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一骑当千!(三) - 最强妖孽

第1451章: 一骑当千!(三)

四面八方溃逃的修士发出绝望的尖叫,他们完全能感到这一招多强,那是根本无法抵御的煌煌天威。生死间的大恐怖让他们心胆俱裂,就在此刻,虚空中一个浩大的太极骤然展开。 “展太极图,不外九宫与八卦。”一个苍老的声音响彻天际,太极图飞快旋转,另一股太虚灵力骤然展开。而随着太极图化为丝丝白雾,卷动魔息竟然改变了方向,朝着空中另一个人影飞射而去。 “施大法力,能教一炁化三清。”沈沉央袖袍一招,一声闷响,右手袖袍鼓胀如风,仿佛无底洞一般,所有魔息居然都朝着长袖飞去。 袖里乾坤。 狂风如鼓,肉眼可见,魔息正飞快消失,周围化作一片火海。然而就在此刻,沈沉央一声惊呼,右手袖袍轰然炸裂。随着他凝重地用力一甩,那倒卷的魔息竟然全部爆发出来,形成一个方圆数十米的火球直射天穹。 嗡嗡嗡……庞大的魔气铺天盖地,其中交杂着同样强悍的灵气,两者不生不死,攻伐侵吞,表面道道火浪升腾不定。明明只有二三十米大小,却带给人一种毁天灭地的恐惧感。 否极泰来! 当双方灵气完全等量的时候,东宫无法压倒西宫,就会形成这种扭曲的力量深渊。它的威力一旦炸开是两道神通总和的数倍。下方的修士倒抽一口凉气,双腿一软,身不由己地停下脚步。 最后的幻想也消失。 和一位老牌太虚随意一击不相上下……已经足以秒杀他们无数次!如果……如果对方再丧心病狂一点,给否极泰来输入多一分灵力,方圆几十万米都会夷为平地!跑再快都没用! 沈沉央愕然看了看否极泰来,再转过头深深看着徐阳逸。双手打出数个法印,将否极泰来完全笼罩起来。这才朝着徐阳逸凝重点了点头,轻轻一拱手:“道友请了。” “本王与你天剑山庄本为近邻,就看在老夫薄面上,饶了这些小辈一命如何?” 咚咚咚……话音未落,逃跑的所有修士已经魂飞天外地跪倒虚空,以额触地,颤抖地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拼命磕头,粗重的忐忑呼吸中,带着哽咽和心有余悸的恐惧。 不敢跑了……否极泰来打碎了他们最后的幻想。哪怕今天他们势必被钉在耻辱柱上。 身为修士,逆天而行,生死本命。如今……他们居然要一位太虚出面求情,才能保下一条性命。以后无论谁提起这次大争之世,都会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怎么……成为奔雷这两个字的垫脚石。 所有的名字,都会在奔雷两个字面前黯然失色。就像星辉永远掩盖不了太阳。 星就是星,就算再闪耀,也不过是陪衬。 嘴唇咬得失去血色,脸上一片羞愧难当的赤红。那不是怨毒,而是恐惧。当境界差距太多之后,剩下的只有仰望。 “饶命……饶命……”“大人……手下留情……”“大人高抬贵手……” 他们不敢大声开口,低沉的声音吞吐于唇齿舌之间,就像惊魂未定的麻雀,瑟瑟发抖。 徐阳逸不敢托大,自己已经将七界不少厉害的宗门揍了个遍,再对真正的太虚不敬,那可就真的是四面楚歌。 拉一波打一波,是所有宗门的处世之道。站在他的位置,普通的尊圣已经很难引起他的目光。要拉的自然是太虚。 沈沉央的面子,他是要给的。 “前辈开口了,晚辈自然遵命。”微笑着拱手,话锋一转:“不过……” “虚晶自然是能者居之。”沈沉央闻香知雅意,目光微动,徐阳逸没有喊道友,意思是说,还不是真正的太虚。这个太虚状态是机缘巧合?但他同样不敢托大,这个魔体能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虽然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以后呢? 两亿七千万灵的修士一旦成为太虚,荣登五王二后,实力绝对超乎想象! 思维至此,他目光扫了一圈黑压压跪着的万众修士,淡淡道:“有问题吗?” 无人回应。 无人敢回应。刚才的一幕,是在是让他们到现在都还在心惊胆战,以额触地就是最好的表达方式。尽管心中挖心掏肺地痛,却没人敢说出一个不字来。 那可是虚晶啊……千年机缘啊!就在自己眼前,却如此的可望而不可及! 但是沈沉央却并未罢休,卖面子就卖个完整的,不上不下有什么意思?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最下方十三位太虚亲传一眼,挑了挑苍老的须眉:“嗯?” 这一声若无声惊雷,轰然炸裂十万米,就算徐阳逸都感觉心中气血一阵翻涌。所有修士身体一颤,苍云道子牙齿咬了又咬,心中如同被开了个口子,拼命淌血,身体中剑一样起伏着,忽然从牙缝中说道:“晚辈……” 刷刷,沈沉央和徐阳逸的目光同时看了起来,如同两座泰山压顶。他刚刚鼓起的一丝丝勇气仿佛狂风中的火苗,转瞬即逝。额头几乎是杵到了地面,感觉身体都在这份伟力前瑟缩了起来,颤声道:“没……谨遵法旨。” “很好。”沈沉央平静开口:“大争之世数万年来,从来是实力为尊。怪只怪……你们生不逢时。” 一句生不逢时,后方黑压压跪在地面上,乙等势力的道子圣女还不成有所领悟。前方十三位太虚弟子,心中可谓五味杂陈。 是啊……生不逢时。 既生瑜,何生亮。 身在太虚座下,心性何等之高,谁不曾幻想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然而到头来,自己才是那个苍生,英雄另有其人,这种剧烈的对比,让他们几乎无法接受 但只能接受。 “我……”炎云圣女红唇已经被咬出血痕,心中万般感情逆流成河,终于嘶哑地一叩首:“预祝道友道成太虚……法相天成!” 所有虚晶无人可敌,尽收于手,五王二后已经提前确定! 沈沉央没有开口,他能感觉到,徐阳逸并没有拿到所有虚晶,其中有一块属于时间神则的掌控者。 他不清楚是谁,不过……等大争之世展开,就全都知道了。手握时间神则,隐藏如此之深,身后势力绝对非同小可! 那才是真正的龙争虎斗……他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点了点头,看向远处的否极泰来:“道友自便。老夫还得处理一下……” 至于虚晶归属,他已经说过,能者居之。 有人能抢下剩下的虚晶,又有何不可? 就在此刻! 徐阳逸和沈沉央同时抬起眼睛,同时看向不远处的四象门传送法阵,同时灵气爆发。 下一秒,传送法阵上绽放万丈黑芒,一根巨大的,长满眼球的触手轰然撑破传送法阵,带着丝毫不逊于沈沉央,甚至犹有甚之的磅礴灵气,轰然冲向…… 否极泰来! “尔敢!!” 轰!沈沉央黑白双色领域全面炸裂,伸手一抓,一把黑白双色的剑出现手中,身化流光,瞬间横渡万里,须发皆扬如谪仙降临,怒喝之中一剑斩去、 灵光炸裂,一剑破轮回,随着一声惊天巨响,空中竟然出现一条千米阴阳路,仿佛将天地一分为二,清者升则为天,浊者混沌为地,天地之间万千灵魂飘摇。一剑光寒十四州。 噗嗤!这一击无象无疆,笼罩方圆数万米,无物不斩,无灵不灭。随着一声尖锐的鸣叫,那根触手硬生生被斩为两半,炸裂滔天黑芒,但紧接着,那被斩开的触手碎片化为无数黑色狂犬,每头都只有一米大小,三头双尾,眼中射出尺长神光,咆哮着疯狂朝着否极泰来冲来! “好胆。”沈沉央神色无比凝重,城内怎会出现太初?这是朱雀楼传送阵,大圣为什么不出手?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一旦两位太虚的否极泰来爆炸,就连九九玄黄阵都会被炸出一个缺口! 他双手一合,几乎是瞬间就完成了掐诀,完全看不到一丝准备的时间,拉开之时,黑白光潮横扫虚空。随着一片轰隆之声,触及到光华的黑犬全部化为碎片炸裂。 然而,太多了。三头黑犬如雨,若说沈沉央是无尽之墙,它就是不绝之潮,一只只黑犬咆哮着,膨胀着,前赴后继地冲了过去。 变生肘腋,两位太虚动手威势何等惊人,刹那间暴雨梨花,灵光飞逝。毫无掩饰的太虚灵压伴随道道涟漪扩散开来,顿时,所有修士口鼻溢血,惨叫声不绝于耳,抱着头在地上拼命打滚。 就在此刻,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右翼一展,以一种根本看不清的速度挥动,一道半月形的黑色光华直冲九霄。 他瞄准的,赫然是一块虚晶。 然而,晚了。 就在月牙冲出之时,一块距离他最远的虚晶凌空晃了晃,骤然脱离了徐阳逸的掌控,化为一道流星朝着一处天空冲去。就在那里,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两只巨大的爪子猛地撕裂虚空,露出后面深邃的虚无。 虚无深处,一声疯狂的咆哮,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突兀冲出,六只眼睛魔神一般君临大地,浑身昏暗的符箓闪烁不定,无数漆黑的触手在身后群魔乱舞。 虚无犬王!

下一篇   第1452章: 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