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食物链(二) - 最强妖孽

第1444章: 食物链(二)

“同为乙上宗门,焉敢狂妄?”虬须大汉微微一愣,随后爆发出一声怒吼,没有任何人后退,海潮撞礁石,掀起漫天狂潮。 然而,平时足以毁灭一城的尊圣大战,在此刻的天穹中如此不起眼,围绕着巨大的彼岸花,上千战团同时开启,秘术与天象共舞,灵光同剑影一色。宣泄如海,震荡天穹。 西南方,一位女修脚下打开漆黑领域,万千乌鸦飞旋,身后展开一双巨大的黑色羽翼,若死亡女神咆哮战场,周围四十多位修士按诸天星宿盘坐虚空,凝结为一轮巨大的黑色太阳,成为最靠近这方虚晶的十几个势力之一。 每一步都是血的代价,压力越来越大,能在此刻靠近虚晶的宗门绝非善茬,她已经突入虚晶周围八百米,然而再也无法寸进! 就在她前方,十三大宗门群星拱月,异象形成一片无尽之墙。最初到达顶峰的势力已然会师,他们在拒绝,拒绝一切想要加入这个圈子的宗门。 进,还是不进? 女修狠狠咬了咬牙,猛然从牙缝中说道:“长老助我!” 轰隆隆……黑色太阳疯狂旋转,乌鸦化为黑云齐飞,与此同时,七道丝毫不引人注目的流光忽然从她身后飞出,仿佛早就排练好了那样,每个人手中都升起一颗金色的珠子,风驰电掣,齐齐没入女修体内。 刷……金光暴涨,女修身上灵气陡然炸开,黑发飞扬,衣袂几乎垂直翻飞。胸口起伏中舌战春雷,羽落如雨,形成漆黑的风暴。 刷刷刷!每一根黑色羽毛上,都有一位金色的寸许小人,踏羽而出,飞芒杀白帝,千万剑影斩破青冥,誓死死开一条裂缝。 领域:行无疆。 “尔敢?!”“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就在领域爆发的刹那,千米方圆内齐齐爆发出一片怒喝,十余道光华冲霄而起。金猴献果,白蛇吐信,蛟龙升天……四面八方的神通如同滔天狂潮,女修瞳孔一缩,陡然发出一声惊呼。 然而,晚了。 错误的估算,错误的出手,却没有挽回的机会。 在这里,谁都是步履维艰,如履薄冰,错一步,只有死。 刷刷刷……丝毫不弱于她的领域飞快射入这个“外来者”的太阳,只见太阳轰然收缩起来,于一片璀璨中,带着数十人的惨叫全面炸裂,带着绝望的呼号陨落虚空。 不同的传承撕裂天际,相同的灵气咆哮九霄。这一幕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现在,所有人眼中只有虚晶,虚晶,以及虚晶! 一块虚晶,一个战场,倾力搏杀,毫不留余地。每时每刻都有修士陨落天穹。而短短数十分钟的腥风血雨,层次已然分明。 所有虚晶五百米内,都有数个宗门针锋对峙,就算同为乙上,也有三六九等,能在现在站在这里的,毫无疑问是真正的顶尖宗门。 他们没有动手,所有宗门的道子圣女不仅没有轻松,反而脸色异常凝重,他们围成一个圈,灵力全部对准外面。如同猛虎守卫着自己的猎物。 就在他们外圈,一圈圈灵力闪烁的法阵,起码上百,正死死对准他们。其中有气喘吁吁的道子圣女,有脸色苍白,甚至失去一臂,却用灵气闭合伤口的天骄修士。在各宗长老护持下,如同狼群游走周围。 轰隆隆……四处绽放的灵光照耀他们充满杀意的眼睛,他们脸上甚至涌现一抹饥饿感。那是狼,饥饿的狼,等待着能一口咬断对方咽喉的机会。 更外面,是数百上千的次一等宗门,他们就像蚂蚁,只要狼群发生松懈,就会蚁附而上,将狼群啃得干干净净。 狼群在追求着成为猛虎,猛虎被踢出去成为蚂蚁。微妙的平衡,无人组织,却自然而然的形成。 食物链。 只有站在食物链最后的人,才能得到虚晶的眷顾。 上万修士,上千道子圣女,资格……却只有三十五人! 徐阳逸目光火热地收回目光,从储物戒中抹出一件斗篷,牢牢裹住自己,吞噬符箓运行体表,抹去所有灵气。 他没有动手,身影渐渐没入黑暗。仔细打量着周围。 他很清楚,真正的猎人还没有入场。 虽然身形未动,神识已经全面放出,他周围弥漫着一道道强悍的神识,十二星相,九华三老,连云山五魔,青一尺,追魂血手等人全都没有动弹,所有人神识相撞,又忌惮地相互离开。 目光所及,数千米外,一位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女子,在七位宽大妇女的中心,静若处子。明明只有八人,徐阳逸看过去的时候,却眉心微皱,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而女子浑身火焰一荡,目光立刻朝他刺了过来。 他马上收回神识,对方胸口上的徽记太熟悉了,七界必须记住的太虚势力之一。 甲级势力,月下潇湘炎云圣宗。太虚修士炎云老祖亲传圣女。 西北方,一位全身重甲,透露着冷冽气息的修士,正坐在一只十米高的巨兽身上,如同黑夜磐石。 狂风吹动他的血色披风,手中长枪如血,在四处炸裂的灵光下折射妖异的光芒。在他身后,三十位同样身披铁甲,手持长枪的修士,军容严整到如臂使指,宛若海中礁石,纹丝不动。 就在徐阳逸目光交错的时候,对方眉心动了动,竟然裂开一只青色的眼睛,朝他的地方看了过来。 他立刻断掉神识,没有被对方发现。然而,眼底更加慎重。 甲级势力,曼陀罗苍云道,太虚修士云阳生亲传道子。 还有东南方,正北方……八荒六合,只要注意的就能看到……地面上停留的甲级势力起码有十三个! 等群狼和猛虎都战无可战,等蚂蚁吞无可吞,才是蛟龙出海,一击毙命的时刻。 “可惜……”徐阳逸舔了舔嘴唇,身形悄然消失原地,吞噬符箓抹去自己的灵气,根本无人发现:“你们遇到了我。” 下一刻,他的骤然发动虚空行走,全速朝着天穹冲去。 “嗯?”与此同时,青一尺,追魂血手目光同时一闪,看向徐阳逸所在的原地,但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 “他走了?”追魂血手嘶哑开口:“不对……我的神通特殊,我能感觉到……” 话音未落,一只青色的匕首毫无征兆的刺破了他的丹田,他愣了一秒,难以置信得看向身后的青一尺。 “你……”他圆睁的双眼中写满了不敢相信,颤抖地想转过身,正要说什么,一只如玉的手轻轻摁住了他的嘴,丹田中匕首猛然一捅,血顺着玉手流下,对比异常鲜明,对方却根本没有拿开。 “呜……”追魂血手眼珠都快突出来了,香风过耳,青一尺娇嫩的嘴唇凑到他耳边,微笑道:“嘘……” “别叫。” “这只是你的身外化身,以为老娘看不出来?” “所以说,跟你们这些看不懂局面的人打交道,真的很麻烦。”波的一声轻响,青一尺抽走匕首,一股青黑之气爬满追魂血手的面容,他眼睛一翻,身体抽筋着滑到在地上,紧接着化为无数黑色小蛇,没入地面。 青一尺擦着匕首淡淡说道:“其他人都死光了……就剩我两,你还想着报复?你真以为那个男人能法外开恩?” “他心狠着呢……能让我们去喂狗,自己逃出生天,就你我还想和他掰扯?你感觉不出来他有多强?咱两一起上,死不过时间问题。” 她冷笑一声,收走匕首,手指一勾,一根青幽幽的线虚空出现,她抬头看去,赫然是徐阳逸飞走的方向。沉默了数秒,居然轻掩着嘴咯咯一笑:“所以嘛……还不如用你做投名状,我彻底投了他更好。” “这一届的大争之世,除了他,我还真想不出谁能坐上五王二后。一旦他真的能走到这一步,我可是从龙之臣呢……” 这一切徐阳逸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关心。他已经心无旁骛,目光落在头顶的修士身上。 行走虚空状态,吞噬了自己,毫无踪迹。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混迹进了修士群中。 “我要的绝对,不一定要杀死他们,我也做不到。”他的目光从前方所有修士身上掠过,自己打量着方位:“只要拿走虚晶即可……别人做不到,但我却能做到!” 等…… 最老练的猎人,一定会等待最合适的机会。 彼岸花旁,炸裂的灵光已经越来越少,从彼岸花开到现在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局势已明,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率先对虚晶动手。 那不是抢夺虚晶。 那是找死。 但绝对不会有人想到,蚂蚁群中,藏着一条狡黠无比的巨龙! 死寂,又过了十分钟,沉默中终于泛起点点浪花,任何等待都有个限度,而忐忑,期待,已经一次次地将这个限度逼到极点。 徐阳逸轻轻拉了拉斗篷,强压狂跳的心脏,继续等……只等一个机会,等一个在所有人面前偷天换日的机会! 急不得。 急则乱,乱则变,变则无法掌控。 他输不起,他只要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