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最胖的旅客(三) - 最强妖孽

第1423章: 最胖的旅客(三)

他不关心参天城的存亡,然而……身外身顷刻将至,他不想事态更加恶劣。 目光如刀,冰冷地扫过现场,这种新物种太过难找,就算视网膜也只能感应到,不能确切定位。 不过能确定一点。 有一只虫洞太初,就在他周围。 灵光怒号,神通炸裂,璀璨的光潮之中,他忽然笑了笑。 很平静。 平静到肃杀,肃杀中带着无边的嗜血,仿佛从地狱中站起的魔王。 “什么仙体暂且不论,不过……”目光扫过周围的惊天爆炸,声如寒冰:“有一个游戏,我想他们一定喜欢。” “这个游戏,名为‘生存。’” 爆炸之外,灵光泄地,神通飞天,灯,剑,斧,刀……一件件外面眼红耳热的灵宝幻化出宝相虚影盘坐虚空,数十位七界顶尖尊圣飞快结印,一片片光华,一道道异象吞日冲宵,弑星掩月,没有任何人敢放松一丝一毫。 剧烈的爆炸声振聋发聩,足足十几分钟,这种疯狂而不计后果的爆发才终于停了下来。 “呵……”九华三老满头大汗,喘息着放下手,手中风一样颤抖,脸上却带着兴奋之色,死死盯着逐渐散开的灵光潮,沙哑着喘了口气:“如此密集的轰炸,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吧……就看大好头颅谁能拿走,呵呵……” 恐怖的灵气风暴甚至形成滔天大雾,此刻大雾若隐若现,空间中只余急促的呼吸和暴虐的灵力。数十位修士目光微微发红,两亿五千万灵的修士死在自己手中……屠戮一位绝代天骄的快感,让他们得到了扭曲的满足。 “也是讽刺。”半张脸的女子恨极了徐阳逸,神识一扫,灵气将这方天域完全改变,什么都感受不到。她冷哼一声率先飞了过去。 不看到那个断了自己王后之路的修士死干净,她怎能咽的下心中怨毒? “半个时辰前在参天城城楼大发神威,转眼就便宜了我们。螳螂捕蝉,焉知黄雀在……”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如何?”连云山五魔胸口拉风箱一样喘息,灵力宣泄一空的滋味绝对不好受,不过……值得。 现在他们急于听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对于半张脸的女修戛然而止非常不满。 然而,没有回答。 整个空间安静如死,三秒后,一阵诡异的“得得得”的细微声音在云雾深处响起,所有人目光交错,目光一片茫然。 这是什么声音? “装神弄鬼!”张屠夫冷哼一声,拼命一吸,顿时,那些白雾百川入海一样被吞了进去,随着云雾越来越少,其中景象越来越清晰。很快,他们看到了一个朦胧的人影。 “仙子为何不说话?”连云山五魔其中一位皱眉踏前一步:“怎么?奔雷已经尸骨无存?” 然而,还是没有声音。 所有人终于感觉有点不对了,张屠夫目光闪烁,全力吸了一口气,终于能看清一点点,然而就是这一眼,让他倒抽一口凉气,嘴唇发干地爆退千米,而其他修士同样一声惊呼,顷刻散落四面八方,见鬼了一样看着爆炸中心。 “怎么……可能?!”木脸道姑惊魂未定地坐在仙鹤上,一身冷汗:“怎么会这样?这……这根本不现实!” “他怎么做到的?”十二星相,四灵首微张着嘴,震撼地看着中心,只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 就在那里,半张脸女修跪在地上,丰满的身躯好像瑟缩了无数倍,五体投地,那得得得的声音,赫然是对方因为巨大的恐惧,上下齿不受控制地颤抖而响起的。 就在女修头顶,有一只手。 一只普通的手。 一只男人的手。 宽大的指节,手指修长,正轻轻抓着对方的头颅。 俊朗而带有野性的面容,一袭黑袍,就连衣服都没有半分破碎,头发笔直工整,神色淡漠中带着足以让人血液凝固的杀意。他冷冷看了一圈四周,忽然开口道:“是不是很意外?” 奔雷!! “你……你居然没死?!”九华三老愣了两秒之后,声嘶力竭地尖叫出来。 无法接受。 明明看到了,明明眼睛告诉他们这是真的,神智却根本无法接受! 五十多位顶尖尊圣啊……对方别说死,伤都没有!不……衣角都没有乱半分! “饶,饶,饶,饶命……”就在此刻,狗一样趴在地上,背心湿透的女修绝望的抬起头来:“本宫修行不易……我阴阳仙子发下道心大誓!从今日开始,本宫一切以道友为尊!一切听凭道友差遣!可以为奴为婢!只求……” 哗啦! 还未说完,徐阳逸脸色不变地捏碎了她的头颅。 血从指缝中滴下,对方西瓜一样炸开的头,他看都没看一眼,目光似乎能穿透人心,一个个尊圣扫了过去,可惜,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谁是太初。 不过,没关系。 杀光了不就好了么? 死寂。 其他修士根本不知道他的想法,只能感觉透体生寒。九华三老愕然张着嘴,看着云雾中心那个睥睨众生的身影。张屠夫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眼角都在颤抖,他们的脚步毫无意识地后退着,轻轻呵着气。这种死寂是如此的沉重,他们从中闻到了血的疯狂,杀意的暴虐。 人群中,无人看到的地方,一双眼睛悄然眯了起来。他身边的人也没有发现,这个枯瘦身影宽大的衣服下,身体皮肤下如同布满了小虫,疯狂蠕动。 鲜血从徐阳逸指缝间低落,他终于带着满手血腥转过了身来,黑发乱舞,衣袂翻飞,满含杀戮的灵气缓缓升起。 轰隆隆……虚空都在两亿七千万灵的压迫下震东不已,他深吸一口气,灵气轰然爆发!万丈黑光中,殖入装甲已经同时化为完全攻击形态。双手成为两把剑,浑身轻盈铠甲,恶魔展翼,目光微不可查地扫了一眼最近的一位跛脚阴尊。他的身形骤然消失。 杀! 无需多言,不管是藏在人群中的太初,还是敢对自己动手的人,今日不杀个天翻地覆,不杀个血流成河,七界就记不住自己的名字! 强者,不需要敬仰。 他只要敬畏。 就在他灵气爆发,身形消失行走虚空的瞬间,所有尊圣惊呼一声,疯狂朝着中央靠拢,震惊的尖叫响彻障壁之内。 “不好!”“他在哪里?!”“我的领域完全感觉不到!他从虚空中消失了?”“这到底是什么神通?”“小心!此子绝非单人可敌!” 跛脚阴尊没有叫喊,就在徐阳逸消失之时,他须发皆扬,修炼到尊圣,已经对巨大的威胁有所预感。他同时感觉一股磅礴的杀机锁定了他。 无法抵抗…… 完全无法抵抗! 不联合起来,任何一人都不是奔雷的对手,他一声爆喝,双手一拍,背后背着的葫芦喷出漫天青光,居然将他身体收了进去,同时大喊道:“各位道友助我!” 然而…… 没有人帮助他。 临时的起意,人性的复杂。这一瞬间表露无遗。 十二星相缩成一团,浑身灵光爆射,九华三老背靠背脸色凝重无比,其他修士各自抱团,单身修士离得远的也开始靠向边缘,任何临时组建的团队,这时候想到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 以及死道友不死贫道。 不等他们反映过来,跛脚阴尊所在的虚空已经骤然炸裂。 那是毫无保留的一拳。 一圈可怖的冲击波横扫空间,吹动其他的尊圣衣服翻飞,他们死死咬着牙,心都随着这一拳颤抖了一下,看着这位尊圣第一人的全力爆发。 好强…… 一对一之下,尊圣无敌! 轰隆隆!那个金色的葫芦立刻布满层层裂痕,四面八方的修士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偏偏没有一个人赶过去,反而更加集中,满头冷汗地看着场中,仿佛这样就能找到彼此的安全感。 畏惧和自私束缚了他们的脚步。 轰轰轰!拳如雨下,虽然看不到人形,却能看到那片虚空绽放滔天光华,跛脚阴尊绝望的惨叫回荡虚空,宝光闪烁中,数件法宝冲天而起,然而刚刚飞出,立刻被恐怖的灵力冲得灵光暗淡。 一拳接一拳,毫不停歇,震塌了虚空,敲击得他们的心房颤抖不已,那片虚空都凹陷了下去,就在数十秒的惨叫之后,金色葫芦在所有人抽筋的目光中轰然破碎,露出里面瑟瑟发抖的跛脚阴尊。 对方满脸惊恐,面容扭曲,绝望和恐怖充盈五官,就在葫芦破裂的刹那,他仿佛浑身失去了所有力气,扑通一声跪倒虚空,在巨大的恐惧之下声嘶力竭地高喊道:“道友……饶命……饶命!!” “本尊者乃清净门太上长老!只要道友饶过这一次,日后清净门结草衔环相报!若违此誓,天……” 话音未落,虚空中音爆接二连三响起,惊雷坠地! 轰!对方的灵气在磅礴的压力下如同纸糊,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化为金色涟漪荡开虚空,一朵鲜血的花朵刹那盛开。 “不!!!”一声尖叫,一道白光从清净门太上长老天灵盖中闪烁,化为一尊一寸小人,乃是其元神,双目赤红,抱着一枚储物戒只是一个闪烁就消失原地,根本不敢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