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永恒之夜(四) - 最强妖孽

第1457章: 永恒之夜(四)

容,容老夫休息一天……太累了…… ……………………………………………………………………………… “啊!!!!”他的声音如同负伤的野兽,终于从幼小的喉咙中爆发而出。就在此刻一位穿着黑西装的女子惨叫一声被打在他身侧,看向他,吃惊道:“谁让你带他进来的!这是普通人应该看的东西吗!” 听不到了……徐阳逸耳中一片嗡鸣,眼中一片血红,一步步迈着小短腿朝里面走去。女子心中大急,用力抓住了他的手:“离开!在那边等!等……一切结束以后,跟我们去一个地方!” “现在给我忍住!” 然而就在女子手搭上徐阳逸肩膀的同时,一片深紫色的光华从他身上轰然炸裂。 这道光华是如此狂暴,光华所过,一切的一切,都归于寂静。 楼下的人群保持着上一秒的姿势,不知道多少人手指着天空讨论,脸上的神色完全凝固,周叔叔焦急地看着上方,张着嘴。空中无数的玻璃雨花炸裂,悬停原处。 楼道里,两人还是飞起的姿势,脸上表情无比震撼。其他人严阵以待,乌鸦振翅,就连光也被囚禁在空中。 时间静止。 “我……想起来了……”两行泪水从他脸上留下,他的声音沙哑无比:“我是徐阳逸……” “奔雷圣君……” “修行数百年……正在大争之世……” 闭上眼睛,幼小的脸上泪眼滂沱,却根本止不住,眼球在眼皮下拼命跳动,他沙哑着开口:“原来是囚禁在这一天啊……真是……好狠的神通……” 他没有睁开眼,不想看,也不敢看,而是颤抖着抬起手,声音中杀意无限:“你……该死。” 手正对静止的乌鸦。 然而,他忽然没有动。 好想……好想杀了这个杂种,但是他不能这么做。 他死死咬着牙放回手,永恒之夜的可怕,不是从肉体上的折磨,再大的痛苦,习惯之后也会麻木。 它可怕的,是从心灵摧毁一个人,如果说神通是破肉体,永恒之夜就是灭道心。肉体可以重塑,道心破裂,却再无从头再来的可能。 他不知道这道神通会如何发展,他不能去赌。所以,只能一点点地试。 “第一,要知道这个轮回什么时候结束。” “第二,尽量知道下一个轮回何时开始。” “第三,既然是破开,那么只有一个做法:改变这一切。” “第四,我下一次轮回开始,是个怎样的状态,能不能记得这些,还可不可以达到如今的恢复状态?” “如果达不到……那就只能一辈子留在这里。”心中杀意如狂,痛苦无边,却不得不死死按捺。他感受了一下,这个身体可以发出他巅峰的一击。但也只有一击。而且……这很可能是在他“任务失败”的情况下才可以。 沉默,数秒后,他睁开眼睛,走到一块玻璃旁,捡起来用尽全力朝着大腿刺下去。 血流如注,他一声不吭,拼命刺着,这里的情况非常奇怪,他能调动一击的灵气,却无法阻挡疼痛。尖锐的玻璃刺入小孩的大腿,拼命刻画。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足足十几分钟,他才站了起来,裤子上一片红色。长长舒了口气,终于看向那只乌鸦。缓缓抬起手,用力一捏。 “轰!!”一片璀璨的光华炸裂,吞噬一切,横扫这个世界。 向这个充满痛苦和血腥的世界作别。 光华闪烁,吞没他的身影,一切都变得朦胧而虚幻。 刷……面前的光潮褪去,他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床,对面木桌上放着一台台式电脑,旁边堆砌着一大堆的书,书里插满标签,相距数米,不需要看,上面是堆满的漫画。 “呵……”第二次,徐阳逸从床上醒来,小小的手死死抓着被子,喘息不已。 “好奇怪的梦……也好吓人。”他摇了摇头。就在刚才,他做了一个漫长而诡异的梦,现在起来都感觉浑身酸痛,就像跑了个四百米那样。 奶白的小手擦去头上的冷汗,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笑了起来:“七点钟……又要上课了!今天有文艺课,哈哈。” 迈着小小的短腿,他小心翼翼地跳下床,然而刚刚作出一个翻下床的动作,忽然感觉大腿上传来一阵刺痛。 “呜……”小孩瘪了瘪嘴,差点哭了出来,但是马上想起,妈妈说过,自己是男子汉了,不能哭。 泪珠在眼睛里滚动,他吸着鼻子脱下裤子,立刻吓得“呀”了一声。 大腿上不知何时,布满疤痕! 那是割伤,但是他从未记得自己受过如此严重的伤。这些伤已经结痂,不过用力还是会痛,整条大腿内侧,写满了文字。这一刻,他居然忘记了一丁丁的疼痛,好奇地读起那些文字来。 “徐阳逸,岁六百余,七界参天城大战,娲皇身外身降临……” 就在他读到娲皇两个字的时候,整个空间嗡鸣一震。 无人察觉,只有他能察觉。而他的声音,随着读下去,竟然带上了一种巍峨和高远的味道。并且……飞快度过儿童,迈向少年,度过少年迈向青年,最终,成为了成熟男性的低沉声音。 从一个小孩子体内发出,无比诡异。 “这道神通,名为永恒之夜……乃是我,也就是看到记录的你,见过的最可怕的神通----如果你能看到的话。” “它完全按照那一天的发展,将人永远囚禁。我希望我,或者你能清醒过来。这个死局中一定有破解之法,上一次轮回时间太急,我来不及记录,但是这一次,找到的线索一定要刻在自己身上!” “除了自己的身体,任何地方都是假的,都不安全。” “不要相信任何人,那只是我过往的记忆碎片。” 沉默。 读完所有的字,小孩沉默了。 玄而又玄,这个房间笼罩在一片深沉之中,数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睛,看向对面的镜子。 对面的镜子正映照出他的面容,然而,这一次他的眼睛无比深沉,根本不似小孩子。 一刻囚……全面启动。 回溯时光,回到这血腥的一日之始。 一切都没有变,变的只是他,这个时间长廊中的孤独旅客。 他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仍然是小孩子的身躯,却给人一种会当临绝顶的错觉。他走到镜子前,一句话没说,轻轻抚摸着镜子中另一个字,沉寂的气氛和童趣的房间格格不入,数秒后,他才露出一个绝不会出现在小孩子身上的苦笑。 “我回来了……” “这就是一刻囚的威力么……” “爸爸……”就在话音未落,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徐阳逸疲惫痛苦的神经泛起了点点温暖,哑声道:“红线?” “是我。”红线小心地开口,徐阳逸之前看到的,它也看到了,它虽然灵智还没有开启完,却能理解对方此刻的心情。 徐阳逸沉默了,点了点头:“谢谢。” 在上一次轮回,红线已经提醒过他,但是很显然,对方也被这个恐怖的,足以把人神魂俱灭,让人想自尽而亡的神通囚禁。能提醒已经是最大限度。 “不用谢,阿爸。”红线小声道:“我,我不能出来……这里有种规则限制着我,我能感觉到,这是一种幻境……但是比我的幻境高超了太多太多。你也好聪明,任何幻术,最大的破绽就是不能对施法者肉体造成伤害,他们是借助幻觉,借助五感,却没有真实的伤害。刻在身体上,就永远不会消失!会随着你的轮回继续前进!” 徐阳逸点了点头,眼中已经一片炽热。 来吧……我接受这个不可能的挑战! 第一个优势,起码我的信息能流传,被不同轮回的同一个“我”看到。 第二个优势……我明白了一点,当我看到了之前的记录,我的记忆就会苏醒! 第三,他没有灵力,却可以动用灵识,虽然非常非常的微弱,但是可以做到闭目视物。 这三点至关重要! 可以说,这是破解一刻囚的先决条件! 坏消息是,这种状态的苏醒,他只有大脑可用,所有神通都被封印。 “幸好这是不完全版的。”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完全版的哪会给我这种机会?” 他想起了虚空金字塔的中的欲望第一柱神。 那是令人绝望,毫无机会的永生囚禁。 生不如死。 他自己穿上了衣服,记忆中,母亲马上会进来,他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伤痕。 “哎呦~乖宝。”就在刚穿好的时候,门轻轻打开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保养非常好,头发剪烫得相当时髦,穿着价值不菲的衣服,刚进来就吓了一跳,一步跑过来抓起衣服就往他身上套。 徐阳逸的母亲,罗芳容。 徐阳逸没有动,只是目光有些湿润。他心中已经尽量处理感情,明知道这是自己记忆的残片,却仍然仍不住心潮滂湃。 数百年了……久违的亲情。 “阿爸……”红线轻声道:“我们……要出去。” 徐阳逸沉默了,心中微笑对它说道:“是啊,要出去。” 这是对方提醒他,不要被感情缠绕。 说易行难。 “自己穿上衣服了?乖,起床要先穿衣服,要么得感冒。”罗芳容微笑道,给他穿上上衣,亲了他脸一口:“乖儿砸,出来吃饭,爸爸妈妈客厅等你。” 徐阳逸别过脸去,闷闷地嗯了一声,眼泪再次无声流下。 不知道多少次……自己才能看淡一切,正视这只是记忆。而他是这个记忆中唯一的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