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0章: 星陨参天城(四) - 最强妖孽

第1440章: 星陨参天城(四)

目光一闪,无数根触手闪电一样冲了过去,半空中凝聚成一只巨拳,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烟尘呈环形扩散,这一层除了十五座传送法阵,其余地板尽数崩溃,整个朱雀楼从第三层到三十七层,已经成为一个连通的深渊大洞。 哗啦啦……巨大的石块伴随硝烟落入无尽深渊,但是虚无犬王神色没有半点轻松。反而愕然缩回触手,震撼地看着手掌之中。 没有一滴鲜血。 “又消失了?”它有些不敢相信地深吸一口气,一次两次……两次三次!正面接了自己的神通还不死!自己极速一击诡异消失……这是哪里跑出来的阳圣?怎么可能有这等实力? 就在同时,它的目光突然转向西北方传送法阵,就在那里,一个挺拔的身影喘着粗气,已经站在了传送法阵之上。 “你这个……”它咬牙切齿的看着那道身影,走上传送法阵,它也不敢动手了,掌控传送中枢远比自己泄愤重要。 徐阳逸一步踏入传送法阵之中,留给对方一个竖起的中指。 嗡……脑海一片嗡鸣,四周光影流转,刚刚踏入,他就猛然半跪虚空,拼命咳了好几口血。 视线已经微微模糊,虚无犬王凶威滔天的咆哮是耳朵里唯一的声音,仍然嗡嗡嗡地萦绕耳边。 “呵……”十秒后,当空间开始震荡起来,他才用尽力气坐到虚空,胸口起伏中掏出一枚丹药吞下。 刚才是真正的度秒如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站在的传送法阵门口,当所有力量全部爆发,和生命赛跑的时候,脑海里只有一片空白。生死之间的大恐怖能让人忘乎一切。他甚至没有一点点神识去看还有没有人活下来。 这一刻,他才终于感觉灵魂回到了肉体。五感在剧烈的心跳中渐渐苏醒。 “该死!!”然而他并立刻打坐,却猛然睁开眼,狠狠骂了一句。 这不是去四象门的传送门…… 这是去两仪门的传送门! “这群老鬼,果然各有思量,各有防备!就连告诉我的地方,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摇了摇头,压下心中的遗憾,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闭上眼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好,身体的伤势不算重,那种诡异的虚化他好像又多明白了一些,不仅仅是排斥灵气,更是排斥灵气构筑的神通,却不能排斥领域,这才给了他逃出生天的机会。 数秒后,他才睁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掏出沙漏看了一眼。 里面……还有最后两粒沙。 “二十分钟。”他抿了抿嘴,闭上眼睛进入打坐状态:“二十分钟后,这根导火/索就会走到尽头。空虚尊者……将如约而至。”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修罗场。” 如芒在背,刀剑随行。这已经是最后关头,没有一点点松懈的时间。 五王二后的位置,值得所有尊圣压上一切筹码! 城内传送非常快,数分钟后,他时钟一般睁开了眼睛,一个巨大的白洞就在眼前。他立刻迈步冲了出去。 刚刚走出传送法阵,他双腿立刻一软,咬破舌尖喷出一大口血,笔直朝着前面倒去。 狂风从鼻尖刮过,他的嘴角在看不见的地方微微翘起。 血腥味,灵光的硝烟味,这些刺鼻的味道此刻是如此的清新……困龙出海,龙出生天,他终于站在了最后的战场上! “怎么回事!?”“这是朱雀楼的传送法阵!”“阳圣大人?大人!您这是怎么了?”“来人!快来人!” 没有人看到,徐阳逸倒下的面容上,眉头深深一皱。 不对…… 传送中枢,是战争的关键所在,他正是料定不老大圣必定会立刻救援,根本没心情计较几个重刑犯的逃亡。这才引来冲动太初围魏救赵。但如此关键的地方,什么时候不是数百上千修士驻扎?现在身边一片寂静,自己一位尊圣&“重伤,”而且是阳圣,却就这么几个人看到了? 尤其……这几人的惊呼,好像还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刚刚出来眼前一切眩晕,身形被数位修士扶住,他捂着胸口嘶哑道:“朱雀楼告急……” 这句话让四面八方一片死寂,他吐了口血,接着说道:“虚无犬王出现朱雀楼,正在控制传送中枢!局势十万火……” 话音未落,眼前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他的瞳孔倏然一收,紧接着倒抽一口凉气,震惊地看向迢迢星河。 星河开天! 就在极远之处,深邃而无疆的宇宙居然出现了七彩光华,这些光华不停旋转,不停交接,形成了一条绚烂的通道。 超越星辰的璀璨,周围虚空震荡,所有靠近光华的位面全部崩溃,行星带成为齑粉,仿佛昭告着帝王的君临。 有什么东西……就要从里面出现了。 徐阳逸不动声色抬起头颅,深邃的目光骤然炽热了起来。 到了……终于到了! 他赶上了……沙漏中的沙还有一颗,他知道,这是空虚尊者,对方终于从补天池返回,来到了自己的葬地。 目光所及,整个参天城一片血红,仿佛激发了什么大阵。就在这血红的天幕下,无数的修士仰头观望,空中数不清的浮空舟沉默以待,护山大阵外,亿万太初俯首,纷乱的战场竟然安静得可怕。 他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目光扫过现场,落在一座巨大的传送阵上。 阵上两字:四象。 “大人。”周围的修士回过神来,他们感觉徐阳逸“虚弱”的身体正在离开他们,愕然看着对方:“您要去哪?” “你们……咳咳……立刻禀报太虚大人,本圣君马上去其他城门通报。”尽管心跳已经快要跳出胸腔,他仍然死死压制住,尽量让语速平缓。事情已经来到最后关头,决不能功亏一篑。 不能急,急则乱,乱则变,变则危。 一步步走上传送法阵,周围修士愣愣地看着他,好像有什么不对,他们却在星空异象的和这个消息的双重震撼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徐阳逸进入传送法阵,一位元婴修士才眯起了眼睛,猛然一拍额头:“令牌呢?” “这位圣君大人的令牌呢?” 顿时,这里小小的慌乱了起来,然而,此刻偌大的参天城,根本没有人注意这里,两仪门……不,整个参天城,都笼罩在一片肃穆之中。 参天城外,数百里处,七个巨大的身形出神地站了起来。死死盯着星河。 来了……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很强,非常强大!此刻对方仿佛一切通透,超越七大副军团长的总和,甚至……逼近腾格巴尔大人的地步! 不只是他们,这一刻整个太初军团都停止了攻击,无数的太初居然摆脱了主宰意志,伏在星河中瑟瑟发抖,就连幽灵气球一样的主宰,都所有触手趴在虚空,头也不敢抬。 他们这里离得更近,可以清晰感受到星河的轰鸣。就在此刻,所有太初的后方,一只仿佛有太阳大小的金色眼睛缓缓亮起。一股强悍至极的灵压刹那间弥漫虚空。 腾格巴尔。 “星陨参天城……”他缓缓看了一眼七彩的漩涡,随后威压立刻发出:“让路!” “这是天道循环,拦在这东西前面,只有死路一条。” 寂静无声,万物俯首,黑色的洪流悄无声息地让开了一条路,若摩西分水。就在它们刚刚让开的同时,一道夺人心魄的光华轰然从七彩漩涡中冲出。万千灵蝶簇拥,若圣子降临,斩风破浪,直冲参天城而来! 它是如此的璀璨,一切的星辰在它面前都黯然失色,因为这是生命燃烧的奇迹,是造物的伟岸。 它是如此恢弘,极光所过,一切都被分为两边,星穹被硬生生剖开,只剩下这道开天辟地的光华。 它,就是这一夜最灿烂的流星。 无可比拟。 也无可替代。 轰!!刚刚出现,它就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向参天城,只剩下空中长长的光尾。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整个参天城都在微微颤抖。而最前方的修士,已经彻底看清了是什么冲他们而来。 就在灵蝶的中央,一位穿着道士衣服的骷髅,手捧一支桃花轻轻摇动,浑身没有半点血肉。四周灵蝶环绕,浑身燃烧纯白的火焰。却能直觉……对方在笑? 朝闻道,夕可死。 也明明是这一尊骷髅,却给人一种万界倾覆,诸天将灭之感。如步入人道轮回,无比高贵,更甚玄妙。 道极尊,德极贵,巍巍万天圣主。 教至广,法至大,荡荡诸佛神恩。 “我的天!!”一位修士愣了两秒,猛然高呼起来:“大争之世!” “是大争之世!!” “大争之世开启了!大争之世马上开启!立刻通知宗门!通知道子!马上赶来参天城!!” 他尖锐的声音如同狼嚎,都破音了。然而,他尖锐却不孤独,因为就在他之后,参天城这片大湖,如同被泰山压顶,轰然炸裂! “是大争之世……大争之世开启了!”一位老年元婴脸部肌肉都在颤抖,猛然回头朝着身后的宗门嘶哑吼道:“道子呢!道子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