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7章: 星陨参天城(一) - 最强妖孽

第1437章: 星陨参天城(一)

重刑犯室室内。 轰轰轰!! 根本不需要开口,八道汹涌如潮的灵气冲天而起!青一尺,七戒和尚,水月大师,血手追魂……这些困于这里数百年的老魔头,一个个名震遐迩,手染血腥的修士,终于露出了几百年不曾有过的锋芒。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徐阳逸仍然没有动,只是胸口起伏得厉害,他在确定,在做着最后的侦测。绿色网膜中,那个红点全面炸开,开始最多数万灵,炸裂之后,灵力一路狂飙!瞬间达到了数十万灵,而且还在疯狂上升! 百万……千万……亿! 一亿,两亿,三亿…… 轰隆隆!! 仿佛达到了一个界限,又一片剧烈爆炸响彻朱雀楼底。七戒和尚目呲欲裂,看着徐阳逸怒吼道:“道友?!” “杀!!!”徐阳逸双眼一睁,一声大喝,终于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的盒子。 灵气冲霄而起,毫无保留,他的身躯化为一道金色长虹,魂狩完全打开,就在他身后,八道灵气群魔乱舞,层峦叠嶂,八位两亿以上的灵气形成滔天大浪!窗口的沉海石轰然崩溃! 轰!!大门怎能经得起如此恐怖的冲击,瞬间炸为片片碎块。露出后面幽深的长廊。 门口两位掌宝使一愣,随后猛然站了起来。 他们的脸色从平静,到惊恐,到难以置信,耳中灵气咆哮的嗡鸣越来越响,越来越浩瀚,最后……形成吞食天地的灵气狂潮! 有重刑犯暴动!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们心中,两人齐齐尖叫一声“不好!!”瘦高男子目呲欲裂地开口:“立刻通报朱雀楼!!” 女子银牙一咬,一只黑色纸鹤飘然而出,但就再刚飞出半米,还没来得及遁入虚空的刹那,纸鹤竟然一动不动。 “水月无形针……”女子牙齿咯咯响,红着眼睛看向纸鹤,就在虚空之处,一道道近乎透明的丝线从门缝中不知何时飞了出来,将纸鹤死死缠绕,一个枯老的女声桀桀响起:“想不到啊想不到,数百年过去,还有人记得水月无形针的赫赫威名。” “你走!!”瘦高男子一声怒喝,女子一咬牙,立刻化为遁光飞走,就在同时,瘦高男子张口吐出一口火焰长刀。恐怖的太虚威压如山似海,顷刻间在门口形成连绵不绝的障壁。 “虚相宝……量天刀!” 一个彪形大汉的虚影从掌宝使背后一声长笑,冲天而起,随后光华满地,化为无数光点没入掌宝使的身体,下一秒,他的灵气疯狂攀升,两亿,三亿,三亿一千万,两千万…… 轰!!强悍的太虚之力震荡得三十七层都在剧烈晃动,一圈无形冲击波凌空绽放,化为肉眼可见的圆圈扩散,冲出朱雀楼数千米。光影交错中,他如同磐石站在这扇大门之前,一夫当关。 就在同时,大门轰然碎裂,灵气似惊涛拍岸,若乱石穿空。灵光的海啸中,徐阳逸一马当先,冯虚御风,冷冷看着下方掌宝使:“又见面了。” “好大的胆!”掌宝使一声怒喝,长刀斜指,声若雷霆:“奔雷!你只是暂住!不是囚禁!你难道想和七界为敌!太初攻城,你策反重刑犯,此乃何意?!你就不怕大圣震动?宋家震怒?!七界反目!” “或者……”他咬牙踏前一步,长刀猛然往地面一插,虚空层层炸裂,白光万道中,沉声道:“你以为……就你和水月大师,能从量天刀刀下逃出生天?” “想走,先过了本王这关!” “太虚化了么……”徐阳逸嗤笑一声:“光凭我,还不是太虚的对手,但是……加上他们呢?” 话音未落,身后洪水一般的灵光中,八道令两位掌宝使绝望的身影缓缓踏出。目光冰冷,如看到死人。 “七戒和尚……水月大师……青一尺,追魂血手,龙童子,虎公子……”瘦高男子牙齿咬得咔咔响,心中已经一片冰寒。 全反了…… 在这种骨节眼上,这些囚禁数百年的魔头居然全反了! 一个徐阳逸他有信心拿下,但是三亿五千万的自己……绝非八位伪太虚的对手!就算按照灵力压缩的方法来算,最多六人,自己就要饮恨当场! “你们……当真要和七界为敌?” 回答他的,是九道光华同时炸裂! 拦路者,杀无赦! ……………………………………………… 朱雀楼,第三层。 朱雀楼前十五层,都不太重要,十五层以上,才是将领级别的安置场所。前十五层大多作为传递情报的通道和仓库,毕竟,参天城太大了。 第三层中,此刻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数十位筑基金丹的修士镇守这里。后方是数十扇大门,每一扇都有数十米大小,门后的房屋更是直达千米,乃是存储各种不能装入储物戒的战备物资之处。当然,重要的还是由宋家和不老大圣亲自把持。 就在此刻,四面八方的符箓骤然一亮,光华大放之后归于沉寂。 “这到底怎么回事?”虚空盘坐的一位肥胖金丹修士转过头来,看向其他修士,迎上同样愕然的目光:“防御法阵自动激活?” 肥胖金丹修士抬起头看了看屋顶,皱眉道:“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灵力……” 话音未落,他浑身忽然抖了抖。一种刺骨深寒如影随形,这个念头冒出来,不知为何,他狠狠打了个颤,仿佛被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盯上。 这是远超他境界的强大,是仿佛魔王在身边的恐惧,他的牙齿得得得地打起颤来,冷汗如雨而下,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恐惧,让他转身都不敢。 “王道友?”时间仿佛度日如年,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足足过了五分钟,他才颤声嘶哑开口:“李道友?” 友友友友……孤寂的声音回荡在第三层,然而,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就是这么抬起眼看了一下,所有人……好像都不存在了! 只剩他一个人被丢弃于漫无边际的恐惧荒原。 汗如雨下,他甚至不敢低头,浑身瑟缩发抖,声音都快要哭出来了:“赵道友……秦道友?” “你们……你们别吓本真人……” 仍然没有人回答,但是,一种令人极度不安,好似吞噬一切的恐惧,正在这片空间中疯狂发酵。 得得得……只能听到牙齿打颤的声音,数十秒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低头! 什么都没有。 空是空,地是地,屋是屋,和之前一样,好似刚才只是他的错觉。随后他猛然看向左方,又看向右方。瞳孔倏然收缩。 仍然是第三层。 却没有一个人! “沙……”就在此刻,他浑身僵硬了,头顶多出了一片巨大的阴影,下方也是。这片阴影散发着人血的腥臭,还能看到一根根数米长的锋利牙齿。 这是……嘴? 噗嗤!鲜血四溅,碎骸齐飞,骨骼被咬得卡卡作响,就在他身后,一只三头黑犬,全身长满血红倒刺,足足千米之大,身上爬满了太初,轻轻咀嚼着口中血食。 “能死在我虚无犬王的口中,也是你的造化。”六双眼睛赤红地打量着一切,数秒后,扬天长啸。 在它身后,一个足足两千米大小的庞大虫洞,正在飞快形成,无数的太初蚂蚁一样从里面爬出来,一只只主宰漂浮而出,它的声音响彻四野:“呵呵……谁呢?竟然能找到楔子,打开通道,是谁帮了我们这一把呢?”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本王领你这个人情。” “来……全军出击!让我们踏上这数万年不曾踏足的领土!” 吼!!无穷无尽的太初咆哮响彻空间,下一秒,虚无犬王胸口鼓起,猛然一声咆哮,第四层地面轰然炸裂,扭曲为碎裂的虚空,上方无数惊呼声同时响起,露出了上面一双双惊恐不定的眼睛。 “抢占传送点……全军出击!!”随着虚无犬王长笑惊天,化作一道漆黑的流光冲天而去,下方无穷无尽的太初若流星升空,在主宰的命令下,成为自下而上倒倾的猩红瀑布! “太初!是太初!”“七大副军团长之一,虚无犬王!它,它怎么会在这里?!”“有叛徒!我们中间有叛徒!太初进攻朱雀楼!马上敲龙骨钟!!”“报信!!报信!!立刻通报!!” 刹那之间,无穷无尽的纸鹤腾空而起,上方的修士大约数千人,亡魂大冒之下并未失去方寸,随着数位元婴修士的怒喝,一方大阵飞快形成,灵气升腾之下,青莲摇曳而生,然而就在即将组成的瞬间,但见黑色光华冲破虚空,恶魔展翼,周围所有修士全数化为枯骨。 “区区元婴,金丹,也敢在堂堂太虚面前放肆?!”伴随着杀戮的咆哮,一圈恢弘的冲击波轰鸣而出,撞击在千米外的墙壁上,卡卡作响,其中所有修士瞬间灰飞烟灭,它的声音宛若丧钟:“所有楔子同时打开,杀光他们!!”

上一篇   第1436章: 器灵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