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4章: 打破“今天”(三) - 最强妖孽

第1464章: 打破“今天”(三)

司机吓了一跳,这孩子太邪门儿了,明明七八岁,气势却足到不行。几乎都没过脑子,车嗖的一声飙了出去。 九点五十三。 当车停在私立医院之前,徐阳逸耐心地等待司机找钱后,飞快冲了进去。 不能不等,如果周叔不在,他还要去找。如果不等,他就没有路费了。 私立医院大门紧闭,仿佛恕不待客的模样,他毫不犹豫一步踏了进去。前台扫了他一眼,淡淡道:“小孩子乱跑什么?还不回家去?” “我是徐慎和罗芳容的儿子!”徐阳逸气喘吁吁,这具身体真的太不方便了。沉声道:“我找周行!是我父母让我来找他的!” 前台愣了愣,随后肃容站了起来:“你等一下。” 在! 徐阳逸心中响起天籁,没有迟……周叔还在这里! 然而,他的欣喜不过一秒,前台转过头来,严肃地审视着他:“周行正在治疗,不见客。” 该死!! 徐阳逸狠狠咬了咬牙,尽量镇定,微笑道:“那请问周叔叔什么时候治疗完呢?” 前台扫了一眼电脑:“中午一点半。” 艹! 徐阳逸暗骂一声,一点半……距离四点半仅仅三个小时! 来得及吗? 就算自己清理出了这个线头,有了一个疯狂的解法,三个小时……真的够吗? “姐姐。”小孩洋溢起一个甜甜的微笑,撒娇道:“我有急事,能不能先进去看看叔叔?” 前台同样微笑着看着他,轻启红唇:“不行。” “我,我在这里等周叔叔。”不等前台阻止,徐阳逸已经做到了后方的椅子上。两只小短腿一晃一晃。 “可以。”前台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仿佛随意地摁了摁,门口的大门咚一声关了起来。 徐阳逸恰如其分地缩了缩肩膀,继续晃悠着两条小腿,垂下的眼睛里,已经一片凝重。 就在刚才,他的灵识捕捉到了一丝灵光浮动。 位置:大门。 禁制。 这个医院居然用禁制把自己锁在了这里! 一片寂静,前台一只手端着咖啡,另一只手运指如飞,就在徐阳逸看不到的地方,电脑屏幕已经进入了一个玄奥的画面。 “滴滴滴……”数个绿色框体,红色框体,圆形圈,在徐阳逸全身移动,一片片数字和字幕不断上升。 “对照瞳孔,确认为编号s70。重点人员关注对象。无灵力。父:编号a71,姓名:徐慎。母:编号a72,姓名:罗芳容。” “父母双方均为特a级科研人员,有重大事件直通舵主的权利。” “是否要对编号s70对象进行沉眠看管?” 女子眉头舒展开来,敲下了“是”的按钮。 顿时,四面八方一片柔和至极,人类几乎难以感觉的灵力涌了出来。她再也不看,开始打开游戏扫雷。 所以,她没有看到,就在灵力涌出的同时,徐阳逸两条晃荡的腿顿了顿。 灵气……他的心跳停了一拍,紧接着,无穷的倦意涌上心头。 该死…… 意识最后消失的时候,他心中狠狠骂了一句。 大意了……明知道这是修行界的地盘,自己冒失前来,为了不被看到一些凡人不应该看的东西,肯定会被“看管。” 他不是神,高压下也会出现疏漏,尤其是分秒必争的时候,已经难以计算到这些细节。 “咚”随着徐阳逸的倒下,整个医院一片寂静。女子仿佛看不到徐阳逸那样,继续扫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徐阳逸均匀的呼吸声微微响起。一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阳逸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嗯,”随后失神的目光闪了闪,用力一咬舌尖,完全清醒了过来。 第一个反应,就是保持身体的平静,继续绵长的呼吸。 因为就在同时,女子的目光扫了他一眼。足足三分钟,这才低了下去。 他不是被女子喊醒的,对于神通他太了解了,这种小伎俩在他面前简直和摊开一样明白。这是一个让人沉眠的法阵,通过屋内各种器具组成。别说小孩,就算大人,没有人解开神通也醒不来。 他能提前醒来,唯一的答案就是,自己的一丝灵识尚在。但是他不能动,一个小孩子在神通之下提前醒来,他无法解释。而现在的他,必须要见到周叔!不能被留在任何地方! 三分钟后,徐阳逸悄然再次睁开眼睛,入目之处一片阳光,仍然是医院。他心中大石落地,万幸……“今天”还没有过。 然而下一秒,他的目光近乎呆滞。 他的位置正好能看到挂钟,此刻,挂钟上的时间是……一点四十分! 怎么会这样! 冷汗瞬间浸透全身,这一瞬间,一种无边的挫败感涌来。周叔是不是醒了?是不是走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呼吸近乎停止。中午已经过去,肚子咕咕地响,他却强忍着胃肠抽筋的饥饿,石头一样躺在椅子上。如同最老练的猎人,只等永恒之夜这个恐怖的庞然大物疏忽的一刻。 咔擦……咔擦……秒针一分一秒扫过,他的神经越绷越紧,明知道不可能,心中还是忍不住狂想:她叫不叫醒自己? 如果不,自己要怎么做? 导火/索已经缓缓点燃,凡人对着神明宣战的炸药桶就在身后,决不能在这里熄灭! 一步…… 只要一步!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度秒如年,难耐的煎熬。许久,他重新闭上了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交给上帝。 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这个一……希望留给了自己。 一点四十五……一点五十……就在绝望的两点钟声响起的时候,前台忽然看了看电脑:“终于治疗完了,多了半个小时?” 她起身朝着这里走来。 放松呼吸,每个毛孔打开,因为紧张而在眼皮下乱跳的眼球也恢复正常,徐阳逸努力做出沉睡的反应。很快,就感觉一只手在自己眉心摁了摁。 “哈……”配合的,他打了个哈欠睁开“惺忪”睡眼,瘪了瘪嘴巴,眼睛看起来还有些失神:“这是……” “小家伙!”前台咯咯笑着,揉了揉他雪白的脸蛋:“一睡睡这么久,姐姐一直看着你呢!” “不是要找你周叔?来,跟我走吧。我已经告诉他了。他答应见见你。” 徐阳逸全身的肌肉都松弛了下去,尽管现在已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但在这种时候,他越不敢出一丝差错。 最后的两个小时。 末日的最终轮回。 不能急……自己也只差一步而已。 庆幸的是,医院不大。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个病房,前台敲了敲门,推了推徐阳逸,小人儿一头就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间整洁的病房,没有一丝消毒水味,甚至没有任何常见的医疗器具。一位老年医生证收起一个精致的木盒,徐阳逸在里面捕捉到了丝丝灵气。 正是他“第二个今天”看到的老年医生。 “注意休息,你这个伤不能再拖。下半年找点合适的任务吧。你的功勋也差不多够了。”叮嘱一句之后,医生快步离开。只剩下前台,徐阳逸和周叔。 “阳阳?”周叔的脸上闪过一抹忧郁,但是看到徐阳逸却非常惊讶,他愕然拍了拍床边:“小家伙,你怎么来了?来,坐叔叔这里。” 不能急……心中再一次告诉自己,他一头扑到周叔怀里:“听爸爸说你病了,下午还要来接我,我们今天下午运动会提前放学,到处走走,没想到真找到周叔了。” 他的手死死抱住周叔,就像怕他消失一样。 终于找到你了…… 我的弑神之剑!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周叔惊讶地和前台交换了一下眼色,前台耸了耸肩,点了点头。 谁都不太相信,但也没法怀疑。 小孩子的特权:百无禁忌。 就算你知道这件事很巧,但是放上小孩子的身份,一切又诡异地说得通,甚至找不到漏洞。 “真是无巧不成书。”周叔苦笑了一声,把徐阳逸抱了起来,刮了刮他的鼻子,笑道:“小鬼,记得,这件事决不能告诉你爸爸妈妈。这是我两的秘密。” “嗯。”徐阳逸乖乖点头,周叔拉着他谈笑起来。 聊了一阵,徐阳逸貌似不经意地转身看向门口,吓了一跳:“姐姐,你怎么还在这里?” “乖。”前台还没说话,周叔已经先用胡子扎了扎他:“我的病要人看着,她不能走的喔。” 徐阳逸扑在周叔背上,嘴角牵起了一抹笑容。 监视么…… “但是,我有些小秘密想和叔叔说呢。”他蹭了蹭周叔的肩膀:“就一会儿,让姐姐出去二十分钟,好不好?” 周叔笑道:“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叔叔说?” 徐阳逸抬起头来,甜甜地笑着直视对方:“是我爸爸妈妈让说的。” 周叔和前台的目光骤然闪烁了一下,这一次,周叔还没开口,前台已经走了出去,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刚刚关上门,她的笑脸已经变得一片严肃,掏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我是编号z241号工作人员,地标神农私立医院。监视者编号k33,病房k15,拨通监视器。” “我怀疑研究员编号a71徐慎夫妇有意外泄密行为,监视者k33正在和a71夫妇的孩子,监视对象s70在一起……是,我知道,a开头的科研人员都是特级关注对象,一旦有意外情况可以直通舵主……嗯,我明白了,我会关注,有特别情况会立刻联系他们的直属联络员,直通舵主……明白,本省舵主正在本市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