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打破“今天”(二) - 最强妖孽

第1463章: 打破“今天”(二)

食不下咽,他心神不定地吃着面包,数秒后,忽然苦着一张小脸,跳下了凳子:“肚子疼。” “怎么回事?”罗芳容停下手中的报纸,愕然看着自己的乖宝,再狠狠瞪了一眼徐慎:“是不是你买的面包过期了?” “怎么会。”徐慎疑惑地看着面包包装袋,指了指:“现烤的,你看。” “我,我忍不住了。”徐阳逸小小的脸上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一把抓起父亲的手机,冲进了厕所。 或许这个动作太过突然,徐慎和罗芳容都没有预料,等他们反映过来,徐阳逸已经锁上了门。 “哎!!”徐慎两步串到了门前,脸上又一抹急色,正要敲门,罗芳容拉住了他的手,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你怎么回事!”徐慎被她拉回沙发上座下,急道:“我们的手机不能被其他人看到!你又不是不知道!” “哦?你我的手机上有什么?”罗芳容淡淡道,话音刚落,徐慎愣了愣,罗芳容接着说:“所有记录,定点自动消除。所有和‘那边’有关的联系人,只能单向联系。” 徐慎咳了一声:“我这不是担心吗……” “你还担心!”罗芳容没好气的一点他的额头:“上洗手间带手机这坏习惯谁给惯的?阳阳就是给你带出一身坏毛病!” 洗手间中,徐阳逸神色无比凝重,这一招突兀了点,但效果同样不错。 这也是身份的特权,小孩子做出什么都不奇怪。 一门之隔,洗手间中,徐阳逸飞快地翻着电话簿,父母绝对不会想到,一个八岁的小孩能把手机玩的比他们还转。 手机倒映着灯光,折射在熠熠生辉的眼眸中,徐阳逸手指如飞,数秒后停了下来。 小小的手指摁着一个电话,记录是:周行。 这就是周叔的名字。 “座机?”红线疑惑:“不是手机?” 徐阳逸点了点头:“很正常,昨天我差点以为林姐是监视者,如果不是周叔露出破绽,我根本没有想到是他。” “监视者和被监视着之间是单向联系,如果周叔给父母的是座机,你觉得打过去会发生什么情况?” 红线听懂了:“权限不足?” 徐阳逸沉吟着肯定:“没错,一旦如此,我父母马上就会知道谁才是监视者。监视者也是保护者,太过刻意就失去了意义。他和林姐一明一暗,父母最后都没想到监视者就在对门。” “这代表什么呢?”红线又蒙圈了。 徐阳逸把玩着手机:“代表我们很难找到他。只要他出了他的屋,就是大海捞针。但是,他就是这个破局者!他不能从我面前消失!” 红线想了想:“爸爸是想通过他……”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摁下了通话键:“希望……上帝这次站在我这边。” 滴滴滴……手机里的铃声响了起来。如果他没猜错,周叔的座机能清晰看到徐家的号码,包括父母的手机号。他会马上接。 但是…… 没有! 一分钟过去了,依然忙音。他不死心地拨了第二次,还是忙音! 第三次,第四次,全都无人接听!放下电话,他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怎会如此? 是不接?没听到?还是其他原因? “咚咚咚”就在这时,门响了起来,罗芳容的声音出现门口:“阳阳,快点,要迟到了。” “哦,好,马上。”徐阳逸装模作样地又磨蹭了几十秒,这才打开洗手间的门,满脸郁闷地将手机放到桌子上,嘟着嘴说:“玩不懂……我还想看看鬼故事呢。” “少看点这些没营养的小编新闻。”罗芳容再次瞪了徐慎一眼,对方苦笑以对。 “哦,对了。”徐阳逸跑到鞋柜前面,一边穿鞋一边仿佛无意地说:“我刚给周叔打了个电话,没人接。爸,妈,我有点怕。要放学没人接怎么办?” 徐慎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放心,昨天我就和你周叔谈好了。” “他不在家啊?”徐阳逸眨着大眼睛问道。 “你周叔身体不舒服,看病去了。”罗芳容将书包给他背上,又亲了一口:“乖儿砸,好好听课,知道了吗?” 徐阳逸咬着嘴唇,狠狠抱了一下母亲,又狠狠抱了抱父亲。 再见…… 之后之后,恐怕永远无法相见。 哪怕明知这是幻影,这时候心中也忍不住的酸涩。 穿好鞋子,背起小书包屁颠屁颠上了父亲的车,乖乖坐在后排。两旁鸦鸣止不住,小小的孩子撑着下巴靠在窗户上,随着越来越靠近学校,他忽然开口道:“爸爸,周叔……生病了?” 徐慎愕然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今天儿子问题特别多。不过他不介意,小孩子嘛,就是这样。 “有点不舒服。怎么,阳阳关心起周叔来了?” 徐阳逸柔柔开口:“周叔叔平时对我挺关照的,我想中午去看看他。” 徐慎笑道:“这就不用了。周叔以前当兵听说受过伤,也没告诉我在哪里看病。有心的话,下午你问个好。” 徐阳逸没有再开口。 线索又断了…… 这是他打破这个绝望深渊最关键的一环!这一环走不通,今天以后……一切都将结束! 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找。二:等。 他强压住狂乱的思维沉吟片刻,划掉了第二个选项。 他不敢回去等。 如果周叔是下午直接从某个地方前往学校,他留在那栋小楼,面对的是随时都会入侵的太初! 他不知道太初怎么出现,更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旦被遇到,这一天直接抹消。 “只能找!”他揉了揉太阳穴,眼睛有些发红,飞快地从记忆中寻找所有线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滋啦……车已经停在了学校门前,徐慎弹了他额头一下:“好好听课,过段时间爸妈带你出去玩。” “好的。”徐阳逸乖乖点头,徐慎仔细看了看他:“阳阳,怎么回事?脸色这么白?” 徐阳逸摇了摇头:“没事,对了,爸爸,今天中午我要买点东西,拿点钱给我好不好?” 徐慎爽快地抽出一百递了过去,关切道:“别乱花。” “嗯。”徐阳逸用力点了点头,放到裤兜的时候,几乎将那张钱揉成一团废纸。 沉默地走下车,徐慎一直看到对方进入教学楼才收回目光,紧接着立刻打开手机:“编号a71,申请汇报。” “是……我们马上开始清理资料,所有资料都在家里……嗯,下午四点半左右可以完成,到时候我们直接去会场……我明白,这次科研非常重要,就连那几位金丹大人都在关注,如果成功,可能是地球修行历史的一大步……好,我先挂了。” 车嗡鸣启动,很快离开。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半小时后,一个小脑袋悄悄从墙角探了出来。 确定徐慎离开以后,小小的身影拼命奔跑着,无比的急切,看着表,毫不犹豫拦下一辆出租。 这也是他要钱的原因。 争分夺秒,每一秒钟都可能是转机,六个小时……并不多。 “去神农私立医院!”刚上车,他就急促说道。 这正是他装病的时候去的医院。 “爸爸,你是……去找周叔?”红线惊讶地开口:“你确定他在那里?” “我不确定。”徐阳逸深沉地看着前方,小小的脸上露出一种不怒自威的神色,磨牙道:“但是,人在生病的时候,寻找的医院一定是最信任的。” “记不记得我第二天装病?情况突发,父母毫不犹豫带他去了神农私立,代表对方应该是这片区域最好的也很可能是唯一的修行医院,挂羊头卖狗肉,在文明社会和修行界融合的时候太多太多。没有那么多修士,若非这里是省会,恐怕修行医院都不会有。” 红线喃喃道:“就是说,这所医院在附近所有修士心中地位无可取代,起码在这个片区是这样?” 徐阳逸心中暗暗回答:“没错。最后,这里离家最近。” “因为这三个因素,周叔80%的可能就在这里!” 只要找到他,一切的结都能解开! “再快点。”他在后座上沉声道。 司机啧了一声:“小朋友,要注意安全守则,再快就超速了啊……现在上班时间,车这么多,想快也快不起来啊。” 徐阳逸叹了一声,这也是孩童的不利,如果是成人,这时候一把钞票甩椅子上“超速算我的,”司机绝对玩命的开。 现在? 他就算这么说,司机能信? 然而,离开地球太久的他,已经忘记了地球一个非常著名的恶劣场景。 堵车。 神农私立医院虽然不在市中心,但是却要横穿市中心,九点十五分,他们堵在二环高架上进退不得。 “该死!”徐阳逸心如火燎,如果周叔离开……那就人海茫茫,海底捞针! “超车!”他猛然大喝道:“罚单送到春江明月小区7号楼401!” 司机见鬼了一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果然不行么…… 等待是痛苦而漫长的,一分一秒,在手表上卡卡划过,每一秒都让他心急如焚。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他静静闭上了眼睛,让狂跳的心脏平复下去,让沸腾的血液归于安宁。 十五分钟,十七分钟…… 九点三十八分,当前方的车终于开始挪动的时候,徐阳逸几乎同时睁开了眼:“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