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问罪当斩!(三) - 最强妖孽

第1414章:问罪当斩!(三)

徐阳逸扫了一眼,枯生尊者双目赤红,丹田被废,这已经说明了宋家的态度,对方嘴被堵住,手被反绑,嘴里呜呜呜地叫着,苍老的脸上涕泪横流,看向他的眼中只有无边的怨毒,和……深切的绝望。 徐阳逸神色丝毫未变,神识传音:“宋吟风呢?” “小友莫急,一切慢慢讨论!此事是宋家失礼在前,双方只是误会,大家都是七界栋梁之才,切切不可冲动!”沈沉央赫然在十一人中,眼角跳的厉害,看着前方那个喷涌的旋涡,沙哑开口:“我等……必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话音未落,十一位太虚瞳孔骤然收缩。那根手指绽放万丈光芒,直冲九九玄黄阵而来! 商量? 今天不把你们宋家收拾得服服帖帖,就没得商量! 以为本圣君是在开玩笑? 以为本圣君不敢对参天城做什么? 那我就用事实告诉你们,这些……都是自以为! 轰!!! 天光绚烂,以手指落处,无数的符文瞬间断裂为符箓,海潮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崩溃。一圈巨大的符文冲击波,狂风怒扫虚空,瞬息万里,一圈圈光华的涟漪绽放,世界仿佛在这一秒都化为慢镜头。 无数的修士张着嘴,圆睁双眼,看着这恐怕一辈子都看不到的一幕。 一人力压传世家族,逼迫十一位太虚交人,万年不易的世家无人一人敢出声,并且……最后真的以七界修士之身,进攻了九九玄黄阵。 他们看到了,在极致的光芒中,后方七大副军团长震撼而起,死死盯着参天城,无数的太初蠢蠢欲动。 他们也看到了,璀璨而绚烂的光芒之海中,那个明明渺小,此刻却凌驾于整个参天城之上的身影。 他们还看到了,宫装女子手中一道绿光轰然爆发,刹那间化为一道青龙,呼啸而起,爪生层云,直扑旋涡而来。以她为首,沈沉央眼中一片血红,目呲欲裂,双袖鼓荡中,一声清啸,黑白两道光华若狂龙出海,紧跟青龙而去。 十一道流光照耀苍穹,一只宫灯飞出,化为朱雀嘶鸣,万米之内火海盈天。一支枯竹腾空,洒下万千青光,又有一剑飞仙,携剑光如潮……然而,这一切在这根手指下,都太过苍白。 于无声处听惊雷。 魔君一击,惊艳了整个苍穹。 这一刹那,一片恢弘的金光,从城门处荡漾整个参天城。 无一处不可见,无一处不可闻,即便相隔再远,每一位修士都惊讶地看着这道城门的方向,万众一致。 就在光华闪耀的刹那,城中无数的眼睛,无数宋家的府邸,无数的人影同时站起,难以置信,震撼莫名地看着天光盛开之处。 “他动手了?”一位胸口带着四剑贯日徽记的老者,颤抖的站在院落中,想升空而起却怎么都做不到,随后猛地半跪在地面上,嚎啕大哭:“他动手了……他真的动手了!宋祖,参天城受辱!晚辈愧对您老人家!” “他怎么敢……怎么敢!怎么敢在参天城动手!!”另一间府邸,一位锦袍大汉目光赤红地捧着头,面容都被拉扯地有些狰狞,双手没入黑发,眼睛发红,负伤野兽一样地怒吼道:“宋吟风……你这个蠢货!为宋家招惹这种大敌!让宋家在龙兴之地受这种侮辱!你万死难辞其咎!” 更多的宋家高层没有开口,只是呆滞地张开嘴,颤抖地看着天的边际。那一层层绚烂的光华仿佛照耀在他们心上,割得心中鲜血淋漓。 矗立数万年的参天城,带着宋家高高在上的威严,今日在万众瞩目下,被一位尊圣撕个粉碎。 这一记耳光太过响亮,以至于扇得他们没有回神,许久以后,一间华贵的府邸,一位妇女脱力一样缓缓跌坐下去,手抠着墙壁,许久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尖叫:“啊!!!” “该死……该死啊!!”“数万年的参天城!你怎么能真的动手……宋吟风!你这个不长眼睛的蠢货!!”“宋二……你居然……居然为宋家招惹这种大敌!!你死有余辜!”“天啊……我宋家十万年来何曾受过这种折辱!!你们……都该死!!” 无人看到,城中心,朱雀楼,三十三层,同样在光华绽放的刹那,一个头发花白的身影猛然站起,随后脱力一样瘫软了下去。 白袍玉带,头顶紫金冠,赫然是宋吟风。 然而,此刻他脸上只有一片惶恐和后怕,如同受惊的猫,头发都因为过度的惊惧而半白。 短短的一个小时,从天堂到地狱,此刻他心中只有一种荒诞的感觉。 怎么可能…… 这是梦吗……这是噩梦吗?一定是吧…… 目光所及,天的尽头光芒璀璨,无数的符箓飞逝,牢不可破的参天城大阵正在一点点瓦解。下方每个修士的脸上都带着震撼,臣服于这滔天伟力之下。 这些画面,在他心中组成了无尽的恐惧。 那个低贱的修士,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本以为摸到的是蚂蚁,没想到翻身就是恐龙,这种变化让他无法接受。高高在上的传世家族,这一刻显得无比苍白,被一个低贱的蚂蚁踩在脸上,于亿万人前要挟交出下一代家主,宋家各大高层却没有一点点反应。 对于一个拿出五位五王二后力量的尊圣,对一个此刻手握独步之力的尊圣,他们不敢有反应,也不能有反应。 他感觉自己是如此孤独,平时的呼风唤雨如同假的一样,浑身冷汗不停冒出,脚都站不稳。 会答应么…… 参天城会答应交出自己么? 不会吧……自己可是宋家下一任家主,参天城遍地亲信。 可……现在这些亲信有一个人为自己说话么? 没有,一个都没有…… 这层豪华的楼层,现在形单影只,甚至服侍的修士都在悄悄躲开自己,任凭自己瘫坐在椅子上。 该死……该死! 忽然,一声叹息在角落响起,眼神已经没有神采的宋吟风针扎了一样跳起来,看向虚空:“爷爷……是爷爷吗?” “您……您是来救我的吗?” 他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彩:“一定是的……对吗?您……不会把我交出去的,对不对?” 没有回答,数秒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参天城,宋家龙兴之地。” 宋吟风出神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爷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八万年前,此城建成,历经数万年而不倒,防线步步稳固,如今价值何止万亿。” “你觉得,你值一万亿灵玉么?” 宋吟风浑身一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嘶声道:“爷爷!您不能这么做!我可是您最疼爱的孙子啊!我……我天赋绝佳!宋家在我的带领下一定能更上层楼!您……求族老们再给我一个机会啊!” 声音幽幽叹了口气:“吟风,你太让我失望了。” “遇到这种对手,要么斩草除根,要么一击毙命,要么根本不要沾染。你一样都没有做到,而且错估了对方的实力。让宋家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现在这个难堪的局面,骑虎难下,你当负全责。” “若你是家主,这就是一个让家族走向灭亡的决定。” “是我看错你了。” “爷爷!”宋吟风猛地磕了个头:“我……” 然而,不等他说完,苍老的声音坚定了起来:“作为家族,没有人不能为家族牺牲,不过今天轮到你了而已,也算是为家族付出代价。” “安心去吧。” 宋吟风跪在地上,这句话如同五雷轰顶,他满脸难以置信,身体微微颤抖地抬起头来,微张着嘴,脸色因为震惊而苍白,神经质地摇着头。 “不……不!不!!”他赤红着眼睛站了起来,如同将死的困兽,再也顾不得什么,拼命嘶吼起来:“你们不能这么做!!这两百多年来我坐镇参天城,没有功劳也有苦苦劳!我……我可是宋家下一任道子!你们不能牺牲我!” 苍老的声音没有开口,巨大的恐惧死死拽紧了他的心,生死存亡的危机下,他拼命爬了两步,再也米有平日高高在上的模样,哽咽地哭嚎道:“爷爷!爷爷!您救救我!您知道的!孙儿不是有意的!孙儿不知道啊!” “他是魔鬼……对!他一定是魔鬼!是异位面的间谍!他是奔着毁灭七界而来!杀了他一切都能清楚!” “几百年来孙儿为宋家鞍前马后,天资卓绝,你们不能啊!!” 哭嚎道了最后,已经成为尖叫,而这个尖叫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下完全破音。偌大的三十三层,只剩他凄厉如鬼哭的乞求回荡在这里。 虚空中缓缓伸出一只手,抚摸在他的头顶,宋吟风刚刚脸色一缓,对方就声音冰寒地开口:“另外,我还要告诉你,家族不会为你复仇。对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家族的范畴,因为你的错误决定,我们反而要提防对方复仇,全力结交。” 宋吟风微张着嘴,涕泪横流的脸上,肌肉微微颤抖,不敢相信地看向虚空。 弃子。 这个从未出现过的词语飞快霸占了他的脑海,而且……连复仇都做不到!他只能带着无比的怨毒下地狱,永不超生。 “不……” 话音未落,一道白光闪烁空中,他的人头冲天而起,血流满地。 “不过,我可以给你不死在他手中的权利。” “毕竟让宋家名义上的下一任家主在龙兴之地被斩首示众,也太难看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