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归属 - 最强妖孽

第1452章: 归属

白驹过隙,三方交手快若闪电,谁都没有说半句话的机会。虚无犬王刚刚出现,用尽全力一吸。 “拦住他!!!”空中,沈沉央目呲欲裂的声音响起:“五王二后虚晶决不可落入太初手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卡拉拉!话音未落,周围像刮起了十级台风,一群群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修士带着惨叫被吞入其中,地面的地皮一片乱响中成为碎片,伴随着狂风进入对方的深渊之口,宛若黑洞。 虚晶在其中绽放万点光华,成为唯一的星辰。徐阳逸双翼一展,快若闪电地朝着对方冲去。前冲之中,胸口已经完全鼓起,如燃烧的彗星,魔气全面爆发。 这块虚晶不拿回来,大争之世他将面对一个七界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势力! 然而就在这时,他目光猛地一凛,一股极其不详的感觉冲上心头,半空中硬生生止住身体,双爪朝着两个不同的方位猛然抓出,只闻虚空中两声闷哼,两个身影硬生生被抓了出来。 还有人…… 现场只有十三位太虚弟子保持清醒,虚相宝加持,他们没有晕过去,然而,此刻却只感觉心头一片冰凉。 这片虚空……在两位太虚眼皮底下,居然还藏着其他人! 自诩为天才,现在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轰轰!两声闷响,就在两道身影被抓出来的同时,没有丝毫犹豫,心有灵犀地一分为二,半空中用力一踏,一圈浩荡的灵纹炸裂,分别朝着两块虚晶急射而去。 “该死……”徐阳逸狠狠磨了磨牙:“早该想到……眠风公子出现了,你们也一定会出现。是我失误了……” 他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对方不知道用了什么神通掩盖面容,全身隐藏在斗篷之中,神识无法穿过。但是……他体内的吞噬欲望符箓已经疯狂尖叫起来,从两人身上传来同样的波动。 所有符箓掌控者,终于在大争之世资格赛上先后现身。 无眠公子,眠风公子,源生之杀戮符箓。 寒雪尊者,源生之无畏符箓。 地哭上人,源生之不破符箓。 他能感觉到,这两人依靠符箓同样走到了尊圣近乎顶峰的位置,灵力全都在两亿以上。他没有一点把握拦下任何一人! 因为……对方的符箓特性他并不知道,任何符箓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即便他现在是太虚,也不敢保证一击能拦下符箓的掌控者。 而且,他们抓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不知道在这里藏了多久,就算刚才徐阳逸力压群雄都没有动,如果不是虚无犬王的出现,他们可能还会等下去。这份耐心简直非人。 怎么办? 他的手顿了一顿,脑海中思维疯狂交错,半秒后,眼中一定,双手猛然握紧,太虚实力全面爆发,引动四面八方虚晶齐齐震动起来。 没有动手。 没有对任何一人动手,反而抓向了其他所有虚晶。 他要的是“绝对。”既然三人谁都有可能拦不下,那……就掌握可以掌握的“绝对。” “聪明。”极远处,玛门沙哑开口:“虽然对我们来说,已经根本不需要犹豫,这是选择的本能。但作为一个小小的尊圣,能在瞬间找到最好的方法,确实不错。” “不过……”他抬起头,看向深邃的星穹:“你还有时间么……” “她可就要到了啊……” 刷拉拉……无主的虚晶颤动数秒,化为道道流星冲他而来。这是面杀伤,威力比单独针对某一人弱了太多,寒雪尊者和地哭上人只要有心夺得虚晶绝对不难。果然,对方根本毫无犹豫,面对太虚伟力不退反进,正面冲了过来。 兵对兵,将对将,符箓对符箓,神格对神格。 狭路相逢,退无可退! 狂风过耳,拉动沉默不语的两人身体如同绷直的利箭,黑袍翻飞似死神展翼。就在同一时间,两人一声大喝,天光闪耀,寒雪尊者身上绽放万丈光华,似乎这一刻他就是战神的化身,所向披靡,毫无畏惧。而地哭上人身边出现一个金色圆球,大约二十米大小,完全由六边形的晶壁系组成。 神格启动! 轰轰!风驱雷电临河震,鹤引神仙出月游。两人的身影在这一瞬间直接超越尊圣,达到了一个无上的境界! 看不到人,看不到动作。只有光,只有风。以及空中已经无法用视网膜捕捉,瞬间冲散徐阳逸太虚力量,无往不破的两道身影。 “太……虚?”十三位太虚亲传全都呆滞了,愣愣的看着空中,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奔雷尊圣变太虚,这两人也可以! 这个世界……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妖孽? 心比天高,这时候被浇上一盆兜头凉水,冷得可怕。 原来……坐井观天的是自己。 白驹过隙,羚羊挂角。无痕却有痕,这一瞬间的短短交错仅仅三秒钟,心智的博弈,落子的选择,已经足以发生太多事。足以……尘埃落定。 当当当当……大珠小珠落玉盘,九枚虚晶齐齐落入徐阳逸手中。 刷!虚无犬王大口闭上,一点流星明月入海,它发出一声兴奋至极的尖叫,整片虚空裂痕飞快合拢。同时,虚空中无数黑犬分神化为团团黑雾消失。 寒雪尊者,地哭上人空手摘星,两点星辰入手,体外紧接着立刻绽放万丈光芒,身影迅速模糊起来。 灵台神引符箓,可以进行超远距离的瞬间传送,每一枚都价值连城,有价无市……不,很多人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若非甲级势力,根本不可能造出来。 一击即中,毫不留恋。 三秒钟,犬牙交错,所有虚晶已有归属。 徐阳逸手握二十九块虚晶,成为大争之世资格战最大的赢家,踢走了全部道子圣女,在参天城中形成拦河大坝,毫无疑问晋级大争之世。 眠风公子借助神则之威,宛若最老练的猎手,间不容发之中夺走一块。 寒雪尊者,地哭上人,于雷霆万钧中潜伏数个小时,在虚无犬王倾力一击中找到机会,两大符箓完全爆发,壮士断腕动用灵台神引符离开,再下一城。 最后,就是老谋深算的虚无犬王,这是根本拦不下来的对手。于沈沉央手下夺得一块虚晶。 五大势力,归属落定。 然而徐阳逸脸色没有丝毫轻松,只有一片凝重,这五道势力……自己绝对算不上拔尖。 两位五王二后的弟子,到时候动用的力量难以估计,那是两个甲上势力的倾力支持。更可怕的是大争之世数万年来,第一次有太初介入。不知道哪位太初可以代表七界第二大势力出战。实力比五王二后只强不弱! 这是一个族群的支持。 反而他和地哭上人,纸面上是最弱的两人。他身后只有一个乙上宗门天剑山庄。就算倾力而为,财力,雇佣兵,法宝,功法,等等都比武装到牙齿的其他势力弱了太多太多。在本体实力无法成为决定因素的情况下,差距已经拉开。 “该死。”他恨恨骂了一声,又无奈的叹了口气。人算不如天算,计划不如变化。想一力排斥所有人,还是太难了些。 所有城墙上,始终关注着这一幕的太虚终于收回了目光,心中五味杂陈。 结束了…… 全都结束了,参天城之战以危若累卵的局势打开,以意想不到的方向收尾。出乎每个人的预料。 没人能想到空虚尊者会选择陨落参天城…… 没人能想到这一次大争之世资格战会出现这样的变数,更没有人能想到数万年的历史长河中太初第一次接触到了五王二后的虚晶。 是危局不似危局,是结束不似结束。 就连太虚都无法预料,这一次到底会发生什么。 “但……老衲可以预料一件事。”两仪门上,一位老和尚缓缓闭上了眼:“这一次的五王二后……恐怕是有史以来最强的五王二后!” “大圣种子。不……甚至超越大圣。”一座城门上,一尊石佛陷入了冥想:“无论是谁胜出,都是绝对的大圣种子。” “每一个人……无论是奔雷,还是之后出现的三位修士,他们的实力简直强的令人发指。回想七界数万年,从未有修士能达到这种地步。” 又一座城门上,一位华服中年男子轻抚长须,幽幽道:“能在奔雷这样的修士手下夺走虚晶,这次的大争之世……还真是让人期待啊……” 虚空中,凌波仙子目光冰寒,红唇微动,露出杀意满盈的微笑:“是哪条贱狗夺走了虚晶……不怕死么?” 四象门外,一片安静。 徐阳逸彻底放下了心中的遗憾,吞下一枚丹药,凌空打坐起来。 “啪啪啪……”一阵掌声在他耳边响起,玛门的声音悠然而起:“完美的谢幕。果然,我让你去寻找女娲是个正确的选择。” “那么,你准备好了么?” 徐阳逸没有回答,魔体时间早已过去,恢复人形的他,正拼尽全力调息着身体。 准备什么?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接下来,才是真正参天城之战的最后一幕。 最后的谢幕。 也是最华丽的谢幕。 神降! 七界的主宰,娲皇分神的降临!

下一篇   第1453章: 神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