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食物链(一) - 最强妖孽

第1443章: 食物链(一)

参天城外,太初停止了攻击,灵光再次湮灭。除了进入城中的虚无犬王,六大副军团长全部半跪于地,于那轮庞大若太阳的眼睛之下毕恭毕敬。无穷无尽的黑潮汇聚为层峦叠嶂的星云,这里好似自成星系。 “大人,下一任五王二后即将出现!我们……怎么做?”九尾蝎王刚刚开口,巨大的眼睛就眨了眨,随后悠然长叹:“这就是命啊……” 宛若星球的眼睛缓缓裂开中央的骨骸牙齿大嘴,一根猩红的舌头徐徐伸出,朝着参天城的方向无声一甩,动作极度轻柔,然而面前的虚空轰然碎裂!露出里面漆黑的深邃,连绵不断带着音爆和火浪直冲参天城! 独步一指。 简直就像神灵之剑,于无声处听惊雷。 轰隆隆!!无穷无尽的爆炸越来越大,达到参天城外时,已经化为一片虚空风暴,赤红的火光吞没星穹,焚尽万物。但就在接触的瞬间,一片柔和的光芒出现参天城上,很薄,很轻柔,然而所有的虚空风暴在触碰的刹那顿时消失。 星还是星,云还是云,一切如故,刚才声威赫赫的独步一击好似从未出现过。 “一旦王后陨落,那个地方立刻处于天道规则之中。再也无法攻击。”巨大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声音也毫无波澜:“他是用自己的命守住参天城。可惜……如此好的机会,居然不能一举踏破此城!下一次再来,新物种已经被发现,要攻破它难上加难。” 六位副军团长极为不甘,七界为了这次大战动用了太多,它们又何尝不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一位副军团长抬起头来,瓮声瓮气地开口:“那……我们这一次就算了?” “好不容易攻到这里……” “不。”滕格巴尔缓缓开口:“你们想过没有。” “虚晶,是为修士准备的。而我们和修士一样,同样都使用灵气。只是物体形态不同,力量体系却毫无差别。” “如果……我们拿到虚晶,能否踏入大争之世呢?”它异想天开地看着虚空:“又能否得到天道庇护,取代人族成为这数百万光年真正的主人呢?” 所有副军团长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想法太过疯狂了! “大人……历史上从未有过太初夺得虚晶……”不等这位副军团长说完,滕格巴尔就淡淡道:“所以,我才想试试。” “进攻参天城已成奢望,太可惜了……这次我们有七成把握,空虚尊者却以身化道……但没有关系……”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狂热:“虚无犬王还在城内!这是我们第一次踏入参天城,第一次距离大争之世如此之近!第一次……有机会触碰五王二后这种最高战力的虚晶!” “触碰大争之世,触碰天道的机会!” “只要一个可能,一旦这个可能达成,七界……崩溃在即!” 粗重的呼吸响彻四野,所有副军团长,高阶督军,一切有独立智慧的太初呼吸都瞬间急促。确实……哪怕这只是一个可能,也绝对值得尝试! 尤其在参天城进攻无果的情况下! “我已经传令虚无犬王,无论如何,也必须夺得一块虚晶。咱们……且等等吧。” “这场大戏,还没完呢。或许……只是开始。” …………………………………………………… 参天城。 四象门。 狂风怒号,万籁俱寂。 无人说话。 只有剧烈的心跳。和城头刷拉拉旌旗怒卷。 无人行动,但人人都握紧了手中法宝,灵力含而不发。 光耀天穹,搅动暴风雨前的洋面,只有无边的窒息和肃杀。 等。 谁都再等。 等待最终璀璨的一刻。 等待整个七界万众瞩目的瞬间。 足足数分钟,这朵撼天动地的彼岸花在无数人无声的目光中舒展花瓣,缓缓打开。终于,随着最中心一层徐徐开放,一道远超之前的光芒照耀长空。 比太阳更耀眼,比月亮更皎洁。吞没了群星,摇曳了黑夜。 就在花朵的中心,一颗拳头大的六边形晶体,正在一片片恢弘灵潮中,绽放夺目的光华。而随着它的旋转,整个参天城嗡鸣一震,处于一种虚与实的夹缝。仿佛从这片虚空脱离。 虚晶! 粗重的呼吸,于压抑的深渊中龙蛇起陆。炽热的期待在这一刻达到顶峰,周围所有半跪的修士已然悄悄抬起头,眼中只剩下一片红潮。 万龙蛰伏,只等惊雷贯空。 当!就在此刻,虚晶上忽然射出一道光华,所有修士握住法宝的手条件反射地紧了紧,身形如同捕食的猎豹,却死死压抑住。但见原本完整无缺的虚晶居然少了一块,直奔徐阳逸而来。 “这是……”所有人都呆了呆,彼岸花旁,无数目光笔直射了过来。但马上,他们就掩盖了眼中神光。 “是奔雷……”“不要去招惹他。没人是他对手。”“不管大争之世如何,首先要拿到入场资格!”“他并非无敌,宗门还有各大异宝。一个乙级宗门,怎能和我等传世家族媲美?”“双拳难敌四手,他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和一个传世家族为敌!”“天剑山庄底蕴不够。” 徐阳逸舒了口气,这是空虚尊者的承诺,对方做到了。 虚晶直接飞入他的手中,顿时化为一片光华,在掌心凝结为一个玄奥的符文。然而,他并没有走。 “大争之世在这一刻已经开启了。”他缓缓垂下眼睛,从一个个可能的对手身上扫过。这其中有传世家族的道子,有甲级宗门的少宗主。 他要绝对。 不要可能。 这块虚晶指甲盖大小,整块虚晶最多分出三十多块,如果……他全部拿到手了呢? 安琪儿的解药,赵子七的魂魄,雅威的第一步…… 他输不起。 如果……少了所有对手呢? 在玛门拿出赵子七魂魄的时候,他就已经改变了想法。 “与其再给他们准备的机会……”他无声握紧了拳头,眼中寒光爆射:“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给机会!” 少一个,是一个。少全部,他就是唯一。 这就是绝对。 已然亮剑,那就杀他个天翻地覆! 这一次的五王二后,舍我其谁! 卡卡卡卡……声音越来越密集,惊雷伴疾风,这片海面乌云翻滚,牵动万千视线,虚晶旋转折射着一道道炽热的眼光。万籁俱寂中,一声轻轻的“卡”声,整块虚晶轰然炸裂,一片银色的冲击波扫荡天际。席卷出三十五颗银色光点,原地一顿之后,化为暗夜流星,喷泉一样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瞳孔陡然闪烁。 这一刹那,身体已经于意识前发动。 暴雨终至! “杀!!”“谁敢拦我!!”“拦路者死!!”“本真君乙上势力冥王宫!谁要和冥王宫为敌!!” 轰!!若风平浪静的海面刹那间掀起万丈海啸,万修飞仙,一道道灵光连绵不绝,形成倒冲的瀑布。成千上万的神通同时炸裂,居然掩盖了彼岸花的光华。 乱了……全乱了。数不尽的流光穿梭虚空,算不清的法宝光贯紫薇,数以万计的灵气汇聚成狂暴的风压扫荡诸天,每一颗流星之侧,马上出现成百上千的身影。 “滚!!”东南方虚晶之外三千米,一位虬须大汉刀破苍穹,身形连续变换,高大的身体若白日飞鹰,瞬间突破片片人墙。刀光所过,前方绽放一条血路,数道身影惨叫着落下天际。 就在他身后,五位元婴,数十位金丹拔地而起。须发皆扬,目光赤红,脸色凝重无比,每一位手中都捧着一柄宝光熠熠的法宝。双手翻飞之间,数十件法宝结天罡地煞,形成一片五十多米的巨大甲胄虚影,寸步不离。 轰轰轰……雨点一样的神通落于甲胄之上,绽放片片涟漪。虬须大汉仰天长笑,势成猛虎出山,长刀所过竟无一合之将!将后方的虚晶都染做一片赤红。 第一轮接触,独行侠,散修,弱小的宗门瞬间败退,这是以宗门为团体的战争,上万人中,尊圣才有资格触摸虚晶,其他所有修士都是为一人护法。为了这一战,所有宗门都调集了可以调集的全部精锐。 神通对神通,法宝破法宝,领域斗领域。剑战横空金气肃,旌旗映日彩云飞。 “找死!!”“敢在三途河灭生魂门面前放肆!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狗胆?!” 越往上,压力越大,就在大汉距离虚晶还有千米之遥时,随着数十声怒喝,白虎震山林,长刀如水,迎上对方枪影如林,虚空绽放片片光华,如此绚烂,却在这片让彼岸花都失色的大乱斗中毫不起眼。 无一人废话,眨眼间刀枪搅动八方风云,光影交错中两道人影乍分乍合,枪如百鸟朝凤,刀似狂龙出海,阴尊对阴尊。数秒后但闻一声巨响,双方人影暴退。一位青年修士身着铠甲,面容英武不凡,已经死死拦在大汉面前。 就在他身后,五十位金丹脚踏七星,七位元婴燃烧寿元,拉出一条虚空白虎,长枪斜指大汉咽喉:“曼陀罗龙王宫在此!谁敢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