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一小时(三) - 最强妖孽

第1433章: 一小时(三)

不知何处灵光绽放,掀起斑斓如潮,将徐阳逸吞没于光的暗处。光芒投射进这间房间,爆发的狂风吹熄了烛火,一片森然。 他没有废话,手一挥,一个日月沙漏出现,和之前不同,沙漏已经开始拼命旋转,散发出片片银芒。其中的沙飞快得倒向另外一边,顶多数十分钟,就会完全流逝。 “半个时辰。”他没有掩饰自己的灵力,两亿七千万的灵力喷薄而出,舔了舔嘴唇:“来,决定吧。” “空虚尊者半个时辰之内必到!” 他如同捕食猛虎一样的目光扫荡全场:“放心,咱们这里开战,没人会来照顾,现在想让我们这些不安定因素消失的人大有人在。” “你们有五分钟考虑。” 死寂。 虽然看到他刚才的表情八位魔头已经可以猜测,但是真正亲耳听到,真正到了抉择的时候,却难以迈出那一步。 身上背负的滔天大罪,手上沾染的满手血腥,心中冲击太虚未遂却不死,以及朱雀楼顶的不老大圣,一切一切都汇聚成一个问题。 做? 还是不做? 没有人问他是不是开玩笑。问天君深呼吸了好几口,捏起一只酒杯,却怎么也喝不下去,数百年的软禁让他们患得患失,心有猛虎,却不得不细嗅罂粟。酒杯被他握得咔咔响,沙哑道:“你确定?” “四分五十秒。”徐阳逸双眸微垂,手中灵光已经悄然亮起,脚下黑雾乍现。 一个人是冲不过去的……门口两位掌宝使就不是善茬,他必须要这些老魔头拦住他们。 如果做不到……那就只能等楚昭南和赵子七抓住虫洞太初。就算再亲密,这种把牌压在别人身上的做法,对大局也极其不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整个房间安静若死,只有思维交错的粗重呼吸。四分钟后,徐阳逸踏前一步,握紧了拳头:“最后一分钟。” “想要洗白,想要更上一层楼的,站过来。如果不想……”他于黑夜中绽放一丝微笑,没有再开口。 他真的做得出来! 所有人都从这一笑中读出了无边杀意,同样他们也清楚,徐阳逸说出如此大的秘密,谁敢不参加,只有死路一条。 联手起来徐阳逸不是对手,但是……他们谁能保证人人一条心? 无人开口,无人回答。 谁的胸口都起伏得厉害,这可能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出去和呆在这里,代表的可能就是生和死。外面还有两位实力远在他们之上的掌宝使! “八魔闹参天么?”就在此刻,青一尺展颜一笑,身形一晃来到了徐阳逸右手边:“本宫还年轻,可不想枯死此地呢。” 徐阳逸心中无声地舒了一口气,尽管早就猜到有人会来,但是猜到和证实绝对不同。 这是底气。 在参天城纷乱的战局中,在所有人都被监视的情况下,在娲皇降临的前夕,通往五王二后的第一份底气! “五十秒。”面容波澜不兴,他沉声开口。 “本宫也提醒各位一句。”青一尺打开了一柄猩红的折扇,话中含冰:“我们是修士。” “当年谁不是一身杀劫?谁没有冲击过太虚?一位五王二后陨落,虚晶绝不止一块,不去,只能做守户犬。去了,才有可能让别人尊称一声大人。” “修行千百年,我等求的难道不是这个?”她的目光幽幽看向众人,有人沉默不语,有人微微颔首,有人眉头纠结。她缓缓道:“谁不愿意,可别怪本宫手下无情,好歹也是几百年的邻居,下起手来总归有些不忍。” “说的轻松。”一位满头白发的麻皮老者磨牙道:“那可是不老大圣啊……” “屹立于七界顶端,和广寒大圣南北称霸!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要他老人家翻翻手掌,我们全都得死!!” 他呼吸非常急促,目光赤红地低声嘶吼:“去了,会死,不去,能活!” “不去,也是死。”话音未落,问天君眼中露出一抹决然,浑身灵气喷薄如潮,狠声道:“你难道以为我们会留一个知情者在这里?” 他站到了徐阳逸身边。 第二个! 徐阳逸暗中长长舒了一口气,即便是他,也没有半分把握和这些驰名已久的老魔头同时动手。他看向其他人,灵气更盛:“大圣交给我!只要本圣君在,他就不敢对我下死手!” 针落可闻,但闻秒针的咔咔声和剧烈的心跳。 “最后三十五秒。”他灵气轰然暴涨!杀生冲天而起,将这里化为一片地狱。 血光之中,他仿佛地狱魔神,杀生幻化出的一把把剑,一根根抢对准所有人,神识已经缠绕上了吞噬欲望符箓。拼命搜寻着提拉冈底斯的意识。 “来,或者死!!” “干了!!”七戒和尚猛然踏前,目光吃人一样盯着还在犹豫的其他尊圣:“唯一可以冲上太虚的机会,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是啊。”追魂血手也走了过去,声音嘶哑中带着难耐的炽热,从牙缝中说道:“显无边法力,离龙坎虎,修成万劫金仙。当年反出宗门都不怕,现在怕个卵!!”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到徐阳逸身边。 轰隆隆!惊雷疾走,银龙犁天,拉出九道身影。 朱雀楼中,已然是五对四。 “二十秒。”徐阳逸手从袖中伸出,青一尺,七戒和尚,追魂血手,问天君灵气同时爆发,海啸一样压了过去。 但凡有人不做,这里势必化为一片血海。 ………………………………………… 哒……三宗驻地,楚昭南于同一时刻捻起一枚白子落定,神色平静地放于一处。 “楚道友棋艺精湛,在下自愧不如。”这是金刚道的内堂,老道和他对弈于一方木案之上,云淡风轻。 一灯,一桌,一局。 两椅,两茶,两人。 焚香缭绕,灯影迷离,屋内一片寂静。楚昭南端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掩盖眼中暴起的杀意。 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了……洋芋还在等着自己,然而他妈现在自己根本动不了一步! 他能感觉得到,对面的老道不弱,而且领域应该非常克制他,他坐在对面有一种相当不自在的感觉。 换句话说,要击败对方,根本做不到无声无息,必须一击制敌!而这“一击,”声势绝对非小,必定引起更多人注意! 他也很清楚,就在三宗驻地之外,数千修士枕戈待旦,包括十几位元婴数千金丹,赵子七那边也是如此。一旦他们有所异动,迎来的就是正面交锋,彻底和七界撕破脸! 如果徐阳逸荣登五王二后,一切作罢。但…… 万一呢? 走得太急,对方根本没有给自己透底的时间,现在却把这个艰难的抉择交给他们,他恨不得一拳揍在对方脸上,拉出来问个清楚。 “楚道友,再来一局?”老道微笑着收着棋子,楚昭南手顿了顿,轻轻放下茶杯:“本圣君哪里都不会去,道友这又是何必?” “是么?”老道捻起一枚棋子,微笑道:“那么……道友为何一直心意不定呢?” 该死的老鬼…… 楚昭南强压下杀意,正要开口,就在此刻,整片参天城的天幕忽然闪耀。 “这是……”他猛然抬起头,心中一滞,身形立刻冲到窗边。 光华满地,参天城之战都为之寂静,天穹中铺满五彩的极光,美轮美奂。 仿佛……宣告着什么不可知的存在即将来临。 要到了么…… 他闭上眼睛,手在窗棂上握得卡卡响,虚空中一种和地球极其亲和的波动正在缓缓靠近,去过南华蝶母的地方,他太清楚那是什么了。 身外身……即将降临! 现在就要做出决断! 就在同时,另一间房间中的赵子七也心有灵犀得睁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闪耀星穹,思绪万千。 数秒后,楚昭南耳朵微微一动,深深看了一眼枯骨观所在的方向。缓缓低下头,轻轻扫了老道一眼。 正好,老道也收回目光,四目相对。 此时无声胜有声,无声中火花四溢,杀意不寒而栗。 “来……”老道浑身一抖,魂飞天外,灵气轰然炸开,来人的人字还没喊出,楚昭南袖袍猛然一鼓,随着一声轰然巨响,阎王双枪带着两条锁链呼啸冲出,金光绚烂,若双龙出海。 他听到了。 就在刚才,赵子七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传过来了“动手”两字。 没有犹豫,完全相信对方,他悍然出手的瞬间,两人所在的房间虚空微不可查的一震,如此浩大的声势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你大胆!!”千钧一发之际,老道一声怒喝,一圈青碧色的领域从脚下瞬间爆发,化作千层叠浪,飘摇漫天青莲,明月潮生,居然活了一样,在咫尺方圆间形成一只水流巨手,死死抵住楚昭南的攻击。 卡卡卡!水与金的碰撞,不大的房间中光华乍起乍灭,方寸间的杀戮,光华湮灭之后两人在一层金光水幕之后怒目相视,老道须发皆扬,衣袂乱舞,怒喝道:“楚少宗主!你要作甚?!你要造反不成!!” “滚!!”楚昭南咬牙之下,金色双龙不退反进,化为两位判官身影,虚空勾画,飞快记录着周围一切。 他不知道赵子七能保持多久,但必须在可能的时间内击败对方! 狭路相逢勇者胜。 是啊,从地球一直走到如今,为了掀开尘封的历史,一步登天的机会就在眼前,何须犹豫? 如果前方无路,那就杀出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