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 星陨参天城(六) - 最强妖孽

第1442章: 星陨参天城(六)

“无需害怕。”玛门的声音很平静:“确切地说,我是贪婪之主的分神。这里有娲皇意志的存在,魔神本身根本无法降临。” 徐阳逸没有开口,每一根毛发都绷到了最紧。 活着的雅威…… 真正的最古雅威,初代雅威,地狱七君主! 和路西法,撒旦,别西卜,利维坦等神话怪物齐名的魔神! 他早就知道玛门在七界,一直在躲避对方,甚至忘尘消失了都不敢寻找,就是不想和这个怪物面对面,但,现在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对方已经找了上来。 它没有散发半点威压,就这么平静站在徐阳逸面前,却足以让他无比凝重。 “之前和我对战的……是你?”徐阳逸谨慎问道。 “没错。”意外的,玛门很好说话,微微点了点头:“娲皇意志甚至拒绝魔神投影出太虚境界,这具躯体我只能攀升到尊圣的极点。没想到你也达到了这个临界点,真是可惜。” 徐阳逸沉默了一下:“忘尘呢?” “吃掉了。”玛门淡淡道:“啊……我在你的眼底看到了杀意,不过没有关系,这个银河系,想我死的生灵太多太多,以京来计算都不为过,如同你一样走到尊圣顶峰的不知凡几,我根本不会在意。因为……你们只能是‘想’而已。” “你也不过是万千生灵中的区区一个。无法付诸行动的空想,那是梦。” 徐阳逸眼底确实扫过一抹杀意,忘尘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弟子,他做不到让人踩在头上来。不过他马上隐藏了下来,在这种和宇宙同寿的生物面前,还是不要表现出什么敌意的好。 就算有,也得藏在心底。 “你觉得,现在还有空闲和我聊天?”玛门神色非常平静,是那种活太久之后的麻木,声音无悲无喜:“省省时间吧,这是宇宙中最不值钱也最珍贵的东西。你的寿命在我眼中短暂得可怜。我可以和你慢慢聊天,从宇宙初开开始,但你能安心听下去吗?” 他指了指远方轰然而至的流星:“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做好了,我们的旧账一笔勾销。我也懒得在你身上投入更多目光。” 理所当然的高高在上,明明平淡,没有半点波动,却偏偏让人从内心排斥。 “请说。”徐阳逸强压心中的杀意,同样平静地开口。 “我在这里,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玛门放开了他的手,脸上露出一抹深邃的笑意:“你应该听说过它,本来,我以为在你这里,事实却非常让我失望。那就是说……还在娲皇手中。” “什么东西?” 玛门往前走了两步,徐阳逸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忽然暴起的地狱气息,它嘶哑开口,一字一句地说道:“鸿蒙契约之书的下半部。” 心脏陡然加快,徐阳逸没有开口。他忽然明白了,玛门为什么在这里。 鸿蒙契约之书下半本,如果南华蝶母没有骗他,上面记录着一样东西。 那就是永恒精金的炼制方法! 在这种存在面前隐瞒毫无必要,徐阳逸谨慎地回答:“我并不知道在哪里。上半部我稍微看过一些。” “如果看完了还能叫一些的话。”玛门的笑容如同血色的月,深邃而神秘:“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独步以下,能观摩鸿蒙契约之书的生物。至少独步,才有资格阅读它……好了,我不想和你废话,大争之世可以接触娲皇元神,去问问她,这东西到底在哪里。” 徐阳逸目光微动:“娲皇不会告诉我的。” “人类!”话音未落,玛门身上汹涌的魔气轰然波动,然而拿捏秒到巅毫,如山似海,却蔓延不出去五米,这种灵气和灵压的操纵手法,远在徐阳逸之上。 “你好像弄错了什么。” “这是命令,来自于贪婪之主的命令。” “是什么错觉让你以为可以讨价还价?又是什么自信让你觉得可以推三阻四?” “没有让你跪接,已经是我的恩赐。你没有一丝丝拒绝的资格。” “我不管你是偷,是抢,还是出卖你的肉体,你只需要拿到我要的结果,明白吗?” 它的灵气非常独特,明明同样是尊圣的顶峰,却带给人一种极度不详的压抑。就算徐阳逸,此刻也仿佛站在宏大的提拉冈底斯面前,一个人面对那恐怖的星穹王座。 生命本质的超越,无可抵挡的压迫! “但是,神是仁慈的,神爱世人。”就在此刻,那无边无际却被浓缩在五米之内的灵压倏然一消,玛门浑身黑袍飞舞,桀桀笑着后退两步,手轻轻一挥,一个旋转的灯笼出现手中,里面有一道徐阳逸极其熟悉的灵气。 徐阳逸愣了一秒,目光有些出神地看在那个灯笼之上,这股气息是如此熟悉,熟悉到他胸口刹那间怒火万丈!明明告诫自己绝不要在这个怪物面前露出杀意,这一刻却根本忍耐不住,再怎么压抑,杀意也形同实质。 “放心,他还没有死。”玛门微笑道:“看啊,因为你,他被我发现。因为你,他被我拘走了魂魄。” “你有罪。” “所以,我给你赎罪的条件。” 他将灯笼收回斗篷,很满意徐阳逸的表情:“你问出鸿蒙契约之书的下半本,我将他还给你。你真的应该庆幸,若非娲皇意志,你现在根本没有和一位魔神站在一起的资格。” “好。”徐阳逸心中杀意无限,深深看了玛门一眼:“我答应你。” “很好。”玛门的身影渐渐消失:“希望你能尽快取得入场资格。如果连大争之世都进不去,我现在就捏碎他的灵魂……桀桀……” “贪婪之主会在每一个角落关注着你。” 刷……他的身影化作黑雾完全飘散。徐阳逸靠在了身后的房屋之上,没有人看到,他的拳头已经握得发白,卡卡作响。腮部的肌肉都在拼命咬动。 只有这样的忍耐,才让他没有丧失理智,当场对那个怪物出手。 那是赵子七…… 对方囚禁了他的灵魂! 轰!!怒火的狂潮还没有结束,头顶已经万丈光华,灵蝶如海,当中空虚尊者的遗骸绽放万道光华,已经如同星辰一般闪耀头顶。 “大争之世……”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放下这些念头。死死盯着头顶蝶海。 无数修士护卫在侧,谁都在等着天崩地裂的那一刻,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赤红,一道道精粹的灵气横扫九天十地。七界所有得到这个消息的精英,已经云集于此。黑压压环绕诸天。 一片安静,就连心脏的跳动都听得到。 狂风吹过巨城,漫天灵光洒下黑夜,将四象门下方映照得一片透彻,每一个角落中的人影都清晰可见。就在这一瞬间,空虚尊者的头颅忽然卡卡卡动了一下。 刷啦啦啦!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沉默之中无数的白刃相向,一件件灵宝光华贯空,无数目光死死盯着那具骸骨,瞬间,这里只剩下砰砰的心跳。 仿佛连大地都在引动。 “我看到了。”空虚尊者的骸骨对着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徐阳逸也轻轻颔首,可惜,最终对方没有逃过宿命的轮回。 “该你的,就是你的。”空虚尊者的声音带着无限弥留的遗憾,看向下方,仿佛能看清娲皇的影子一样。 他的声音带着怅然的哽咽:“诸君,本王去也。” “有缘来世相见。”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整片虚空都微微一暗。 光失去了颜色,仿佛跳动的烛火终于烧完了最后的灯芯,下一秒,一股银白色的灵气喷泉轰然冲向天际。 四面八方,十几道长叹响起,城楼之上,所有太虚朝着对方深深一躬。 这是生命完全燃烧的华彩,就在说完刚才几个字之后,空虚尊者终于走完了最后的旅途,星陨参天城。 无数光华从空虚尊者骸骨上喷涌而出,遮掩了灵气,如同当空皓月,绽放万道银霞。光华之中,空虚尊者的骸骨越来越暗淡,缓缓旋转着上升,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崇高之感,沐浴灵潮。 越来越高,当达到顶峰的瞬间,骸骨仿佛笑了笑,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天光无数,骄阳贯空,他的骨骸完全消失于光柱中,一朵磅礴无匹的灵光之花盛开天地。 层峦叠嶂,花瓣起伏,似千手观音舒展开片片花瓣,挥洒着漫天灵光。照耀下方每一张因此炽热的年轻面孔。 刷拉拉……光耀彩霞,铺开数万米。就在所有人都看向花朵的时候,徐阳逸的目光落在了彼岸花的根部。 那里,有一堆普通的黄泥。 抛却所有,回归最初,本不过娲皇的泥人。 那是空虚尊者的尸骸。 花不见叶,叶不见花……参天城外,数十万里处,凌波仙子雪白的身影周围剑光齐出,万里顷刻扫空。于星河寂灭中发出一声孤狼般的哽咽,再被无尽虚空吞噬。 七界之中,五大位面的核心,五双眼睛同时睁开,一声悠然长叹。 花开彼岸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花叶千年不相见,缘尽缘生舞翩迁。 王后陨落,彼岸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