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杀通天(三) - 最强妖孽

第1409章:杀通天(三)

爽快! 枯生尊者几乎想要仰天高呼,奔雷啊奔雷,你也有今天! 借刀杀人,就让你死在参天城门口,眼看着参天城而不开,两亿五千万啊……你能在太初的狂潮下撑多久呢? 徐阳逸目光冰寒了下来,紧接着居然低头冷笑了起来。 果然…… 果然是人类啊…… 这种情况下,不拉拢自己这个大主力,反而往外推,真是丑恶的让人厌恶……虽然自己也没想过帮参天城卖死力就是了。 “枯生道友?”周围的尊圣全都看了过来,眼神中带愕然,虽然这句话说得通,但是一开始就把对方定位,这不太好吧? 同时,他们心中确实有疑问,为什么一位阳圣会在天罡七十二号基地?别怪他们多想,这种时候任何事情都非常敏感,尤其……在尊圣本该在参天城待命的情况下。 “话虽然不中听,却句句事实。”宋二公子寒冰一样的声音响起,手指头轻轻弹着城墙,仍然不紧不慢,他很清楚,现在多一秒,对方就在死亡线上多走一步。这个人……必须死! 抢自己机缘,斩掌宝使,又在自己满腔怒火的情况下撞上来,奔雷啊奔雷,不是本公子非要杀你,而是你自己送到刀口上来。 那……就让本公子给你仁慈的一刀吧。虽然会不留全尸就是了…… 他扫了一眼后方已经快速列阵,黑云冲天而起的各大基地,猛然提高了声音:“我问你!” “你为何不在参天城!” “你为何在天罡七十二号!” “你既为尊圣,不听将令,擅离职守并无报备!却恰逢七十二号基地落入太初之手,你却毫发无伤,你到底……” 他踏前一步,探下头去,无人看到他脸上嗜血的杀意:“是谁的人?” 没有尊圣说话,确实,疑点太多了,而且,放奔雷贸然入城,两亿五千万的修士大开杀戒,没人能拦得住,尤其是在参天城太虚都要飞个把小时的情况下,城门这里,就是奔雷的地盘。 “你是谁?”徐阳逸忽然开口了,眼中杀意爆射。。 “宋二公子,宋吟风。”宋吟风微微一笑,眉峰一挑,声音冰冷:“不回答清楚,你,进不来。” “原来是你啊。”徐阳逸点了点头,强压心中的暴虐,将对方的身影刻入心底:“我只问你一次,开不开。” “滚!!”宋吟风还没有开口,枯生尊者一口浓痰吐下。 轰!!就在此刻,虚空一震,所有城楼上绽放万道光华! 每隔一万米,就有一座小型城楼,这一刻光芒铺天盖地,烽火冲天而起,而正门上,一块黑色的石碑迅速变为红色,这些光芒冲入天际,汇入护山大阵,刹那之间,护山大阵闪耀辉煌金光, 如果说刚才是仙云之岛,现在更加恢弘,一道道符箓萦绕天际,太极分两仪,两仪化四象,四象演八卦……整个护山大阵完全激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徐阳逸无声出了一口气,嘴唇都差点咬出了血,僵硬地转过身。 就在他身后,万丈黑云吞没诸天,掩盖星光,一只只螃蟹一样的太初乌鸦一样从各大基地飞起,旁边护卫着马蜂一样的怪异太初,无数蜈蚣外貌,背生双翼的太初嘶鸣着,化为黑色的喷泉冲上星穹,无边无际,宛若灭世。 星穹之上,黑色的洪流汇聚为蔓延天际的潮水,从四面八方冲向参天城。嘶鸣着,咆哮着,其中更有无数生长着巨大牙齿,仿佛人形的聚合体,身上悬挂着密密麻麻的太初之卵。 “轰轰轰!!”极远之处,轰隆之声震慑星穹,一排排的流星,仿佛末日的礼花,带着长长的光尾冲上天际,画出死亡的抛物线,烧焦虚空,朝着参天城流星坠落。 然而最可怕的,是七尊磅礴的身影,每一尊最小的都有百米高大,端坐在无数太初抬着的骨椅上,灵气喧天,朝着参天城激射而来。 太初全面进攻! “玉儿……”看到这一幕的枯生尊者不惊反喜,几乎想要仰天长啸,面容扭曲地看着这一幕本该惊惧的末日画面,沙哑道:“我给你报仇了……” 太初攻城,护山大阵绝不可能再打开! 城楼上沉默了半秒,随后无数旌旗晃动,一排排修士密布城楼,一门门灵气炮闪耀光华。这边城楼上的八位尊圣呆滞了片刻,猛然回头道:“太初进攻!誓死捍卫参天城!” 刷刷刷!无尽的剑光瞬间升空,没有人朝下方看一眼,身着各色的修士踏在形形色色的法宝上,宝光贯空,瑞气千条,黄龙出海一样,在护山大阵上掀起雨点入湖般的涟漪,万宝齐出。 所以,没有人看到城门口还有一个身影。 炽热的战火瞬间点燃,宋吟风看了一秒,收回目光,在无人看到的时候对着下方做了个口型。 那是……去死吧,三个字。 随后,他一挥长袖,转身便走。 枯生尊者没有走,他直勾勾地看着徐阳逸,不看到对方被太初撕成碎片,他绝不甘心。 所有尊圣也回过了神来,看向徐阳逸的目光中带着一抹复杂,他们知道,这个人完了,现在绝不可能打开禁制。修士出入的入口和本身灵力有关,灵力越高,打开的出口越大,关闭也越缓慢,像他这样的灵力,不是一两分钟可以关上的,至少要二十多分钟。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位尊圣叹了口气,朝着徐阳逸拱了拱手,再不忍看这一幕,转身离开。 徐阳逸牙齿磨得咯咯想,身后的杀意一浪强过一浪,无数太初堆砌成的狂潮简直毁天灭地!然而更可怕的,是九尾蝎王如影随形的神识。 对方一直在看着自己…… 怎么办? 他不会像个乞丐一样乞求开门,因为他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开。那么现在有什么办法能顶过太初的冲击? 急切的目光中,黑潮接踵而至,肉眼可见地靠近这里,数十分钟后,无穷无尽的太初逼近,他……再无生路。 杀戮的铁蹄践踏虚空,空间都在百亿为单位的灵力下颤抖不已,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最前方的太初已经杀入参天城三十万米范围! 他几乎都能看清太初那嗜血的丑陋面容。 “小家伙……还敢在本王面前装太虚?!”随着一声张狂大笑,一个巨大的身影上,一爪横贯虚空,轰然击出! 九尾蝎王。 刷!!徐阳逸脚下万千黑光闪耀,杀生破土而出,横贯城门,可笑的是,他这个被宋家抛弃的人,却仿佛在守卫着他并不想守护的城门。 斗篷直冲而起,黑发乱舞,灵气已经攀升到了最顶点,然而,心底一片黯然。 挡不住…… 这一击,他挡不住。 太强了……太虚和尊圣是质的差距,虚空中这一爪抓破无数修士宝光,威势不减,拉出道道裂痕。城楼上,枯生尊者兴奋地几乎呻吟,三十万米……太虚的攻击范围之外,但是……已经足以将这只无家可归的野狗碾压到跪下! 然后……就迎接嗜血的太初的血肉盛宴吧! 不看到你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不看到你被太初分尸,我怎能甘心! “滚!!”面对这一爪,徐阳逸凝聚全身灵力,猛然击出,紧接着,就是一片剧烈震动,虚空玻璃渣一样出现无数裂痕,他的身躯轰一声撞上九九玄黄阵,血液扑地喷了出来。 “桀桀……给本王死来!!”九尾蝎王放声大笑,脚在骨椅上一点,身躯长剑破空,直冲参天城而来。 太虚速度何其之快?刹那之间已经突入二十万米,周围无一合之将,徐阳逸甚至能看清对方坚硬的表皮上狰狞的暗纹。 瞳孔中那个死神的身影越来越大,他居然感觉时间都放缓,甚至看了一眼头顶。 法阵之外,数不尽的修士形成宝光的长河,密密麻麻却整齐有序,互相依靠,互为肩臂,却没有人往下看一眼,看到这个孤独的身影。 一个人的城门,十万人的天空,漠视与放弃。 就在此刻,一个声音突兀地响彻虚空。 “哎呀……看来你遇到麻烦了呢。” 紧接着,第二个声音响起:“本王说为什么要召唤我们,这就是你说的‘视察?’恕我直言哪,逸先生,你真的很欠缺诚意,也缺乏诚信。” “好大的一个坑啊……本王还真的几百年没人敢这么给我挖坑了呢。” 徐阳逸已经跌到谷底的心情猛然燃起,劫后余生的狂喜让胸腔拼命跳动,脸色都微微发红。 从未有过…… 从未有过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这是那种穷尽智慧都无法抵抗的毁灭,是超越他力量无数倍的灰飞烟灭,他虽然在全力拼搏,但心中也知道,这一次……太难了。 然而,人生之瑰丽,就是不知道奇迹何时发生。 太初群体愣了。 紧接着,前冲的太初畏畏缩缩,被那浩瀚无边的灵力惊吓的不敢上前,被那种和七界体系完全不同的魔气震撼地动弹不得。 城楼上所有修士也愣了。 邪恶,贪婪,充满杀意,却不是七界的生物!明显能感到格格不入。 它们就像一道天河,突兀出现,分割了参天城与太初。 五道身影,矮的三米高,高的起码三十米,笼罩在华贵的,或黑或百的斗篷下,魔气横空,扫荡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