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拍卖大会(四) - 最强妖孽

第143章:拍卖大会(四)

“三千五!”再也顾不得揭老底,严家的鹰钩鼻子一回头,正要看看对方是谁,想想对方的黑历史,这一看之下,嘴角却拉了下来。 清湛大师…… 这特么哪来的黑历史!! “呵呵呵……”干笑了数声,鹰钩鼻子修士不冷不热地笑道:“佛门,道家,入世甚少,没想到还有如此大的产业,真是真人不露相。” “阿弥陀佛。”清湛大师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不再解释。 鹰钩鼻子恨不得一脚踹死这老头! 说吧,别人不还口,你要挑衅,还有人说你没肚量,佛门就是这样,别人不理你是别人的涵养。 但是特么的谁来告诉他一个清贫佛门怎么一出手提到三倍的价格的! “四千!”不等他考虑完毕,甘家老者手一指,毫不迟疑地喊道:“这第一枚丹药,本座要定了!剩下的,甘家保证绝不参与!” 呵呵哒…… 所有人心中都嗤之以鼻。 修士,尤其是活得久的修士,这种场合的承诺,和放屁没什么区别。 “五千!”肥胖的眼镜修士冷哼一声:“本座也承诺,剩下的,我们家族保证绝不参与!” “五千五!”“五千八!”“六千!!”“六千四百!” 这一切,仿佛掀开了一个盖子,刹那之间,叫价声此起彼伏,旁边不知道多少记录员,正满头大汗地记录着。 徐阳逸身旁,站着一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此刻,他满脸激动,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筑基中期的身份,哑声道:“徐道友,一粒丹药彪到了六千的天价……容我多言……就算一套极品法器,也不过上千灵石啊……” 徐阳逸微微一笑,是的,这只是一颗丹药,却是一颗失传了近两百年的丹药! 而且……在场的人,只有五次机会! 五次之后,金丹出手,那时候,才是真正的龙争虎斗! 他笑着拱了拱手:“前辈,我并非筑基,称我晚辈就好。” 中年男子,正是金斗堂的首席拍卖官百舌,对于估价方面,恐怕修行界难有出其左右之人,这时候才醒悟过来,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不骄不躁,小友再过数十年,必定位列筑基……” 徐阳逸拱手点头,心中,却无声而笑。 数十年? 十年太长,只争朝夕! 场中,竞争已经来到了白热化! 不少人第一颗并未出手,他们想看看大家心目中丹药的价格,但是有的家族,却不能不出手。 还是那句话,一流家族,也分高下。有的家族已经被连续几次失败的投资弄得焦头烂额,现在不出手,哪里还有出手的时候? “六千八!”鹰钩鼻子眼睛都有些发红,死死盯着所有人,一拱手:“这颗丹药……让我们严家,我们严家承各位一个情!” 呵呵哒…… 又在放屁了,还是无色无味的…… 没人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妇女上前一步,毫不示弱:“七千!” “阿弥陀佛……”清湛大师嘴上念着佛号,下手却根本和佛无关:“七千七。” “你……”妇女呼吸有些急促。这死老头!怎么不去死! 他们云梦洞,确实去年也被那批灵植搞得不上不下,他们这次预计的就是八千左右,然而,现在都七千七了,还根本不到头! 糟糕了……她的目光扫过现场所有人,参加第一枚丹药竞价的,除了清湛大师,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发红,意气,考虑,两者交杂,每一个人都舍不得在此退步! 七千七……这已经是高价了,众人出现了一阵难得的沉默。就在此刻,另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第一次响起。 “柒仟柒佰中品灵石,第一次。”百舌满脸笑容,那张笑容让人很想一巴掌拍烂。 沉默,依旧沉默,所有人都在想,来之前看过家族的统计,还可以调动多少? 真正的买家,就会在此刻出现。 “柒仟柒佰中品灵石,第二次。” “八千……”鹰钩鼻子咬了咬牙,彪价的时刻过去了,此刻,他无比慎重,停顿了许久才说道:“一百。” 妇女脸色死灰,颓然坐了下来。 云梦洞,第一个退出游戏。 她的无声坐下,没有让众人偃旗息鼓,反而剩下的五个人,呼吸更加急促! 失传两百年,再现天日的丹道……就在眼前! “八千……三百中品灵石。”清湛大师雪白的眉头下双目依然紧闭,沉声道:“阿弥陀佛。” “八千五百。”眼镜胖子修士也收敛了笑容,现在,早不是彪价的时候了,每一次加价,都格外慎重。 “八千七百。”“八千九百。”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看着丹药最后的争夺。 一位家族中跟来的小辈,几乎都要站了起来,双眼紧紧盯着现场,失传的旁门,天价的灵石,这一切,都让他觉得……不虚此行! 那种扣人心弦的拍卖,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鹰钩鼻子修士目光闪烁看着所有人,心中一横,咬牙道:“一万……” “兹……”“呵……”“严家,这可真是出血本了……”“一万中品灵石,一颗丹药,幸好这是第一次……如果以后都这样,卖上十几次,修行界第一首富就得易主!”“现在不是多宝阁阁主吗?”“对了!你说起这个,多宝阁怎么还没出手?”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紧。 包括正在叫价的几个人,心中全部都微微一缩。 是啊……这个万恶的土豪,土豪中的战斗机,他一旦出手,其他人还怎么玩? 这个想法,加快了他们叫价的心态。清湛大师当即一抬眉:“一万两千!” 出血就出血! 不能再抱着侥幸了! 一口气加了两千,现场,再次沉默。 呼哧的呼吸声,恍若近在耳边,另外叫价的两人中,一位清丽可爱的少女抿了抿嘴:“大师……五台山龙隐寺,难道香客们投的都是中品灵石?” 清湛大师的脸皮厚度也确实可嘉,阿弥陀佛了一声,笑道:“诚然。” 诚然个ooxx! 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少女脸上无比复杂,沉吟了许久,长叹一声:“魔都谛听殿,退出。” “谛听殿!”“谛听殿的人出现了!”“她竟然是谛听殿的人!” 刹那之间,现场一片沸腾。 谛听,和朱红雪一道,位列天妖榜前十!魔都江底!几十年都不出世! “我的老天……”一位晚辈,抓着扶手目瞪口呆地站了起来,立刻被长辈拉了下去。他满脸激动地对长辈说:“天妖榜前十!天妖榜前十啊!爷爷!你看到没有……” “闭嘴!”身边的老者神色严峻:“前十算什么……看看你头上,那才是真正的天。” 喧哗声,迅速小了下去。 又一个人退出了,场上,目前还剩三个人。 鹰钩鼻子,清湛大师,眼镜胖子。 清湛大师一口气提价两千,眼镜胖子修士沉吟了许久,极为不甘地叹了口气,无声坐下。 场上,只剩最后的两个人! “道友。”没想到,清湛大师忽然开了口:“严家,贫僧略有耳闻,年前一役,折损不可谓不高。严家如果拿回这粒丹药,却无法解析,这一万多块灵石,恐怕就是压垮严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鹰钩鼻子修士脸色终于变了变。但是,来之前,家族中就说过,无论如何,必须拿回去! 甚至各种解析法器都准备好了,怎么可能在这一步放弃? “这就不劳大师费心了。”他强压下心中滴血的感觉,沉吟了数秒,目光一闪,下定了决心。 “一万五!” “这是严家最后的价格!” “大师,若你能比这个价格高!这粒丹药,严家拱手让你!” “一万五!一万五啊!”徐阳逸心中震动,他旁边的百舌,已经脸色都发红了:“徐小友!一枚c级的法宝胚胎才一万五千中品灵石!这,这一枚丹药,竟然堪比法宝胚胎!” 清湛大师微微一笑,正要开口,忽然,另一个声音,让全场都差点喧哗了起来。 “两百!” 一名西服青年,在三名秘书的陪同下站了起来,尽量笑道:“百里家,两百上品灵石。” 现场,一片寂静,数秒之后,喧哗声不绝于耳! 谁能想到,最后还能出现截胡的! 而且,截胡的一下子就提高了五千! 这,才是真正的买家。 清湛大师,脸上终于没有了一丝笑容。 龙隐寺,集全寺之力,凑出一万八千中品灵石。再也不能拿出多的一块,他怕的就是最后截胡!没想到还真有! 而这个百里家…… “那是西川省蓉城的百里家。”已经放弃竞价的云梦洞,咬牙道:“蓉城地位重要,西方通道之一,别看百里家只是蓉城第一家族,西方的贵方,藏省,西疆省等四大省份,都在他们羽翼之下,家族中积累何止亿万!” “清湛大师也是铁了心要买丹药啊……”另一边,一位青年模样的男子,羡慕地说道:“真没想到,五台山龙隐寺的底蕴竟然如此深厚……现在和尚都这么有钱?” “呵呵……谁能想到呢,人算不如天算,最后竟然还有截胡的。” 一双双羡慕的眼睛,全都看向了他们,此刻,场中竞价已经达到白热化。 “我……”鹰钩鼻子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无比颓然,咬了好几次牙,终于一声长叹:“严家……放弃。” 清湛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两万……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谁想到最后能出来个截胡的! “阿弥陀佛……”清湛大师长吟了一声佛号,再不言语。 这第一枚,已经触手可及,他绝不愿意在此刻放弃! 他的眼睛,第一次睁开了。闪动着一抹坚定,沉吟了数秒,手伸向袈裟中数次。终于定下决心,就算心如止水,眼角此刻也忍不住抽了抽。 难道……真的要拿出那个? 舍不得…… 太舍不得了…… 龙隐寺的象征之一,对比起两百年后现世的丹道,孰轻孰重? 此刻,他判断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