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拍卖大会(二) - 最强妖孽

第141章:拍卖大会(二)

“有请和那位尊贵的炼丹师直接对话人,刑天军团的徐阳逸团长。”齐宗凯做了个请的手势,现场的威压太大,他几乎不敢呆在这里。 半空中,十二道若隐若现的金丹威压,笼罩全场。下方,每一人都是华夏修行界的一把手,妖修轩辕家,南宫家,明家……人族妙清观,五台山,各大家族。然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台上,不肯放松一丝。 丹道,传说中,药效是现在丹液的数倍以上!修士是不能多用丹药,但是,正因为不能多用,才需要粒粒精华! 可以说,丹药一旦是真的,丹液,丹药胶囊两个行业,立刻会面临崩溃! 徐阳逸走上了台,今天,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雪白的衬衣,显得异常精干。慎重一拱手之后,朗声道:“晚辈徐阳逸,刑天军团团长,受人所托,特地拍卖丹药十粒……” “呵呵呵……”他还没有说完,半空中,一栋楼阁上,那个如同夜枭一般干巴巴的笑声再次响起:“小崽子……你够胆……” 现场,寂静无声。 每一个人,眼中都目光闪烁。 徐阳逸来到这里,他才是炼丹师的单方面联系人,只有他知道谁是炼丹师。或许……他自己就是炼丹师? 要知道这一切,要迎接丹液和丹药胶囊行业崩溃给修行界带来的巨大影响,最方便的就是直接抓住徐阳逸,问出所有的一切。 “现场有多少人想抓住他……”明家,一位老者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谁都以为他不会来,不敢来,然而,他还是来了……真不知是愚蠢还是别有依仗……” “确实够胆啊……”身边,一位妇女冷笑道:“可惜……胆大的人,都活不太长……” 他们不敢动,但是金丹老祖敢动! “一百七十年前……”干巴巴的声音再次响起:“一粒结金丹,助老夫登临金丹宝座,本真人甚至还记得那种独特的口感……入口即化,如同水中燃火……你可知,本真人百年如一日期待着第二颗丹药,却遍寻不得所获。” “想必,你站在这里,也做好了归于……”声音停了停,一道毫无掩饰的灵识扫视了一下其他楼阁,淡然笑道:“归于金丹真人座下的准备了吧。” 猫八二的气都不敢吐了,躲在角落看着台上的一举一动。 其他人,呼吸同样放轻,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每一道灵识都在捕捉着空中表面上一团和谐的十二道灵压。 谁都知道,这次拍卖会绝不会只是拍卖,炼丹师才是重中之重,金丹的态度,就代表着他们的态度!金丹敢抢,他们……未必不敢抢! 徐阳逸一言不发,心脏剧烈跳动。他早就知道这一次拍卖绝不简单。然而,开场明面上波澜不兴,水下暗潮汹涌的程度,还是在他预料之外。 比他预料地更猛烈! “这是在试探其他真人的态度……”他暗自咬了咬牙:“一旦其他真人不反对,这位老祖就敢当场出手将我拿下!” 实力! 这一刻,他心中对实力的坚定,更上一层楼。 如果,现在自己位列金丹,何至于拿出十颗练气期的丹药,还需要种种顾忌? 丹液? 毁了便是。 胶囊? 毁了便是! 无人说话,十二座楼阁,安安静静。干巴巴的声音停顿了三秒,冷笑一声:“如此,本座便先看看,这丹药是真是假。” 云淡风轻,然,刹那之间,毫无任何征兆,一只白骨组成的大手,铺天盖地一般出现在场中!根本没有练气修士还要运功,还要掐诀,仿佛这些完全被省略! 挥手即神通! 到达金丹的境界,翻江倒海,皆是一念之间,简单的一拍手,却堪比筑基前辈的大神通! “呵……”下方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动都不敢动。只见天空之中,无数黑气,从一道道骨缝里散发出来,甚至一些筑基中期,此刻已经捂着胸口,呼吸不畅! “轰!”就在巨手即将触碰到徐阳逸的一刹那,灰飞烟灭。 一颗蔚蓝色的,拳头大小的内丹,握在徐阳逸手中,死死看着天空。 狂风,夹杂着死寂的味道,如同一把把刀剑从他脸颊旁划过,他坚毅的脸上,刹那间出现数道血痕。 他的脸色,没有一丝动弹,只是死死握着内丹,仿佛黑夜中高举的火炬,一言不发地看着那栋漆黑的阁楼。 兔起鹘落,如果说,刚才现场是死寂,现在,直接变成了坟场。 “这,这是……”明家的老者,死死握着扶手,眼睛都有些发红:“碧波内丹……” 徐阳逸没有说话,而是一只手握着内丹,另一只手缓缓拉开了自己的西装。 “小辈……”“你好大胆!”“小友,不必如此!” 顿时,下方刚才如同死尸一般的筑基修士,刹那之间,几乎海潮一样齐齐站了起来! 徐阳逸的西装里,贴满了引爆符! 他仍旧一句话没说,但是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敢碰?咱们就来试试! 就算炸不死你们十二老祖,在场筑基修士也一个逃不了! 十二老祖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呵……”干巴巴的声音仿佛愣了愣,下一秒,化为一声冷笑:“本真人还从未见过不惜命的修士……今天倒还看到一个……” 不等下方的人松一口气,紧接着,没一个人都差点惊呼出声! “然,本真人偏偏不信,万人中出一的修士,会不惜命!” “昆山玉碎……”随着他平淡干瘪的声音,半空中,那栋黑色阁楼之前,一个足足十几米方圆的黑色漩涡,飞快旋转!几乎是刚看到组成,便立刻凝聚成形! 一朵朵绿油油的鬼火在周围若隐若现,无数厉鬼的叫声在其中彻响,如同半空中旋转的修罗地狱! “去。”干瘪声音仿佛做了一件最普通的事情,转瞬之间,随着“铮”的一声,黑色漩涡中,一柄骨头做成的戒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徐阳逸拍来! “呼呼呼!”现场,阴风肆虐!不知道多少人瞪圆了眼睛,金丹出手,仅限于记载,能现场观摩金丹出手的机会,少之又少! 然而,今日,一位并非记录在案的金丹,悍然对拿着一颗金丹妖丹的练气修士出手!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敢说话,现场的一切,变化太快,根本没有人有时间思考! “轰!”直面金丹威压的徐阳逸,如同处在风暴的中心!浑身衣物猎猎作响,一丝鲜血从嘴角泌了出来,然而,他的目光,却并未灰暗。 明亮,如同星辰。 这不是金丹全部威能! 这一瞬间,他福至心灵,自己拿着金丹妖丹,对方真要杀自己,必定是迅雷闪电般的一击,让自己动用引爆符的时间都没有。 这一击,足够让自己化为飞灰,然而,距离迅雷闪电,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他的目光,陡然看向另一座阁楼。 你……还在等什么! 我就不信,你能看着我死在这里! “刷!”就在同一时间,一位筑基修士,愕然看着自己脚下,忍不住惊呼出声:“我的……影子?” “嗖嗖嗖……”这一刹那,太多人发现了,现场,无数人的影子,如同受到了牵引一般,潮水一样朝着徐阳逸的方向飞奔过去! 速度,如电!丝毫不比天空中的骨尺慢上半分! 只是眨眼,现场所有人脚下,再无一个影子! “这是……”一位貌似中年的筑基修士,颤声道:“流光囚影……这是流光囚影!” “古松真人动手了!”“难以置信……两位金丹老祖硬碰硬!”“这,这,这简直只能在书本上看到啊!”“古松老祖莫非要保徐小友?”“是了……徐小友也是羽林卫中人!这位不具名的金丹老祖,是没给古松老祖面子啊!” “八方影动。”天空中,另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一栋橙色阁楼中发出,明明距离地面百米,却清晰传到了每个人耳中。 “轰!”骨尺在间不容发之间,拍到了徐阳逸面前,然而,就在同时,无数的影子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黑球,本来无形的影子刹那间化为实质,将徐阳逸完美地保护在了里面! 骨尺,化为灵气散去,黑球,同样化为灵力散去。 一招之下,平分秋色。 现场,依旧沉寂,只剩下所有人的心脏,强忍不住咚咚地狂跳。仿佛响动在耳边。 徐阳逸长长舒了口气。 那句话的威力,现在才开始显现! 那句话……带给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古松! 直面金丹,也只有金丹,才能保得下他! 这块馅饼太大,他一个练气修士,根本吃不下去! “这位道友。”橙色阁楼中,一句轻飘飘的声音响起:“当着本真人的面,对本真人手下的后辈下手。道友是否太过看不起本真人了?” “呵呵……”干瘪的声音干笑了两声:“本真人亦只是想看看丹药真假而已。”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如果刚才他抓走徐阳逸,现在,恐怕就不只是看看真假的问题了。 “如此便好。”古松真人的声音微微一笑:“本真人亦不希望有什么太过激烈的情况发生。本真人虽老,宝刀却未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