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1章:杀通天(五) - 最强妖孽

第1411章:杀通天(五)

参天城,朱雀楼,宋吟风已经通过传送法阵回到了这里,以他的身份,自然可以进入总指挥室。 身后十道身影如影随形,穿过一道道人流密集的走廊,来到一间满是光幕的房间,尽头有一闪高大的门扉,正当他要进去的时候,忽然,“滴滴滴!”的声音响彻房间。 “这是……”他愣了愣,猛然抬起头,不敢相信地看向光幕。 这是参天城护山大阵前千米,灵气聚集超过四十亿的警报! 怎么可能? 起码上亿的修士出动,有防御阵法,有浮空飞舟,还有护山大阵加持,居然就被对方瞬间打破?进入千米警戒线?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立刻化作遁光冲了过来,一把掀开光幕前的修士,看着上方不停增长的灵力计数,简直都要疯了。 刚刚才心情好一点…… 那个下贱的杂碎应该已经死无全尸了,转眼就看到了这种景象! 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光幕上,一道红色的痕迹飞快飙升,九亿三千万的灵力充斥所有人的眼球,顿时,惊呼声不绝于耳。 “五王二后?!”“不!五王二后也不可能达到九亿!”“军团长腾格巴尔突破前,十亿三千万,那可是魔鬼一样的太初啊……这,这竟然会出现九亿三千万的太虚?”“难道太初出现了准军团长?” “五王二后等级的太虚?”宋吟风眼前一黑,心口都痛得痉挛,捂住胸口,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沙哑道:“立刻……给本公子调出相应画面……” “参天城城门告急,你们都是死的吗?!本公子怎么没有收到信息!?” 宋家二公子震怒,无人敢置喙,哪怕他们也是刚刚收到力量的波动,手指舞动下,光幕变换,顿时,城门口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刚看了一眼,宋吟风一口血都没有喷出来。 活着…… 那只蝼蚁还活着!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那个欲杀之而后快的身影,对方……居然毫发无损!竟然还有闲心靠在护山大阵上打坐? 怎么可能……怎会如此?枯生尊者留在那里,是吃干饭的吗?! 这个低贱的蚂蚁……挑衅宋家,承蒙宋家恩泽,要他死居然还不死!现在的徐阳逸就像一只顽强的蚂蚁,在宋吟风心中爬来爬去,啃出无数小孔,噬咬得酸痛难当。 一道道狂怒涌上心头,他赫然发现,自己刚才瞬间心情好都是假象。 一切从无变化。 不……或许变得更糟。 光幕上,一个恶魔一样的眼球身影撕裂天际,将太初层层逼退,仿佛……在保护着那个人类一样? 如果此人活下来了……而且还能操纵太虚……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在这次参天城中,一位五王二后,加上一位两亿五千万灵的尊圣强者……居然对方摇身一变,成为参天城之战顶级势力? 是谁将这个因素拦在外面? 冷汗一滴滴流了下来,他狠狠握着拳头,阴森开口:“这些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明显是魔物!操纵他们的也必定是罪不可恕的邪修!到底是谁将如此魔物引到七界?” “罪该万死!!” 咚!他猛地锤了一下虚空,道道蛛网纹裂开,然而,这一次诡异的没有人附和他。 是啊……这些东西看起来是魔物,但是……他们在攻击太初啊。 这个罪该万死,罪不可恕的名头……目前是有利于参天城的啊。 就连宋吟风身后的人都没有开口。 操之过急了……宋吟风狠狠咬了咬牙,拂袖走向后方大门,然而,脑海中已经一团乱麻。 和五王二后等级的召唤怪物站在一起,难道自己要讨好他? 高贵的传世家族,缔造七界的家族之一,去讨好一个蒙恩的低贱后辈? 但对方手中的力量,让他无比眼热。 “你怎么不死……”无人听到青筋乱跳的他一路上磨牙的私语:“你死了就一切结束了……怎么能不死?” “君要臣死,臣焉敢苟活!” 就在此刻,数声滴滴滴的声音突兀响起,狂怒中的宋吟风猛然回过头去,又有事,还有事!到底要发生多少不可预测的事! 不过他刚回头,脑海中就一片空白。 不只是他,现场所有修士,齐齐抬头,仰望光幕,全都微张着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一片死寂。 就在光幕之上,五条数据拼命跳动着。第一条,赫然是九亿三千万,第二条,九亿,第三条,八亿五千万,第四条,八亿一千万,第五条,八亿二千万。 五位五王二后! 脑海中只剩下空白。 过于剧烈的震撼,让宋吟风忘记了心中的感情,他有些呆滞地看向光幕,就在那里,五道身影同时炸开,没有一道力量在五王二后之下! 这五位太虚巅峰,冲入太初之中,仿佛食蚁兽舔食蚂蚁一样,数千太初被他们极快吞噬,在他们身后,是一片安全至极的空地,那个卑微的修士已经打坐完毕站了起来。还有天空上同样震撼的七界修士。 仿佛有所感应,徐阳逸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勾起一抹嗜血的嗤笑。 有仇报仇,以直报怨! 宋吟风看懂了,这是徐阳逸的直,他的直就是……直来直去,以眼还眼。 “你这个……”挑衅的耻辱感,心中剧痛同时用来,他刚说出这三个字,周围的修士顿时慌了。 “二少!!二少?”“二少您怎么了?”“拿丹药来!立刻!” 说出三个字以后,巨大的惊恐,无比的后悔同时冲上心头,宋吟风一声不吭晕了过去。 城门口的太虚同时爆发,恐怖的灵力已经无法遮掩了。 那可怕的灵气海浪一样冲向四面八方,参天城中,十一道眼睛同时睁开。 “好强!!”一栋连绵的宫殿中,沈沉央正闭目打坐,猛然针刺了一样惊醒,还不等外面的侍从询问,但见一道流光升入空中,黑白太极旋转,他浩瀚的灵气如渊如海。 白眉飘摇,他苍老的眼睛立刻看到了城门,毫不犹豫化为光华飞去。然而几乎就在同时,城中十道光华同时升起,瞬间天穹中异象满布。 有仙鹤齐鸣,有无根莲生,有百花飘摇……十一道身影互相看了看,微微点了点头,同时朝着那道城门飞去。 “十一位太虚大人全体出动?”下方的修士已经愣住了,随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那边……发生什么大事了么?” 他们的疑问,太虚根本听不到,听到了也不屑于解答,飞行途中,沈沉央发出一道神识:“五位五王二后,而且比五王二后更强!老夫没有感觉错?” “没有。”一位宫装女子脸色铁青:“不是灵气,就像另一片天域的法则,但是非常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 “是怎样抵达七界的?”“太初压境,又出现了这股势力,本王看……就算不老大圣都快坐不住了吧?” 无人回答,所有人都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朱雀楼最顶峰,那里,一股含蓄的灵气,如同空气,普通修士根本感觉不到,却含而不露,时刻笼罩参天城。 不动如山。 对比太虚们的心急火燎,城门口已经是震惊的海洋。 太初被打得节节败退,高高在上的副军团长无人敢擅自出手,九尾蝎王一声尖叫化作血雾,终于万蛇的囚笼中远遁出来,躲藏在太初深处。 不是不出手,而是宁愿忍下来,也要先知道这些怪物到底站在那一边,即便有一丝可能,他们也不想和五位五王二后为敌! 这是一场血肉的暴虐,足足半个小时,才听到那只贪婪的灰熊发出一个响亮的饱嗝。停止了对太初的蹂躏。 差不多的时候,其他四位亲王大公也停下了动作。邪眼之王触手从血肉模糊的太初尸骸中伸出,毒蛇还不停蠕动着,将一只只太初的身体吞入巨大的眼球。 它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这些东西……味道居然意外地不错。虽然长得太难看。” 徐阳逸差点笑了。 身为一个恶魔,你居然还有资格说别人长得不好看? 审美观呢? 尸山血海,现场针落可闻,五位太虚停止杀戮,魔气翻涌中恢复人形,齐齐朝着参天城飞来。 所有修士都愣了愣,不知道多少领队本能地喊出了“迎敌!!”却被身旁的人死死拉住。 开什么玩笑? 太初都不愿招惹,现在对方站在自己这边,自己去招惹这种怪物? 庞大的魔气吞食天地,轰然刮过人海,若台风过境,轰隆隆的巨响中,巨大的魔体让人感觉流星过境,不少胆小的修士甚至闭上了眼睛,无数人握紧手中法宝,对方但凡有所异动,只能殉道参天城。 然而…… 根本没有看一眼。 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中,五位五王二后理都没有理这些“毫无利用价值的低等生物,”直接飞到了城门下,这才按下遁光,化作人形。 所有七界修士都呆滞了,很多人这才发现,城门下居然还有一位……尊圣? 真的是尊圣? 怎么好像……和五位五王二后等级的太虚交情匪浅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