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妙手空空(三) - 最强妖孽

第1448章: 妙手空空(三)

忍无可忍之下,压箱底手段终于用出。 苍云道子张口吐出一把白玉尺,两端云层浮动,上有青莲不断绽放凋零,白鹤飞翔,自成世界。这是他们能抢夺虚晶的最大依仗,但他们也没想到,竟然如此之早就用了出来。 “竟然能让如此多太虚亲传用出虚相宝……奔雷……你就算死,也足以骄傲!”目光如血,他一声长啸,胯下妖兽紫电掠空,量天尺旋转于头顶,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人群,咆哮惊天:“滚!!” 羞怒交加,十三太虚亲传被一个乙上宗门少宗主压制的怒气瞬间爆发。白玉尺倏然一压,一个苍老的虚影出现其上,一手尺,一收秤,微微一摇,丈量天地。 刷拉拉,前方水泄不通,已经趋于疯狂的修士齐齐惊呼一声,虚空炸裂中身不由己地倒飞出数千米远。北方,炎云圣女势若疯狂,压抑已久的杀意水银泻地,身侧一颗火红的绣球旋转,人形所过,滔天火海,但凡被触碰,立刻化作劫灰。 南面,影落道姑脚下盛开一朵黝黑莲花,人随花动,化为一道黑色剑光直破万米。一骑绝尘。东方,一条青龙出天穹,光头大汉站在龙头之上,青龙探爪,无数修士惨叫着被扫飞天地。 “奔雷!!”影落道姑落于虚晶之下,衣袂翻飞,横眉冷对:“可敢出来一战!” 声传百里,然无人响应。 “敢做不敢当么?”童子盘坐于一尊浑身缠绕青色灵气的妖兽之上,小小的身躯吼得地动山摇:“敢在众人面前瞒天过海,现在却不敢正面回答!你实为修士之耻!” 黄钟大吕响彻天地,所有人都愣了愣,脸上涌起愕然之色。 “奔雷?”“他是谁?没听说过啊。”“奔雷……奔雷!他,他是……尊圣榜第一?传说中两亿五千万灵以上的修士?”“你们当然没听说过,这个消息七界早就传开,七界之链听到的人却不多。”“两亿五千万!是他在搞鬼?” 四面八方的议论从低沉,到震撼,到难以置信的愤怒,随后,汇聚成一片洪荒海啸,席卷诸天。 奔雷!奔雷!奔雷! 无论是恨还是嫉妒,这一刻,四象门处尽皆奔雷之名。他的名字终于被所有人记在心中,虽然是以一种不怎么美妙的方式。 十三位太虚亲传口中说话,心中却没有放过一丝警惕。因为,距离上一次虚晶消失,已经过去一分半。 还有一分半…… 十三位太虚亲传邀战,奔雷,你可敢应? 可敢在诸天之下,堂堂皇皇,正面和我等杀过一场! 无人回答,人群之中,徐阳逸脸色冰寒,被找到了……这实在有些出乎预料,他一时之间都没有想到对方怎么找到的他。 然而,他会停么? 赵子七的魂魄还在玛门手中,安琪儿还等着身外身的救治,别说就他们十三人,就算三十太虚亲传齐至,也拦不住他的脚步。 修士不争,岂不是一剑平生恨,气短英雄胆? 万千争锋,唯我独渡。 “那……就如你们所愿。”他舔了舔嘴唇,眼中同样战意滔天。就用他杀通提拉冈底斯的手,来称量称量七界英豪的斤两。 “如果,你们能找得到我的话。” 压抑的狂风吹过四象门,现场一片死寂,只剩下心跳咚咚,和秒针卡卡。一对十三,双方都掐着心头的时针,等待着出手的瞬间。 一分十秒,四十五秒……三十秒,二十秒。 十秒……五秒…… 尊圣亲传们的手已经缠绕灵光,按而不发。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这个人,值得这么被对待。 “三……”炎云圣女深吸了一口气,长袖中法诀已然捏死。 “二……”童子目光如电扫荡虚空,双手环于丹田,心中默念,手掌中一方大印绽放万道黑芒。 只要你敢来。 我们就敢让你死! 一! 轰隆隆!就在同时,所有太虚亲传弟子目光豁然一闪,手狠狠一握。早就凝聚的法诀全面爆发!十三件虚相宝绽放出比之前更恐怖的光华,完全解封! 也在同时,刚刚“偷渡”到虚晶禁区百米的徐阳逸全力出手,魂狩如风,直卷虚晶。 无形的交锋,看不见的对峙。 他所在的方位正在影落道姑的范围之内。就在魂狩爆发的同时,影落道姑脚下莲花层层盛开,周围万米所有影子尽数吞噬,一片黑色光华水银泻地,被这片黑光一扫,虚无褪去了颜色,徐阳逸竟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把他从虚空中挤出来。 “太虚之力么?”他目光一缩,毫不退缩,魂狩暴涨,金光若游龙直奔虚晶,就在同时,围绕着他的虚无终于开始层层消散。 “那就看看谁更快!” 下一秒,影落道姑目光豁然一凛,猛然看了过来。 看到了! 就在下方虚晶处,一道虚幻至极的人影出现,黑夜褪去了面纱,露出下面神偷的身影。 “受死!!”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影落道姑一声长啸,长袖鼓动之下,无数修士的黑影,寸许大小,从中喷薄而出,赫然在天穹上拉出黑色的狂潮。每一个虚影都手持法宝,而每一件……赫然都是尊圣期的微型法宝! 体积减小,威力却凝为一点,更加可怕! “修罗影杀……灭!!”尤嫌不够,她的身影滴溜溜旋转起来,顿时,这方天域成为黑影的世界,鬼哭狼嚎,阴风阵阵。 “嘿。”就在影落道姑出手的同时,徐阳逸不退反进,灵气绷紧全身,随着一声大喝,吞噬符箓全面炸裂!每一个毛孔中金光万道,形成一圈朦胧玄奥的金色光球,将他牢牢保护其中。 下一秒,他猛地一握拳,用力往后一拉,一根金色的线突兀出现虚空,距离虚晶十米之遥。 看是我地球修士一枝独秀,还是你七界修士更甚一筹! 轰隆隆!虚空震荡,无数黑色的小人全部冲击在吞噬欲望符箓之上,绽放滔天黑芒,层峦叠嶂的黑色涟漪扫荡虚空,然而影落道姑的脸色却无比难看。 打不破…… 不知道对方身外是何物,不动用虚相宝,仓促之间的神通竟然无法攻破对方防御。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虚晶竟然还会被夺走? 这记耳光不要太过响亮! “放手!!”一声尖叫,身形灵鹤冲霄,半空中舒展身躯,宽大的道袍无风自舞,脚下黑莲璀璨,化为一道道光华涌入她的全身,她肌肤寸寸变黑,宛如魔神在世。一种远比之前强大的灵力弥漫苍穹,咬牙切齿地看着徐阳逸:“放手……否则,本宫和你不死不休!” 看不清灵光中的所在,然而她很肯定,这短短的一秒已经足够对方拿走虚晶。 徐阳逸视若无睹,对方已经完全爆发,然而灵力不过一亿一二千万左右,根本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就在此刻,魂狩已经完全包裹了虚晶。 “第十九块!”他哈哈一声长笑,手用力一拉,然而就在同时,整个参天城安静了三秒。 所有画面定格,没有声音,没有风,没有光,好似上帝之手按下了暂停键。方圆万米鸦雀无声。四象门城楼之上,就连沈沉央都微微一愣,随后目光立刻凝重起来,深深看向一个地方:“抹消时间……” 他愕然看向一个地方:“时间神则?” “深藏不露啊……两大至高神则之一的时间神则持有者也在现场么?三秒时间太短,不足以让他拿到虚晶。所以他一直如同最狡诈的狐狸一样潜伏下来,而现在局面到了最混乱的时候,终于抓住了这个机会。” “不错,相当不错。” 三秒之后,时间再转。 众人只是微微一愣,徐阳逸猛然回神,然而,他愕然发现…… 虚晶……不见了! 明明魂狩已经裹住虚晶,但现在上面什么都没有! 就在虚晶对面,一个漆黑的漩涡旋转,周围萦绕十二个玄奥的符箓,这些符箓都牵引着一根蓝色的丝线,从人群中悄无声息蔓延而出。就在这个漩涡中心,一只肌肤雪白的手,锦衣华服,正捻着虚晶飞快后退。漩涡正在嗡鸣缩小。 有真正的强者出手! 徐阳逸目光一凛,面对面感觉异常清晰。很强……这个人的灵力,居然也能达到两亿以上,而且,对方身上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仿佛血脉相连,正在拼命召唤着他。 “不……”思维急转,却根本不影响他的速度,身形如同离弦之箭,破风斩浪,就连虚空中都拉出一片音爆,直扑漩涡之手。 “这不是召唤我。” “这是……另一块符箓的持有者!是符箓的彼此召唤。” “是眠风公子,地哭上人,还是寒雪尊者?” “无论是谁,敢在本圣君面前不告而取,你也想太多!” 想拿走,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刷!!魂狩刷出,形成行星带一样的金色长河。周围一切减缓。然而,这片河流和之前的魂狩完全不同,刚刚出现,居然不经徐阳逸控制表现出极强的攻击形态,吞噬符箓,欲望符箓一体双生,染墨伴深紫,交杂的光华齐齐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