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8章: 星陨参天城(二) - 最强妖孽

第1438章: 星陨参天城(二)

“滴滴滴……”三十六层,所有宋家修士都在家主强有力的镇压下暂时安稳,不安和忐忑萦绕整层空间。但就在此刻,一片刺耳的嗡鸣声忽然响起。无数的符箓齐齐闪耀。 “第四层防御崩溃,第五层防御崩溃,第六层防御崩溃……检测到太虚后期灵力波动。初步判定为太初副军团长,虚无犬王,兵力无算。共计九亿七千万灵,正在突破第十二层防御……” 死寂。 惊恐瞬间取代了忐忑,宋家家主还没有坐下猛然站了起来,死死盯着四面八方照耀的符箓,嘴唇都在颤抖。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知名的恐怖存在将至,朱雀楼这等核心枢纽中竟然出现了太初?而且是副军团长级别! 刷刷刷!无数惶恐不安的眼神全部看向了他,宋家家主满头冷汗,今夜之局,乃是七万年未遇之杀局!凶险如斯……简直超出所有推算! 有叛徒…… 他心底一片冰凉,太初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座核心建筑!这座建筑十五层上每一层都是极其重要,也是参天城的标志!绝对无法从外攻破,只有进入内部才能摧枯拉朽,现在一位副军团长能出现,除了有人勾结太初再无其他结论! “白虎堂!”他狠狠转过头,目光通红:“立刻……” 话音未落,头顶轰然巨响,第三十七层的地面竟然全部碎裂,九道恢弘如海的灵气刹那间笼罩三十六层,周围白虎堂一声怒喝:“放肆!!” 数百人如臂使指,手中法宝若一人启动,形成数百米金色巨手。然而就在使出的刹那,九道遁光离弦利箭一样轰然冲下! “咯咯……在本宫面前,也敢说放肆?”“呵……数百年不见,看来已经有人忘了我等当年威名。”“人啊……总是健忘的,不如本尊者让你们好好回忆一下。” 刷刷刷!人影根本不停,若流行坠地,四面八方虚空层层碎裂,根本看不清他们怎么动手,一圈圈惨白,碧青,银蓝的光圈挥洒刷千米,若死亡之湖涟漪摇动,下一秒,数百位白虎堂修士人头齐齐飞起,鲜血横空。 宋家家主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所在的祭坛处于整个房间最中心,九道恢弘如海的灵气根本没有顾虑他的存在,人未到,灵先至,他头顶金冠啪一声碎成齑粉,满头白发飘扬,浑身衣袂如龙狂舞,身形都被压低了数公分! “家主!!”“不!!”两个声音从左右侧传来,妇女和另一位宋家高层惊呼都没有,更没有抵抗,瞬间被吹出数百米。而就在宋家家主头顶,一片灵气长河接天而来,覆地而生,好似黄河之水自天穹倾泻。 九剑下天山,势不可挡! 他只是愣了半秒,随后一声惊呼,疯了一样飞向旁边,就在同时,整个祭坛轰然崩溃,九道神通没有对任何人留手,一个巨大的孔洞瞬间出现,也没有任何停留,身影带着漫天杀气飞快冲入孔洞。 哗啦啦……偌大的三十六层,只剩下碎石落下的声音,夹杂着无数心跳,白虎堂一击之下全灭,这根已经绷断的钢丝,没有白虎堂的威压,再也压抑不住了。 “完了……完了!!都完了!!”随着一位元婴神经崩溃的尖叫,他化作一道流光疯了一样冲向外面。紧接着海潮一样的惊呼声响彻大厅,无数的宝光腾空,朝着外界冲去。 “完了!快跑啊!”“太初攻入参天城!攻击朱雀楼!赶快回七界!”“怎会如此……跑……赶紧跑!!” 树倒猢狲散,一道道遁光朝着大门冲去,须臾之间,这里从上万人仅仅剩下不到一千。 “呵……”披头散发的宋家家主,颤抖地从祭坛上站起,看着顷刻之间寂静如死的大厅,嘴里发出了一声自嘲的笑声,随后越来越大,数秒后,已经撕心裂肺地大笑起来。 “走吧……都走吧!哈哈哈!”白发乱舞,他扬天狂笑,又过了十秒,才看向留下的人:“你们,不错。” “跟我走。放心,宋家的传送门,永远不会对叛徒打开。”他捂着胸口,红着眼睛道:“还有,调出刚才的画面,看看到底是谁!竟然在这种时候冒天下之大不韪!” 剩下的修士谁都没有说话,运指如飞,很快,一幅光幕就飞到宋家家主面前。 他只看了一眼,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重刑犯……全部暴动! 从监视的奔雷,到软禁了数百年的囚徒……没有一个留下来! 三十七层的掌宝使毫无信息,下场不问可知。 “数万年了……”他寒声笑着,枯老的手没入苍白的头发,死死抓着头皮:“还没有人能把宋家逼到这种地步!!” “我要你们……和参天城陪葬!!” “谁愿留下来?”他厉鬼一样看向剩下的人:“和参天城共存亡,老夫发誓,宋家在一日,荣升他所在家族为支脉,他为家主!” “宋家在,他就在!!” 沉默,数秒后,一位修士出列:“晚辈愿意。” “好……很好。”宋家家主眼中射出怨毒的光芒,一个红色的罗盘飞入他手中:“一旦参天城陷落,立刻……启动它。” “这是?”修士恭敬问道。 宋家家主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仙器自毁符箓。” ………………………………………………… 九道遁光从上而下,没有任何一层可以经得起他们一击,八位伪太虚,一位超越普通伪太虚的道子,加起来近二十亿灵的恐怖力量,根本无人可挡。神通扫射无一合之将! 三十五层崩溃,三十四层崩溃,三十三层崩溃……三十层!二十八层!二十五层! 势如破竹! 争分夺秒,徐阳逸早已取出了沙漏,上面只剩下最后几粒沙。感知之下,脑海中只有一个时间。 三十七分钟。 最后的三十七分钟!空虚尊者星陨参天城,女娲身外身同时来到!太初,七界,他们,还有那些觊觎大争之世的势力,四大势力交错,谁先赶到,谁就能第一个触碰身外身! 即便上面有娲皇的神通,即便有群狼环伺,但……这是安琪儿唯一的解药,也是他登上五王二后,仰望雅威的开始。 舍我其谁! “还有多远?”追魂血手目光赤红,嘶哑开口道。 一朝龙出海,杀破九重天! 幽禁了数百年的他们,心中的杀意需要用鲜血来洗礼。 “八层!”水月大师眼中闪动着扭曲的光芒,白发飞扬,桀桀笑道:“老身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其他人看到我等的脸色了,一定非常有趣。” “八层!八层楼之后,就是整个参天城的传送中枢!到了那里,天南地北我们大可去得!哈哈哈哈!” 徐阳逸收起了沙漏,全身灵力已经攀升到了巅峰。 八层么…… 八层之后,大家天各一方,换句话说,他们的契约终止,接下来的大争之世,很有可能会面对这些本无信义的老鬼! 而且……不单单如此。 他的脸色平静,心中从未有过的凝重。 就在下面,绿色视网膜中,一轮磅礴无比的红日冉冉上升。 无比的庞大,无比的恐怖!但是却掐着自己的灵气不散发一丝一毫,对于灵气的操控已达巅峰,如果不是他有卡俄斯之种的视野,根本不知道……就在下方几层,一个真正的太虚太初,正在以同样的速度冲向传送中枢! 他们……将在那里有一个“胜利会师。” 心中狂跳,然而他并没有退缩。势成骑虎,无路可退。这早已在他的预料之内,虫洞太初开启,过来的绝非善类。太初要确保能在参天城钉下钉子,来的只能是副军团长级别! 没有人知道,他也不准备说,最后三十七分钟要冲破一位太虚的阻拦,他从感觉到对方开始,就已经在思索要怎么做。 轰!!二十二层破! 轰隆隆!二十一层破!二十层破! 十七层,传送中枢已经赫然在目! 在他视网膜中,那轮狰狞的血红太阳,已经达到了十五层! 双方,将不差毫厘! 他甚至能听到下方地狱的尖叫,这种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觉,让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通体过电。 哗啦啦!随着一片修士的惊呼,九大魔头无人能挡,十九层瞬间被打通,十八层历历在目! “去四象门的传送阵,谁知道在哪个方位?”他忽然开口,貌似悠闲的问道。 “西北方。”青一尺咯咯一笑:“怎么?道友,你要抛弃妾身了么?” 徐阳逸微微一笑:“就是正对着这里的西北么?” “当然。”水月大师也笑道:“老身以前没有被关起来的时候,朱雀楼也是来过几次的。” 七戒和尚没有开口,反而若有深意地说:“你们怎么不想想,为何不老大圣没有出手?” 无人回答,只有狂风掠耳。 是啊……就在朱雀楼,不老大圣眼皮底下,但是对方却没有出手! 这是个谜题,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解开这个谜题的时候,因为第十八层楼底就在眼前! 就在同时,所有修士都目光一跳。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死危机袭上众人心头。修行到他们这种地步,早已暗合天道,就算虚无犬王再怎么隐匿气息,距离已经不过数千米,如何感觉不到! 很清晰了……就在这一层数十米厚的地板之下,有一道恐怖至极的目光早已锁定众人,或许从他们冲入三十层就开始。 “退!!”数声惊呼响起,八位魔头猛然停住,拼命想往后跑。他们感觉到了,一个比他们更魔头的存在,就在这片楼层之下凝望深渊。 就在同时,徐阳逸不退反进,一拳轰向下方楼板! 轰隆隆!!灵光璀璨,硝烟冲天,就在众人欲择人而噬的目光中,第十八层楼板轰然碎裂,露出下方死亡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