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5章: 食物链(三) - 最强妖孽

第1445章: 食物链(三)

喧嚣越来越大,五王二后的王座烧红了所有人的眼睛,不知是谁,可能是所有人,外圈朝里踏入了一步,内圈中顿时光华闪烁,杀意冲天。 “诸位……”外圈中,一个激动到嘶哑的声音猛然响起:“王侯将相,千年机缘,岂能不争!?” 无人开口,只有眼中火焰更甚。粗重的呼吸带着压抑的空气,一个个法阵中如同响应,光华漫天,天象自成。 另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老夫困守尊圣已然千年。今日,若非老夫身死,否则……虚晶无论如何也会全力一拼!” “拦我者死!!” 这句话,喊出了修道千年的夙愿,空灵而孤寂,孤独而刺耳,振聋发聩地回荡在这方天穹。 何谓修士? 顺为凡,逆则仙。 千年修行,不过为了他日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如何让? 谁可让? 一位中年妇女咬了咬牙,她是阴尊中期,实力不强。此刻却深深闭上了眼睛,眼皮下眼球轻轻颤抖,猛然睁开之时,眼中已经多了一抹决断。 轰!!灵气冲霄而起,黑发乱舞中,她沙哑道:“诸位长老。” “助本宫登基!!!” 燃烧寿元……她身后十几位金丹咬了咬牙,齐齐一喝,灵光完全炸裂,头发肉眼可见地发白,灵光汇聚妇女身上。汇聚为一把金光闪烁,双龙吞口长剑。 妇女咬牙握住,浑身巨震,却用尽全力一挥,气吞万里如虎:“拦我者死!!” 狼也有血性。 这是第一颗启明星,乙级,甚至乙下宗门对上级宗门挑战的启明星。它孤傲地悬浮空中,照亮万载长夜,点燃所有修士胸中逆血。 极远之处,玛门站在房顶上,有些感慨地开口:“所以……人类能以孱弱之躯位列七大种族之一。” 地面上,十三大波澜不兴的甲级势力,太虚亲传道子圣女,第一次凝重看向了空中。 沉默。 半秒后,如同响应,又一片光华冲天而起,化为一只翱翔百合,一位青年修士手持双钩飞上天空,头发根根花白,怒喝道:“拦我者死!!” 刷刷刷……一道道光影若彗星升起,地面上无数法阵似怒海狂潮,灵光辉映中,一个个完全爆发的声音震荡天际,从这一处蔓延到所有虚晶周围。 “拦我者死。拦我者死!拦我者死!!” 数秒后,虚空中只有这一个声音,振聋发聩,吹散风云。内圈的猛虎们脸色一片铁青,无与伦比的凝重,紧接着,同样十几道光华冲霄而起。 轰隆隆……万道霞光开紫府,千条瑞气贯黄庭,威势远超其外。闷雷一样的大喝针锋不让“谁敢上前!!上前者,杀无赦!!上前者斩!!” 回应他们的,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杀!!” 万剑归一,天光无算,一片片神通燃烧着自己的生命,从四面八方海啸一样冲向虚晶,中央的猛虎们目呲欲裂。灵气已经催动到极致,化为不败的礁石迎接这灭世的海浪。 就在此刻,徐阳逸长长出了一口气,下一秒,完全消失虚空。 二十分钟“d。” 时间到。 虚空行走,发动! 世界化为一片黑白,行走于惊涛骇浪的洋面,吞食**符箓并非万能,它也有吸收上限,而现在……绝对超出了他的上限。 就像走在钢丝上,他的面容却无比平静,那是连紧张的情绪都分不出一丝的绝对冷静。就在冲出的同时,**符箓,发动! 远处的玛门目光一凝,舔了舔嘴唇:“**之主的遗泽……神王神格碎片……小家伙……真是好运气。” “神灵之物,人怎可持有?” 刷!虚无之中,紫光万道,宛若刺破一切的宝石。无声无息,然而方圆三千米内对阵的双方,只感觉心头热血猛然上涨,杀意更甚 杀杀杀!脑海中只有这句话,眼底只有不败的虚晶,再也看不到其它。就在这一刹那,所有阵法,终于出现了一片破绽。 那不是一个人的,而是每一个,无人可以逃脱。 当**被引动到顶峰,主宰人类的,就只有**。 咚!虚空中,徐阳逸踏出了第一步,一圈黑色光圈炸裂脚底,虚空崩塌,随后全速冲向虚晶,同一时间,双瞳化为黑洞,无限之真全面开启。 看到了……如果说前方的灵气之前是墙,现在已经成为了网。层层叠叠,却有着丝丝裂痕。 只有他能看到的破绽! 一切都被抛之脑后,眼中只有一点光华。若飞鱼破空,穿过一片片尖锐的浪尖。险而又险,却有惊无险地冲向虚晶。 越来越近,瞳孔中虚晶越来越大,时间都仿佛停滞,白驹过隙之间,他冲过虚晶上方,魂狩轻轻一震,虚空摘星。 这一秒,时间仿佛凝固。 脑海中一片空白,周围的声音不存在了,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只有魂狩触碰到虚晶的轻轻震动,随后传入手中的冰凉之感,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跳跃于耳际的秒针回响。 白鹤踏云,身体仿佛最精密的指针,机械地在半空中一点,根本没来得及看手中虚晶一眼,用尽全力和时间赛跑。就在虚空行走结束的最后一秒,恰好出现在一位金丹修士身后。 卡……二十秒虚空行走刚好结束。 “呵……”他深呼吸了好几口,背心一片冷汗,狠狠握了握拳头,虚晶冰凉的感觉从手掌蔓延于心头,他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看似简单,但是刚才哪怕出错了一秒,就是吞噬**符箓被打破,他会从虚无中被硬生生震出来,以孤身落入这片绞杀的海潮。 不动声色将虚晶放入储物戒,他眉头挑了挑,因为他忽然发现……不是因为过度紧张感觉不到声音,而是……真的没有声音! 死寂。 绝对的死寂。 房顶上,玛门目光一闪,身形渐渐消失:“聪明。” “以巧破力,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不错。” 四象门上,沈沉央愣了愣,随后难以置信地看向天空,开口之时,镇定如他声音都有些微微变调:“这是?!” 他猛然撑在城楼上,死死盯着现场,恢弘如海的神识瞬间爆发,愕然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穹,数了一遍,又数了一遍,再数了一遍。数秒后,震撼开口:“三十四块……” “虚晶呢?!” 有人在他的眼皮下拿走了一块虚晶! 他还没有发觉! 简直神乎其技! 他的声音如同黄钟大吕,敲打着所有修士不敢相信的神经。地面上,十三大太虚亲传的道子圣女也愣了愣,下一秒,他们的神识疯了一样冲向天际! “不见了……”十秒后,炎云圣宗圣女浑身都抖了抖,红唇大张,呆滞地看着天空,眼中一片茫然,喃喃道:“虚晶……真的少了一块!” 她在虚晶消失的刹那就发现了,但是……根本不敢相信!不,或者说眼睛接受了,意识却在排斥。 谁能从这么多修士眼皮底下妙手空空?凌空摘星? 谁能让他们都感觉不到……不,是太虚大人都发觉不了! 这……真的是技近乎道! 苍云道道子同样愣住了,随后猛地从巨手身上站起,眉心竖目睁开,惊讶地看向全场,三秒后,说出了和炎云圣宗圣女同样的话。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三十四块虚晶……天狗食日?” 仿佛画面按住了定格。四面八方的怒喝,爆裂的灵光陡然停了下来。无数修士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结印的动作都没有停止,然而内外圈所有人,全都石化一样看着虚空。仿佛目光化为利剑,要刺破这片星空,找出虚晶的所在。 上一秒还全力以赴,下一秒就烟消云散。一种可笑,被愚弄的空洞感觉油然而生。心中就像被挖出一个大洞。但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恐惧,是对虚晶消失的震撼和狂怒。 虚晶失踪! “这……”足足过了五秒,一位青年修士才声嘶力竭地暴吼出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谁动手了!老夫看的一清二楚!刚才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不可能……这,这绝不可能!” 一道道从惊讶,到震撼,到难以置信的目光相互交接,一片片低沉的潮水终于从这方天际蔓延,由小到大,终于化作炸裂的潮水。 哗!! 修士群体彻底炸裂!情绪几近达到失控状态! 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妙手空空,还不知道是谁! “这……怎么可能?!”一位内圈的修士瞠目结舌地看着头顶,自己拼尽全力,耗费如此大的代价,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怎能接受! 难道要自己再杀入其他战团?根本做不到! 虚晶消失的一刻,这一片的修士等于同时被判出局。被一个没见过面的修士亮出红牌退场! “不……不!不!!”无法接受的声音此起彼伏,刹那之间,疯狂的灵光四处喷发,仿佛这样就能将虚晶扫出来一样。 他并非是一个人,无数的神通毫无目的,宣泄性地爆发天穹,绝望的嘶吼,失落的咆哮震慑九霄。 “到底是谁!!何方鼠辈!滚出来受死!!好大的狗胆!!老夫发誓!若发现你是谁,必定将你扒皮抽骨!啊啊啊啊!断本尊者千年机缘!本尊者与你势不两立!你……该死!该死!!本宫诅咒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