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拍卖大会(六) - 最强妖孽

第145章:拍卖大会(六)

徐阳逸将那枚丹药高高悬浮了起来,他还没有开口,忽然之间,一个苍老的身影,猛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开口就是一声怒吼:“三万!三万中品灵石!我包了!谁也别抢!给我个面子!”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看了过去,那位老者,却马上被认了出来。 “这……是炼丹师公会的五味宗师?”一位扭头往后看的修士,愕然看着那个刹那之间满脸通红,胡须因为灵气忽然乱串,都飘飞起来,握着拳头的老者,怎么也无法和平时修行媒体上云淡风轻的老者联系到一起。 炼丹师公会,华夏修行界最没有战斗力公会,也是最受人敬仰的公会之一! 修士,离不开这三大旁门。虽然名为旁门,却无一人敢小看于它。 近两百年,一共出了十数位宗师。旁门之道,从徒,到师,到大师,最后才是宗师。这十数人,供应着全华夏百万修士的修炼路途,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然,这十数人中,丹液大师,共有三位。 “五味宗师,无寐宗师,知语宗师。”一位修士感慨地说:“真没想到,他们中的其中之一,竟然会亲身赶来这里。” “五位宗师和无寐宗师,是炼丹师公会的创始人。他怎能不来?”身边的修士笑道:“知语宗师,是天道的特聘教授,不来还情有可原。不过……” 两人对视了一眼,如今,一位宗师竟然站出来亲口说要买一粒丹药?而且开口便是三万中品灵石? 这里面有猫腻! “原来是五味宗师。”不少人朝着这位须发皆张的老者拱了拱手,说出的话却让五味宗师差点跳脚! “不知道这枚丹药有何等珍贵之处?”一位看似平日和五味宗师还算熟悉的修士,笑的如同春日般和熙:“宗师前几枚都没有动手,这一枚为何忽然叫出天价?” “难道丹和丹亦有不同?”一位素不相识的老年修士,微笑着拱手道:“老夫听说,古修有一种爱好叫丹藏家?可有此事?” “方才多宝阁的三万灵石,是结好炼丹师,表态。我们可还没富足到多宝阁那种程度,而这次五位宗师竟然一口价毫不犹豫地开出了三万?”有修士抿嘴沉思,同样,大家没有人驳五味宗师的面子,而是“委婉”地笑道:“徐小友,这一枚丹药为何要单独拍卖?” 都给我滚! 五味宗师此刻眼睛都要冒火! 他也是积年老修士了,他很清楚,这种时候,就应该默默出手,他五位宗师的面子,会驳的没有太多。他手中资金也颇为丰厚。但是,在看到那枚丹药的一刹那,他根本忍不住了! 君臣佐使,他看过一些古丹书中留下来的只言片语,知道特征。只是第一眼,他立刻认出了这枚丹药的来历! 臣丹……竟然是臣丹! 那三道微不可查的丹纹,在他眼中,如同大海的波涛一样优美,一样宏伟。当时,脑袋“嗡”地一声,他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地喊出了声! “没什么。此丹……呵呵呵……”干笑了好几声,他强硬地让自己的面部表情缓和下来,干巴巴地堆积出一丝笑容:“此丹……和老夫……有缘……” 他抚摸着胡子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尽量镇定的声音,却被发直的眼光出卖。那道眼光,直直对着徐阳逸。 不要说…… 千万不要说…… 下一秒,他仿佛听到了“咔擦”一声,他的美梦破碎。 “这,是臣丹。”徐阳逸此刻无视其他一切目光,看着所有人,笑的很诚恳:“具体如何,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位朋友将此丹托付于我时,曾说过,这枚丹,凝聚着他目前所能达到的所有丹道精华。价格,可能会比其他丹药稍微贵一点。” 一句话,让所有人眼中都燃起火光! “目前所能达到的”“所有丹道精华!”再加上刚才五味宗师的失态,不知道是谁,第一口喊价便是:“三万五千灵石!” 五位宗师手抚上了额头。 大意了…… 这次大意,导致他要和在场人争最后一个机会! “四万灵石。”他咬牙切齿地喊出一个数字,这枚丹,对于他,对于他五味大师,势在必得! 在真正的丹道面前,他忽然发觉,自己所谓的炼丹师协会是何等可笑,沾了个丹字,终究不是丹。他也有自信,就算别人解析不出来,他却必定能解析出来! “十万。”这一次的喊价,根本没有一点一点往上加,而是忽然飙高!并且没有一丝落下来的趋势! “谁!”一位老年修士,刚刚喊过四万三,这一句十万,却砸的他差点懵了! “这是乱喊价不成?!这里是华夏最高规格的拍卖!现场哪个家族能调动十万中品灵石的流动资金!” 他的嗓子,滚雷一般滚过现场,却发现身边的修士猛地拉自己的袖子,拼命地使眼色。 “放手!”老年修士一声怒喝:“本座不相信!就连多宝阁也不可能一次性抽调十万中品灵石的流动资金!” “族长……”身边的修士差点都快哭了:“刚才,刚才十万的喊价是……是……” 老年修士镇定了一下,忽然发现……不对! 完全不对!那句十万之后,所有一切声音,刹那之间,仿佛小了下来。而且,刚才那个声音,似乎是…… “得得……”他的牙齿,情不自禁地碰了碰,冷汗,毫无控制地泌了出来,脖子机械一般抬向天空,看着自己上方的黑色阁楼。 金丹! 金丹老祖,首次出手! 现场,鸦雀无声。这个声音开始说过几次话,那只白骨巨手赫然近在眼前,否则,没人会知道这是金丹老祖的声音! “怎么?”黑色阁楼中,干瘪的声音淡然道:“十万很多么?” “老,老祖恕罪……”老年修士此刻已经九十度鞠躬,汗如雨下。 五味宗师的眼睛都快红了。站在原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这可是三纹臣丹啊!你看那上面的三道纹路,色泽由浅入深!美轮美奂!宛若天成!这才是真正的宗师! 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没走的路,还太长太长。 然而,现在金丹老祖横刀夺爱,他又将如何? “本真人不过凑凑兴致而已,各位……”干瘪的声音悠然道:“为何不继续?” 所有人心中敢怒不敢言。 金丹真人无门派家族顾虑,自然出得起十万灵石,但他们出得起?敢跟着出? 五味宗师咬了咬牙,朝上方鞠了一躬:“这位前辈,天载真人说过前五颗不出手。您为何非要这颗丹?” 干瘪声音仿佛嗤笑了一声:“本真人知道你。” “五味宗师,不过呢……”他顿了顿:“却是丹液的宗师!” “知道么……”他的声音仿佛陷入了回忆:“本真人,从未吃过一次丹液!” “我相信,在座的金丹老祖,也从未吃过一次!” “品尝过一次蟠桃果,再甜的水蜜、桃,再形似,终不是。”他桀桀笑道:“所以,你的面子,在老祖我面前走不通。” “这位炼丹师,虽然只能炼练气期的丹药。然,老祖我就给他这个面子。十万一丹,又有何妨?” 一道阴冷的灵识,从五味宗师身上扫过,他浑身哆嗦了一下,才听到声音慢悠悠地说道:“恕你无罪,退下。” 意外的,金丹老祖,无一反驳。 平时呼风唤雨的五味宗师,尝到了成名后第一次吃瘪的滋味。也是第一次有人当着旁门宗师的面前说:你不够格,退下。 确实,在座的金丹老祖,无一吃过丹液! 在他们有生之年,遥远的练气时期,就算运气再背,也能混上几颗廉价的丹药,而再廉价的丹药,也绝非丹液可比!甚至有的老祖,就是一颗丹药,助其莅临金丹王座! 这,也是他们这次如此上心的缘故。 五味宗师脸色又红又白,想反驳,却无从反驳,良久,长叹了一声,朝着徐阳逸手中的瓶子深深鞠躬,坐下不语。 看到平时求一瓶精良丹液而不可得的五味宗师默然不语,不知道多少人,眼中都闪过一抹绝决。 “要变天了……”一位老妪眯着眼说道:“丹道一出,丹液,胶囊再无活命。我们不否认这两百年来他们对修行界的帮助,然而,时代在变化……就如同古修一般,不适应,终被淘汰……” “五十年后……恐怕丹液,胶囊两个获利最丰的行业,就将泯灭于历史……”一位青年模样的修士,叹了口气说道。 这段小插曲,不仅没有浇一盆冷水,反而是浇上了一桶汽油! 看似云淡风轻的现场,实则下方已经! “参见真人。”就在此刻,徐阳逸的声音响起,他鞠了一躬说道:“真人不必担心,还有一粒臣丹。” 简短的话语,却让所有人舒了口气。 沉默,过了数秒,黑色阁楼中才再次说道:“臣丹啊……真是久远的名字……老夫当年服用的结金丹,也不过佐丹罢了……也罢,继续。” 几乎就在同时! 看似偃旗息鼓的五味宗师,噌的一声,立刻站了起来,这一次,他再不掩饰,仿佛刚才的嘲讽都是过眼云烟一般,浑身及腰的白胡须,漫天飞舞,怒喝道:“六万!六万中品灵石!再加上十张练气后期到金丹后期的丹方!你们谁手里的丹方有老夫多!有老夫珍贵!本座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