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拍卖大会(七) - 最强妖孽

第146章:拍卖大会(七)

刺激! 刚才那段对话,深深刺激了五味宗师! 这一颗丹,他势在必得! “七万!”“七万!” 他话音未落,两个异口同声的声音,响彻现场。○ “老贼……”五味宗师的目光,立刻捕捉到了说话的人,其中一个,还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人! 供职于天道的知语宗师! 另一个……则是炼器宗师高木崖! 愣了数秒,他仰天大笑:“好!好!好!” 笑够了,他深深看着两人:“那么……咱们就来比比,咱们三大旁门宗师,终我们一生才达到的高度,谁才能打动这位炼丹师的心!” 他伸出一根指头,脸上的笑容,因为过度的兴奋,期待,都有些扭曲:“老夫第一方,乃是老夫筑基初期,达到大师之日,与三十位道友共闯一处水葬宫殿,于水底两千三百米处觅得一铜质海宫,数百年不朽。” “其内大殿,有一棺,十米金棺,棺中套棺,九棺连环。为了开此机缘,三十位道友仅剩本座一位,这才有了这张丹方。” 他用力舔了舔嘴唇,深深看着两人:“其名为……凝婴丹。” “刷!”就在此刻,十二道狂猛的神识,如同山崩海啸,全数落在了五味宗师身上! 成婴! 如果说,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修士来说,结丹,甚至筑基就是他们的最终梦想。但是,对于这十二位高高在上金丹老祖来说,他们的野望,只剩下一个! 成婴! “嗡嗡嗡……”一栋灰色阁楼中,雾气弥漫,这一刻,数十米方圆的灰雾空间中,忽然裂开一条大缝,一只满是血丝的眼睛,金色瞳仁,倏然看向下方的五味宗师。 一栋绿色阁楼,满屋清水,清澈见底,一朵数十米宽大的莲花,陡然开放。九瓣数米宽大的莲叶之上,坐着九位筑基大圆满,而正中的九层莲台之上,一尊红光奕奕,看不清形体的“人,”忽然睁开了她的眼睛。 一栋白色阁楼,一位足足两米三四的巨人,正在胡吃海喝,仿佛对下方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但是,当“凝婴丹”三个字落入耳中之时,他停下了正在啃的一只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腿,手在身上擦了擦,第一次凝神看向下方。 五味宗师满头大汗,金丹老祖们已经刻意压制了威压,但是这一刻,也在提醒他,你说的这句话,有多大干系,你可知道? 他咬了咬牙,继续说道:“而且……这份丹方,在筑基期便可尝试,只是成功率太低而已……” 无人说话,所有人虽然不知道元婴代表什么,但是,现在横扫全场的金丹威压,已经说明了一切。 “记住你的话。”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清清淡淡的女声开口。下方,所有人,立刻精神一振。甚至所有csib的代表,全部都深深鞠躬。 暗香老祖! 十二金丹中唯一的女性!csib宗主! 五味宗师长长舒了一口气,随后……挑衅般地看向其余两人。 “糟糕!”就在此刻,一位族长猛地想要用力击掌,却根本不敢打搅此刻的宁静,手就这么悬在半空,上不来下不去,一口气憋在胸口,脸都有些发红! “族长?”“族长!怎么回事?” “丹方!”族长咬牙切齿地说道:“丹方啊!!!” 他声音都在发颤! 没头没脑的两个字,却让所有人都呆住了,随即,全部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是啊……丹方啊! 这一句话,没人接得下去。 “丹方……这个东西,在今天之前,可能是藏品。今天之后,将是无价之宝!”身边的一位修士咬牙道:“忘记了!怎么忘记了这一点!” “没有任何人预料到丹道会复苏!那些丹方,还有多少家族能找到?”另一位修士,也想到了这一点,立刻对身边的人说道:“马上!想一想!我们有没有古方!” 这……可能就是直面那位最后一位炼丹师的唯一契机! 知语宗师,和高木崖,脸色同样慎重。他们都没想到,第一个抛出来的,是这种大杀器! 知语沉吟了片刻,目光一闪,看着台上说道:“徐小友,本座托你带句话。” “请吩咐。”徐阳逸自然不会做出恃宠而骄的蠢事,一拱手说道。 “告诉那位炼丹师……他应该知道,丹灵是什么……” 徐阳逸垂下的头,眉头一抬,随即立刻恢复。 丹灵……他竟然知道丹灵! 他都是降服了一头丹灵才知道……不过这不是重点,莫非……知语宗师的丹方,和丹灵有关? “本座这里,不是丹方。而是对炼丹师有着绝对助力的法子,名为……唤灵法。” “此法,本座亦是意图恢复丹道,从一本古册上看来。此法,可必定在炼制筑基期以上的新丹药时,召唤丹灵。”知语宗师深深看着徐阳逸:“凝婴丹,待那位炼丹师走到这一步,已经不知几何。而此法,却是筑基便能用上。并且,本座还会提供三种筑基丹丹方!” 五味宗师愕然看着知语宗师,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另辟蹊径,这个法子,对于炼丹师,价值绝不在自己之下! 甚至犹有过之! 凝婴丹,名气虽大,但是那是对金丹修士而言,对于一个只能炼制练气期丹药的新手炼丹师,筑基才是第一!唤灵法的价值远比凝婴丹要高! 高木崖沉吟数秒:“一块a级法宝胚胎,再加上七万灵石。” 现场,无人再说话。 很显然,五味宗师,知语宗师的代价,他们给不起! 只有同行才最知道同行! 这一次拍卖,再没有出手之前,就注定了最终竞争的对手。 百舌也愣住了。 这两个东西……他是真的没法估价! 炼丹师,以前泛指丹液师,但是现在……恐怕明天古丹方就会彪上天价! 一张凝婴丹的价值,根本不敢想!而唤灵法的价值,他听都没听说过! “小友……”他征询似地看着徐阳逸。 徐阳逸也有些为难。 这两样东西,他都想要!但是,决不能现在要! 现在,他如果判定其中一方胜利,那么,所有人立刻就会知道,他就是那个炼丹师! 否则,为什么会清楚什么才是那位炼丹师需要的?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不能犹豫太久! 他目光一闪,拱了拱手:“还请两位前辈拍卖会之后留步,必定让两位前辈满意。” 这个答案,现场给不出。 双方的价值,都无可估量。现在他虽然才是练气中期,然而,一旦日后他有机会凝婴了呢? 是否还要像在座的真人一样枯坐百年? 而唤灵法,他现在就想要! “富贵险中求……”这一刻,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没有机缘放在眼前,我却畏首畏尾的道理!” 没人提高木崖,他开的价格看似很高,法宝胚胎可遇不可求,但是,却比不上其他两人。 高木崖也不多话,叹了口气,黯然坐了下去。 知语宗师和五味宗师,互相扫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 “好了,到此为止,前五颗丹药,已经拍卖完毕。”百舌适时地接了上来:“下面,请稍候片刻,二十分钟后,将进行后五颗丹药的拍卖。” 徐阳逸拱了拱手,和百舌一起退下了。 现场无数平时根本不得一见的半步金丹,十二金丹,灵识就算再压抑,也让人呼吸不畅。他确实需要休息一下。 不过,在他下场的时候,却看见十几名练气修士,拿着数张玉简走了上来。 “这是?”他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些人。 “小友恐怕是第一次参加拍卖吧?”百舌笑的和颜悦色:“金丹老祖的拍卖,和金丹之下的,是两个世界。” 他无法不和颜悦色,就算是猪都知道,今日之后,徐阳逸,刑天军团的身价,必定会飙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甚至刑天军团的市场估价都要翻一倍! 他实力并不强,而徐阳逸……三年前能从那场大屠杀中活下来,又是魁首,现在还有炼丹师助助阵,前途不可限量,他很乐意结这个善缘。 “哦?还请前辈解惑。”徐阳逸自然不会恃宠而骄,拱手笑道。 “容我先卖个关子。”百舌微微一笑:“等会儿就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告诉道友,这份玉简,是一份法器,它的功能很简单,记录了所有的天才地宝榜单,从c级到sss级。” 也就是说……金丹修士的拍卖……并非灵石? 徐阳逸眉头一抬,立刻捕捉到了百舌话中之意。 他的心,也炙热了起来。 丹道,受到的追捧前所未有。那么金丹老祖们,他们的拍卖,又会是什么样? 是神通?是功法?或者……是那些平常人只能从书中看的天才地宝? 二十分钟,很快就到了。 当徐阳逸再次上场的时候,在场没有一个人离开,反而气氛更加热切! 而场中,已经完全变了样! 一面巨大的光幕,如同投影屏一样悬浮于主台半空,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无数的名称! 只是看了一眼,他就被上面的名字吸引住了。 “彼岸罂粟,百年一生长,百年一开花,百年一结果。再百年果落地。其果内含磅礴阴性灵力,乃是修炼阴性功法修士的不二选择。等级:a级。” “无脉桑,生长于昆仑之巅,空中三千米云层之上,无实体,乃是天地至纯灵气凝结而成。千年十米,再千年百米。等级:s级。” 一个个名字,让他眼花缭乱,同时,对这个修行的世界,充满了期待。 他现在,很想去昆仑之巅看看,那三千米云层之上的无形之树,到底是什么模样。 他也想去海底两千米处,看看那数百年不朽的青铜之殿,到底如何神奇。 “这,才是世界的真面目。”微微一笑,他走上了主台:“凡人,焉知江河之大。”</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