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2章: 一小时(二) - 最强妖孽

第1432章: 一小时(二)

他强压下狂跳的心脏,死死看了一眼深邃的星穹,黑袍一甩,如鹰翼掠过:“本王无事。” “立刻通报其他太虚,本王……” 话音未落,刷拉拉……黑暗的星穹陡然明亮了,一片片绚烂的光芒从天而降,穿破黑暗,穿破时空,将整个参天城笼罩在内,也照亮了沈沉央震撼的面容。 光芒闪烁,星耀苍穹,将参天城形成一座星空中的圣城。 一秒若永恒,就连攻城的太初都愣了愣,整片战场无数生灵仰望星空。灵光和战火竟然在这一刻平息了一瞬。 没有源头,也没有结束。它就像星空的本身,无处不在,伸手触碰,却了无痕迹。 “呵……”明明光芒温柔如水,沈沉央却感觉从心底冒上一片寒意,紧了紧厚实的披风,深吸了一口气:“星穹召光……于不应有处无中生有,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星空中不应有光,然而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 轰!!!根本不等他想完,一丝一缕的光带化为笼罩天空的极光,缓缓流转,若神明执笔,居然在参天城缓缓游弋起来。 仿佛……在刻画着什么远古的图录。 同一时刻,徐阳逸猛然睁开了眼睛。 轰隆隆……剧烈的灵光闪耀苍穹,烛火齐齐晃动,摇曳出昏暗的阴影。一阵飓风随着千疮百孔的窗棂吹进来,吹得屋内陈设哗啦作响。 所有人的目光都钉在他身上,刺绣的水月大师,对弈的追魂血手,七戒和尚,正品着一盘葡萄的青一尺等所有人,目光全部不动声色地移了过来。 卡拉!灵光若电蛇贯空,拉出徐阳逸漆黑的影子。他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窗前。背对众人闭上了眼睛。 来了……他的手轻轻抓上了沉海石的窗棂,手心微微出汗。 就在刚才,一种恒古的苍凉随风潜入夜,无形物质,若无形云霞缭绕,莫名引动他的心弦。他的耳边甚至出现了无数吟哦,从遥远的星穹上投射下来。厚重而威严。 千人歌,万人诵,宛若天庭打开。 “娲皇分神终于觉醒了么……”手情不自禁地用力,灵力被沉海石的窗棂分解,化为蓝色光华游荡各处。就在同时,他目光陡然一闪,惊讶地看向胸口。 咚咚……卡俄斯之种随心而动,根本不等他反应,神识毫无征兆地脱体而出,他就像无形的上帝,飞快拉远眼前的镜头。 一眼万里,神识越升越远,越远越宏大,下方参天城越来越小。他愕然看着周围,数秒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神游太虚?” 虽然有太虚两字,但此太虚绝非彼太虚。这个太虚,是说诸天万界,传说中神明一眼,囊括诸天,神识出游,一瞬万里。也只有这样,神明才能掌管它近乎无尽的领土。而任何太虚修士都能做到小范围的神游太虚,毕竟他们的领土也太过庞大。这也是太虚最显著的特征。 数秒后,万载星空一眼收,他瞳孔倏然一缩,赫然看到磅礴无比的参天城地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那是一个人的影子。 一个女人。 或者说,一个女妖。 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蛇身缠绕人躯,尾巴无穷无尽,盘绕若苍龙沉眠。阴影形成的黑发猎猎飞扬,而且……这个影子睁开了一只眼! 漆黑的影子上,一个巨大的白洞,里面一颗漆黑的眼珠,足足占据头部的二分之一。明明影子是死物,这只眼睛却灵动无比。正悄然打探着这个世界。 “这……就是始母神分神?”徐阳逸马上看懂了这是什么,只感觉嘴唇发干:“就算现在蜷缩状态,也和参天城等大,若她舒展开,足以缠绕整个参天城……简直和地球传说中环绕赤道的无尽之蛇一样……” “好可怕的威压……”他只感觉头皮发麻,死死咬着牙看向四周,诸天位面,在这一眼之下瑟瑟发抖。是的,就是如同生物一样微微震颤不已。宏伟和渺小的强烈对比,让人心脏都被抓紧。 若非能站在他的高度,就算太虚独步都发现不了!灵光炸裂的光影遮掩了一切,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已经被打上了神明的标记! 神在身边,却无处不在。 就在此刻,这只眼珠忽然停了下来。他简直汗毛倒竖,因为……这只眼睛停在了他神识所在之处。 明明现在他是虚无,明明现在他根本没有形体,就连灵体都没有。但他就是能感觉,这只眼睛瞬间锁定了他。 没有可怖,只有平和,仿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波澜不兴。却有仁慈,有宽恕,有恒古和新生,根本不是语言可以形容。虽然没有杀意,却带给他一种高于诸天万界的威压。 一人一影,迢迢银汉相望,一切都仿佛寂静。一秒万年中,那个影子忽然发出了一个无比威严的女声:“你来了。” 徐阳逸没有回答,他忽然不知道这是说他还是说卡俄斯。 影子也没有继续说话,数秒后,忽然道:“当年,是我错了。” 随着这一声,无数的行星带,远隔数千万里,都全然崩溃。 神无错。 或者说,神的所谓,不能被凡人评定对错。 除非自己承认。 娲皇在离开地球数百万,千万年后,对着卡俄斯遗泽的宿主,说出了几千万年前没有说出的话。 徐阳逸心中波澜翻覆,无比复杂。对方是觉得错在当初不该如此决绝?还是觉得造成如今地球的分裂? 他没有说话,也不够资格说话。 再次沉默,数秒后,参天城地面的影子忽然开始缓缓隆起,无数的黑光凝聚,竟然形成一只巨大的阴影手臂。 若巨山起伏虚空,轰然巨响中,这只手徐徐舒展,一根数千米大的指头悄然抬起,轻轻点向徐阳逸。 “这是……”徐阳逸眨了眨眼,他能感觉到,这根手指没有一丝杀气,反而带着一种……召唤? 召唤自己……去触碰她?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现在没有形体,犹豫了数秒,目光悄然抬起,随着他的想法,一只和他本身等大的手悄然凝聚。 同样的舒展,同样的伸出一指,巨大而磅礴和渺小的生灵在星穹中手指尖轻轻碰到一起,随着一片刷刷之声,一道道金色的涟漪从触碰处荡起,人与神虚空交接。徐阳逸心跳已经快的不成样子,下一秒,只见他周围无数光影交错,漫天虚影缓缓出现。 这些影子朦胧而深邃,根本看不清楚面容。但是依稀可见,他们身上穿着兽皮,牵牛放马,弯弓石斧。从虚无中走来,掩映在层层星辉和绚烂云影之中,随着越来越近,他们身上的服装从兽皮变换到麻布,再从麻布变换到丝绸。 有士兵,有文臣,有武将,有商人……他们好似踏着历史的长河,慢慢演化。数秒后,这里已经站立了数以百万计的虚影,形成苍茫的人道纪元。 刷……随着最后一道光华划过,所有虚影齐齐朝着参天城一拜。随着一声轰然巨响,虚空中一道光华笔直落在一道城门之后。 四象门。 若海风吹沙,这寂静却宏伟的一幕渐渐消逝,那个威严的女声再一次响起耳际:“古地球的孩子……这算是我的补偿……” “那里时身外身出现地点,而这道分神,最初是我为了试验一个永恒的囚牢所做,创作了一道无可匹敌的神通,也是真仙神通。” “如果你真的和我有缘,那就能拿走它,我赐予你这道真仙禁术的法诀……反之,那就……留在这里陪我吧……” 虚空微微震荡,一切都烟消云散。 朱雀楼中,徐阳逸猛然睁开眼,周围一切如故,他却满头冷汗。胸口急剧起伏。 心神还没有从刚才神游太虚中拔出,五根手指死死扣紧窗棂,指节发白,粗重的呼吸周围清晰可闻,许久才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来了……终于来了!这片天域真正的掌控者,始母神女娲苏醒。 好消息是,因为卡俄斯之种的关系,他率先知道了身外身的地点,也是空虚尊者陨落的地点。 坏消息是……离得太远! 他本来还带着一丝侥幸,朱雀楼是参天城的核心,空虚尊者要兵解很大可能选择这里。但是他忘了,七界的主人……本不是七界人。 这里只有一个人,一位仙,一尊神能说了算。 她的意志,就是天条。 既然如此……他必须冲进朱雀楼的传送法阵,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他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楚昭南和赵子七身上。 只要他们成功! 那么……他就有一线希望,动用吞噬符箓隐匿虚空,二十秒内冲过所有阻拦,进入通往四象门的传送法阵! “拜托了……” “千万别让我失望,现在能相信的只有你们了!”他狠狠握了握窗棂,转身之时脸色已经恢复平静。灵力毫不掩饰,目光如刀扫过全场。 水月大师仍然在刺绣,目光却直勾勾看着他。追魂血手和一位跛脚老者捻起黑白两子并不落下,同样看着他。另外,七戒和尚,青一尺,以及其他三位尊圣,目光同样灼热。 轰隆隆……屋外电龙游走。 屋内,九位两亿灵以上的修士魔头目光交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