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 第三次今天(二) - 最强妖孽

第1461章: 第三次今天(二)

“一……二……三……”心中不停数着数,红线没有开口,即便是它,都能感到徐阳逸现在的紧张。 “七……八……”到九的时候,他悄然趴了起来。 九个站。 就在同时,三辆车刷拉拉擦着他们的车过去,碰撞恐怕只有几分米。 “我艹!”周叔方向盘急转,对方已经嗡鸣着冲到前方。大怒之下,伸出半边身体,对着前方怒骂道:“怎么开车的!!” 旁边的车主也纷纷探出头来指责“什么事儿啊!”“不会开车啊?有监控吗?车速不会看啊!”“开这么快投胎还是奔丧啊!?撞到了人谁负责?下课时间这么多小孩看不见吗?”“眼睛长狗肚子里去了!” “哼!”周叔叔缩回身子,输了口气,狠狠摁了摁喇叭。皱眉道:“科研院的车?” “叔叔不气。”徐阳逸乖乖说道:“可以开快点吗?” “好。”周叔叔勉强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吓到你了,我们这就走。” 仍然因为这三辆超速的车,仍然是心有余悸,同样的车速不快反慢,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准时回到了小区。 这是神明的罗盘,无比精致,上面每一个螺丝都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整整三天,大事没有一件变化。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家门口,仍然是一模一样的场景,单元楼下挤满了人。 “让一让!让一让!”周叔无比焦急,挤到前面,同样的对话在同样的时间展开。 “站住。”一位白大褂转头怒道:“没看到警戒线吗?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 徐阳逸目光微动,果然是林姐。 “是我。”周叔叔焦急开口:“发生什么事了?我们要回家也不行吗?” “不行!”林姐斩钉截铁,抬头朝身后喝到:“周家小五,小六!拦住所有人,未经允许一概不得进入!” “到底什么事啊!”“就是,我还得回去给孩子做饭呢!”“你们哪个单位的!小心我告你们!”“我们住户都不能进入?有什么事情你又不说?” “看好所有人。”林姐转过身去,挥了挥手:“肆意进入,立刻抓捕!” “今天”的倒带,一模一样的场景,对话都没有改变。 徐阳逸目光灼热,就是她了……父母的监控人员,第一时间赶到,一定是她! 她,就是打破这个永恒囚牢的那颗钉子! “周叔。”就在此刻,徐阳逸抓了抓周叔的手:“我们等等吧。” 体内的红线愣住了。 “阳阳……”周叔转过头,欲言又止,这一幕从来没有发生过。第二天他没有回来,第一天没有这一幕。 他张了几次嘴,最后咬了咬牙:“你……父母还在上面。” 刷! 徐阳逸猛然抬起头,周叔吓了一跳,倒退两步。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在一个小孩子目光下赶到畏惧。 “周叔。”徐阳逸抓着他的手,低着头:“你怎么知道我父母在上面?” 当初他回来的时候,确实是周叔保护他,但那时候他太小,之后脑海中除了父母的死其他什么都不记得,现在回头来看,处处漏洞。 “我……”周叔愣了愣,他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的,但不知为何出于何种心理,他嘴唇颤了颤:“我……之前给你父亲打了电话……” 假话! 就连红线都看出来了。徐阳逸心脏咚咚乱跳,他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那……您认识这位大姐?”他朝走进去的林姐抬了抬头。 “不认识,阳阳你这是怎么了?”周叔疑惑地蹲下身子,摸着徐阳逸的头:“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对?” 徐阳逸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科研院所的车,你认识,你在回想之后,就认出来了,所以,你没有继续生气。” 周叔眨了眨眼睛。 “而你对林姐第一句话说的是:是我。” 小小的人踏前一步,目光直视:“这不足以证明?” “不……”周叔眉头皱起:“我没见过她,你听错了。” 徐阳逸垂下目光:“周叔……我刚说的是‘林姐。’” “正常反应是:林姐是谁。” “而不是‘我没见过她。’这句话代表你知道她的名字。” “你是谁?” 刷……这三个字出现的时候,整片空间静止了。 所有的声音停止,飞鸟停止,落叶停止,狂风停止,一切的一切,于这一刻被按下暂停键。 周叔蹲在他的面前,脸上还带着惊容,四面八方的人仍然对着天空议论,如同石雕。 第三天轮回强行终止! “你还有最后两天。”娲皇的声音响起,无喜无悲。 “所以,我已经接近答案了吗?”蓝光乍起,徐阳逸看着天穹缓缓道。 无人回答。 刷!蓝光喷涌,将徐阳逸吞噬在内。 世界抹消,时光逆流。 第一次,娲皇在没有进行完这一天的时候,主动结束了第三次轮回。 第三次入睡,仍然是无比沉稳和香甜的。 刷……徐阳逸睁开了眼睛,眼前又是熟悉的一切。然而这一次,他的眼中没有绝望,没有悲伤,只有欣喜的火苗。 “我找到你了!”他猛然一掀被子坐了起来,飞快穿上衣服。看了下时间,七点。 “爸爸?”红线的声音响起,他的意志没有被抹消! 没有回答,徐阳逸轻手轻脚,却节省每一秒钟,悄然打开门,来到客厅。 纷乱的线索,看似简单的事件,却藏着一个他梦寐以求的答案。这条无边绝望中确实隐藏着一条线,而他,已经摸到了这条线的线头! 他悄然来到客厅,空无一人。 母亲还有二十分钟才起床,七点到七点二十,这是“绝对真空时间!” 呼吸从未如此急促过,他几乎是冲到桌子旁,果然,上面放着一个手机! 徐慎的手机。 他深吸一口气,心脏狂跳,父亲的习惯,手机不会放在枕边。这,就是他的反击。 面对神明囚牢的反击! 于此刻开始。 他悄悄打开了手机。 没有密码锁,这也是父亲的习惯。然后,他飞快搜索起来,很快,就找到了昨天的加密文件夹。 手指几乎是颤抖得输入密码,自己的生日,果然,马上就打开了。 里面有一个未加密的视频,就是他看到的那个,还有……七个号码! 一个个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数秒后,他的小拳头用力握了握。 就在这里…… 所有的线索,一开始全部都在眼前!破解这个无尽囚牢的可能,终于展现出一抹曙光! “让我来打破你吧……”他咬了咬牙,拿着手机冲进了厕所,反锁了门,立刻拨通了林姐的号码。 然而,打不通。 奇怪的是,不是号码不存在,不是忙音,而是一片寂静。三秒后,平常的苹果手机上跳出来四个大字:权限不足。 “果然!”他的眼睛已经冒出火来,胸口起伏着:“林姐……不是监视者!” 坐在马桶上,他思维空前集中,一点一点拆分起来:“她是联络员,联络制度的最高端!” “他们中间差了一层!而这一层就是……”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悄然走出厕所,将手机放在桌子上。随后拿出一张纸写下字条:“爸爸,妈妈,我先走了,今天我有点事情。” 他们家很开明,并不需要说明什么事。 但是他没有离开。而是走到了楼顶,从远处搬来一个花盆。 春江明月小区,住的都是有身份的人,绿化极好,人也不太多,虽然是楼房,不过只是小高层,而且每一层之间离得极远。 同样,也因为人数不多,邻里之间关系还不错,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多条人脉好办事。这也导致大家对彼此的作息都不太陌生。 “爸爸,你要干什么?”红线看着靠在楼顶栏杆上的徐阳逸好奇问道。 “杀人。”徐阳逸平静回答:“我之前……找过周叔。” “我说的是现实空间,但是他已经搬走了,理由是这里发生过那么可怕的凶杀案。确实,以当时来看,春江明月小区的房价暴跌,不少人都搬走了。现在想起来……” 他死死盯着下方,路上人确实很少,能清晰看到每一个人,而这种小高层一共只有四层,一层只有两个门号。 “这很自然,也不自然。” 清晨的冷风吹动飘零的杀意,让这片安静的小区看起来非但不静谧,反而透出一片沉寂的肃杀。他目光如炬看着道路,如果没记错,周叔每次都和父亲是一个点出门,两人关系非常好,现在看来…… 呵呵……真的是这样吗? 楼顶的风还是有些寒冷,他裹了裹衣服。楼顶有一个宠物矮层,不算高,也不大,十几坪,却足以掩饰他的身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八点十分,他的目光豁然一亮,身体紧紧靠近宠物房,从下方绝对无法看到这里。 来了…… 果然……父亲果然和周叔一起,有说有笑地出现在单元楼门口。 呼……徐阳逸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用尽全力,将那个花盆对准周叔推了下去! 这是他作为儿童身躯唯一的验证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