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 重刑犯(一) - 最强妖孽

第1429章: 重刑犯(一)

所谓计划不如变化,尤其是仓促制定的计划,需要三人默契无间,心有灵犀。 但这只是基本,没有人知道这场大潮中还会有谁加入进来,就像没有人想到他们的亮剑会引来参天城如此关注,甚至忌惮。直至现在的软禁。 “这是什么地方?”徐阳逸跟着两位掌宝使来到了三十七层门口。面前的青铜巨门足足五十米高,中央一个庞大的兽头,布满符箓。一种阴森的肃杀从里面缓缓透出。 “朱雀楼三十七层。怎么,道友有疑问?”女子抬了抬眼睛,和瘦高男子一左一右,手中都绽放出丝丝光华。 虚相宝随时处于启动状态。 “我是问,这本来是什么地方。”徐阳逸淡淡道。 “放心,绝对不会辱没了道友身份。”瘦高男子嘿了一声,一方令牌飞入兽头口中,刹那间光华大放,随着一声沉闷的嗡鸣,青铜大门徐徐打开。 很意外,里面没有一丝阴森之气,反而富丽堂皇。一片猩红的地毯踩上能没掉脚踝,一方方乙上等级的灵木构筑而成的桌椅,奢华而大气,桌面上摆放着一盘盘灵果灵酒,浓郁的灵气根本化不开,甚至形成了丝丝氤氲。 头顶上雕刻着九龙盘绕飞天图,栩栩如生,一盏盏金碧辉煌的古灯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周围雕梁画栋,仙鹤香炉,灵兽烛台应有尽有。和想象中完全不同。 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妪,正坐在一方罗汉床上做着刺绣,穿着颜色朴素,却是上好的云雪纱,就连头上步摇,也是完全用上等灵玉雕刻而成。看到三人进来,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朝着徐阳逸含笑点头。 “现在,道友放心了吧?”瘦高男子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两步,徐阳逸目光一眯,他的神识何其庞大,竟然在这一瞬间捕捉到了两人一闪而逝的惊惧。 呼吸急促,体温升高,心跳加快……他敛去眼中光华,不动声色打量着四周。 当他眼睛落到窗户上的时候,微微顿了顿。 窗户上无数铁条交汇成复杂的花纹,可以从中看到外界,但绝对打不开。而且……这绝非铁条。而是甲级灵物沉海石!所有灵气打到上面全部会被化解!这一层足足数万米方圆,每一扇窗户都是如此! “软禁?幽禁?”他缓缓走上前,坐到一方太师椅上,挥了挥手:“滚吧。” 老妪刺绣的针停了一秒。 “哼!”两位掌宝使冷哼一声,化为遁光飞出大门,大门轰然关闭。这里重新安静了下来。 寂静无声,这方天地仿佛被外界遗忘,徐阳逸继续打量着,这是一片环形空间,靠窗是一个大环,里面是房间,就像铁管的内外侧,虽然吃穿用度无一不是顶级,却给人一种无声无息的压抑。 从骨子里的寒冷。 有的房间锁着,有的房间打开。人烟极其稀少,而在距离门口大约数千米的地方,两个穿戴奢华的老者,正捻着黑白两子对弈。 一片沉默,偶然传来的落子声和茶杯放下的叮当声更加剧了这种死寂。他就这么闭着眼睛安稳坐着,外面轰然炸响的惊雷和漫天光芒好像对这里没有影响,无论老妪,老者,都没有一丝惊讶。 “真是好久没有人来了呢……”二十分钟后,老妪仿佛自言自语地喃喃道:“也不知道是被谁冤枉了,给送到这种地方来……哎……” 徐阳逸仍然闭着眼睛,此刻却笑了出来:“或许不是冤枉。” “哦?”老妪眼中透露一丝惊讶,有些意外地放下刺绣,还不等他开口,徐阳逸就淡淡道:“我是飞升修士。” “来到七界第一课,就是要知道七界什么人惹得,什么人惹不得。什么是名震遐迩的大修士,什么是……”他睁开了眼睛,很平常,也很平静:“臭名昭著的大魔头。” “你不像啊?”老妪惊讶。 徐阳逸终于睁开了眼睛,微微一笑,手展开时,不知道一只金色的虫子什么时候落在指尖,却根本不敢动一动,瑟瑟发抖。 “墟昆仑,一千五百年前,水月门,水月门全是女弟子,擅长养蛊之术,金花蛊更是不传之秘。然当代宗主水月大师入魔,斩杀全宗,被七界通缉,悬赏金七亿三千万上品灵玉。后逃遁七界之链,灭碧水三百二十一号基地于参天城以南,后不知所踪。” “能让一位两亿二千万灵的伪太虚在这里刺绣,明明门口没有禁制却不敢踏出一步,宋家也算得上手眼通天了。” 老妪愣了愣,随后微微一笑,拢了拢苍白的头发,裂开干瘪的嘴:“小家伙,故事还不错。” 徐阳逸也笑了:“你冲击过一次太虚,凝结了三分之一的虚晶却被打破,这才能达到两亿二千万灵,你很厉害。” “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老妪眼睛眯了起来。 “一小时内,本圣君就能让你灰飞烟灭。信么?”徐阳逸端起茶杯,窗外轰隆巨响,银光泄地,震动地手中茶水晃动不已。 老妪没有开口,因为就在同时,她感到了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如同怪兽一样压了过来。下棋的两位老者目光一凛,难以置信地看了过去,紧接着,整整五扇大门轰轰打开。 “老身信,收起你的威严。”老妪终于舒了一口气开口了,淡淡地坐了下来:“能关进甲字三号房的,无一不是重刑犯,你能来到这里,本身就能和我等平起平坐。” 徐阳逸没有开口,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这一层一共八人,没有一个人的灵力在两亿以下! 全部都是伪太虚! 这里……赫然是参天城最重要的天字号囚牢!里面每一个人都是呼风唤雨的绝代魔枭! 该死的……居然被关在了这种地方! 他差不多盘活了对方的心里想法,对于自己,对方是极其忌惮的,手握独步一击,召唤五位五王二后,可以说对于参天城的战斗有着逆天改命的能力。但是……他们不敢用。 他是按照本心,念头通达了。但是在高层太虚,乃至不老大圣的眼中,这是什么? 这是不顾大局。 为了一己之私斩杀宋二公子,甚至逼迫参天城,这是七界所不能容忍的!无论是任何理由都不成立! 换句话说,从那一刻起,在七界顶尖势力眼中,他就是“叛修。” 但是,参天城大战将至,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整理思维,怎么处置徐阳逸,把他放在什么位置好?是未来的五王二后,或者……叛界者处理。所以,这种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软禁。 而他也不会在这种神经都绷到极致的时间去挑衅各位太虚乃至不老大圣的神经。 “道不同,不为谋。”他嗤笑了一声,闭起了眼睛,无声喃喃道:“你们怎么想的……在我心里就是个屁。” 看到他竟然闭上眼睛养神,房间里数道身影都愣了愣。对弈老者中的一位终于忍不住开口:“小子,你哪里来的?这灵气……还没有凝结虚晶吧,起码两亿五六千万,这样的人才,七界也舍得关到这种绝地?” “天剑山庄。”徐阳逸悠悠摇动太师椅,平静开口:“罪名大约是不敬宋家,不敬独步以及太虚,简单来说,就是没给他们面子。偏偏他们拿我没什么办法,于是大战之下,就让我来这里乘乘凉。” 这句话让所有人心中一寒,目光交错中,水月大师瘪嘴笑道:“名门正派啊……啧啧啧,乙上势力,甲级势力的底子却一直没评上。不过一个天剑山庄还没法让太虚独步忌惮吧?” 徐阳逸嗤笑一声,微微抬起眼皮,一字一句道:“很简单。” “因为,我身后也有独步。” “想试试么?” 鸦雀无声。 每一位重刑犯脸色都连变了数次,最后,一位容貌妖媚的女子踩着香风走了出来,轻摇团扇,妩媚笑道:“妾身骷髅山万尸海海坊主青一尺,见过道友。” 呵…… 徐阳逸微微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灵力两亿一千万,凝结了虚晶的三分之一,一千二百年前小雷音杀尽十三大丙级势力犯下滔天杀孽,被通缉地远遁七界之链的要犯。 一位独眼老道整了整金丝黑袍,拱了拱手:“老夫散修,追魂血手的名号,想必道友也是不陌生的。” “一千年前被上官诬陷,怒杀传世家族曼陀罗李家一条支脉,斩追兵一位阴尊十六元婴两百金丹……你能活着也是不容易。”徐阳逸缓缓开口。 “本圣君问天君。”“本尊者不悔真人。”“洒家七戒和尚。” 一个个名头报过来,就算徐阳逸也是暗自心惊,每一位都是伪太虚,只要出去一个,立刻就是腥风血雨。 这是真正的超级重刑犯! 不过,这不重要。 “天剑山庄少宗主,奔雷。”徐阳逸终于站了起来,悠然走到窗前,手刚刚抚摸上去,立刻一片片光华撒过,一点灵力不存。 “别费心了,郎君。”青一尺微笑着走到他身后,香风袭人,翘起狐狸一样的眼睛,酥胸起伏,看着对方魁梧的背影,感受着雄伟的气息,声音有些干涩:“来了就出不去,想出去只有正面一扇门,虽然没有禁制,不过只要出去立刻会被太虚大人发觉。无令出入必死无疑。” “反正都是耗时间,不如……”她的手环上了徐阳逸精瘦的腰:“我们来做一些有趣的事?” “好你个骚狐狸!”七戒和尚怒斥:“本大师追了你如此之久,你门都不开一次!新人一来……” 青一尺俏脸一寒:“就你的长相?” “你……”还不等七戒和尚说话,徐阳逸冰冷的声音就缓缓响起:“今日之内,空虚尊者陨落参天城。” 普通的一句话,全场死寂。 轰隆隆……不知何方炸裂,光芒似海,照耀他脸色晦暗不定,在阴影中缓缓道:“最多不过五个小时。”

上一篇   第1428章: 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