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 打破“今天”(一) - 最强妖孽

第1462章: 打破“今天”(一)

就在同时,周叔几乎条件反射似地看向上方,随后……用一种快的难以想象的速度推开徐父,自己居然跳出了三米远,随着啪的一声,以那个花盆为中心,两人刹那间都位移了三米距离。 楼顶上,徐阳逸目光如火,狠狠握了握拳头,舔了舔嘴唇:“看到了吗?” “我爸是被推的,周叔……是自己跳出去的。” 红线茫然点了点头。 “四楼,十六米的距离,落体速度不超过两秒,而这两秒周叔做了什么呢?”他竖起几根稚嫩的手指:“第一,抬头。” “第二,反应。第三,推人,第四,同时自己跳开。” “两秒钟完成四个动作,而且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横跳三米,能把我爸一个一百三十多斤的男人推出三米。这绝非反应快可以形容,如果非要说想什么,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他镇定地看着下方,沉声道:“超人。” “而周叔是干什么的呢?不是健身教练,我甚至从未见他爱好过运动,他是一个中小型公司的创始人。和超人完全不沾边。” “那么,问题来了。” “没有内裤外穿,也没有去洗手间吃话梅,他是怎么做到这种超人一样的事情呢?” 红线不明觉厉:“这个周叔……有古怪?” 徐阳逸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真的想不到……这一天,从一开始就处在棋局之中,到处都是明子暗子……呵……”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联络员制度,专门针对凡人科学家。毕竟,修士人太少了。而且时时刻刻都在修行,谁有空研究科学。然而,地球上科学和修行融合已经是大势所趋。他们必须适应社会,否则就会像恐龙那样被淘汰。” “每一个分舵,无论是羽林卫,多宝阁,天道,都有大量的凡人,必定是各领域的佼佼者。这个联络员制度最核心的一条,就是所有有参与核心科研的人物全都必须受到掌控。” 红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这个掌控,就是监视。每一位科研人员的行踪每时每刻都会被记录,他们见了谁,做了什么等等。这就需要一个监视者进行监视。也是保护者。我开始以为是林姐。但昨天我忽然发现……” “我猜错了。” 他狠狠一锤栏杆:“真正的联络员,其实是周叔!” “林姐是联络员中的顶级上线,她的电话是单向的!父亲无法打通!今天上午我验证了这一点。没错……只能是这样!顶级上限已经可以联络副舵主!随时可以赶来,本市是有天道和羽林卫分舵的!” “只要副舵主出手,父母还有生还的可能……起码能留个全尸。但是没有,因为父母无法联络监视者!而能联络林姐周叔……则在接我回家!” 原来如此…… 他一口气说完,闭上了眼睛,眼球微微颤抖。 从医院发现父母的真实身份,顺着联络员制度顺藤摸瓜,孩童的身份虽然有太多不便,但也是他最好的保护色!因为这一层保护色,周叔一直认为他是小孩,最终心神震动之下,终于在他面前露出破绽。 也因为他的破绽,让他窥探到了这个几乎不可能打破的绝望深渊中唯一的曙光! 这个花盆,就是他反攻的号角。下一步,就是决胜负! 打破这个永恒囚牢的契机! “这一天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有他独特的身份,甚至出现的每一个东西,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徐阳逸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父亲和周叔的怒喝从楼下传来,两人应该已经要回到楼层,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已经想好了足够的对策。而下午父母一定会在家的事实不会因此而改变。 这一天,会照常进行下去。 就在这时,一阵沙沙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很古怪,仿佛落叶。然而顶层根本没有落叶。 “嗯?”他皱了皱眉眉头,仔细听了听,这个声音……来自身后? 如同春蚕啃噬桑叶,他就伏在桑叶之上。 “沙沙……沙沙……咔!” 猛然一声沉闷的响声,就像……咬断了一根骨头。 徐阳逸到抽了一口凉气,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强压着突兀狂跳的心脏,悄悄地,一步步地往前走去。 他现在有一丝灵识。 所以……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片声音中的另一个声音。 那是……宠物临死前捂住嘴的哀嚎! 而且是极度痛苦的死亡……过电的感觉迅速弥漫头皮,他深呼吸了好几口,小小的身子用尽全力朝着楼道冲去。 但是,晚了。 就在同时,一条漆黑的触手轰然撞破大门,轻轻一卷就卷住了他,一片漆黑的魔影,已然出现宠物房的孔洞中。 就在同时,四面八方蓝光闪耀。 原来它在这里……这是徐阳逸最后一个意识,然而,他并没有因为这一天即将强制结束而悲观,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希望的笑容。 最后的拼图,终于补完! 这只太初,只是分身,是啊……他早该想到,如果是巴别之塔中那只元婴太初,这个市区早就成为修罗场,它既然拼命藏匿,境界绝不会太高才对! 回溯时光,他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太多当年看不到的东西。记忆的碎片被一块块补完,终于组成一条完整的线。 筑基初期! 这就是太初分身的境界。 刷!蓝光冲霄而起,吞噬世界,第四天,完全中止。 最后一天! 当……悠扬的钟声悦耳地飘荡房中,徐阳逸第五次倒抽一口凉气,从自己的床上醒来。 第五个今天,正式开始。 “呵……”他深呼吸了好几口,用微弱的灵识扫视了一下全身,意志保存,身体无碍……很好,这个可怕的结,其实只需要一步就能解开! 房间里寂静无人,仿佛知道了这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最后一天,这种无人的冷清中,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孤独。 他轻轻跳下床,如同敏捷的猫一样,飞快朝着外面冲去。然而还不等他推开门,门却自己打开了。 “哎呦,乖儿砸。”罗芳容微笑着走了进来,抱着他狠狠亲了一口:“自己穿衣服?今天这么乖?” 怎么回事! 徐阳逸倒抽了一口凉气,回亲的时候,整个人只感觉一片冰凉。 时间提前了…… 母亲来喊他,应该是七点三十!这三十分钟,是他的“绝对时间!”他成败的关键! 从头凉到脚底,但是他狠狠咬了咬舌头,绝望的眼中再次升起希望。 不…… 不能这么放弃! 自己已经找到了契机,怎能就此臣服失败?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时钟,瞳孔倏然收缩起来。 七点四十…… 这一次,他的醒来时间居然推到了七点四十! “上一天,是出于所有意料之外,我被太初所杀,脱离了‘剧情。’所以才导致醒来的时间不同?” “该死……这三十分钟……太关键了!” 拼命让自己镇定,他牵着母亲的手走到客厅,父亲已经在那里了。 “阳阳,来吃饭。”徐慎招了招手,温和的叫他过去。他不动声色地照做,脑海中已经拼命思索起来。 怎么办? 有什么办法能弥补这三十分钟? 牛奶端了上来,面包也拿了过来,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早间新闻“今日气温突然变冷,大批乌鸦南下,穿过本市,请市民注意安全。” 画面一动,他看到了公园里,大路两旁的树枝上,到处都停满了乌鸦,甚至有的树都被染成了黑色。 “怪了。”徐父咬了一口油条笑道:“乌鸦这种鸟,在咱们华夏不多,旁边的日本倒不少,这个数目……还真是全华夏的乌鸦都飞过来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看着父亲放在桌上的手机,上面赫然有一条新闻:惊!乌鸦袭击人类!城南发现流浪汉尸体,被乌鸦覆盖。原来是…… 下一条:巨兽袭人!城北发现被巨兽撕扯的尸体!经专家鉴定,竟是…… 一模一样的场景,东西的摆放,电视的新闻都别无二致……徐阳逸桌子下拳头握了握,轻轻开口:“爸,妈,我怕。” 徐父愣了愣,随后看向手机,还没开口,徐母就埋怨道:“少看这些乌七八糟的新闻,这些所谓小编记者完全没个底线,为了博眼球什么写不出来?没来由带坏了孩子。关了!” 徐慎干笑着关上了手机,拍了拍徐阳逸的脑袋:“别信,就当一乐子,这些脑残小编以为看聊斋呢?” 徐阳逸顿了顿,如同蚂蚁一样悄悄伸出触角:“爸,妈,你们要出去?” 是的,他就是蚂蚁,对着永恒之夜这个磅礴无比的大山,伸出了撬动世界的触角杠杆。 “哦,对了。”徐慎抓了一块面包塞进他盘子里:“今天你跟你隔壁周叔叔回来,我和你妈要去参加个科技园的课题。这几天你就住你周叔叔家。我们可能要过几天回来。” “吃饭,要上学了。” 本该在坐上徐慎的车下车时候出现的对话提前出现了! 徐阳逸没有任何轻视,这十几人的每一句话,都足以让局势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