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9章: 星陨参天城(三) - 最强妖孽

第1439章: 星陨参天城(三)

三更好累,休息一下…… %%%%%%%%%%%%%%%%%%%%%%%%%%%%%%% 宛若地狱。 十七层中,根本看不到一点空间,只有遮蔽整个楼层的漆黑触手,形成蠕动的海洋,密不透风,封死所有通道。 毫无掩饰的太虚气息顷刻间弥漫全场,三只巨大的头颅上,太初标志性的金色竖瞳锁定所有暴退的修士,紧接着,漆黑的触手如海啸爆发,伴随着地狱的咆哮冲霄而起。 “你该死!!”水月大师一声怒喝,停住身形猛然冲了上去。追魂血手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徐阳逸,双手一合一分,两把带着锁链的镰刀从长袖中飞出。其他几人无不是目呲欲裂,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疯狂的朝着下方冲去。 别误会,没有人是想帮徐阳逸分担危险。只是他们非常清楚,面对一位太虚,逃跑绝不是办法。也根本逃不掉。传送枢纽就在眼前,唯有杀出一条血路! “奔雷……你真是好狠的心!”“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早就计划好了让我们一起冲击这位太虚?!”“这是七大副军团长之一的虚无犬王……该死……该死!!”“奔雷……你最好祈祷不要再遇到我们!!” 八道光华一分而散,恶毒的咒骂充盈空间。徐阳逸抬了抬眉,淡淡道:“各位,保重了。” 太虚之道,谁不曾手染鲜血? 无非一将功成万骨枯罢了。 从他感觉到这位太虚的存在,就明白了冲过去的唯一办法。那就是……拉着所有人一起上! 谁不上,他就逼着他们上! “桀桀……小家伙们。”虚无犬王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一幕:“九个两亿灵以上的尊圣,真是七界主力啊……本王等待许久,早已饥肠辘辘,你们何不自觉受死?还能免除些许痛苦。” 话音未落,触手如电,瞬间吞没九人。 就在触手之海完全爆发的刹那,徐阳逸全身绷紧,红线飘飞而出,落于肩膀,双手呈爪,朝前方轰然杀出数百爪。 卡卡卡!两亿七千万灵的全面爆发,星河愁立夜,雷电独行朝,爪若神雷裂虚空,周围的触手立刻化为块块血肉飞溅,剧痛顺着神经中枢直冲大脑。虚无犬王瞬间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怒吼。 “吼!!” 虚空震荡,一层层化为碎片纷飞。它惊怒交加地看向一处,还没有捕捉到对方的身影,下一秒,更加恐怖的剧痛布满全身,仿佛抓住了一只刺猬,刺得他鲜血淋漓! 毫无心理准备,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它四面八方的触手尖叫着缩回。轰隆隆……阻隔天堂地狱的触手之海终于出现一条转瞬即逝的裂缝,就在同时,一道青黑色的光华瞬间冲过转瞬即逝的裂隙,奔雷掣电地朝着下方冲去! “怎么可能……”虚无犬王目光闪烁,震撼地看着那道身影,一个区区阳圣怎么可能让自己受到重创? 但他突然愣了愣,随后猛然看向触手。 毫无损伤! 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出现过。 真实的欺骗,恶魔王族血脉发动! “没有伤害……刚才……是幻觉?”半秒出神,它的眼光中射出滔天杀意:“愚弄太虚……你死有余辜!!” 徐阳逸心无旁骛,有心算无心,他已经冲过了虚无犬王的阻隔,若穿破漆黑的云层走向光明,终于第一个踏入了十七层空间。 四周已经血海一片,残肢满地,无穷无尽的太初布满整个大厅,将地面都覆盖为一片漆黑,没有一个幸存者。卡卡卡的咀嚼声响彻周围,如同嗜血的食人蚁,就在一片尸山血海中,十五座巨大的传送阵历历在目。 这是通往参天城十五城门的传送法阵! 心脏狂跳,他全速冲向西北方,就在此刻,数十只金色的竖瞳眼珠闪电一般笼罩四周。没有任何对话,四面八方的虚空猛然波动起来。 “好快!”他狠狠咬了咬牙,全身的精气神瞬间达到巅峰,一切都在计算之中,看到十七层的无尽触手之墙,他就知道只有用真实的欺骗才能打开一条裂隙。但后果就是……在其他人都难以伤及对方的情况下,他简直如同暗夜皎月,夜空萤火,势必会引来对方的关注。 比如现在。 “虚无破灭!”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所有眼球中光华炸裂,在虚空中构筑成一个漆黑的光球,将徐阳逸牢牢包裹其中。随着虚无犬王轻轻一摁爪子,轰的一声,漆黑的波纹横扫八荒六合,在无数太初嗜血的咆哮中扭曲为破灭的黑洞。 轰隆隆……爆炸一层接一层,虚无犬王兴奋地舔了舔舌头,杀戮总是让它激动难耐,但下一秒,它六只眼睛闪了闪,三个狗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渐渐消散的黑洞中心, 没有…… 没有它希望看到的残肢断臂,没有血肉横飞的美丽画卷,那里除了虚无……就是虚无。 在哪里? 它几乎不敢相信一位阳圣能从自己的神通手中逃掉,愣了半秒后,神识轰然爆发,它能感觉到对方还在这里,却仿佛进入虚空,完全找不到! 吞噬欲望符箓发动,行走虚空! 虚空之中,徐阳逸双目发红,用尽全部速度,拼命冲向西北方,身形拉出道道火线,已经达到超音速! “区区阳圣……”虚无犬王的注意力完全被引了过来,没想到……完全没想到!一个尊圣竟然能在它手下逃出生天!这简直是太虚之耻! “万界星崩!!”它狠狠一磨牙,体表下绽放数不清的黑色符文,刹那之间,整个空间都变了。 仿佛进入了星河,踏破了苍穹,只有深邃和无尽,一颗颗位面徜徉其中,从里面喷发出火焰与雷霆,随着它最后一个字落下,齐齐崩溃! 轰!!一圈圈可怖的冲击波扫荡整个空间,无处不在,无处不至。徐阳逸死死握了握拳头,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锋锐的一方划过敌人身体之后,现在轮到他来接受手握白刃,鲜血淋漓的果报。 虚空尽数处于这恐怖的一招之中,灵气完全紊乱,疯狂朝着四周挤压,这最后的距离,简直就是天堑。 “该死!!”他灵力全面笼罩,魂狩呼啸而出,在虚无的时空裂缝中拉出璀璨的长河,紧接着剧烈的震荡轰然来临! 卡拉拉!魂狩几乎没有丝毫抵抗全面崩溃,这一招是毫无死角的范围攻击,只要在虚无犬王的万米区域就逃无可逃。他心中一片冰寒,从初次接触他立刻推算出来了。这一招,他会重伤。 重伤不可怕,但……就算能冲到西北角,重伤状态……怎么迎接接下来群狼环伺的险恶环境? 四面八方的灵力越来越浑厚,若无形巨手捏死身体,他护体灵气又一次崩溃,就连七窍都流出丝丝血痕。 “该死……太强了!伪太虚和太虚之间的距离简直是云泥之别!太虚已经触摸大道,凝聚神格雏形!我们就算加一起都不够对方一只手玩!”他目光死死盯着四周,并未放弃,此情此景也根本无法放弃,拼命寻找着一切可以打破这个死局的机会。 就在此刻,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四面八方如山似海的压力突然轻了无数倍。 虚化…… 他愕然看向自己,身体在他没有发出指令的时候完全虚化,又进入了仙体排斥灵气的诡异情景!虽然太虚的灵力根本无法排斥,远超他的境界,就算虚化也是排山倒海压过来,但,相比半秒前那种星穹粉碎的压力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之前是泰山压顶,现在……顶多只是无名小山。 能挡住! 狂喜涌现,这就是修行的魅力所在,绝处逢生,柳暗花明,让人不由自主期待明天。几乎是在同时,两声剧烈的爆炸绽放虚空。 刷拉拉……光华璀璨,彼岸花开。 “有人陨落了,两亿灵,七界尊圣的顶峰,伪太虚,在真正的太虚面前仍然不堪一击……”他深吸了一口气,全部灵力运转到后背防御,调整好角度,极速冲向西北角。 下一秒,虚无犬王的灵气如同海啸拍在他的背上,哪怕是完全虚化状态,这一击也远超吞噬欲望符箓的承受界限。一口鲜血喷洒长空,护体灵气全面粉碎,硬生生从虚空中被打了出来。 但是。 借助这一击,他的速度达到了顶峰!如同张满弓弦的利箭,终于离弦而出。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他带着浑身鲜血砸入传送门前的地面。地表层层龟裂,无数蛛网纹密布。 轰隆隆……整座朱雀楼都颤了颤,地面出现了数个大坑,那是还在拼死抵抗,怀着一线希望逃出生天的其他魔头,徐阳逸根本来不及看是谁,眼前一片金星,口中鲜血长流,但是却咬着牙从碎石中站起,拼命发动吞噬符箓。 行走虚空,用尽全部的力量冲向数十米外的传送法阵。 “没死?”虚无犬王也愣住了,他刚才一击的力量大部分瞄准了徐阳逸所在的方向,然而……这个尊圣怎么还活着? 这一瞬间,它心中涌起一种叫做忌惮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