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4章: 一小时(四) - 最强妖孽

第1434章: 一小时(四)

一击。 只要一击! 一击击溃对方,他们才有希望离开这里,否则一切作罢。 “不老大圣就在参天城!你们安敢如此?!”老道灵气全面炸裂,挥手之间,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明明是五十多米的房间,对于尊圣简直是贴身战斗,却打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楚昭南不问不答,枪走龙蛇,双龙出海,掀开滔天大浪,直刺老道胸口。 就在触碰的刹那,被冲开的海啸奔腾而回,形成一片连绵水幕,枪化双龙只能在上面形成两个巨大的涟漪,无法寸进! “好胆!”谁也不能攻入对方防御圈半分,老道咬牙冷哼一声:“抗旨不遵,此为死罪!本尊者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斤两!” 刷拉拉!金光和碧蓝的水波四处炸裂,方寸之中暴雨倾盆,不等楚昭南再次出手,老道一声怒喝,手一抽一放,暴雨汇聚为数米龙卷,阴尊对于灵气的操控细致入微,竟然在他手中凝成一把水流长剑。 杀! 一旦动手,双方都毫无保留,水剑刚刚凝聚,面前枪影如山,所有雨滴竟然被狂暴的阳圣之力打的四处翻飞,箭矢一样轰鸣作响,四面八方虚空震荡不断,涟漪无穷。只不过眨眼,双枪一剑舞做一团蓝金色的光球,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看不见身影,只能看到双方残影,眨眼之间,两人动手已经上百招,楚昭南脸色已经越来越凝重。 不分伯仲! 两人都是尊圣榜前二十的实力,对方领域天然克制阳圣,水流无形,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刹那间的攻防,居然谁也不能占据上风! 握住阎王的手青筋暴起,他很清楚,在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刻,时间就等于慢性死亡。 不能再拖了…… 枪影落花,楚昭南再无犹豫,一枪虚晃,身后剑光如潮,他如同翩飞的海燕,行走于狂风暴雨的浪尖,瞬间倒退数十米。 “想走!”老道嘿然冷笑:“面对老夫,居然领域都不开,现在还想走?道友未免太过托大!” 话音未落,百炼钢化绕指柔,周围被击飞的雨滴化为漫天剑雨,密不透风地冲了过去,但是刚刚飞出,他一声惊呼,难以置信地飞退开来。 就在对面,楚昭南身后一尊金刚虚影出现,全身从每个毛孔下绽放万道光华。身体微蹲,若爆发全力一击的猛虎,须发和衣袂被吹动得笔直冲起,而右手的短枪,一片片金色云层凝聚,居然形成十米大的虚空金色云洞。周围虚空都因为这恐怖的灵气碎裂不已。 寒枪默听奔雷。 “燃烧寿元!你疯了吗!!”老道倒抽了一口凉气,话音未落,一枪直面而来。 不快,反而稳如泰山。 不重,却让空气为之一滞。 以力破巧,大巧不工。 明明视觉中慢到极致,神识中却快似闪电,老道一声惊呼,身形陡然炸开,化作水流四散而去。楚昭南不闻不问,一枪横扫,整个空间轰鸣一震,拉出一片半月形的枪幕,金莲飘摇,碧波万道。一粒刀圭开四象,两般枪法杀三尸,神水溉华池。 刷拉拉!暴雨逆势反射,就在一枪之中,所有雨滴失重一样腾空而起,时间都仿佛停滞。 “庆幸吧,除了我师尊和子七,你是第三个看到这个领域的人。” “领域……阎王殿。” 势成骑虎,何须犹豫! 时间再转,一声惊天巨响,身后两位从来毫无作为的判官虚影忽然停住了画笔,双手展开,拉出一副十米长的水墨画。 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阴气森森中,老道的身影赫然出现其中。 “这是……”画中的老道愣了愣,看着自己水墨一样的身体完全不敢相信,还不等他惊讶,楚昭南双手呈拳,猛然一合,一圈玄奥的金色光圈拳缝炸裂,那副画瞬间化为无数碎片! “定生死!” “啊啊啊!!!”虚空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所有雨滴全数炸开,化为满地流水,老道痛彻心扉的声音响彻空间。楚昭南急喘着气,用尽全力,青筋暴起地握住双枪,胸口急剧起伏中,死死盯着周围的一切。 不够…… 还差一点……刚才一击,足以斩灭任何太虚以下的阴尊肉体,对方肉体就算不灭也支离破碎,但……元神还在。 就在此刻,他目光霍然一闪,四面八方陡然炸裂无穷黑雾,这方空间轻轻一颤,无数鬼哭狼嚎飘然而起,随着黑雾中翻涌一片连绵不绝的灯光,照亮这条通往地狱的大道。 “吼!!”无数死灵之手争前恐后从黑雾中伸出,鱼灯引魂开地府,随后猛然往下落去。 “他居然用出了这一招么……”他深吸一口气,拿出一方玉盒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枚碧绿如玉,浑身透明的丹药。灵气成雾飘摇不已。 他咬了咬牙,咬牙吞下了丹药,恨声道:“姓徐的……这次你要登基不了……看你怎么还老子的债!” “楚哥!你看住他们!”忽然,赵子七的声音从无边黑雾中传出:“我将这里的空间一起拖入无间地府!这里有高阶鬼物!它们只答应我半个时辰停留!” “我去找大哥!你一定挺住!” 一道黑色光华冲天而去,楚昭南抿了抿嘴唇抓住阎王。同一时间,狂风乍起,响起黄泉霖铃,吹散八荒黑雾。形成一个方圆千米大的虚幻空间。 空间的中心,捂着胸口咳血不止,全身肉体布满裂痕的老道,和扶着他的一位光头大汉已经出现其中。 “好……很好!”光头大汉死死盯着楚昭南:“尊圣榜第十七,十三,托天道君,沧海尊者,前来讨教道友高招。” 回答他的,是一道雷电般的枪影。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鬼魅一样飘出三宗驻地。它完全是一片死气黑雾,在光影交错的参天城中毫不显眼。 轰隆隆!!九九玄黄阵上光华闪烁,无数的修士流光破空,外面太初黑潮翻覆,这道黑影找到一个无人角落,终于幻化出赵子七的身影。 刚刚出现,根本来不及耽搁,手在虚空飞快划动,随后用力一握,松开之时,脚下万千黑影朝着徐阳逸之前说的地方鱼贯而去。 他没有开口,现在的局面已经根本容不得多想,他只是虚空抓出一件斗篷笼罩在身上,藏匿于黑暗,尽量压抑的呼吸急促不已。靠在墙上胸口起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三十五分钟后,他猛然站了起来。 “找到了!” 就在他的神识中,有一个点黯然无光,说明没有生命。但城内都是人,不可能存在没有生命的人类。 如果有,只能是太初! 这也是只有他能做到事。 眼中一片炽热,他正要化作流光冲去,忽然,却猛然停了下来。 “这是……”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 好可怕…… 好恐怖的存在…… 明明灵气不太强大,那种生命的本质,却碾压一切他见过的修士! 无论太虚,或者……独步! 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出现这条空无一人的通道,在这股宛若星辰的威压前,别说动,连头都抬不起来! 谁? 他手死死摁在地上,拼命想抬起头,时间已经容不得半分差错,大哥在等着他,二哥也在等着他,怎么遇到了这种存在! 参天城中还有第四股势力? 不行……他目光血红,修行这么多年,从未有如此急迫过,一旦出了半分差错,三人都得人头落地! 寂静无声中,他用尽全力,头发一根根雪白,手指极其艰难的在地面上刻画起来。 “啪啪啪……”幽静的通道中,鼓掌声悄然响起:“阿努比斯之瞳……东方系谱叫做通幽瞳,就算我在诸天万界,也仅仅见过五十个,不错……” 赵子七发红的眼角余光,看到一席斗篷中的身影,缓缓朝着自己走来。 “你……”他从牙缝中用尽全力说道:“是谁……” 身影在他面前站定,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微笑道:“知道吗。” “所有的一切,在神明的眼中都逃无可逃。” “你跟错了人。” “你所谓的大哥,他拨动了不该拨动的齿轮。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虽然无伤大雅,不过我也只是顺手了结。” “可惜……这只是一道分神,就算我也不敢在娲皇的天道下做些什么,你们真的应该庆幸。” 一只苍白的手勾住赵子七的下颌抬了起来,赵子七瞳孔一缩,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面孔:“忘尘?!” “原来这个下等生物名字是这样啊……不得不说,他味道不错。”“忘尘”有些感叹地笑道:“那么……这样呢?” 他面容忽然转化,又化为了欧方宇的脸。 “你……到底是谁!”赵子七只感觉被一个无比恐怖的巨兽勾住了灵魂,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 “我是你不想知道,也不配知道的存在。”轰的一声,面前的斗篷完全张开,明明只有数米,却化为了数十米的黑洞,露出里面魔鬼的真容:“凡人……请称呼我为贪婪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