在地上拉出一片深深的沟壑。 “桀桀……” “既然那个小子逃了,就用你们先祭旗吧……反正你们都会在地下相见。” 元婴老者也被串在勾尾上,他的意识逐渐模糊,但是也明白,这是对方拼着突破通道,虚空乱流带来的伤害,保护住了传送法阵。如今,他们已经无计可施。 怎么会这样…… 残留的意识,看到万丈黑雾喷薄而出,看到猩红的光芒冲破黑雾,一尊高大的身影带着冲天杀意,死神降临一样冲入他们从未踏足过的领域。 铁钳一样的蝎爪挥舞之中,这个从未受到战火波及的营地如同被狂风扫荡,巨大的死神无一合之将,太虚灵力爆发,将奎五十三号基地化为杀戮的地狱,血腥漫天,狂风扫地,就在他身后,无穷无尽的太初大军,那些熟悉的穿刺太初,坚盾太初,形成黑色的洪流,在数不尽的主宰之下,海啸一样冲出。 吞噬诸天。 他还看到了,铺天盖地的剑光,宝光,自天外而来,带着有来无回的气势冲向九尾蝎王,然而根本无法近身,就被撕成碎片。 “宋祖……”老者无声哽咽:“晚辈对不起您……” 轰!!被穿在九尾蝎王尾巴上的修士全部自爆,一朵朵彼岸花盛开天穹,绚烂而壮烈,可惜,九尾蝎王只是甩了甩尾巴,毫不在意。 “杀光他们!!”血雨之中,九尾蝎王嗜血地咆哮道:“立刻支援其他基地!启动传送法阵!等其他六大副军团长一到,就是我们踏足七界内部的时刻!!” “滋滋滋!!”在他身后,遮云蔽日的太初铺满天际,尖啸一声之后朝着四面八方飞去。九尾蝎王目光发红地看向不远的巨城,沙哑笑道:“参天城……” “我们终于见面了。” “不久以后,你的名字将成为----地狱。” ……………………………………………… “呵……”参天城,中央朱雀楼,第三十三层,宋二公子猛然抬起了眼睛。心悸之下擦了擦额头,只感觉全是冷汗。 “怎么回事?”他皱眉拿起旁边的丝绢擦拭着:“这种突如其来的心惊之感……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 这间房间美轮美奂,典型的古华夏风格,雕梁画栋,各种天材地宝打造的熏香炉散发出缭缭青烟,不时响起一声悠然钟鸣,显得静谧而安详。 他缓缓站了起来,弹指间锦衣上身,端起桌上温热的茶水抿了一口,淡淡道:“老八。” “属下在。”一个声音自虚空中传来,宋二公子皱眉道:“在本公子睡着的时间,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有,您一共休息了一个时辰不到,怎么会发生大事?”声音淡漠道。 就在此刻,一道红色的光华直冲室内,禁制根本挡不住,窗户啪的一声碎裂,宋二公子抬眼看去,瞳孔倏然一缩。 红色传讯纸鹤…… 黑色之上,特级紧急情况才可动用!而且,非太虚不可动用! 一旦出现,表明参天城到了生死存亡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