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神降 - 最强妖孽

第1453章: 神降

神说,雅威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念,直到万代。 或许是任何大事件之前都有不平静的异象产生。就在所有虚晶尘埃落定的瞬间,这方宇宙----从七界到七界之链的所有宇宙,数万光年,轻轻地震了震。 很轻微,徐阳逸却立刻捕捉到了。这一丝震动直接传递到卡俄斯之种身上,明明四周没有任何改变,他却感觉……有什么不同了。 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直觉,不透过五感,而是传达阿赖耶识,也就是第六感,从灵魂上引发颤动。 “啊……你感觉到了?”玛门的声音微笑起来:“最后十分钟,好好享受活着的乐趣吧,准备见识从未见过的奇景。” 声音正要消失之际,它仿佛想起了什么:“哦,对了。” “娲皇是否告诉过你,她在化身之上留下了一道神通?那可是……非常,非常让人值得纪念的东西呢。” “希望你能活着……桀桀……” 徐阳逸仍然没有开口,他也再无法开口,因为就在此刻,整个参天城都感觉到了不对。 “嗯?”参天城外,太初的大军,滕格巴尔如同太阳悬浮虚空,就在这一分,他惊愕地抬起了头,难以置信地看向四周。 “大人?”六位副军团长疑惑道。 “你们感觉到了吗?”滕格巴尔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惊讶:“那种来自灵魂的呼唤……” 十四座城楼上,所有太虚于这一刻忽然睁开眼睛,齐齐看向星穹。 有什么东西……仿佛七界是活的那样,正于冥冥中缓缓醒来…… “大人?”一座城楼旁,一位尊圣恭敬开口。但还未说完,前方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抬起了手。 “嘘……”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数秒后,才沉声道:“你们听到了吗?” “来自……岁月的钟声?” 虚空之中,凌波仙子猛然抬起头,随后一声惊呼,死死抓住头颅,痛苦的蹲了下去。 “母……亲?”她眼中出现一抹迷茫,脑海中有什么从未触及过的地方在缓缓清晰,她的灵魂都飘摇了进去。 她好像看到了……是上一次大争之世……她获得王后尊位的场景…… 自己一柄长剑凌空,如同今日的徐阳逸一样,力压万千宗门,身后所有宗门长老浴血,却带着无比兴奋的神色。 不……不是这里…… 她的神识继续深入,仿佛感觉……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偏差,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被抹去了。 如今的这种感觉,和当初是如此的相似。 是什么呢…… 自己忘记了什么……在大争之世资格战后,有什么东西被遗忘了……不,是被什么存在抹去了…… 四象门内,徐阳逸长长舒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沈沉央就在他面前,修为达到太虚,暗合天道,他们已经对大多数重要的事情有了一些预感。 沈沉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徐阳逸身前,只是朦胧地感觉……接下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重要到七界无一人可观摩的事情要发生,而这件事……就着落在眼前这个人的身上! 徐阳逸笑了。 “你听到了吗?”他站起身来,伸出双手,偌大的参天城,不知何时狂风猎猎,柔和中带着不可抵挡的力量,扫荡星穹。 “什么?”沈沉央没来由地警惕,甚至倒退了一步。 不知为何,这个人现在给他一种无上的威严感,甚至……超越了独步。 “历史的钟声。”徐阳逸看向漆黑的星空,淡淡道:“还有……运转的天道。” 话音未落,他仿佛被无形巨力拉住,身体猛然往后仰起,胸口上,万丈绿芒冲霄而起。 灿烂且辉煌。 绚丽而璀璨。 这道光华是如此刺眼,直冲云顶。它仿佛一阵暴风,吹散了所有虚妄。 “这……”地面上,十三位太虚亲传震撼地看着虚空,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天穹顶,沈沉央惊呼一声,倒退一步,即便以他的定力,此刻也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围。 世界褪去虚伪。 历史展现真实。 一道光柱从天而降,对直和绿光碰撞。一片片从未见过的玄奥符文从徐阳逸胸口、爆发。它穿过了他,径直往下,正对的下方,竟然有一个无比庞大的虚影! 而徐阳逸所站之地,正是这个虚影的眼睛! 这只眼睛,是活的。 它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静悄悄地矗立这里,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而这道光芒,正在绘制着眼睛的瞳孔,画龙点睛。 轰!!就在看到这个虚影的时候,沈沉央猛然抱住了自己的头。脑海剧痛如同撕裂。 一些被封印在最深处的记忆,现在如同五彩的泡沫那样沸腾起来。 “天道……运转?”他无意识的开口:“大争之世后……母亲降临?”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印象……为什么整个七界都没有记录……这,这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到我脑海中的记忆!” 就在同时,徐阳逸全身扬起一片金色的光芒,美轮美奂,如同薄纱,随着这片光华,他从未显露过的真实面容终于第一次展露七界。 那是自己在地球的真容。 “你是……”沈沉央此刻已经目光通红,然而并未失去理智,看到徐阳逸的面容变化,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想起来了……他完全想起来了! 不归界……滕格巴尔亲临……一道流光冲出位面…… 他在这里……自己调查这么久的人一直就在七界!站在自己面前! “来人……来人!!”他几乎是尖叫。然而,此刻竟然无一人回应。 徐阳逸怜悯地看着他一眼:“休息吧。” “醒来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卡卡卡……就在他面前,沈沉央的身体飞快僵硬,黑色的衣袍,白色的头发。黄色的肌肤,银色的玉带……这些一切一切,在短短一秒钟,成为一种土黄色。 纯粹的泥土。 一位太虚,就在自己面前化作泥人!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卡卡卡卡……声音不绝于耳,全城……每个角落,每个人!无一例外!全部都开始泥化! 城楼上,举着坚盾的修士,已然成为一排排栩栩如生的泥雕,甚至还保持着眨眼,怒吼的神色。就在他们身后,一排排举着灭仙弩的修士同样泥化。主城内,飞空的修士,行走的路人,打坐的筑基……一切的一切,短短三秒,全部成为泥人的世界! 逆创世! 无声无息,春雨无声。 神创造了他们,又于这一刻抹去了他们。 刹那之间,全城只有徐阳逸一个活人。以及……数十亿如同活着的泥雕! 无论太虚。或者尊圣。遑论元婴。 不宏大,也不剧烈。却无法抵抗。 “呵……”徐阳逸只感觉毛骨悚然,刚才还是活人的城市,刹那之间没有一个生灵! 玩偶世界! “娲皇……到了?”他捂着狂跳的心脏喃喃自语,却知道无人可以回答他。 不过,这一次他猜错了。 “快了。”玛门的声音非常悠闲:“这里只剩下两个活物,其他不过是娲皇打发寂寞的玩具而已。啊……你好像感到了少有的惧怕。为什么呢?这些本就是泥土,女娲赐予了他们生命,他们应该欢欣鼓舞,顶礼膜拜才对。” 徐阳逸没有开口,玛门说的是真相,然而……这一刻他对娲皇产生的不是温暖,而是畏惧。 畏惧于这种绝世的神力。畏惧于这种剥夺生命的冷漠。尽管这件事之后,他们还是他们,只不过是忘记了神灵降世的他们。 “凡人。”玛门的笑容很复杂,或许是轻蔑,或许是不屑。不过并未多说,而是淡淡道:“她来了。” 轰!!随着他最后一个字落下,如同响应,整个参天城剧烈震荡了起来。 卡卡卡卡!无穷无尽的碎裂之声响起,穿梭虚空,横渡宇宙。星穹绽放数不尽的黑色裂口,一根根弥漫着五行灵力的锁链毫无征兆地冲出虚空,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广! 万米,百万,千万!亿! 亿万,京,垓,光年! 神灵威力,震慑诸天! 时间是如此的快,短短十秒,无穷无尽的锁链充斥肉眼可见和不可见的所有虚空,最后……化为一片璀璨无比的蓝光,从徐阳逸站立之处轰然炸裂! 光的海洋,无边无际,好似十万个太阳爆炸,那种亮度就算徐阳逸第一时间闭上眼睛,也感觉世界一片雪白。全身都好像要在这片光华中融化。 神威如狱! “规则之链。”神光炸裂中,玛门闲庭信步,根本不容他拒绝地在耳边缓缓说道:“每一道锁链,代表着她掌握的一种规则。不愧是娲皇,号称最强的二代雅威之一。即便是我,也不过掌握得比她多一些而已。” 刷拉拉……这片光华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似宇宙新生,终于,眼前无数的太阳暗淡了下去,他睁开眼时,眼前仍然一片雪白。 太过强烈的光,导致眼睛无法接受任何画面。足足十分钟后,他才逐渐看清。 死寂的城,苍茫的泥雕,冰冷的锁链之海,和之前一模一样,但是……这里没有风。卷动的旗帜固定在一个位置,空中所有飞腾的废墟悬浮原地,所有的一切都好像被摁下了暂停键,从时间的长河中剥离。 时间静止,空间暂停! 徐阳逸只感觉头皮发麻,就在此刻,玛门的声音消失了。 它已经离开了。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心脏砰砰狂跳起来。背心一片冷汗,身体如同机械一样,卡卡……卡卡地转了过去。 下一秒,瞳孔倏然收缩。随后,头往上抬,继续往上,直到无法动弹。 他看到了一只眼睛,一片天,一个宇宙。

上一篇   第1452章: 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