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打破“今天”(四) - 最强妖孽

第1465章: 打破“今天”(四)

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事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无限靠近这个“绝对,”让那个“可能”变作微乎其微。但就算怎样的微渺,它仍然存在。或许不会出现,或许会出现,或许……会让事情走向完全不相等的方向。 周叔的病房中,一片安静。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完全,成不成,就看接下来了! 周叔被他小大人一样的表情逗笑了,刮了刮他的鼻子:“小鬼,想什么呢?” 然而,刚刚碰到他的鼻子,就被徐阳逸抓住了,接下来对方的话,让他差点魂飞魄散! “周行。”徐阳逸的声音异常严肃,明明是个小孩子,却带给人莫名的压力:“练气初期,灵力统计应该不会超过一千,你是哪位舵主座下?” 刷!周行猛然站了起来,死死盯着徐阳逸。嘴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刷!前台,电脑前,女子同样站了起来,咖啡泼了自己一腿,她却恍若不知。 摊牌梭、哈。 狭路相逢勇者胜,事到临头需放胆,徐阳逸已经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同样,他心中也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说出来了…… 没有被规则阻挡! 果然……自己心中的猜测是正确的,这几天,从一件件事,一个个物品上,慢慢摸索出这个不完全版的永恒之夜的规则,他果然可以用另外的方式表达自己要说的话! “你……你在说什么?”周行眼中闪过一抹晦涩,徐阳逸轻轻摇了摇头,低阶修士就是低阶修士,如果是他的位置,对面的人已经死了。练气修士和凡人的世界还没有完全脱离,他们心中还有人道观念。 “你听不懂吗?”徐阳逸微笑着坐在对面,明明姿势很平常,周行却错愕地好像看到了一座大山。 无法仰望的珠穆朗玛。 “你到底是谁!”周行一声怒喝,手中光华微弱亮起。徐阳逸挥了挥手:“我就是你口中的阳阳,如假包换,别想着是夺舍,我就是我,灵魂毫无差别。” 尽管时间已经争分夺秒,他却仍然不徐不疾。 不能出一点差错…… 这是最后的舞台,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用词,每一个断句都必须恰到好处。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的天……”前台,女子愕然抿了口咖啡,却发现杯子都空了,死死盯着屏幕:“这……可是本年度第一大泄密……特a级科研人员泄密,是无意还是有意?不……万一……万一是天魔什么的?” 她的手放在一个红色按钮上,却迟迟没有按下去。 以她的见识,根本分不清现在的情况。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的身份比你想的高得多。”徐阳逸淡淡道:“华夏一共十四位金丹,除了表面的十位,还有四位镇守在小千世界。” “天载,地裁,古松,浮云……”随着徐阳逸一个名字一个名字说出,前台的女子完全呆滞,周行也宛若木雕。 “小千世界的拓跋,流火, 等等……他们的寿元,修为境界是……” “他们的成名神通是……” “每一个市,都有天道,多宝阁,羽林卫的分舵。啊……别紧张,我知道,你是父母的监视者,我不怪你,这也是一种便想保护。不过……”他走了下来,上前一步,小小的身子握住周行的手:“我现在有一件绝密的事情要告诉你。你想听吗?” 周行眼前金星乱撞。 天载,地裁……古松,流火……每一个都是只有内部书籍上才偶然看得到的名字!对方居然连对方的底细都一清二楚!寿元,修为,看家神通,这些绝不可能在任何书上找到! 他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些东西对于炼气,就像火星撞地球一样,信息爆炸! 前台,女子泥塑木雕一般呆立原地,数秒后,机械地摁下了红色按钮。 “嗡嗡嗡……”顿时,一片红光炸裂大多数病房。顶楼一间宽大的房间中,徐阳逸装病时看过一次的老者猛然抬起了头,死死盯着桌子上一个闪耀的光点。 “编,编号z241,有,有特级情报汇报……”前台的声音若提线木偶,直到现在都无法回神,沙哑开口:“病房k15……有……有特级泄密事件发生……” 老者刷一声站了起来,胸口微微起伏。 “情况……无法陈述,请容我转接k15病房的画面,并且……并且我提议……立刻通报舵主……” “涉及金丹真人,这,这不是我们可以做主的……” …………………………………………………… 嗡嗡嗡,一架飞机稳稳停靠在渔阳市机场,小型客机,外表非常朴素。 悬梯轻轻放了下来,悬梯下方,已经停了数辆豪车,数十位西装革履的黑衣人,在人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已经微微鞠躬,标枪一样排成一排,无一人争先,一人落后,整整齐齐地林立悬梯附近。 很快,一个身影出现在悬梯之上。那是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头发银白,却精神无比矍铄。但不知为何,就是从他身上看出一种和时代格格不入的感觉。 “恭迎前辈!”数十位黑衣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立刻,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穿着旗袍,走到悬梯下方微微一福,声若黄莺:“本省首府渔阳市,天道分舵,恭迎狂刀前辈大驾光临,参加本次‘基因与数据’修行科技研讨大会。” “嗯。”老者只是微微抬了抬眉,看了看身后的飞机:“凡人的东西还不错嘛……” 随后,一个轻轻的跳跃,居然凭空跨越十几米,来到后方一辆车外,那里,一个中年男子正靠在车上,看到老者飞来,哈哈大笑中伸出手:“方道友,好久不见,五十年前一别,至今方有相见之机,实在可叹。”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老者也是一笑,矫健轻轻一点落下,握了握对方的手:“渔阳市天道分舵舵主,啧啧,道友这可是高升了。” “高升什么啊。”中年男子扫了一眼飞机,又一个人影走出,又是一片欢呼之声,他微笑道:“省会的舵主不好当,科技,财富,全都 聚集于此,全省的凡人尖子都在这里,如何协调仙凡关系就是一大问题,出了什么事儿,直接上达天听,累着呢。” 两人谈笑着,迎接飞机上一个个修士下机。凡人感觉不到,但是在在场的人眼中,每一位下来的修士,都散发出一种让他们无可抵挡的强大气息。须臾,一共九位修士停在豪车旁,顿时,这里一片欢笑。 这是属于筑基修士的圈子,其他人等只能羡慕。 “来,本尊来带路。”中年男子微笑道,正要打开车门,忽然眉头微微皱起。 口袋中嗡嗡震动,身边的老者抬眉道:“手机?这东西也是极好的。” 中年男子干笑了一下,心中一团火起。 谁这么不开眼? 今天是那个课题突破的重大日子,已经说过不得打电话骚扰,居然还有人打电话?副舵主呢?处理不下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是一个编号:a12。 皱了皱眉,他拿了起来,顿时,林姐急促的声音就响起话筒:“前辈!晚辈有重要的事情禀报!神农私立医院出现重大泄密事件……” “内部的还是外部的。”中年男子沉声道。林姐愣了愣:“啊?” “我问你是内部还是外部!”中年男子朝着其他人点了点头,绕到车旁边冷声开口:“内部的,马上看管!修士之间的泄密都是内部,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外部,神农私立是我们的地盘,把人看起来等我忙完,没事不要来打搅我,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没眼色。”他冷哼了一声,正要收起电话,忽然皱了皱眉头。 就在电话记录上,赫然还有三个电话! 这三个……全都来自于神农私立医院院长! 他愣了愣,就在刚才,院长打了三个电话? 什么事情这么急? 和联络员不同,能坐上一方企业,驻点老大位置的,都是修行界大家族的人,这样的人他不好得罪。想了想,正要拨回去,忽然手机再次响起! 仍然是院长的号码! “喂。”刚打开接听,院长的声音凝重地传来:“前辈,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对天道发誓!您必须马上去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多小时,必须赶到!” 中年男子的脸色终于凝重了起来:“继续。” 院长的声音非常急促:“就在刚才,本驻点出现了特大泄密事件!直指金丹真人!对方有凭有据,而且……还有一个多小时,您如果不能将他们亲自审问证明,六点的发布会会成为渔阳市永远的耻辱!” 刷!中年男子的身躯顿时直立,再一次肯定:“如此严重?” “比您想象的还严重!!”院长几乎尖叫了起来:“还有一小时零三分!您再不去,一切都完了!!” 就在同时,神农私立医院,周叔病房的大门轰一声被踢开。数位白大褂的男子走了进来,死死盯着气定神闲的徐阳逸,领头一位一块令牌飞了出去,寒声道:“编号s70,徐阳逸小朋友,现在正式宣布,你被暂时‘保护’了。”