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问罪当斩!(四) - 最强妖孽

第1415章:问罪当斩!(四)

城门口,景色宛若灭世,又仿佛新世界的诞生。 美轮美奂中夹杂着令人心颤的毁灭,所有太虚齐齐一声闷哼,爆退数千米。其他低阶修士全部在灭世一般的景象中匍匐在地,那是出于本能的敬畏。 光华越来越盛,就在此刻,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响彻虚空:“道友,过了。” 刷……一株青翠的不老松,完全由灵光构成,仿佛飘摇了星,掩落了月,从朱雀楼顶瞬间布满天际,青翠接天,碧叶飘摇,洒落漫天星辉的树冠轻轻一托。那根肆无忌惮的手指终于停顿了下来。 现场压力一轻,下方不少低阶修士脸上已经露出了狂喜之色。 不老大圣亲自出手! 然而,他们没有看到,空中太虚和尊圣的脸上已经一片冰寒。 只是出手…… 面对能撕裂九九玄黄阵的大圣隔空一击,相距千万里,自己敬若神明的不老大圣竟然没有反击? 这是自认技不如人。 “小友住手。”不老大圣的声音再次响起,徐阳逸终于停止了灌注灵力,但没有回答。 “事情的经过本圣已然了解了。奔雷……本圣对你有些印象。而就在刚才,宋家也做出了决定。” 宋家做出决定了? 这片天穹都安静了下来,一道道目光带着炽热的心跳不停在徐阳逸和参天城之间变换。不老大圣亲自出面,是说和的吧?一定是吧……毕竟这里是参天城,那人是宋家少主……就连远处的太初军团都饶有兴趣地看着这足以铭刻进历史的一幕。 朱雀楼上沉默了下去,数秒后再次开口:“宋吟风因私心出手,一路追杀小友至此,又在一门之隔拒小友于城外,无心无德,罪在不赦。” 狂风卷过城头龙旗,不老大圣的声音很平静:“所以,宋家现任家主已经下令……” “斩宋家逆徒宋吟风于朱雀楼!所有牵涉者,定斩不饶!!” 声如黄钟大吕,通达四野,传遍整个参天城。 这一秒,参天城是死寂的。 无数修士大张着嘴,倒抽了一口凉气,满眼金星,这句话每个字他们都懂,但连在一起简直如同火星撞地球,撞得他们脑海一片空白。 下一秒,一片低声的倒抽凉气声响起,然后是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不到三秒,整个参天城都形成了一片浩瀚的海洋,席卷诸天! “怎么会……宋家……宋家服软了!?”“不,不是大圣是说和的吗?为什么第一句话就是金口玉律的盖棺定论?”“天啊……参天城前,宋家对单身修士低头……数万年来从未有过这一幕!”“于龙兴之地斩下一任家主……我的天……这……这太可怕了!” 这和他们猜测的完全不同! “道祖在上……”一位元婴修士浑身一抖,嘶哑着喃喃道:“真的出大事了……” 身边的修士大张着嘴,两眼无神,心中惊涛骇浪:“这可是宋家啊……高高在上的宋家啊!这……这简直七界建立以来都从未有过!” 无数待在府邸之中的宋家高层脸色铁青,死死咬住嘴唇,才忍住没有发狂冲出去的欲望。 形势比人强。 从未低头的宋家,如今只能龟缩在自己的范围,悄悄舔舐伤口,面对这耻辱的一幕掩耳盗铃。 外面一片片的“宋家”“宋吟风”“奔雷”的字眼,如同针一样扎着他们的神经,开始还是海潮,现在已经化为了海啸!宋家之名再一次响彻参天城,却是以这种耻辱的方式!他们想发狂,想咆哮,想冲出去拼个你死我活,却根本做不到,只能咬牙切齿地在府邸中痛苦挣扎。 就在此刻,城楼上一个小型传送法阵忽然绽放万点金光,数秒后,一个满头白发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同样的四剑贯日家徽,一袭黑袍,现场几乎没有人认得他,但是被反绑住的枯生尊者看到老者的一瞬间,猛地挣扎了起来,呜呜呜鸣叫不止,眼中露出溺水的人看到浮木一般的神色。 然而,对方的目光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一丝停留。 老者手中提着一个不小的盒子,声音很平静:“奔雷道友,初次见面,却想不到是这种情况,实在是让人遗憾。” 徐阳逸终于抬了抬眉:“道友是?” 沸腾全城的喧嚣,这一刻城门口完全安静下来,他就像万众瞩目的明星,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带着诡异的魔力。引动万千光芒。 老者脸上带着一抹微笑:“老夫荣膺宋家本代家主已经数百年,深居简出,道友不曾听说也是正常。 刚平静的现场,又一次响起无比感慨的惊呼,定论了这件事还不算,宋家当代家主都亲自出面? 老者闻所未闻,脸上神色丝毫不变:“此事,是宋吟风做得不对,宋家已经对他做出严惩,老夫实在不知详情,相关人等一律处置。日后,还希望和道友守望相助。” “当然。”徐阳逸点了点头,宋家不来招惹他,他自然也不会招惹对方。对方要的也是这个答复,隐晦询问,他也给对方明确的答案。 别来惹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此事揭过。 “很好。”老者无声舒了一口气,手中木盒一扬:“宋吟风人头在此。” 咚……木盒如流星,直直落于徐阳逸面前。 他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周围无数道目光,刷刷刷直直看了过来。看着他的手缓缓掀开木盒,看着里面宋吟风死不瞑目的人头,一片如同低沉海啸的“呵……”无名感慨,潮起潮落。 无法表达他们想在的心情。 宋二公子……几个小时前的参天城大帅,下一任宋家家主,那个鲜衣怒马的天才修士,就这么……活活被逼死了? 真的死了? 宋家……真的在参天城前,斩杀了宋二公子,壮士断腕,舍弃下一任家主,平息奔雷圣君的雷霆怒火? 各种复杂的情绪交集,最后,竟然萌生出一种诡异的憧憬之感。 但凡修士,谁不羡慕五王二后的一言九鼎?谁不羡慕两位大圣的一言可为天下法? 然而梦想只是梦想,甚至他们都没有想过实现这一幕的画面。但今天,在这里,在参天城城楼前,当这一幕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出现在别的修士身上时。这才若白日晨风,吹醒了他们心中画面的迷雾。 原来……今日的隐忍,苦修,不过是为了他日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现实与梦想的组合是如此清晰,如此狂野,大部分下四境的修士,都默默低下了头,心脏跳得厉害,偷偷用灼热的目光将这道身影铭刻心中,永不忘记。 徐阳逸没有管这些目光,他只是平静地看着盒中人头,那双眼睛正直勾勾看着徐阳逸,仿佛要将他的灵魂一起拉入地狱。明明是个死人,却能看出不甘,怨毒等种种神色。 不甘于自己未来辉煌的前程被斩落尘埃? 怨毒于一个乙级宗门的修士居然能逼得宋家弃车保帅? 现在已无人可知。 “在你对我动手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今日?”许久之后,徐阳逸平静开口,手中灵气轰然爆发,大名鼎鼎的宋二公子,最后的残骸轰然化为飞灰。 随后,他看向了跪在大门前,反绑双手,双目赤红的枯生尊者。 于万众瞩目之下缓缓走近,坚实的步履声成为此地唯一的声音,他在地上走,天上处于他头顶的修士海却自动让开了一条路,仿佛摩西的分水杖,万修朝圣。 刷……走到城门口,他缓缓从储物戒中拉出一把剑,秋水萦绕,映射出他平静如湖的表情。 他淡淡道:“后悔了么?” “唔!呜呜!!”枯生尊者目光如同要吃人,死死瞪着他,仿佛要冲上来咬破他的喉咙。挣扎之间,猛然挣脱了口中布条,他疯了一样尖叫起来:“奔雷!!你不得好死!!你居然敢对宋家动手!我在下面等着你!” 徐阳逸根本没有理他,左手轻轻擦拭着剑身,任凭枯生尊者疯狂而绝望的叫声划过空间,撕心裂肺。 看到他的神色,枯生尊者彻底疯狂了,他大张着嘴,涕泪横流,蛇一样蠕动在地上,泣血尖叫:“苍天呐……你怎么就不开眼啊!怎能留着这种恶魔在七界!玉儿……你死的好冤啊!苍天有眼,劈死这个杂碎吧!!” 狂风带走了他的哀嚎,扑朔了太多的人的目光。平时高高在上的尊圣,此刻如同野狗一样跪在参天城前哀嚎不已,宋家的修士跪在宋家的龙兴之地前,等着一个外姓阳圣的处决。 “表演完了吗?”徐阳逸轻轻吹了口剑身,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杀意,剑身嗡鸣作响,随即反手一剑,白光闪耀,染上万点桃花。 “那就去死吧。” 刷!血迹冲天而起,无头尸体痉挛了好几下,扑通一声砸倒在参天城巨大的城楼底,留下一个不起眼的红点。 一剑落下,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冲上心头,如拨云见日,念头通达。他缓缓看向四周,城楼上,天穹里,无一位修士敢和他目光相对。 一人的气势,压过了千万人。 “别来惹我。”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冰冷,仿佛是对枯生尊者开口,却如同黄钟大吕,响起在所有人的心中。 不会的……所有修士额头都冒出冷汗,从今天开始,奔雷之名将响彻七界,没有人敢,也没有人愿意去招惹这尊杀神。 否则,今日的宋家,就是他们明日的结果!

下一篇   第1416章:各有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