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第三次今天(一) - 最强妖孽

第1460章: 第三次今天(一)

“爸爸准备怎么做?”红线弱弱问道。 徐阳逸目光沉定,看向镜子中的自己深深开口。:“什么都不做。不……也要做一些什么!” “我必须好好再看一遍。”他深吸了一口气:“从头到尾……一丝不漏地顺一遍。” 重复舔自己心口上的刀伤,不让它愈合,这种精神上的痛苦远超肉体的枷锁。 但,不能不做! 他飞快地穿好衣服,不能让刀伤被母亲看到,去医院行不通,而且会直接抹消掉接下来的时间。 就在穿好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他的脸上恢复了软软糯糯的小孩子笑容,红线还没来得及惊讶于这种高端变脸技巧,门已经刷一声打开。 徐阳逸不动声色看了一眼挂钟,七点三十分。 “哎呦,乖儿砸。”罗芳容微笑着走了进来,抱着他狠狠亲了一口:“自己穿衣服?今天这么乖?” 徐阳逸微笑着回亲了一口。幸好是一日囚,他有足够的心理缓冲时间,第三次见到母亲,他的心已经好受太多了。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他还要继续走下去。让他们儿子的名字名扬星河。 所以,爸爸,妈妈,对不起。 我不能在这里停留。 我也不能温柔,我只能暂时放下感情,选择理智。 一切如常,这个世界虽然会自动补完被更改的东西,比如他穿上了衣服,徐母就会说不一样的话。但是大体不会变。 和母亲一起走下楼,他没有舍得放开罗芳容的手,这种真实的触感,恐怕只有自己踏上雅威才能体会。 他眷恋这一刻的温情。 一模一样的早间新闻,一模一样的饭菜,一模一样的对话,真实中透露着虚假,就在徐阳逸刚拿起杯子的时候,仿佛若无其事地开口:“爸,妈,我一直没问过,你们是做什么的。”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第三次今天,第一次尝试,开始。 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句对话,每一个时间点都蕴含无限可能,小孩的躯体给他加上了沉重的枷锁。他必须在这些枷锁下抓住每一个机会。 徐父徐母仿佛没有预料到他有这个问题,愣了愣:“科研啊。”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撒娇:“我知道,不过什么科研啊?” 这个技能太久没有用,他自己有些起鸡皮。 “哟。乖儿砸知道为以后做打算了。”罗芳容用筷子敲了敲他脑袋:“怎么想这么多?小孩子就是该好好玩,问这么多干什么?吃饭。” 徐阳逸抽了抽鼻子:“我已经八岁了!我就知道我是捡来的!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 “好好好。”徐慎差点没笑出来,嘴角微翘:“爸爸告诉你……” “老徐。”罗芳容的脸上露出一抹严肃:“你知道规矩。” “当然知道。”徐慎挥了挥手,神秘地对徐阳逸说:“我们啊,是在做一件让人类变得更强的工作。” “就像古代的神仙?”徐阳逸眨着眼睛,悄悄把话题引过去。 “没错。”徐慎也朝他眨了眨眼睛:“懂了?懂了就吃饭吧。” 徐阳逸喝了口牛奶,无人看到他狠狠咬了咬杯子。 守口如瓶。 他桌子下的小短腿烦躁地互相踢了踢,改口道:“那……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爸妈的同事呢?” 徐慎和罗芳容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儿子忽然对他们的工作感兴趣。不过有些东西,他确实不能说。 想了想,他笑着扬了扬手机:“都被爸爸用魔法装在小盒子里了。阳阳要看?” “要!”徐阳逸脆生生地笑道。 徐慎微笑着打开手机,找到一个加密文件夹,输入密码的时候,徐阳逸乖乖趴在徐慎背上,看似欢乐地弄徐慎的头发,实际上目光已经死死盯着父亲的手,将所有密码记了下来。 19990217…… 心中默念了三遍,正要继续笑,忽然,鼻子一酸,眼角抽了抽,小小的拳头用力掐着大腿,才没有哭出来。 是他的生日…… 深吸了一口气,胸口中灼热的痛。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强颜欢笑:“这就是爸爸的同事?” 徐慎顺着屏幕拉了下去,上面有好几个号码,徐阳逸没有看清楚。最后,徐慎落到一个视频上,点开。 仿佛是科研院在联欢。徐慎这才微笑道:“是啊,都是很好的同事。” 徐阳逸仔仔细细的看了过去,无论任何幻境,都不会影响本人,这是幻境的铁则。所以,过目不忘仍在,只要他看一次,就绝不会忘记。 紧接着,他目光一亮。 他看到了一个人。 正是“第一天”他回到单元楼下看到的妇女! 脑海中无数的信息瞬间组织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一条朦朦胧胧的线,仔细去找,却渺无痕迹。 “这个阿姨是?”嫩嫩的指头戳着屏幕,他咯咯笑道:“好丑。” “哈哈!”徐慎大笑起来,罗芳容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这才收住笑意,点了点徐阳逸的鼻子:“别乱说。这是你爸爸的第一助手,以前也是项目主管,因为这个项目我比较擅长,她又特别喜欢。这才屈尊来做助手,以后你要有机会看到她,记得喊一声林姐。” “他哪儿看得到。”罗芳容摆着菜:“看得到也不给看,这种事情咱们乖儿砸少接触。以后安安稳稳上大学,读书,找工作结婚生娃,多好。” 徐阳逸心中叹了口气。 妈……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你儿子不仅进入了这个圈子,而且走到了你们想不到的地步,碰到了太多你们不敢想的危险。就像现在,你们也成为了危险之一…… 他压下翻涌的情绪,一个个人问过去,好像很有兴趣,徐慎也不介意,一一回答。 他们心中有固定的认知,一个视频什么都看不出来,而且这些人深居简出,出入都有严格控制。 这是小孩子的第二项特权,童言无忌。 徐阳逸悄悄将一切记在心底,早饭在快乐的问答中结束。规律地出门,规律的上学。一路上,他好几次想把事情往父母的工作上引。但是父亲都岔开了。 “爸爸,你这样做会不会破坏这里的‘规则?’”红线悄悄开口:“很明显,不对你吐露信息是这里规则的一部分。” 徐阳逸坐在后座无声摇了摇头,心中悄然回答:“联络员制度。” 红线不明所以。 徐阳逸缓缓道:“我在天道这么多年,太清楚了。父母如果是修行界那边的人,一定周围会有一个监视他们的人,或许就是这个林姐。父母实际上是她的‘下线,’所有行动都在她掌握之中。” “这又怎么了?”红线仍然不懂。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种联络员,级别是很高的,他们大多是各个修行家族的成员。就算没有天赋,也是修士群体之一。大部分做后勤工作。别小看这个身份,红线,你不在地球,不知道地球修行情况多严峻,修士百不存一,筑基都是一方老大。掌管一市。修行家族出来的身份已经很了不得了。” “筑,筑基?”红线愣住了,这种它都能一翅膀呼到天边的修士……在爸爸这样的厉害的大能家乡,居然是……一方大佬? 好科幻! “就是如此科幻。”徐阳逸仿佛看懂了他的想法,沉声道:“联络员制度分为三级:被监控人员,监控人员,和联络员。每一级从上往下单向联系。监视者通报联络员,最高的联络员可以直接联络舵主等级。同时对于凡人科研人员进行监控。一旦凡人涉及泄密,会由他们判定审核。如果属实……会立刻被送往修行法院!” “他们是审核者,行刑团,和……保护人员!” 红线沉默了下去,忽然间,以它不太聪明的脑袋居然福至心灵,倒抽了一口凉气:“爸爸!我知道了!你,你是想……” “嘘……”徐阳逸竖起一根手指:“既然碍于规则,我什么都说不出来,那么……我就反过来利用这条规则!” 说完,他没有在开口,静静地陷入沉思。红线没有再打搅他,一路两旁风景飞快倒退,很快开到了学校,徐慎眼看着徐阳逸走了进去,这才微笑着回到车里扬长而去。 徐阳逸什么都没有做,安静的上课,安静地思考。随着放学铃声响起,学生们有说有笑的走出教室,很快,这里安静若死。 咔擦,咔擦……静谧的教室中,时针的声音孤独地敲击在人的心上。阳光的余晖倒映出斑驳的小小身影。随着“咚”的一声时钟闷响,徐阳逸在空无一人的教室中狠狠握着拳头,嘴唇已然失去血色。 时针指向4,分针指向三十。 四点半,时辰已到,杀戮将至。 这一天,他仍然没有挽回一丝一毫。四点半,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打破这个绝望的囚牢。 永恒之夜,它是一片绝望的大海,苦痛的深渊。完美到不可想象,陷入其中,会把所有生物溺毙。 逃无可逃。 “爸爸……”红线说不出太多安慰的话,只能在心底传达一阵阵安慰。徐阳逸抬起野兽一样的目光,微微发红地看向四周,然而,眼中虽然有浓浓的绝望和悲凄,却终于出现了一抹希望。 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今明两天,就是尝试所有可能的时候。后天…… 决胜负! 花了整整十个小时,他将所有一切全部组织好,深深记在脑海,坐上了周叔的车。 但这一次,他来到了后排。 “怎么了?阳阳?”周叔佯装不满:“不想和你周叔一起坐?” 徐阳逸皱了皱眉小鼻子:“有烟味。” “哈哈哈!”周叔哈哈大笑着坐上驾驶位:“好好好,下次周叔接你不抽烟。” “谢谢叔叔。”徐阳逸甜甜笑道:“那……我小眯一会儿?” “行,到家叫你,周叔让阿姨做了糖醋排骨,馋死你。” 徐阳逸笑着睡在了后座上,头正对驾驶位,周叔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根本没有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