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8章: 永恒之夜(五) - 最强妖孽

第1458章: 永恒之夜(五)

“还是我家阳阳乖,看你王阿姨的小南,七岁了摔个跤哭着都爬不起来。”罗芳容捏了他水嫩的脸一把,先走了出去:“快点,小心迟到。” 门关上了,徐阳逸长长叹了口气,沉声道:“这个世界,会自动变化,接洽。我改变,世界也会随之改变。我这次提前穿好了衣服,母亲的对话就变了。” “阿爸,你打算怎么做?” 徐阳逸沉吟了片刻:“身体没有灵力,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父母提前离开这里!” “对啊!”红线虽然不能出现形体,但徐阳逸仍然可以感受它的心情,它仿佛欢快地飞了起来:“没错!让叔叔阿姨离开!这样这个结就打开了!” “但是……”它飞舞了一阵,又停了下来:“怎么做?”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没有多说,只是深吸一口气:“看着吧……” “希望……上帝保佑。” 这是一日囚。 不是一刻囚。 一日之中,变化太多了,虽然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但同理,每一分钟都是转机。 他要在尘埃落定前改变一切,就得从每一件小事上试起。 同样的早餐,同样的新闻,同样的手机摆放位置,同样的手机脑残小编撰文。一模一样的对话。 为了贴合徐慎的早餐习惯,仍然是七点四十吃早饭。徐阳逸尽量保持心情平和,第二个同样的早晨就要过去的时候,徐慎走了过来,亲了口小家伙的眉心,笑着刮了一下鼻子:“上学了?” “嗯。”徐阳逸忍不住亲了父亲一口,心中一片甜蜜的酸涩。 尽管只是幻影,却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咬了咬牙,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捂着肚子蹲了下来:“爸……” 话音未落,他咚一声倒在地上。 “儿子!”“阳阳!”顿时,罗芳容和徐慎满脸焦灼地冲了过来,罗芳容手中的被子都摔碎在地上,却一无所知,一把抱起徐阳逸,惊呼道:“快!给医院打电话!” “你打!我去开车!马上送阳阳去医院!”徐慎汗都出来了,二话不说冲出门。 “乖宝……乖宝?”罗芳容轻轻拍着徐阳逸,他沉默着,根本不敢表达出一丝异常。心中酸涩难当。 对不起…… 儿子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欺骗你们…… 虽然我知道你们都是幻影,但你们可知道,欺骗你们总是让我心痛难耐。 我……可是从未在你们面前撒过谎的…… 请原谅我。 “阳阳到底怎么了?”罗芳容哽咽的声音响彻耳际,徐阳逸肌肉都不敢绷紧,无处发泄的悲伤在心中盘旋,又被狠狠盖下去。 很快,徐慎的电话就到了。罗芳容几乎是冲进电梯。坐上车后,根本不管超速与否,朝着医院冲去。 “老徐,孩子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车上,路上两侧的乌鸦不绝于耳,很诡异的,仿佛是在看着这辆车。罗芳容流着泪说道:“早上还好好的!是不是阑尾炎?急性肠胃炎?你买的面包是不是过期了?” 听到这看似唠叨,却每一句都缠绕关心的话,徐阳逸几乎要睁开眼来大喊一声。 但他死死憋住了。 “没有……别说了!先送医院看看!”徐慎咬牙道。 徐阳逸心渐渐平缓起来,很好,就按照这个步骤走下去。就在刚才,他已经想过怎么能让父母离开那个魔窟,但是得出的答案却让他心底透凉。 首先,他不知道太初是什么时候进入他的家。 其次,一个小孩,怎么让父母出来? 学校打电话?请了家长能聊多久?他要的是父母在自己眼皮底下。 周叔叔?更不可能,只是邻居而已,而且……他是小孩。 小孩,小孩,还是小孩。这个身份让他做不出任何事情!没有手机,没有父母的电子联络方式,更不知道父母的社交场所! 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生病。 是,他利用了父母心,但这是唯一的,最稳妥的办法。也正因为是小孩,用自己做文章,父母一定会陪着自己。 这是身份的特权。 就在这时,徐慎忽然开口了:“那……下午六点的研讨会?我们不能不去的,你知道,这个片区的筑基前辈全部亲临,我们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必须去。” 这一瞬间,徐阳逸差点坐了起来。 筑基前辈? 修行界?! 自己的父母……和修行界有关? 忽然之间,太多被尘封的记忆涌入脑海,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为什么自己从未听过父母提起工作? 为什么父母对单位三缄其口? 为什么自己毕业后寻找父母的线索却渺无音信? 为什么……最后会有天道的人出现?把他带进天道学习,打开他修行的道路? 他一直认为是偶然。 但现在……好像不是? 并非每个孩子都能进入天道?灵根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 内部职工! 他的心跳陡然加快,罗芳容正要回答,立刻惊叫起来:“老徐,老徐!孩子这是怎么了?心跳怎么这么快?” “你,你看好他!马上就到医院!” 滋啦!很快,车就在医院前停了下来,徐慎抱着徐阳逸就往里冲,立刻有数位满头花白的老年医生走了出来,推着病床将徐阳逸送入了病房。 徐阳逸悄然放出灵识,仔细一看,心中再次顿了顿。 他进入天道还是小孩,对大多数事物都不太懂。但是现在一看,问题太多了。 据他所知,和他父母所说,他们是科研工程师,虽然没有透露过具体,不过只是技术人员。 这个医院是本市最好的医院----私立医院。 他曾经十八岁以后做任务回来过,因为搜索太初,全市任何地方他都有印象。这个医院价格绝对不低,而且……它从不主动接待病人。 换句话说,这里有钱是没有用的。 但是,现在徐父徐母还没有进去,就有三位医生迎接,且年龄都非常大,绝不可能是实习医生。技术人员能有这种面子? 最后,他进入的是vip病房。 整个病房只有他一个人,所有仪器都是崭新的。 疑惑越来越重,不过全都被他强压下去,现在最重要的是装病,他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奔雷,不是那个一剑光寒十四州的徐圣君,做不到一心多用。 “老徐。”就在这时,病房被推开,数人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威严声音开口道:“你知道,这不是普通人的医院。” “我,我知道。”罗芳容咬着嘴唇说道:“但这是最近的医院!我孩子……我孩子刚吃完饭闷哼一声就晕倒了,我,我等不到去公立医院了!而且还要排队!你知道,孩子就是我的命啊!” 威严声音叹了口气:“仅此一次。” 刷拉拉……那是诸多仪器启动的声音,好几双手在徐阳逸身上拨动,冷冰冰的仪器贴上肌肤,不到五分钟,威严的声音就说道:“你们可以回去了。” “你孩子非常健康,没有一点事。” 徐阳逸的心沉到了谷底。 这一次,上帝没有站在他身旁。 “那他怎么会晕倒?”徐慎立刻追问。 “不知道。但是从所有仪器的表象来看,这是个健康的孩子,非常健康。绝对没有一点病状。”另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随后沉声开口:“老徐,老罗,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的孩子放在这里,你放一百个心。你们难道不去?” “所有的资料都在你们那里,你们两个主要研究员不去,这说不通。” “我知道……”徐慎犹豫地看着一眼病床,徐阳逸心急如焚,一咬牙睁开了眼睛,长长舒了口气。 “阳阳!”“阳阳,你感觉怎么样?”刚睁开眼,就听到了两个惊喜至极的声音,两张满是忐忑的脸,欲语还休。他的鼻子一酸,眼泪已经先意识而出,干脆抱住了徐慎的手:“爸爸……我,我头晕的很……” “乖宝,没事的,医生刚给你看了,没事。你到底怎么了?”徐父紧张地问。 徐阳逸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嘶哑:“我也不知道,头晕的厉害……” 他心中忽然一动:“好像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场景。” “有人在天上飞,有人画符成火,还有好多怪物……有个特别可怕的怪物,一直在对我说话,爸……我好怕……你,你能陪陪我吗?” 我好怕…… 怕你们一去不回。 父母既然很可能和修行界有关----这是一个他们藏了整整八年的秘密,这间医院也很可能不简单。那么,他们一定知道这是代表什么。 夺舍! 果然,这句话刚刚说出,老年医生立刻站了过来,凝视着徐阳逸的目光:“他对你说什么,你还记得吗?” “记不得……”徐阳逸充分发挥孩子的优势,头埋在父亲胸口,抽噎道:“但是……他每说一句话,我,我就感觉魂都要飞出去那样……好冷……好可怕……” 刷!徐母立刻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医生,数位医生做了个噤声的口型,点了点头。 “最近的修行驻地在哪。”徐慎的眼睛都红了:“我要立刻申请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