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章: 棋逢对手 - 最强妖孽

第1420章: 棋逢对手

眼中一片剧痛,他摸了摸,居然满手血痕,暗暗咬着牙看向四周,却没有丝毫变化。 不应该……如此恐怖的宇宙盛景,参天城现在已经能感应到了……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着远处,忽然眼角猛地一跳。 如果不看天空,看四野,围绕着参天城不知道数万米外,一圈细微到极致,甚至不知道根本发现不了的波澜,正在缓缓凝聚。 那不是波澜。 那是……云层,星云,行星带,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召唤,以参天城为中心,形成一个磅礴无比边,甚至比地球大了数倍的宇宙黑洞! 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时间不多了。”他深呼吸一口,脑海中剧痛刚刚好了一点,就在此刻,忽然感觉身后一道劲风,直冲脊背而来。 “找死?”对方仿佛也是刚刚赶到,毫不犹豫就出了手。他冷哼一声,反手一拳,双方的拳风在空中激荡出片片涟漪,徐阳逸目光一缩,爆退百米,地面上随时纷飞,竟然被拉出一道道痕迹。 然而,对面并没有人! 不……不是没人,他猛然一回头,一道鬼魅一样的身影已经出现身后,斗篷一掀,黑潮卷动之下,刷拉拉一爪直抓他的心肺。 好强!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这个斗篷中的修士……实力在两亿五千万灵以上!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 七界怎么可能有这种修士? 他脑海有些发蒙,就算神孽堕天使,也不过两亿出头,这样在提拉冈底斯都雄霸深渊榜单数万年,七界怎么可能? 想归想,身体本能却立刻反应,身形一扭,就在他身体的原来位置,虚空陡然绽放道道蛛网纹,随后数百米的空间轰然破碎! 与此同时,他一扭腰,肌肉绷紧,一拳挥出。 轰!!虚空颤抖,威势丝毫不亚于对方,然而对方身形根本看不到变动,居然诡异地消失在虚空中。 徐阳逸难以置信地抿了抿嘴,那不是消失……那是极速!对方的身形极速运动,没有任何蓄势超越音速!自己都不是次次能达到这个地步,而对方举重若轻,好像家常便饭。 下一秒,身体周围,四面八方,杀机如山似海,这一秒内对方不知道抓住了多少爪,空中满是音爆之声,居然次次以肉体超越音速! “滚!!”徐阳逸一声怒吼,双拳似狂龙出海,迎接漫天爪风,刹那之间,这片虚空轰然炸裂,双方两亿五千万以上的灵气全面爆发,方圆千米之内瞬间化为飞灰! 刷刷刷……黑暗中,一只只眼睛睁开。愕然对视。 “好强的灵力,这是……有人和奔雷动手?!”十二星相的房间,黑面君倒抽一口凉气,就算他也知道,十二星相是强,但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就算此刻星相齐聚,也没有想过去找对方一分麻烦。 现在……居然有人和奔雷动手?而且……引得双方灵力全面炸开? 这是棋逢对手的人! 不用多思考,十二道身影刹那间消失房间,紧接着出现在了房顶之上,灵气隐匿角落,不动声色地看着不远的方向。 就在同时,角落中一片灵光晦涩闪现,一片云雾好像白云一样轻轻出现,紧接着,五个带着银色面具,一身华贵灰色长袍的修士,已然出现其上。 “连云山五魔……”献果翁斗篷黑纱下轻轻舔了舔嘴唇:“五位半步太虚,灵力一亿两千万左右,真要排入尊圣榜,又是前十的存在。” 同一时间,连云山五魔也敏锐地感觉到了这边的目光,双方目光相对,都是精光一闪,谁也没有说什么,立刻看向场中。 又是三道青莲在不起眼的地方绽放,三位面容阴沉的老者走了出来,再一道玄黄光芒闪烁虚空,一位浑身横肉,赤裸着上半身满是刀疤,一脸钢须的大汉迈步走出。随着一声轻轻鹤鸣,白鹤升天,一位干瘦如柴,带着木头面具的女道士已经脚踏虚空。 一个又一个,不多时,这里居然汇聚了五十多人!他们的灵气不约而同形成一道封锁线,将外面如山如海的修士全部拦住。 一位年轻修士好奇地想要进去,旁边一位元婴马上拉住了他:“找死吗!” 他低声道:“也不看看这是谁……张屠夫,九华三老,连云山五魔,十二星相,不遮老鬼,无底洞虚阴和尚……这哪一个不是七界声名赫赫的通缉犯?有的人在五王二后通缉下都活了几百年!” “你就算不认识,也听过他们的名字吧!” 年轻修士张大了嘴,只有入气没有出气,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么多魔头忽然出现在参天城,真的是响应宋家号召?里面发生了什么事?需要他们拦截其他修士? 只能感觉到里面灵光暴起,属于尊圣等级的灵气每分每秒都在炸裂,虚空嗡鸣作响,心痒难耐。 圈内,徐阳逸和那个不知名的修士已经火力全开,四面八方只剩下漆黑的黑洞,两人的身影都完全看不见,然而,灵气的光环时时刻刻虚空绽放,两道身影稍触即离,快到不可思议! 毫无花俏的拳脚对碰,双方都是阳圣,蛛网纹布满大地,普通禁制根本拦不住这两位怪兽。好比十级狂风的冲击波时时刻刻扫荡方圆数千米,也若非是这些尊圣顶尖的老怪物围观,换了实力稍微弱一点的修士,现在全都被吹飞不知多远。 轰!!一声巨响,一个沙哑的哼声,一道黑色的身影倒翻出来,空中一个转身,猫一样灵巧地四肢着地,随后背弓了起来,被狂暴的冲击波震出数百米,地面上留下十道数米深的沟壑。 虚空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开始愈合。有光芒投入,所有人这才看到,徐阳逸上半身衣服几乎全都成了烂布条,浑身光芒闪烁,成为一个西方重甲骑士的模样,左手刀,右手盾,足足三四米高,从里面轰然踏出。 每一步,都荡起可怕的冲击波,蔓延百米,大地哀嚎,仿佛踏在周围修士的心上。 “好强……”钢须屠夫目光火热,舔着嘴唇:“这他妈……简直非人……” “盛名之下无虚士啊……”木头脸道姑寒声道:“在场数十人,就算十个人一起上,恐怕都会被对方斩灭。” 她看了一眼四周,心中一动,如果这么多人,倒是可以…… 九华三老眯着眼睛:“没有神通对撞的痕迹,完全是拳拳到肉,对灵力,肉体的操控,阳圣最原始也是最正宗的打法,灵力控制入微,周围损伤范围没有超过一千五百米,灵力也不外泄,这两人……全都走到了尊圣最顶尖。” “甚至……”他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如同爆发猎豹一样的斗篷修士:“他……恐怕比奔雷还要强一丝……这次大争之世竟然有此等人加入?七界怎么从未听说过?” 徐阳逸根本没有管周围的惊叹,他的目光已经完全汇聚到对方身上,左手变化,从手腕两侧打开,形成一把白骨大弓,右手臂骨伸出,成为一只白骨之箭,死死瞄准对方:“你是谁?” “为什么……你用的是魔气?” “七界养不出你这样的修士,就算在提拉冈底斯,你也不可能籍籍无名。你到底是谁?神话造物?” 没有回答,只有一声沙哑的干笑,随后,无穷无尽的魔气冲天而起! 这些魔气是灰白色,当他完全放出魔气,不隐藏于体内之后,徐阳逸目光更加凝重。 他应该见过这个恶魔的魔气…… 但是……想不起。 明明有印象,却像印象被完全抹消,怎么都找不出关于对方的痕迹。 就在此刻,那喧嚣的魔气忽然一压,徐阳逸目光一凝,他感觉到了,刚才有一道磅礴无比的意识扫过这里。 娲皇一眼。 这个不知名的恶魔魔气迅速收敛,然而就在此刻,他的身形再次消失,速度远超之前。 好快! 徐阳逸眼睛居然跟不上对方的速度,吞噬符箓习惯性的密布全身,只要对方敢碰自己,势必被吞噬。紧接着,他就感觉对方身影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头都还没有回过去,一爪猛然抓向他的背心。他正要运转灵气,忽然愣住了。 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这一爪……仿佛藏于空气,无迹可寻! 空气没有实质,却恒古永存,这一爪也是一样,快到无踪,慢到永存,极其的矛盾,搅乱了周围天地。 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攻击。这种攻击完全超越尊圣的理解! 刷!快若闪电,这一爪直接抓到了他背上,护体灵气跟纸糊的没有区别,就在触碰吞噬符箓的瞬间,对方黑袍轰然扬起,若乌鸦展翅,一幕极其恐怖的画面展现在众人眼前。 “呵……”“这是……掌握了规则?”“不是太虚才能掌握规则吗?这到底是谁?!”“大圣弟子?大圣弟子也不可能!” 周围的修士齐齐惊呼一声站起,就在他们面前,徐阳逸的背部完全透明,内部构造清晰出现,对方的手化为一种灵气萦绕的线条,直接抓住了徐阳逸的心脏。 而在他身后,黑袍修士背上,两只星辰构成的羽翼,没有丝毫邪恶,方圆数十米,已经大天使降临一样轰然扬起。 星光魔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