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一骑当千!(一) - 最强妖孽

第1449章: 一骑当千!(一)

就在同时,漩涡中人仿佛感应到了危机。手指轻轻曲起,刹那间幻化数个手印,明明动作平淡无奇,随着对方朝前方一推,一个古怪而繁复的符箓出现掌心。刚刚出现,就形同活物地绽放开来,幻化千丝万缕扑向量大符箓。 轰!金色海潮和蓝色光华相撞,一圈浩大的波纹瞬间绽放。 两者刚刚相接,湛蓝色的符文立刻浑身颤抖了一下。随后一点血光绽放。漩涡之中一个意外的声音响起:“嗯?” 随后再无恋战,罢如江海凝清光,丝丝缕缕全部收入漩涡之中,一片极速扭曲,彻底消失不见。 走了。 徐阳逸目光眯起,摊开手掌,食指上一片鲜血。 那不是他的血。 就在刚才白驹过隙之间,两人交手何止十次,他于间不容发之际捅穿了对方的手掌。 “是你啊……”他嗜血地舔了舔嘴唇,四面八方吞噬符箓的防御终于在影落道姑连绵不绝的轰炸下崩溃,金光倾泻间,终于露出这位神偷的真容。他视若无睹地握了握拳头:“敢借我的刀杀别人,还真是小看你了……” 七界,虚无大乘门,一片紧闭的殿宇中,一声闷哼响起。门口童子立刻紧张问道:“少宗主……” “滚!!”柳眠风的声音嘶哑地从里面响起,宛若雷霆,整个大殿都震了震,两位童子浑身一抖,再不敢问。 大殿之内,灯火通明,焚香缭绕,柳眠风死死咬着牙看向鲜血淋漓的手掌,许久后才恨声道:“居然能成长到这种地步……” “早知道……当日不管是不是你,就该连着你师尊一刀了结,省的今日夜长梦多!” 狠狠搓了搓手,他的脸上又浮现起一抹笑容,梳理了一下抹黑的头发,挑了挑眉梢:“或许……已经不需要我动手了。” “在参天城兴风作浪,不被发现还好,一旦被发现,虎遇狼群,你自以为能全身而退?” “天真。” 仿佛响应他的话,同一时间,四象门外光华落尽,一层层金辉褪尽繁华之后,迎来的是海潮一样急促的呼吸,和一双双如同饿狼的血红眼睛。死死盯着空中孤独的身影。 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 一个身怀近二十块虚晶的人。 搅得整个大争之世资格战鸡犬不宁的人终于现出本体!炽热的目光目光形同实质。所有修士的目光恨不得化为利剑,将这个该死的人戳得千疮百孔。 一人叫阵,阵斩宋二公子,逼得不老大圣妥协,包括他的名头,在变幻多端的局势前还没有传遍参天城。就算知道的,这些事情在虚晶面前也全都黯然失色。他们看不到其它,只能看到此刻黑云压城,群星耀日,就算太阳也要避其锋芒! 酒壮怂人胆,权涨小人志。 贪婪的沉默,到低沉的议论,化为沸腾的喧嚣,仅仅不过三秒,随后全场哗然! “你好大的胆子!”一片死寂中,一位大汉踏前一步,怒视徐阳逸:“给你一条活路,交出虚晶,否则……今日就是你命陨之时!!” “没错!交出虚晶!饶你不死!”“你也太过贪心了!想一人拿走所有虚晶?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在太虚亲传弟子面前,你算什么东西!把你手里的虚晶全部拿出来,一块不剩!否则,别怪本尊者刀下无情!” 有大约知道他事迹的修士,阴沉开口:“道友,修行不易,切莫自误。” 然而,他的声音马上就被铺天盖地的声浪掩盖,漫天涛声吼地来,化作层峦叠嶂的惊涛骇浪“交出虚晶,饶你不死!”“交出虚晶!否则今日你别想走出参天城!”“交出虚晶!”“交出虚晶!!” 虚晶。 虚晶! 只有虚晶! 刷拉拉……一道道流光升入空中,以徐阳逸为中心形成一片恢弘光潮,千宝同辉,万夫所指。 横眉冷对千夫指,徐阳逸平静地抬起头,神识如同疾风暴雨扫过全场,目光落在天边十三道暴起的身影之上,随后声如洪钟,通传百里:“你们呢?也是这个想法?” “你还想走?!”就在天的尽头,怒气攻心,恨意冲顶。一声暴怒的咆哮,三十骑齐齐调转马头,四蹄上升腾道道白云,风驰电掣地朝着这里冲来。量天尺悬浮头顶,仙云缭绕,气势非凡。 “交出虚晶,退出大争之世,饶你不死!”另一边,一只参天巨兽迈着轰鸣的步伐,头顶一位童子端坐,一尊赤红的香炉喷发三昧真火环绕身侧,快若奔雷地划过天际。人未到,杀意已经锁定徐阳逸。 “今日你还想善了?”“贪婪无度,扰乱大争之世,其心可诛!”“要么交,要么死!两条路你自己选!”“真以为你实力超群,就敢对太虚亲传弟子置若罔闻?”“十三件虚相宝,今日就算你修为通天,本尊者也要破了你这片天!” 刷刷刷……一片片恢弘的灵潮如山似海,十三件虚相宝气贯紫薇,八荒六合全部被封锁其中。十三位朦胧的虚影,或老或少,或男或女,已经缠绕于虚相宝之上,按而不发。磅礴的灵气搅动八方风云,于云霞升腾中杀意干星。 刹那之间,方圆万米之内风起云涌。城楼之上,沈沉央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身边尊圣问道:“大人,要不要……” 沈沉央摇了摇头:“宝剑锋从磨砺出,若非如此,又怎能圣称无极,居太上以观三千?” 他赞许地看向徐阳逸:“临危不乱,气度泰然。不过这已经是无解死局,他一个人再强也绝非虚相宝的对手,本王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底气。” 群狼环伺,杀气撼云,徐阳逸目光扫了一圈,点了点头:“现在退出的,本圣君饶你们不死。” 他舔了舔嘴唇:“等会儿……就说不准了。” “你疯了?”一位老者目呲欲裂的看着他:“诛求无厌!贼心无度!交出虚晶……看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你可以活着滚回去!” “否则……今日你十死无生!” “还敢和我们谈条件?”“十三位太虚亲传弟子在此,也容得你无名小辈放肆?!”“小觑天下英雄,今日就教你何为尊圣!何为修士!”“交出虚晶!滚!!” 怒斥如潮,一浪接着一浪,徐阳逸目光扫过众人,看着谨慎落在自己身外千米的十三位太虚亲传,十三件虚相宝如同十三轮月亮闪耀星穹,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人呐……” “聚则龙,分则虫,所谓英雄,正是聚也成龙,分也成龙。”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全身绽放出一片漆黑的雾气,极度的不详,极度的扭曲。极远处沈沉央目光一缩,即便是他,此刻也感觉心脏陡然跳动了几下。 “这种悸动……”他甚至有种刹那过电之感,凝重地看向徐阳逸:“这是当初城门前那些怪物的力量……他要做什么?” 徐阳逸微笑着抬起手,全身的魔气几乎已经包裹自己,手指划过,似死神的羽翼划破长空,声音都带上了重音,威严无妨,轻轻扫过所有人:“那……就都别走了。” 轰!!话音刚落,一道恐怖的魔气冲天而起,将方圆十万米都化作恶魔的海洋。 魔气参天,瞬间形成一圈恐怖的涟漪扩散,那是压抑已久的力量突然爆发的盛景,整个四象门上,陡然升起一轮漆黑的太阳。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夜狂风尽海棠,摇落漫天星辉,卷野怒涛翻。现场所有人只感觉风龙出海,须发,衣袂几乎平行扬起,眼睛都无法睁开。 刷啦啦啦!!四面八方旌旗狂舞,一种强大到极致的气息,随着狂风水银泻地,刹那之间,四象门十万米内所有建筑轰然摇动,潮挟群山万马来。万千符文明灭不定中,四野八荒的上万法宝齐齐一晦。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众星黯灭,魔王睁眼。 就在同时,参天城十五道城门上,十五位太虚齐齐抬起头,震撼无比的看向四象门的方向。 八卦门,一位宫装妇女愣了愣,随后毫不犹豫指划七星,数秒后,手指一顿,倒抽一口凉气看向手中:“先天地生,极本无极。为道法祖,玄之又玄?这是……” 她猛然看向四象门的方向,眼中神光爆射:“太虚?!” “立地成圣……道成太虚?一座城门之上,一尊石佛轰然开眼,气势之盛,太虚伟力横扫诸天,眼中神芒破空,横飞青冥。卡卡卡地转过头颅,看向四象门:“这是哪位道友?” “从未感受过的力量……”两仪门,一位大和尚紧闭的双眼倏然睁开,肃容道:“不……不是从未感受过,而是根本不属于七界!和城门前那些怪物一模一样!而且是太虚境界,实打实的太虚!” 四象门外,此刻魔气森然,潮来江水黑,日出海门红。黑色的太阳搅灭八方风云,吹动六合轰鸣作响。沈沉央观感最为直接,衣袂乱舞中,他上前一步,双手死死撑在城墙垛上,无比凝重地看向场中。 完全呆滞的太虚亲传,目瞪口呆的所有修士,还有中央那一轮恐怖的黑色太阳,一切一切都在昭告着,他没有看错。 真的是太虚……居然真的是太虚! 力量体系不同,境界却决不能作假。他眼睁睁地看完了这一幕仙魔变,却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太虚……”数秒后,他倒退了一步,有些失神地摇了摇头,仿佛自问自答,又好似自我肯定:“他是太虚。” “他太虚也可以触碰虚晶?也可以参加大争之世?” 这一瞬间,他体会到了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滋味,愕然看着满天魔气:“老夫老了?”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自己……被一个千多年后的小辈追上了?而且……还很可能要凌驾自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