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永恒之夜(三) - 最强妖孽

第1456章: 永恒之夜(三)

心跳的厉害,左右看了好几次,他轻声道:“叔叔,那些乌鸦呢?” “没了。”周叔叔笑着说:“下午你们上课的时候就飞走了,好大一片呢,天都黑沉沉的。鬼知道哪来这么多乌鸦。” 乌鸦…… 乌鸦? 他小小的脸皱到一起,莫名的悲伤在心中汇聚成河,声音竟然不知不觉带上了一种难以抗拒的威严:“开快一点。” 周叔叔愕然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车速加快了起来。 他们的小区挺有名,在本市算是富人区,父母的工作他并不清楚,只知道在一个国家的研究机构上班,没听父母说过一次,也是觉得没有必要对小孩子提起。 对他的教育,父母是重视的,平常基本不提工作,也不想太早让孩子接触这些。而正因为在富人区,周围环境相当不错,别说大案要案,就连小偷小摸都没有。 很快,就到了小区前最后一个站。徐阳逸的心跳已经完全平静,只是冰冷得可怕。就在此刻,刷刷刷三声车响,三辆黑色的吉普连珠星一样从车门车旁冲过去,周叔叔大喊一声:“我艹!” 方向盘急转,差一点点就和三辆车擦边。然而对方已经嗡鸣着冲到前方。 “怎么开车的!!”周叔叔大怒之下,伸出半边身体,对着前方怒骂道。旁边的车主也纷纷探出头来指责“什么事儿啊!”“不会开车啊?有监控吗?车速不会看啊!”“开这么快投胎还是奔丧啊!?撞到了人谁负责?下课时间这么多小孩看不见吗?”“眼睛长狗肚子里去了!” “哼!”周叔叔缩回身子,输了口气,狠狠摁了摁喇叭。皱眉道:“科研院的车?” “叔叔不气。”徐阳逸乖乖说道:“可以开快点吗?” “好。”周叔叔勉强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吓到你了,我们这就走。” 然而,因为这三辆超速的车,他明显心有余悸,车速不快反慢,足足开了二十分钟,这才回到了小区。 春江明月小区,住在这里的全都是科技人才,房价也绝不便宜。 “来喽----”周叔叔笑着打开门,把小小的徐阳逸抱下来,牵着他的手说:“走,叔叔今晚让保姆做了排骨,糖醋味的,可是你最喜欢吃的。这几天看叔叔不把你养得又白又胖。” 徐阳逸只是沉默地点头,越靠近小区,他越感觉心跳如鼓。 怎么了…… 周叔叔笑着,说着,前者沉默不语的小人走向他们的单元,绕过小区中一个巨大的花坛和那株花大价钱挖来的古树。周叔叔忽然停住了脚步。 这一瞬间,徐阳逸血液轰地冲上头顶,身体都在颤抖。 “叔叔……”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摇了摇周叔叔的手。 “我去看看。”周叔叔拉着他快步走到单元前面,然而,这里已经围满了人。 三辆车停在前方,有些眼熟,徐阳逸根本没看,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催动他的脚步,让他一把甩开了周叔叔的手,往单元楼冲去。 四面八方的议论如同潮水,搅动人心脏不安“怎么了?”“听说是凶杀案?”“怎么可能!派出所吃干饭的吗?就在我们旁边,怎么会有凶杀案?”“那个门号的?出事儿了没有?”“听说出事了,一家三口,除了孩子在外面放学没回来,父母双亡。”“我听发现的人说,那个惨啊,凶手简直是碎尸狂魔。” “让让!让让!”徐阳逸的声音都尖锐了,小小的身躯还没大人的腿高,拼命往里挤。但此刻人山人海,谁能让他一个小孩挤进去。 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他疯了一样往里挤。却毫无办法,就在这时身体一轻,周叔叔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身旁,一把把他抱了起来,用力挤了进去。 “让一让!让一让!”周叔叔脸上也露出了焦急之色,抱着孩子挤到单元楼下方,那里已经拉上了红色警戒线。但是警戒线前的并不是士兵,而是数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女,身后也并非士兵,而是三位带着墨镜,西装革履,站姿如松的男子。 “站住。”还没有进去,一位中年妇女白大褂转头怒道:“没看到警戒线吗?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 “是我。”周叔叔焦急开口:“发生什么事了?我们要回家也不行吗?” “不行!”中年妇女脾气比他还大,抬头朝身后喝到:“周家小五,小六!拦住所有人,未经允许一概不得进入!” “到底什么事啊!”“就是,我还得回去给孩子做饭呢!”“你们哪个单位的!小心我告你们!”“我们住户都不能进入?有什么事情你又不说?” “看好所有人。”妇女焦灼地转过身去,挥了挥手:“肆意进入,立刻抓捕!” “我爸爸妈妈还在里面!”就在这时,幼小的徐阳逸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声喊道:“我要进去!让我进去!” 妇女猛然转过头来,死死盯着徐阳逸,足足三秒,才说:“你姓徐?你父亲叫徐慎,母亲罗芳容?” “对!”徐阳逸拼命点头,眼中不知何时已经蓄满泪水,但是却一字一句,坚定地说:“我要进去!” 沉默。 单元楼前忽然沉默了,小孩子是很敏锐的,他感觉到黑西装和白大褂全部投来了目光,而这种目光里……居然带着一种悲悯。 “带他上去。”妇女忽然开口。身后一位黑西装长叹了一声:“但是……” “我说,带他上去!”妇女咬牙道:“他有权利知道。” 小小的孩子可能还感觉不到这么多,但是身后的大人,包括抱着他的周叔叔,眼光猛地震了震。 周叔叔抱着他的手用力勒了勒,勒得他发痛,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的眼睛,只看向黑洞洞的楼门口。 “是。”一位黑西装拱了拱手----不是点头,而是拱手。徐阳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还能注意到这个细节。随后,对方从周叔叔身上接过自己,抱着就往电梯冲去。 真的是冲,速度快的难以想象,比电视上任何特种兵都快。所谓兵王恐怕在他们手下赢的几率渺茫----周叔叔眼角一抽,在身后想到。 进入电梯,关上门,平时坐惯了的电梯此刻仿佛一个幽闭的空间,就连沙沙上升的声音都仿佛锁链的回响,徐阳逸抱紧了自己冰冷的身躯,呼吸都感觉有些不畅。 “不要害怕。”那个石头一样的黑西装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个男子汉,害怕不解决任何事情,要学会承担。” 没有回答,当电梯来到熟悉的层数的时候,刚刚打开,徐阳逸的瞳孔就缩到了一起。 血…… 满地都是血。 那……简直就像用干拖把蘸上血,在地面上画出来的一样。横七竖八,不知道有多少,还有一个个巨大的鸟爪痕迹。 一阵阵呼喝之声和一片片诡异的光华出现在他们家的方向“拦住它!”“乌鸦?m档案上没有的变种!”“实力比一般筑基更强,哪个势力的筑基前辈在这里?立刻增员!” 轰!!刚拐过拐角,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起,整层楼都仿佛颤了颤,无数的光华冲出,被一只巨大的鸟爪震碎,随后这些人要么摸出一柄奇形怪状的木剑,要么拿出一张符,嘴里念念不已,这些诡异的东西上居然光华大放,形成一片片帷幕,将那只足足有脸盆大的鸟爪挡了回去。 徐阳逸呆住了。 这一瞬间,心口中另一个人的感情强烈地冲击进来。他能感到,这也是他,是不知道多少年后的他。这份感情和他现在的懵懂不同,是成熟的。正因为成熟,才能感觉到那种潜藏心底,百年不易的悲哀。 深切,彻骨,如同站在地狱的深渊仰望天堂,能看到光,能想到光,却无法破除身侧永寂的黑暗。 这是他的家门。 “不!!”他此刻竟然爆发了难以想象的力量,疯了一样朝着家里冲去。 血越来越多,每一步都踩在血泊之中。现场一片混乱,居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小孩冲到了人群之后,看了一眼。 这一眼,看到了地狱。 家已经不是家,装修得极好的家里,所有家具电器已经成为碎片,墙壁裂开,鲜血和残肢浸透屋内。一只巨大的乌鸦,每一根羽毛上都有一个金色眼睛的痕迹,足足有三米多大,正在他家中振翅肆虐。 轰!无穷无尽的记忆,这一瞬间冲上了他的心头,哀伤沿着记忆的缝隙,悄无声息渗入。种子早已在懵懂的时候悄悄种下。岁月斑驳里,忽然一夜间,在心脏中扎根发芽,戳了个鲜血淋漓。 他张开嘴,眼泪无声流下,抱住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无声呐喊。 那是悲痛到极致,已然失声的咆哮。 无数次…… 一次次…… 无数年…… 数百年…… 这个伤疤永远存在他的心底,不愿去揭,不敢去揭。 父母的容颜一次次回荡在耳边,他甚至痛恨过自己小时候为什么不听话,痛恨过为什么当时自己还那么小。现在又在眼前重新揭幕。 他看到了……爪子底下,母亲肢体不全地匍匐血泊,仿佛看到了他,脸上浮现出一片焦急。嘴唇无声的动了动,他听不到,却能看到,那是:快逃。 他也看到了,父亲的身体压在母亲身上,被刺得千疮百孔,却再也没有移开。 他还看到了,那个黑色的恶魔,张开双翼,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所有玻璃片片碎裂,用锯子一样的喙刺入早已不动的父亲身上。 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七情六欲轰然敲响他的心门,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