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一骑当千!(二) - 最强妖孽

第1450章: 一骑当千!(二)

朱雀楼中,就在四象门传送阵之前,六只巨大的眼睛爆发六道寒芒,无比谨慎地看向虚空。 “不属于七界的力量……不同的力量体系……这……是第十六位太虚?” 虚无犬王的目光从未移开过四象门,这一刻也被这等变故惊得瞬间失神。怎么也想不到,尊圣羊群中忽然出现一头猛虎,以碾压之姿凌驾诸天。 不只是他,所有参天城,除了太虚威压达不到的地方,这一刻全都感觉到了,刷刷刷……一道道目光全部冲向四象门外,各宗各部门的灵力侦测警报瞬间响彻天穹。 “报!!”一个十宗驻地,一位元婴修士满头大汗地冲进大帐,汗都来不及擦,扑通一声跪倒,声音都嘶哑了:“四象门外,天剑山庄少宗主奔雷道成太虚!力压所有道子圣女!” “你说什么?!又一个甲级势力要出现了……天剑山庄少宗主……进阶太虚?这怎么可能……我听说他们少宗主才飞升两三百年……居然,居然就进阶太虚了?” 首座的三位尊圣齐齐站起,神色一片震撼。 太虚…… 多少修士心中的梦。居然有人在参天城进阶太虚? “快……”为首的阴尊最快醒悟过来,眼睛都红了:“这是头等大事!立刻……立刻准备礼物,前往四象门!!” 不只是他,此刻参天城内,无数的宗门都接到了同样的通报。 “报!!天剑山庄少宗主奔雷进阶太虚!特级军情通禀。四象门太虚灵力波动,乃是天剑山庄少宗主奔雷大人发出!报!!四象门内天剑山庄少宗主奔雷疑似进阶太虚!” “快!立刻前往四象门!怎么可能……不……别管怎么可能了!马上开启传送法阵!准备贺礼!曼陀罗南七宗所有在参天城的太上长老,副宗主立刻随行!” 刷刷刷!无数的遁光没入天穹,直奔四象门而去。形成一片片修士的长虹。 然而他们根本想不到,四象门内,没有欣喜,没有震撼,只有无边肃杀。 轰!!黑色太阳轰然炸裂,毫无掩饰的太虚灵力扫荡诸天,那种万古星空我为王的强大之感,瞬间充斥徐阳逸的内心。 所有修士的心都随着这一声猛然抖了抖。 魔光万道中,一具魁梧的身体走了出来。 身高四米,上半身不对称地膨胀,肌肉暴起,浑身漆黑。头顶两根巨大的长角仿佛魔王的冠冕,浑身燃烧提拉冈底斯的地狱火焰,一道道血红的魔纹在火焰的照射下将这尊巨兽衬托得无比恐怖。锋利的牙齿中,片片火花喷吐而出。仅仅是看,就让人不寒而栗。 死寂。 没有人能从一秒钟尊圣变太虚的科幻里回过神来,上万只眼睛呆滞地看着这尊巨兽,失神地眨着,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这是在开玩笑? 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们……刚才还围攻的人……居然是太虚? 徐阳逸满意地摇动了一下粗短的尾巴,这具魔体还没有进化完全,他能感觉得到,等自己达到太虚之后,他还会有质的蜕变。不过…… 足够了。 太虚和尊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所谓虚相宝,不在太虚手中,而在尊圣手中,带给他的不是毁灭,而是“一点点小麻烦。” 深吸了一口气,身后漆黑如墨的双翼轰然张开,以一当万,一骑当千。热血和豪情充斥胸腔,让他猛然仰起头,直起身体,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吼!!!” 刷啦啦啦……周围一片片符文明灭不定,天风怒号,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他为中心飞快扩散,所有修士一声闷哼,毫无抵御地直接被吹飞数百米,十三件虚相宝光芒急剧闪烁,太虚亲传在宝光笼罩之下没有动,然而……全部面如土色。 “太虚?”巨兽身上,童子只感觉背心发凉,心一点一点沉下去,瞠目结舌地看着那尊怪物,身体一点点情不自禁后退,直到咚的一声撞在巨兽身上,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座下巨兽已经如同兔子,乖乖地趴在地上,颤抖不已。 “太虚……他,他,他是太虚……”仿佛在求证,仿佛在自我认知,他喃喃开口。作为太虚亲传,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所谓太虚是一个什么境界。那是真正的一叶破空,一草填海的仙人之境,七界最高战力! “道祖在上……”炎云圣女倒退一步,干吞了一口唾沫,口中无比苦涩。微张着嘴,失魂落魄地看向徐阳逸,和童子不同,她脑海中是拒绝,是不相信! “他居然是太虚……不,他怎么达到的太虚境界?这……这根本不可能做到!师尊没有说过!史书也没有记载!这……这是假的!一定是假的!绝不可能有如此之强的尊圣存在!” “太虚?”苍云道子目瞪口呆,长枪不知何时已经垂下,头顶量天尺晦涩无光。三十骑巨兽,此刻全部乖乖趴地,牙齿打颤嘚嘚作响。 “这……不可能……” 死寂。 随着徐阳逸的每一个动作,这里的气氛越来越低,一双双惊恐的眼睛看向徐阳逸,一秒钟尊圣变太虚,这种变化太过彻底,彻底到让他们心惊胆寒。仿佛画面的重现,从恐惧的沉默,到不敢相信的惊呼,到最后魂飞天外的尖叫,只不过三秒。 一道道震撼的目光彼此交接,谁都从对方的目光里读出了三个字:不可能,不可能!以及不可能! 无声胜有声,无形的钢刀切割着每个人的神经,磅礴的压力如影随形,不知道谁先开始,所有人群无声后撤,随后,虚空中仿佛响起“当”的一声。 那是这根名为恐惧的钢丝彻底绷断的声音。 之前还说,要么交,要么死,让一位堂堂太虚滚出参天城。这一刻,每一句话都成为折磨他们神经的刀子。 太虚不可辱,辱则必死! “大人饶命!!”刷,一道流光升空,一位满头白发的修士目光赤红,疯了一样朝着远处逃去,身上血光连闪,已经启动秘法。就在他身后,数千道灵光几乎同时升起,化为潮水疯狂逃离。 “怎么会是太虚!逃……逃!赶紧逃!这,这根本不是大争之世!他居然能达到太虚境界!大人手下留情!怎么可能!他,他怎么会突然达到太虚境界?!” 哗…… 群潮汹涌,恐惧的海面彻底炸裂,兵败如山倒的大溃逃全面拉开序幕! 逃……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怪物! 这是他们心中唯一的想法,什么虚晶,再好也没有命重要! 光耀诸天,数千流光狼奔豕突。水银泻地,漫天惊恐的尖叫人声鼎沸。一道流光惊呼着破空,更多的流光拔地而起,不可一世,抱团取暖的道子圣女团体,在徐阳逸还没有动手的时候,已然全面决堤。 徐阳逸金色的眼睛扫过退潮一样崩溃而逃的修士群体,他裂开满是利齿的牙齿笑了笑,仿佛死神的请帖。 嘘……他深吸了一口气,四面八方虚空轰然巨响,一道道虚无的火焰疯狂冲入他的口中,汹涌的红光如太阳初升,在他口中越来越闪耀,胸口已经不成比例地鼓了起来,一种让所有修士心寒的灵气横扫天际。 “我的天……”恐怖的灵力让所有人都抖了抖,一位道子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发出一声魂飞魄散的哀鸣,随后身上光华爆闪,瞬间冲出千米。 “祖师护我!!”一位圣女,头发头披散了,看着远处已经凝结为红色太阳的徐阳逸,浑身冷汗如雨,已经将遁光发挥到极致的她,再无一丝办法,只能尖叫着哀求精神的庇佑。 “不……不!!大人手下留情!大人请饶了我们这次!大人!不知者不罪!还请大人高抬贵手!” 回答他们的,是更加恐怖的汲取,轰隆隆隆……一道道裂痕布满徐阳逸周围千米,地翻红浪,无穷火焰汇聚,形成炽热的烘炉,周围虚空都在渐渐融化。 就在他脚下,十三位太虚亲传匍匐在地,汗出如浆。直面太虚威压,他们颤抖得如同风中落叶。所有人都以额触地,一句话都不敢说 相比其他人,他们更清楚,在一位太虚面前,逃是徒劳的。 只能卑微的请求,希望对方法外开恩。 耻辱吗? 很耻辱,但是……再耻辱起码能活着。能活着,才有以后。 “魔王的……” “道友且慢。”就在吐息汇聚到顶点的时候,一声悠然长叹,一个声音破空而来。 然而,此刻已经箭在弦上,徐阳逸魔气喷发到顶点,一声咆哮:“吐息!!” 轰隆隆!!!从四米的基点,喷出数百米的光柱。无数符箓缠绕其中,紫电奔走,雷霆闪烁,火焰伴随毁灭的魔气刺破星空,随着徐阳逸头颅转动,在虚空中拉出一道数百米的地狱巨龙! 刷!巨龙横扫,太虚境界的实力威压诸天,虚空中出现一片恐怖的裂痕。里面燃烧着无穷火星,居然根本不能愈合。 地狱的疤痕。 “不……不!大人留手啊!大人!大人……不要啊!大人求您了!饶命,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