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章: 永恒之夜(二) - 最强妖孽

第1455章: 永恒之夜(二)

“乖宝,怎么回事?告诉妈妈,发生什么了?”她一把把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没想到,徐阳逸的哭声越来越大,足足好几分钟,这才打着嗝,抽着鼻子松开了母亲。 “没什么……”小大人揉了揉鼻子,目光近乎贪婪的停留在妇女身上:“做噩梦了……妈妈,我怕……” “别怕,别怕,乖,梦而已,没什么好怕的。”徐母仿佛拍着世界上最宝贵的珍宝,每一下都轻柔无比,声音如同最温暖的阳光:“乖乖的,跟妈妈去吃饭。等会儿你爸送你去学校。听话啊。” “嗯。”小小的徐阳逸用力点了点头,顺便在母亲身上擦了擦鼻子。换来徐母没好气地给了他个脑镚,他却笑得和傻子一样。抱着对方根本不撒手。 “哦?阳阳怎么这么粘人了?前几天不是给你穿衣服都不让吗?”走到客厅,电视正放着早间新闻,餐桌上,一位脸型方正,带着眼镜,看起来相当斯文的男人正喝着豆浆看着电视,打趣道。 “爸爸!”小人儿立刻挣脱了母亲跑了过去,一头扑进了父亲怀里:“我想你。” “想什么,天天看到的,还想。”徐父温柔地刮了刮他的鼻子:“吃饭,吃完了送你去学校。” “嗯!”徐阳逸用力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是每天的日常,他却感觉非常的温馨,仿佛已经数百年没有这种感觉。 他记得爸爸吃饭的规律,一直都是七点四十准时吃早餐,数十年如一日。 牛奶端了上来,面包也拿了过来,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早间新闻“今日气温突然变冷,大批乌鸦南下,穿过本市,请市民注意安全。” 徐阳逸仿佛被针刺了一下那样,猛然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电视。 “乖宝,怎么了?”徐母的目光从来都在孩子身上,立刻追问道。 怎么了? 徐阳逸呆呆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他不明白,现在这种感觉叫做心悸,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要发生什么特别重要,一辈子难以忘怀的事情。 电视画面一动,他看到了公园里,大路两旁的树枝上,到处都停满了乌鸦,甚至有的树都被染成了黑色。 “怪了。”徐父咬了一口油条笑道:“乌鸦这种鸟,在咱们华夏不多,旁边的日本倒不少,这个数目……还真是全华夏的乌鸦都飞过来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吊着勺子眨巴着眼睛,徐母拍了他脑袋一下:“坏习惯,吐出来。” 不对…… 徐阳逸小小的眉头皱起来,他的思维完全不像个孩子。皱着眉头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看着父亲放在桌上的手机,上面赫然有一条新闻:惊!乌鸦袭击人类!城南发现流浪汉尸体,被乌鸦覆盖。原来是…… 下一条:巨兽袭人!城北发现被巨兽撕扯的尸体!经专家鉴定,竟是…… “爸爸。”他抿了抿红润的小嘴,下巴搁在比自己高得多的桌子上,还有些奶声地说:“有鬼?” 徐父愣了愣,随后看向手机,还没开口,徐母就埋怨道:“少看这些乌七八糟的新闻,这些所谓小编记者完全没个底线,为了博眼球什么写不出来?没来由带坏了孩子。” “我知道。”徐父苦笑着揉着眉心,拍了拍徐阳逸的脑袋:“别信,就当一乐子,这些脑残小编以为看聊斋呢?” “不是玩笑……” 徐阳逸猛地抬起头来,大张着嘴,明明惊愕的表情,配合着这张白生生的小嫩脸反而有一种萌感,徐母当即笑着揉了揉他的脸。他却没有动,数秒后才愣愣地看着父母:“爸爸,妈妈,你们刚才说什么?” “说你乖。”徐母波了一口孩子,笑道。 “不是,你们刚才说……不是玩笑?” “没有。”徐父再抓了一块面包塞进他盘子里:“吃饭,要上学了。” 自己幻听了? 徐阳逸听话得穿好鞋子,背起小书包屁颠屁颠上了父亲的车,乖乖坐在后排。 孩子总是好动和健忘的,他很快就把刚才的事情放到一边,这种感觉很奇怪,仿佛两个灵魂在融合,但都不排斥彼此,而另一个强大的多的,在谦让着他这个小的。这个想法也很不可思议,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八岁孩子脑海,但就这么出现了。 他现在快乐地把头搁在车窗上,看着两旁不断倒退的景象,在徐父一次次呵斥不准把头放在车窗上的训斥下,乐此不疲。 呱呱……呱呱! 然而,平时绿树成荫的道路两旁,此刻全部停满了乌鸦,聒噪的声音不绝于耳。徐父皱眉道:“今天乌鸦尤其多,这鸟,不吉利。” 徐阳逸似懂非懂地摇了摇头,抹了抹头发问道:“爸爸,放学你来接我吗?” “今天不了。爸爸有事。”徐父眼睛都弯了起来,果然,孩子还是亲自己的。柔声回答:“今天你跟你隔壁周叔叔回来,我和你妈要去参加个科技园的课题。这几天你就住你周叔叔家。我们可能要过几天回来。” 小徐不乐意了:“你们几点走啊?我也要去。” “乖宝,你去不了。”徐父哈哈大笑,摸出一根烟来,想了想又放了回去,笑着说:“五点就走,你们四点半下课,老爸知道你想我们,不过今天啊,你送不了了。” “不是玩笑……”就在此刻,徐阳逸猛地抬起头,虚空中再次响起那个声音:“仔细听……仔细记……记住所有一切……” “爸爸,你在说话?”徐阳逸眨了眨眼睛低声问道。 徐父没听到,正在调收音机。 “徐圣君……这不是玩笑……是我……是我啊!”声音清脆,带着一种焦灼:“这是……我们在虚空金字塔看到的一刻囚啊……” “一刻囚?”徐阳逸眼中满是好奇,在孩子的视野中,新奇的东西就足以让他忘记上一秒。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 声音无比焦灼:“这个神通……太可怕了,一定……一定要走出去……这是神明的神通,远超你我想象。” “记住一切……千万不能留在这里……” “爸爸,什么是神通?”徐阳逸兴奋了,高声问道:“什么是神灵?” 徐爸爸脸黑了。 “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么多做什么!”回答不出来,恼羞成怒。 徐阳逸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爸爸不懂。 睿智的他已经看穿一切。 学校是个对小孩子很有趣,对青少年很无聊的对方,徐阳逸感觉这里总是有很多小朋友。虽然他成绩一直在吊车尾,不过这不妨碍他对上学的热爱。 无忧无虑,尽情玩耍。第一节课,第二节课,到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醒来……” “你好烦!”徐阳逸正在和同学打乒乓,两个矮矮的小个子跑的气喘吁吁,他想都没想就说:“走开!别烦我。” 声音沉默了。 “我……尽力了……”许久之后,这个声音又一次响起,如风飘散,然而正处于欢乐中的徐阳逸根本没有在意。 时间过得很快,等下午的课上完后,已经是四点二十五。 不知道为什么,徐阳逸的心脏狂跳起来。一种无处不在的恐怖阴寒随风入体,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可挽回了。 不知道是否错觉,就在一瞬间,他感到四周所有东西都开始虚化起来,就像三伏天剧烈的酷热导致远景的飘摇不定。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不真实。而且……就连周围颜色都在改变! 天不知何时成为一片红色,那是血液的猩红。明明是白天,前方的校门外面一片漆黑,就仿佛地狱的裂口。 好像他不是回家,而是要引导他走向人生不同的方向。 人生的岔道。 然而,他的脚步却无法停下,心越跳越快,最后几乎是跑向了校门口。随着他的奔跑,天穹和景色缓缓恢复了常态,他不肯定是否是幻觉。 别回去…… 心中有个声音,如同源自灵魂,来自数百年后的夙愿,一直在呼喊他。 别回家……这个声音一直萦绕在耳旁,他猛然闭上眼睛惊呼了出来:“啊!!” “阳阳?”就在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出现耳际,他满头冷汗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大门外! “这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是小孩子都觉得不对了,一种难以明状的恐惧无处不在,抓紧了他幼小的心脏。他现在只想陪在父母身边,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抬头一看,不远处一辆轿车,上面一个面相敦厚的男子,已经在对他招手了。 “周叔叔?”他的心跳平和了下去,对方打开车门快步走了上来,看到他满头冷汗,怜惜地掏出手巾帮他擦了擦:“怎么了?不舒服?” 徐阳逸轻轻点了点头,仅仅抿着嘴唇,小小的脸上露出一种小大人的感觉,周叔叔笑着拍了拍他的头:“走,今天晚上周叔叔招待你,保证让你舒服了。” “嗯。”徐阳逸快步走上车,却再也不敢一个人坐后座,而是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车开的不快,照顾他这个小孩子。他却总感觉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