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问罪当斩!(一) - 最强妖孽

第1412章:问罪当斩!(一)

“逸。”灰熊亲王微笑道:“这个位面,有充足的食物,本王暂时还是满意。但是……” 它看了看脚下:“仅仅这一点,还不足以让我们出兵。” “是啊,它没有丰富的资源,而且本王感觉到了,这里……有独步坐镇。”奥术亲王也开口道。 “这些晚辈提前就说过了,至少,还有人力,不是么?”徐阳逸幽幽地看了一眼城楼,上方枯生尊者已然目光赤红,深深看了一眼,掉头疯狂逃走。 怎么不死…… 你怎么就不死呢! 这种情况还能龙出生天,而且将事态完全反转…… 巨大的恐惧,后怕,海潮一样席卷他的心,他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离开这里。 逃,逃得越远越好。 他读懂了这一眼中的情绪。 杀意无限。 恶魔太虚并未注意这一眼,圣炎余孽亲王嘶哑着开口:“那么……怎么才能看看这些‘苦工’的质量呢?” “很简单。”徐阳逸笑的比恶魔还恶魔,无视空中所有修士,看向高达千米参天城城墙,和前方漫无边际的护山大阵,幽幽道:“如果能把这片禁制轰出一个缺口,想必各位想看什么都会看的很清楚。” “哦?”奥术亲王微微抬了抬头:“我感到了一股独步的气息,不过……比起十八魔君来差的太远。但始终还是独步,你是想让我们送死?” 徐阳逸目光森寒,笑道:“各位远涉万里而来,我已经提前告诉各位前辈这里有独步,你们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吧?” “有是有。”千喉之王深深看了他一眼:“你用什么来回报我们呢?”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我晋级太虚,就是你们最好的情报,和一位太虚位面交易,这还不够?” 邪眼之王道:“你要什么?” “很简单。”徐阳逸深吸一口气,目光带着形同实质的杀意看向参天城:“我要个念头通达。” “可以。”灰熊亲王率先开了口,挥手之间,一块诡异的骨头飞入徐阳逸手中,奸笑道:“那我们就成人之美,各位,给他吧。” 没有反对,所有魔王纷纷拿出一块骨头,平凡无奇,徐阳逸仔细看了看,这是一块指骨。 “小心点。小家伙。”灰熊亲王笑的若有深意,和其他魔王一起退后数步:“这可是莫非斯托费勒斯大人蜕下的指骨,只要将灵力注入其中,就能发挥出大人隔空一击。并且神识停留二十个小时,就算力有不逮,也可以趁机传送回提拉冈底斯,让你在这座城横着走没有任何问题。” “想杀谁,就杀谁,别问对方愿不愿意。这就是恶魔的答案。” 徐阳逸微微抬了抬眉,很好,这些家伙看似是为自己着想,实际上并不想完全得罪这个不知名的位面,毕竟他们初来乍到。这份差事自然落到了自己头上。 但,他需要忌惮么? 他正需要这把刀。 狂风怒号,现场一片寂静,徐阳逸拉了拉被狂风吹得笔直的斗篷,缓缓走向前方。 坚实的步履在地面上沙沙作响。抬头看去,苍茫的城墙如同长城一样横陈面前,千米之高的银色之墙,数百米高的朱漆大门,上方龙飞凤舞的参天城三个大字,带着苍凉和古老的味道。 万籁俱寂,只余一道道愕然的目光,天上的修士眼睁睁看着徐阳逸飞了起来,眼睁睁看着他傲立于参天城前方,和这座巨城相比,他是那么的渺小,此刻却万众瞩目。 “他……这位大人要做什么?”一位元婴修士吞了口唾沫,猛地发觉声音如此之大,立刻低声问道,也不知道问谁。 “不知道……”所有修士都紧紧靠在一起,无声中退了半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有一种胆战心惊的预感。 太初暂时退兵,参天城安稳,然而寂静中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肃杀,就像恶魔的低语,让人心头发寒。 就在这种压抑的寂静中,徐阳逸缓缓抬起手,灵力注入五片骨骸,刹那之间,一片浩瀚的黑光绽放天穹。 无比的邪恶。 无比的深邃。 就像吞噬一切的黑洞,又似打开了地狱的深渊,黑光旋转着,交错着,随着一声闷响,五片骨骸腾空而起,每一块都绽放出玄奥的符箓,以他为圆心形成一个符箓的光环,最后朝着中央猛然一合。 斗篷轰然化为飞灰,露出他黑发飞扬的身影。黑光交汇成磅礴的旋涡,正对九九玄黄阵! 沙……沙…… 令人心颤的声音无风而起,虚空都在随着旋涡波动而震颤,甚至引起了护山大阵的涟漪波动。 “这……难道是……”一位元婴修士看了看对比参天城如同蚂蚁的徐阳逸,再看了看高大无比的参天城,倒抽了一口凉气:“不……不会吧……” 回答他们的,是一声惊天巨响,一股恐怖的魔气轰然从旋涡中打开! 一人,一城,黑色的死神喧嚣于参天城之外,退后数万米的太初,七位副军团长赫然站起。 “他疯了?”九尾蝎王大张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他不敢想象,一个人竟然对一座城发动了威慑! 而且,这是宋家的龙兴之地,参天城。 是有十几位太虚,一位独步坐镇的参天城! “不是吧……”“这个小子……真的要对参天城动手?”“他到底站哪边?能不能拉拢过来?” 七位副军团长全部站了起来,眼前的一切太过不可思议了,而更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所有参天城的修士。 黑色的光华照亮诸天,神秘而深邃,千米外直面黑色旋涡的护城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瞪得老大,黑光照射出坚固的巨盾和锋锐的灭仙弩,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徐阳逸胸口微微起伏,眼中毫无感情,手猛然一握,整个旋涡疯狂旋转起来。 杀! 轰!!!魔随杀念起,恶魔的深渊打开了毁灭的蓝图,城楼上刚赶到的数位尊圣愣了愣,随后猛然尖叫起来:“你们要做什么!!” 一位头发稀疏的阴尊猛然扒开护城军的洪流冲了出来,身体都在颤抖,声嘶力竭地高喊道:“住手!住手!!” 无人理会。 毁灭的光华冲天而起,数位阴尊惊恐地看着后方不停倒退的五位魔王,前方力量不断增强的魔气,再也顾不得矜持高喊道:“这位道友!你到底要做什么!这可是参天城的护山大阵!”“不能啊!九九玄黄阵一旦被攻破,愈合时间不短!你不能为了一己之私给太初可乘之机啊!” 所以,我要以德报怨吗? 那……何以报德!! 从到达七界之链,就被宋家背后捅刀子,自己在前面血战,背后就上演风波亭。到现在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在参天城前……这段恩怨终于到了爆发的顶点。徐阳逸嘴角扬起冷笑,随后目光一凛,全身灵气全部灌入旋涡之中,飞速旋转的旋涡终于达到了顶点,一股从未体验过的伟大魔气,瞬间降临虚空。 咚,咚咚咚! 没有任何反应,虚空中所有修士惊呼一声跪了一地。刚飞出参天城的尊圣半声惊呼掐死在喉咙里,石头一样坠落下去。 如果说太虚是绝对的强势,根本不能抵御,而在这股威压下,是抵御的念头都没有,只能膜拜。 大圣降临,众生俯首! “道祖在上……”一位尊圣跪在城楼上,五体投地,拼命抬起头颅,就像被虚空巨人死死卡住那样,发红的眼睛看着城外,颤声道:“这是……这是……超,超越太虚?!” 通电的感觉从脚底板通到天灵盖,所有修士颤抖地看着那个漆黑的旋涡,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来了……那是超越人想象的,无与伦比的绝大恐怖。 刷拉拉……黑潮旋转着,凝聚着,终于,一只银白色的眼睛从迷雾中悄然睁开。并不奇特,也不威武,它平静而安详地扫荡虚空,将一切收入瞳孔,明明是无比的祥和,所有人……每一个人,牙关都开始轻轻响了起来。 得得得……若死神的无形之手拂过头顶,只余恐怖的芬芳。 “就在刚才。”徐阳逸终于开口了,声音因为沸腾的杀意而沙哑:“我就在这扇门前。” “身后是无数太初,前方就是参天城。” “我希望开门,就打开一条裂缝,让我进去。” “本圣君修行至今近七百载,修为阳圣大圆满,灵力两亿七千万。斩杀太初无数,而就在这里……” 他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被拒绝了。” 他的声音是此地唯一的声音,任何人都听在耳中,天穹的修士颤抖中目光交接,眼中全是震惊。 两亿七千万……就算当年大圣都达不到这一步! 谁拒绝的? 谁拒绝这种人物入城? 谁敢自断一臂? 这样的尊圣守一门,除非太虚出动,此门稳如磐石。 城楼上,所有尊圣大张着嘴,眼中全是惊惶,他们有预感,要出大事了……而且是轰动七界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