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6章: 妙手空空(一) - 最强妖孽

第1446章: 妙手空空(一)

乱了。 彻底的乱了,灵光肆意炸裂,徐阳逸同样“惊慌失措”“怒发冲冠”地在人群中爆发灵力,却按捺在普通尊圣初期,就在他无名指上,一块虚晶已经安静躺在其中,吞噬符箓覆盖其上,就算太虚也别想看到。 随后……身形悄然离开现场。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cd”还有十五分钟。 恶毒的诅咒和滔天灵光中,沈沉央终于收回来了神识。他的神识何等庞大,就在刚才,已经将这方天地完全扫荡了一片。 没有任何发现! 他只能确定,有人出手了,而且夺走了虚晶,却以太虚之尊找不出到底是谁! “难以置信……”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数秒后才睁开眼睛,目光灼灼,神识铺满全场,不放过每一个地方:“有趣……老夫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能做到这一步?历史上就连当年双圣出世都没有这等奇闻……这一次的五王二后,恐怕绝非等闲……你,你还来?!” 话音未落,他猛然看向天空,最后几个字声音猛然拔高,胡须都有些发飘。 又一枚虚晶消失了…… 眼睁睁的,和上次一样,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刹那之间,那方天域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就在刚才,他们还在取笑第一块虚晶周围的修士,现在怎么也想不到轮到了他们。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剩下的一二是更不如意。 “谁……谁!谁!!”一位距离虚晶最近的妇女目光赤红,越近,越能体会从巅峰到深渊的绝望,灵气轰然爆发,披头散发地尖叫道:“滚出来!和本尊者决一胜负!!” “无胆匪类!你可敢正面交锋!!”“你……你莫要被被尊者发现是谁!否则……九天十地,本尊者和你不死不休!!”“上穷碧落下黄泉,本尊者发誓!活一日,就找你一日!找到之后,千刀万剐!!”“不……不!!千年机缘啊……本尊者的千年机缘!!你,你该死!该死!!” 疯狂的嘶吼如出一辙,炸裂的灵光千篇一律,继第一方天域之后,第二方天域神似地混乱开来。 没有…… 沈沉央微张着嘴,有些茫然地收回神识。 神识没有波动……就像虚空之子…… 空间没有波动,好似万物之虚…… 第二次……第二次在自己眼皮底下妙手空空,本以为之前是自己没有注意,但现在全神贯注,居然没有丝毫端倪!这,这简直在挑衅他作为太虚的威严! “呵……”他出神站在原地,轻轻摇着头,目光所及,两片天域灵光炸裂。他长叹了一声:“这……怎么可能……等等……你……还来?!” 话音未落,第三片天域的虚晶再次消失! 天狗食日! 无声死神,肆意收割。 第二次死寂。 如果说,前两次虚晶的消失,是让他们情绪爆炸,心态爆炸,这一次……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不妙的气氛。 “这……”地面上,苍云道道子愣了愣,随后,眼中已经无比凝重。 不好……不好! 这次……遇到了个不要脸的! “上!!”他猛然一声大喝,三十骑铁甲冲霄而起,整齐地踏破虚空。长枪在虚空拖拽出火焰的痕迹,目标赫然是距离最近的虚晶。同时,手指一弹,一颗刻画着云雾的珠子碰一声炸开,紫气东来三万里。 “苍云道在此!挡我者死!!” 炎云圣宗圣女目光微动,随后仿佛想通了什么,倒抽一口凉气,手一挥之下,一片火焰卷动漫天红云,一轮红日从中冉冉升起,她如同闪电一般冲向另一块虚晶,神色凝重地大喝道:“炎云圣宗圣女驾到,挡我者死!!” 西北方,一道流光没入天穹,化为一株苦海金莲,摇曳之间,满天生辉。一个清冷而急促的女声咬牙切齿地说道:“铁冠门,影落道姑在此!谁敢放肆!” 青莲之下,百剑接天而来,化为一片剑光长虹。 仿佛是一声号令,刹那之间,一道道光华冲天而起,有玄武踏浪,有朱雀翔空,有金刚撼地,有万剑苍穹……十三道七界耳熟能详的令牌照耀天际。每一道都足以让任何修士色变。 “让路!”“滚!!”“甲上势力三圣宗云圣亲传道子在此,拦路者杀无赦!!”“杀!!” 声音中带着无比急促和警惕,与其说是震慑其他修士,不如说……是在震慑那个不要脸也看不到的存在。 甲级势力,太虚亲传,为了你全面出动,已经在这么提醒你了,你应该给面子了。 他们必须震慑,因为,他们全都明白了一件事。 这个人……一块都不会给他们留下! 第一块不够,还拿第二块!如果照这样下去,大争之世就只有他一个人!他就是毫无疑问的五王二后! 太狠了。 也太黑了。 根本不给其他人留一丝活路! 现在还不出手,等一会儿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宝光赫赫,照耀星穹。这十三位宗门道子圣女不说现场最强,但绝对数一数二,十三宗齐出,灵力震荡天际。所有修士都愣了愣,随后脸色齐齐一变。 “该死!!”最前方的苍云道道子怒发冲冠,眼前的一幕让他目呲欲裂。恨不得一枪扫尽天下,将那些蚂蚁一只只全部碾死! 没有让……没有一个人让!反而……海啸一样全部冲向了虚晶! “冲……冲!”“夺虚晶!!千年机缘,舍我其谁!”“再不拿,被那个该死的东西拿走一切都完了!”“谁敢挡我!!” “御!”苍云道道子脸色铁青地一踏巨兽,三十骑应声而止。同一时间,十三宗的步伐齐齐停住。就在他们面前,爆发的灵潮远比上一次更加可怕,水映七星,天成八卦,天光万丈异象纷呈,凝聚为一层接一层的恢弘冲击波,扫荡煌煌十万米,再一次压下了彼岸花的灿烂。 如果说刚才还有所保留,但现在谁都知道,再有保留……恐怕虚晶的边都碰不上! 影落道姑身形站定,上亿的灵气震荡苍穹,过度的暴怒让她脸色一片冰寒,衣袂疯狂鼓荡。身后百位道姑同样银牙紧咬,目光满含杀意看向虚空,恨不得将那个把这里搞得一团糟的天狗找出来碎尸万段! 进退两难。 进,前方简直是刀山火海,如此磅礴的灵力他都不敢乱闯,除非拿出压箱底的虚相宝。而因为那个不知名的神偷,谁都不知道虚晶会存在多久,会不会忽然失踪。他们只能拼命。 即便拿到会被围攻。 即便拿到的过程中会受到四面八方的攻击,但…… 抢,还有一丝机会。不抢,在那个天狗口中一丝机会都没有! 所以,每一块虚晶之侧,灵气如海爆发,星穹崩裂,这一次再也没有一个人留手,狼与虎轰然撞击在一起,一件件法宝毫不犹豫地自爆,拼命撕咬着对方咽喉。 而退……这种千年机缘就在眼前,怎能退的下去? 带了铁冠门百剑前来,大争之世资格她势在必得,没想到现在过都过不去!前方的灵气如山似海,已经形成绞杀一切的狂潮,十三位太虚亲传,本该预定一个入席位置,现在却场都进不了!更别说争! “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她充满杀意的红眼扫荡虚空,气的牙齿都在颤抖。 沈沉央有些呆滞地站在城楼上,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这怎么做到的?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不是没见过大争之世,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大争之世像这次那样,混乱到这种程度。 而且……还有可能全部出局? 和自己记忆中的大争之世怎么如此不同? 就在此刻,身侧两位尊圣前来,低声道:“大人,太初停止了攻击。但并未撤军,而且……朱雀楼顶,大圣没有回音。” “不用管它们。”沈沉央脸色已经一片放松:“空虚尊者道友以身化道,一旦大争之世开启,方圆亿万里处于天道保护,他们就算想,也没有办法。” “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大争之世的顺利进行,一切都得往后靠!” 人群之中,徐阳逸已经不动声色地移动向另一块虚晶,和其他修士一样,他同样“愤怒不已”同样“怒发冲冠。”但是储物戒中,已经躺着两块虚晶。 全乱起来了,他很满意,这样更方便他火中取粟,但是对于这个临时决定的计划,他也明白了一些。 恐怕……要把全部人踢出局是不可能的。 还剩下三十三块虚晶,二十分钟的“cd,”等于六百多分钟,一天多的时间。现在就连太虚亲传都坐不住了,决出胜负最多六个小时。 也就是说,他顶多可以拿到总共二十块虚晶,仍然有十三位对手会在大争之世和自己见面。 不过,已经很好了。 “小家伙……”就在此刻,一个沙哑的声音响彻耳际,徐阳逸目光一闪,压下心中杀意:“玛门?” “请尊称我为大人,这是对一位和宇宙同寿的生命体该有的尊重。”玛门的声音非常平淡:“不过,我不喜欢勉强人,我只想问问你……你感觉到了吗?” 徐阳逸眉头微皱,对这句话不明其意,但是他感受了一下,猛然看向参天城。 彼岸花的炸裂再次掩盖了光芒,透过千圣连珠,星穹的光华已经在地面勾勒出一幅磅礴的图录,而围绕参天城的云洞,已经开始悄然波动起来。 一种无形物质,却无处不在,只有他能感觉到的气息悄然弥漫,至高,至远,至大,至伟……无论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都不为过。而彼岸花……居然在肉眼难以察觉地缩小! 它形成一条极其隐晦的丝线,缓缓没入地面娲皇巨大的身影中,一丝一缕,一笔一划,仔仔细细地勾勒着对方的眼睛。 神灵睁眼。 身外身即将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