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1章: 一小时(一) - 最强妖孽

第1431章: 一小时(一)

“家主……”一位中年男子咬了咬牙:“再……看一看吧……” 宋家家主没有回答,擦去嘴角的血迹坐回了座椅上,眼睛布满血丝,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数秒后,他才抬起瞬间苍老了几十岁的头颅,沙哑道:“看?” “看什么?” “这种东西……”他嘶哑地看着令人绝望的星穹长廊,众生俯首,垂下了苍白的头颅:“独步大圣能拦得下来?太虚大人能拦得下来?” “别骗自己好吗!!” 嘶哑的声音回荡在空间,宋家家主如同困兽,目光赤红,双手没入白发中,发颤地顺着头皮梳理过去。 没有人敢说话。 没有人能回答。 数万年的参天城,外有太初大军压境,头顶有不可名状的泰山压顶,这根钢丝已经绷到了极致,多一分力都会断。 “要……通报大圣吗?”终于,有人低声问道。 “不!!”宋家家主立刻站了起来:“谁都别通报……悄悄打开传送法阵,一旦这个东西真的降临参天城,兵荒马乱谁能预料会发生什么?” “收缩宋家所有防御力量,从外城撤退内城。那东西还有多久会进入参天城范围?” 红衣修士咬牙看了一眼,以额触地:“最多两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尊者大人和这个存在……将同时降临参天城……二十分钟后,它们将抵达参天城最外围领域,恐怕……太虚大人们已经能够感觉得到了……” 一片死寂。 一个小时……宋家的高层几乎咬破了嘴唇。只剩下心脏在耳边狂跳的声音。 “还看着干什么!”宋家家主怒喝道:“还不快去!参天城如果没了,你们还想宋家嫡系跟着陪葬吗?!” 没有人知道,太初和七界如火如荼的攻防中,作为主场的宋家已经萌生退意。外界,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修士和太初从天际落下,九九玄黄阵上光华万道,涟漪无穷。 “给本圣君顶住!!”一位阳圣在数百米大阵的中央怒吼道。四象门外,无数的修士盘坐虚空,一道道符箓牵扯彼此,周围光芒大方,一只浴火凤凰冲出大阵,带动漫天红芒。 就在光幕之外,苍茫如海的太初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压力,坚盾太初双手闭合,形成连绵不绝的海啸,无数剥了皮人类一样的穿刺太初震荡浑身骨刃,嘶吼着冲向前方万里长堤。空中数不清的宿主太初喷吐出漫天寄生者,尖啸着撞击在九九玄黄阵上,绽放圈圈涟漪。 朱雀破空,惊涛骇浪随风而走。留下一道道焦黑的尸体。但更多的太初前赴后继,立刻填补了这个孔洞。与此同时,护山法阵之后三位阴尊齐齐睁开眼睛,盘坐莲花一样的法阵之中,万人吟哦,千人诵唱,猛然往虚空一摁。 “四象创生阵,开!!”十几万修士声随令 起,灵气交错,在空中勾勒出四象的虚影,一声咆哮,白虎如风掠出,利爪撕裂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痕。太初、血肉横飞,直接扫荡出一条残破的通道,然而就在更进一步的时候,随着一声怒吼,一只三百米如同章鱼一样的太初从黑潮中冲天而起,数百触手齐齐裂开,和白虎缠斗在一起。 另一方,玄武踏浪而起,龙首蛇尾摇摆,浊浪滔天,青龙行云,玄武布雨,顷刻间将这段光幕形成星河大泽,雨若万斤,算不清的太初被砸得骨断筋裂。然刚展开十分钟,数十只头颅巨大的太初冲霄而起,骨质的头颅卡卡打开,竟然形成一张张虚空巨伞。 城墙上,一排排武装到牙齿的修士呼吸急促,最前方树立十米高大的灵光巨盾,后面三段式灭仙弩已经散发刻骨寒芒。随着迎头的千夫长一声怒吼,十万……百万……千万的弓弩形成银光的大雨。城墙之下,数十万全身铁甲,骑着五米同样覆甲巨兽的铁骑枕戈待旦,坐骑鼻中喷出长长的白烟,手中长枪寒光四射。虚空中,随着上百道符箓升空,巨大的不动明王虚影缓缓睁开眼睛,五十只手同时抬起,一片让太阳都失色的光芒吞吐不定。 轰隆隆!下一秒,五十道毁天灭地的光柱划破虚空,光华所过,只剩下空无一物的黑暗。但是立刻,无穷无尽的洪流立刻弥补上来。惊涛拍岸,永无停歇。 四象门上,沈沉央狠狠磨了磨牙。 太多了…… 参加过太多次战役,他非常清楚,开始是人类最占优的时候,灵玉齐备,法阵完全,士气高昂。但是随着战斗的进行,无穷无尽的太初会用它们的血肉生生磨灭掉修士的斗志。 不管怎样训练有素的军人也会害怕。不管怎样高阶的生灵都会畏惧。但是太初不会。主宰的命令下达,它们脑海中只有杀戮一个想法。并且到死坚决执行。 不行……不能再等了! 目光晦涩了一分,黑袍飘扬中,他转身带着自己的随从离开:“坚守阵地,本王……” 话音未落,他猛然抬起头看向星空。还不等周围的人开口,一道灵气冲霄而起,瞬间笼罩整个城楼! 刷刷刷!周围的修士齐齐被震飞数百米,灵气呈黑白双色,若双龙出海,一把黑白色的长剑绽放万道金光,徐徐旋转。随着每一次旋转,荡起层层金光,虚空海潮一样破碎,在四象门上凝结为一片黑与白的死亡疆界。 前方的修士愕然回过头来,震撼地看着这一幕,失声惊呼“生死两仪剑?!传说中沈大人的本命灵宝?我的天……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生死两仪剑都出现了?!太初没有攻入参天城,为什么太虚大人忽然祭出本命灵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然而根本不等他们多想,下一秒,十五道城楼上如同约好了一般,轰轰轰!!一片片恢弘浩瀚的光幕呼啸而起,随着一片连绵不绝的巨响,在天空中化作十五片天象。 刷!白虎门,随 着一声怒喝,一刀破空而起,斩出万朵青莲,半天莲花摇曳,半天阿鼻地狱。镇魂门,一声惊呼之下一盏青铜古灯猛然点亮,一尊巨大的凤凰虚影于滔天火浪中出现。金刚怒目,迦叶拈花,万米剑域,雷龙翻海……恐怖的太虚灵气遮云蔽日,就算相隔数万里都清晰可见。 恐怖的灵压拂过城楼,十五座城门,十五个绝对领域,周围所有修士全部被磅礴的灵压吹到周围,愕然中满头冷汗地看着中心。生死疆界中,万众瞩目的沈沉央衣袂乱舞,面对其他人的探究,他甚至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眼中绽放数米神芒,丝丝扫荡着全场,双手一合,一具青色铠甲带着漫天星芒轰然加身。 天龙门,一位中年男子双手在手,脚下缓缓形成一个百米太极,阴阳流转之间,任何敢于进入百米禁区的生物全部化为齑粉。 神藏门,一位宫装妇女身侧无数白纸剪成的蝴蝶飞舞,将她完全包围其中,漫天如雪蝴蝶中,她呼吸都弱不可闻,仿佛……一旦用力,就会引起什么不可言说的存在窥探一般。 死寂无声,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呆滞了。数秒后,才有修士难以置信地交换了一下眼色,干吞了口唾沫看向虚空,颤声道:“这……这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身边的修士呆若木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所有太虚大人本命灵宝出现,这是……在防御?” 防御? 惊恐的眼色交换,所有人都一片惊惶。防御什么?有什么东西吗刚才?就算有什么,能让十五位太虚毫不犹豫用出本命灵宝防御?如此严阵以待? 无声惊雷,四象门上,天地异象足足持续了十分钟,这才云层压顶一样落下。终于,沈沉央的身影出现其中,即便此刻,他的灵力也根本没有收回,若万丈海潮萦绕身侧。 “大人……大人?”一位尊圣谨慎开口,沈沉央闻若未闻,眼睛带着说不出的深沉环视现场。 有东西在这里…… 没人能看得到他手心一层冷汗。三分钟后,他才轻轻闭上了眼睛,掩饰着心有余悸的颤抖,嘶哑到:“刚才……你们感觉到了什么?” 所有人面面相觑,但是这并没有让沈沉央脸色平缓,转身过去之时,脸上一片寒霜。 “这种无名心悸是怎么回事?”他悄然垂下眼眸喃喃道:“只有太虚以上才能感觉么……” “修行到我等这一步,早已暗合天地,一旦会对自身命运轨迹造成极大影响的事情全都会有天兆。别想骗我……一定有东西……刚才一定有东西在附近!我能感觉到……有什么无比可怕的存在睁开了眼睛,看了这里一眼……” “就是这一眼……我根本无法抵御!浑身冰冷,那根本不是同一个次元的生物!” 仿佛素手拨动湖面,好似清风吹过黑云,深入灵魂,牵引心灵。 一眼之下,扫荡诸天万界,逃无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