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 章: 参天城之战(二) - 最强妖孽

第1427 章: 参天城之战(二)

风好像紧张了起来,就连呼吸中都带着炽热的味道。 虚空也仿佛剑拔弩张,空无孤寂的宇宙徜徉着战争的肃杀。 这一秒钟,世界仿佛寂静了,参天城城楼上,所有厉兵秣马的修士瞳孔倏然睁大,就在天的尽头,那片沉寂了几个月的黑潮,于这一刻万军齐动! 画面好似进入了慢镜头,他们看到横布星河的位面中,陡然冲起漫天黑云,无穷无尽,吞没了光,掩盖了影。就像乌鸦一样充盈天地----那是太初的空军,数之不尽的羽生太初。其中还夹杂着无数眼球一样,长着蝙蝠翅膀,浑身一张一缩的怪物,这些活体炸弹足以吞没任何金丹以下的生命,而且每一只爆炸范围都在百米左右。 地面上无数的坚盾太初和穿刺太初嘶鸣着,咆哮着,因为这压抑数月的杀意而癫狂。血红的舌头滴着腥臭的唾液,无数充血的眼睛形成一片红色的星辰之海,填满暗夜虚空。 “咚咚咚!!”嗜血的战鼓响起,主宰在天空中伸出诸多触手,飞快传达着信息,一只只战鼓太初人立而起,三百米高,小山一样的庞大身躯敲响腹部,催促着所有太初海潮推进。就在它们头顶,羽生太初的更上方,一只只形态诡异的宿主太初从裂缝一样的大嘴里爬出数不清的寄生体,带着疯狂的尖叫被喷吐出去,形成第一片抵达的流星雨。 “杀光他们!!!”九尾蝎王仰头咆哮,话音未落,还在副军团长之后,一群群宛若花苞的孢子太初全身合拢,“花苞”绽放道道光华,随着“轰”的一声,一千颗太阳被喷入空中,拖曳着长长的光尾,带着毁灭的气息砸向参天城。 从虚空中看去,参天城金黄色的外壳上符箓满布,涟漪阵阵,好像雨点落下的湖面,下一秒轰然炸裂。硝烟散尽,九九玄黄阵若不坠星辰,更加辉煌。 “攻下参天城,准许屠尽方圆千万里星域!孩子们,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七界之链的主宰!”“攻破参天城!本王许给你们最初的灵智!”“数万年来,它一直挡在这里,今天就是它陨落之日!”“冲过它!后方就是血肉的世界!” 轰隆隆……兴奋到撕心裂肺的咆哮响彻虚空,无穷无尽的太初开闸洪水一样从七尊巨大的身影下冲出,铁蹄踏破虚空,杀意横扫苍穹。 城楼的修士呆滞地看着这一切,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秒仿佛能看到这么多东西,仿佛神识扩大了无数倍,紧接着,猛然回过头去,用尽全力嘶吼道:“太初来袭!!!” “呜……”所有城楼上,数百位赤精上身的筑基修士抬出一只千米长的巨大号角,古朴苍凉,密布岁月的痕迹。一位元婴深吸一口气,胸口鼓起用尽全力一吹,肉眼可见的波纹划过虚空,响彻千万里。 全城八十一个枢纽同时抬起一模一样的号角,瞬间整齐划一的号声惊雷贯空。朱雀楼顶一道赤红的光芒冲上天际,化为巨大的符箓,全城可见。 磨刀霍霍,利刃出鞘。 就在符箓出现的时候,参天城后七个残破位面绽放万丈光华,将这片虚空染做五彩的帷幕。七艘庞大无边的歼星母舰从后方嗡鸣驶出,周围行星带一样的修士护卫,数千浮空飞舟巡航在侧,随着它们的出现,一道道灵光汇聚的星云海啸一样迎头冲了上去。 九九玄黄阵内,一根根光柱冲宵而起,让金黄色的光幕更加璀璨,一尊布满星河的不动明王虚影缓缓凝聚,千手千目,每一只手中,都有一颗宝珠一样的光团闪耀。就连磅礴的位面在它面前都仅仅是宛若珠玉浮动。随着他后五百只手抬起,以参天城为中心,一排光幕轰然上升,如星空长堤,死死拦截了对面黑潮所有进攻路线。 只有一条。 就是正面决战! 太初不惧,七界亦不惧,或者说,退无可退。 “大夏禁卫军!随老夫出击!!”朱雀楼下,枕戈待旦,从这里开始,数千巨大的方阵横陈于此,随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挥动金龙旗,朱雀楼下万旗并举,宝光贯空。左方一殿三百米大门轰然打开,无数黑沉沉的铁骑步伐整齐划一,轰鸣为墨色洪流,水泄不通地冲上天际。 所有铠甲都是源血界神晶打造,晶莹剔透,如同黑色的宝石,散发着夺人心魄的光芒。 胯下妖兽,清一色的龙鳞驹,身高三米,龙头马身,浑身覆盖坚鳞,任何一只正面撞上筑基修士,对方都只有吐血飞退的下场,价值何止百万灵玉。马上修士虽然铁甲覆面,但浑身血厉之气冲霄而起,简直是移动的杀戮堡垒。 “甲级势力天龙道,随本长老共抗敌军!”一位中年男子扬起手中黑龙旗,狂风怒号,数万金莲腾空,光华万丈中盛开,一位位修士脚踏仙鹤凌波微步。化为黑色的长河。 “吞日门,全军出击!!”“落月宗,誓死防守四象门!”“菩提寺领圣旨,全军开拨两仪门!人在城在!” 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大吼,伴随着无穷无尽的流光贯空,一只只巨大的浮空舟带着巨大的黑影从城中各处升起,敲动震天战鼓。更有无数小山一般大的傀儡和妖兽夹杂其中,狂风拂面,四海翻腾云水怒,万修成河,五洲震荡风雷激。 雨点一样的圣旨带着金光从朱雀楼顶爆射出来,此刻不老大圣和所有太虚都集中在这里,双方兵对兵,将对将,充满杀意的视线让虚空都在震颤。 参天城活了过来,压抑的氛围被完全打爆,下方算不尽的后勤修士飞快传递着物资,不愧是兵城,宋家龙兴之地,宛若亿万溪流的修士河流在上方的灵光海洋下井井有条。徐阳逸缓缓收回了目光,看向已经目瞪口呆的掌宝使:“你很闲么?” 轰……不知何处灵光四射,黑云漫天,掌宝使死死咬着嘴唇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指着天空中还没有消散的空间裂缝:“这到底怎么回事!” “新物种。”徐阳逸淡淡道:“另外,我还要告诉你,参天城至少还有三十个同样的空间节点。” “你还有心情问我怎么回事?” 死寂。 掌宝使眼角乱跳,死死咬牙之下,人影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再也不问,数十只红色纸鹤从对方长袖中振翅而飞,飞快没入虚空,只不过两秒,人影就消失天际。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徐阳逸在漫天华彩之下微微垂下眸子,看向忙乱中有条不紊的参天城,铺天盖地的灵光照耀得他脸色变幻不定。 目光一寸寸从周围房屋上扫过,这一夜,有多少人在黑暗中等待? 这一夜,又有多少人想和自己一样,于满地鲜血中走向辉煌? “子七,大楚。”他终于看向两人,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回宗,一步都别离开。” 两人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焦灼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你们走!自己保重!”徐阳逸打了个清洁术,丰神俊朗的修士再次出现,他死死盯着朱雀楼,隐匿灵气,化作一道黑光冲去。 那里是整个参天城的中心,有通往各个地方的传送法阵,无论空虚尊者在城内哪个地方陨落,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就在他刚飞出两千米的时候,两道强大至极的神识倏然笼罩在他身上,紧接着,朱雀楼二十多层飘飞出两道身影,直奔他而来。 掌宝使! “道友留步。”左方是一位女子,神色冰冷,手捧一卷金色卷轴,右方是一位瘦高男子,双手笼于袖中,两亿以上的灵气毫不避讳地散发,虽然没有针对徐阳逸,却把方圆数千米笼罩在内。 轰隆隆……地面微微震动,徐阳逸神色明灭不定,于阴影中平静抬起头:“何事?” “大战展开,道友这是想去哪里?”瘦高男子脸色仿佛木头,声音机械:“身为一大战力,不告而走,莫非道友心有所属?” 徐阳逸淡淡道:“本圣君没有接到通报,特此询问。” “好。”左方的女子轻轻一弹,卷轴爆发出万丈光华,凌空展开,她沉声道:“着:奔雷圣君,前往朱雀楼三十七层观战。未有将令,不得离开。” 徐阳逸目光猛然闪烁,心中一片冰寒。 因果,先有因再有过。在城门前大杀四方的因终于出现了,他获得了名为“忌惮”的果报。 一个能召唤出五位五王二后,而且立场不敢完全确定的修士。 即便是两亿七千万灵的小太虚,不老大圣也不敢放! 他要把徐阳逸放在眼皮底下,美其名曰观战,实则亲自监视! 是,他是想去朱雀楼,作为整个参天城的中枢,只有从那里才有通往全城每一大区域的传送法阵。而且……他敢发誓,黑暗中不知道多少眼睛和他一样,只等一个机会,就算太虚坐镇他们也敢闯! 但现在,在大圣眼皮底下,对方可能放开他这样的实力到处走? 困死朱雀楼!

下一篇   第1428章: 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