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问罪当斩!(二) - 最强妖孽

第1413章:问罪当斩!(二)

“谁……捅了这个马蜂窝?”一位尊圣之前还是对徐阳逸满腔愤懑,这一句话却彻底打蒙了他。换位思考,如果他遇到这种事,就算满城都屠得下来。 和他同样想法的人并不少,数位尊圣在巨大的压力下交错眼色,眼底从惊恐,到怀疑,到最后的立场转换,谁惹的这个杀神谁去抗刀,这一击一旦真的落下来,不用想都知道有多恐怖。 徐阳逸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说着和自己不相关的事情:“这扇门就在面前,距离本圣君如此之近,却被拒绝了。” “我现在站在这里,只求一个念头通达。所以,我只有一个要求。” 他深吸一口气,舌绽春雷:“把枯生尊者,宋吟风两个王八蛋给本圣君押出来!!” 刷刷刷!话音落下,所有修士拼命抬起头,瞠目结舌地看向徐阳逸,根本无法掩饰脸上的震撼。下一秒,震惊的倒抽凉气之声响彻天穹。 “宋二公子?!是宋二公子做的?这……这不可能吧?他……要在参天城,这个宋家的龙兴之地面前,让宋家押出宋二公子?这……也太霸气了吧?” “你们有五分钟的考虑时间。”徐阳逸闻所未闻,灵力按而不发。然而无人敢忽视那个漆黑的旋涡。 “怎么可能!!”城门之上议事殿,这里同样因为磅礴的威压跪了一地,两位胸口佩戴四剑贯日家徽的修士猛然抬起头,再也无法按捺心中惊恐,高呼出声。 城楼上,一排排钢铁洪流一样的宋家低阶修士全部张大了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句话简直就像惊雷一样炸响人群,直炸的他们眼前发黑,宋二公子私自出动了掌宝使?而且还没有杀死?对方还回来了? 议事殿,一位元婴两眼一黑,顿时晕倒过去。 其余宋家修士,眼睛几乎失神地看着前方,忽然,一位元婴悲怆地以额触地:“二公子……您糊涂啊!!” “要么斩草除根!您怎么能惹上这种大敌!” “堂堂宋家,如今被一后辈参天城问罪,您罪孽深重啊!!” “哭有什么用!!”身旁的修士用尽全力抬起身子,额头青筋暴跳:“马上通报族老!咱们……咱们暂时拖住他!等待族老决定!” 根本不需要他们说,一只只传讯纸鹤早就飞向了参天城各处,无人可知的角落,一道道带着纠结,悔恨,怨毒,不甘的神识疯狂交错,那是宋家各大实权派,正咬牙切齿地飞快决议。 “万年不易的家族,还从未被人欺到这种地步!”一声如雷爆喝响起交错的神识网中,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咆哮道:“出动掌宝使!灭了这个卑微的修士!将他神魂俱灭!告诉所有人谁才是墟昆仑的老大!” “你疯了吗!二十多位掌宝使你以为能敌得过五位五王二后?!别人还有独步一击在手!这都是你们玉字脉的蠢货招惹出来的好事!” 另一个声音因为过度的愤怒都在颤抖:“好……好得很!几千年不发威,现在的后辈都敢剑指参天城!在我传世世家的门口逼着宋家交人!还是交下一代家主!在万众瞩目之下!谁给他的胆子?!” “老夫倒要看看,五分钟后他敢不敢动参天城一根毫毛!蠢货!你们以为他不敢动么?我告诉你们,敢!他一定敢!五分钟没答案,你们就看着护山法阵洞开吧!怎么?舍不得宋吟风?那你就舍得价值万亿灵玉的参天城?!谁敢用参天城冒险?站出来!” “该死……宋吟风这个蠢货!当初我是怎么选定他的!怎么会惹到这种恐怖的修士!他就没有事先打听一下对方的实力吗!愚蠢!这一举简直将宋家至于进退两难!他招惹人的时候难道就不能看看对象吗!他真的以为宋家是七界无所不能?!愚蠢至极!!”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另一个女子的声音磨牙道:“交,还是不交!只有五分钟!事关宋家的名声!争吵有何益处!” 一句话,瞬间无人回答。 交? 根本不可能,这已经不是扇脸了,而是把宋家的脸皮都刮了下来,宋家只要敢交,下一次他的评级绝对下跌,而且再也无脸说传世家族。 不交? 五大魔王压阵,独步的灵力按而不发,后方太初虎视眈眈,骑虎难下的是参天城! 对比起参天城的价值来,交人是最好的选择,然而……那可是亲自交出自己下一任家主啊!怎么做得出来! “够了。”就在此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四周所有的声音都安静了下去:“老夫……会亲自给他一个答复。” “现在,让门口的宋家修士拖住他,决不能让他对参天城动手。” 顿了顿,神识网中响起一片牙齿摩挲的咯咯声:“这个脸……宋家丢不起!” “无论如何保住参天城!” 护山大阵之外,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数分钟后,徐阳逸终于抬起了眼睛,所有人目光一亮,然而对方开口,却是将他们打入地狱的冰冷。 “十。” 只剩十秒了? 怎会如此之快! 四面八方所有人的心都狂跳起来,只剩十秒了……只有最后十秒!宋家的人呢?各脉家主呢?家老呢?太上长老呢?怎么一个不见? 十秒不应,他……他真的敢对参天城动手么?真的敢在历史上刻下这一笔么? 心脏乱跳,如同擂鼓,无数人呼吸急促,死死咬着牙看着这参天城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幕。浑身都在发汗。 “九。” “道,道友……”毫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位尊圣大圆满的阴尊终于忍不住了,拼尽全力抬起头,沙哑开口:“兹事体大……还请慢慢……” “兹事体大?”还未说完,徐阳逸冷笑的声音响彻天际,猛然拔高了声音:“本圣君就要死在阵前,数十万人眼睁睁的看着!那时候怎么不说兹事体大!” “宋吟风出动掌宝使,以私怨杀功臣,怎么不说兹事体大!” 他平静地看着参天城三个大字:“交,或者不交。” “八!” “七!” “六!” “大人!!”议事殿大门轰然打开,一个狼狈的元婴后期身影冲了出来,嘶哑着猛然一磕头,咚咚作响:“大人手下留情!晚辈宋家嫡系恒字脉家老!只要大人高抬贵手,宋家必定全力相报!” 徐阳逸顿了顿,毫无感情地开口:“五。” “四!” “大人!大人三思啊!!”这一次,数个人影顶着恐怖的压力爬了出来,拼命磕头道:“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定有的!宋家愿意以最大的诚意了结此事!” “三。” “大人停手啊!宋二公子不能死!他,他可是下一代家主啊!是啊!大人,您也在墟昆仑,日后大家守望相助,宋家绝对会严肃处理此事!大人,宋二公子死不得啊!大人三思!不可冲动啊!” 了结? 徐阳逸嗤笑,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二。” “大人!灵玉一百亿!!”一位宋家家老彻底疯了,谁都看得出来,对方是真的想干,真的要干! 他虫一样蠕动着,声嘶力竭地尖叫:“只要大人放过二公子一马!我等结草衔环相报!” “甲上顶级天材地宝一万斤!一座星穹主城!宋家负责修建!只要您指定位置!不会少于参天城百分之一!” 四面八方修士只感觉一片窒息。 宋家啊……高高在上的参天宋家啊……就算元婴出来也是鼻子比天高,现在竟然如同虫子一样乞求。不说后无来者,奔雷简直是前无古人。 “天……”一位元婴领队颤抖地闭上了眼睛,这种莫名的恐怖中,居然带着一种隐晦的憧憬,颤声道:“这种修士……简直闻所未闻……” “一。”徐阳逸毫无动摇地说完这个字,忽然笑了:“他死不得?” 涕泪横流的宋家家老抬起磕得红肿的额头,带着希翼的目光点了点头。 徐阳逸云淡风轻地说道:“那本圣君就死得?” 话音刚落,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魔气冲天而起,漩涡猛然拓展到三千米,一根白色的手指,携滔天魔气,缓缓从其中伸出。 手指上布满漆黑的符箓,明明只是一根手指,却仿佛面对一颗星辰,窒息的压迫力横扫百万米。凌空点下。 魔君一指。 就在此刻,九九玄黄阵尽头,天穹出现数百几不可见的黑点,人未到,声先到,惊恐无比的声音划破长空,甚至有的都破音了,疯狂朝着这里冲来。 “不可!!住手!!奔雷圣君,你要作甚?!奔雷道友!万事好商量!千万不要冲动!住手……住手!一切都好说!” 其中十一点光华最快,几乎是拼尽全力,身形在虚空拉扯出火焰的痕迹,遥遥领先,瞬息渡过万米。毫不掩饰自己的太虚灵力,为首一位宫装女子高呼一声,声传百里:“枯生带到!小友手下留情!” “滋……”天穹之上,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这场戏太大了,他们甚至不能思考,只能被动地接受,而现在……宋家居然服软了? 那个传世家族,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威逼之下选择妥协。 宋家怕了,这个万年不易的传世世家,在参天城遭受真正威胁的时候,真的怕了。 然而……仅仅怕就够了么? 如果害怕能解决问题,如果忏悔能换回罪孽,还要刑罚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